食城记 万州杂酱面:来自三峡腹心的秘密味道

诗人美食家2020-04-06 14:41:09

关于作者

白岩布衣,重庆万州人士,理工科技宅男,上得战场入得厨房,擅长给美食拍照,也擅长创造美食。诗人美食家脑残粉、粉丝群的群宠,人妻最爱的调侃对象。这样的小白,你愿意听他讲一碗杂酱面的故事吗?


▲小白本尊(不是那只猫)


固执的万州人的早餐多以面食为主,吃得最多的也就是杂酱面


80%的万州人要问他早上吃的什么,都会脱口而出“二两干杂”。就像豆汁焦圈之于老北京,头脑烧饼之于老西儿,早茶茶点之于老广一样,以至于杂酱面成了每一个万州人到了他乡无法忘记的一段乡愁。

杂酱面每个地方都有,做法与味道也不近相同。最出名的当属老北京的杂酱面,但那吃的是个讲究,八碟十碟的面码放在你面前气派,什么莴笋切丁、黄瓜切丝、豆芽去头,得一丝不差,吃在嘴里得吃出个层次感来。


▲老北京炸酱面

但万州杂酱面讲究的就是个味
道,看是平凡且油腻,但东西吃在嘴里连高呼减肥的女性也抵挡不了诱惑,很容易上瘾。杂酱是用肥瘦相间的肉沫做的,每家做法都不同,基本做法都是直接加水熬,再将水份熬干加入各色调料与香料制成,但一碗成品的杂酱面里少了芽菜、蒜泥、香菜的加持永远也出不来那味。


▲小白自制杂酱

印象中自己吃的第一碗杂酱面不知是几岁,但却清楚的记得在哪里,因为小时候我从不吃面条,但就是那碗杂酱面让我上了瘾,原来面条也可以这么好吃。


前两天在重庆一家万州人开的面馆里吃面闲聊中和老板聊到了我吃过的第一碗杂酱面的面馆,原来那家面叫毛儿面,老板外号叫毛儿,坐过牢,出来后开了面馆。

可惜现在消失了,据说老板后来发迹了,开了屠宰场,又搞房地产去了,可惜了他那好手艺啊。父辈们特别是以前住下半城的应该对这家不陌生,就在星桥桥头。


▲万州杂酱面

两三张桌子,满是油烟,随时满员。那时还没有外卖打包这一说,没位置的就站着吃,吃面时附赠一碗熬得奶白的骨头汤,上面撒点小葱花,吃完之后喝下汤,清清口里的蒜味,顿时杂酱的香味又在口腔里化开,最后打个饱嗝,一脸满足相。这些都已经是淹没在老城的记忆了。

曾经与朋友还整理出一套吃杂酱面的心得,说吃的时候必须大口大口边拌边吃,不需细品,因为味道足,哪怕是你囫囵吞枣也不怕吃不出味,吃到碗底干净,倒半碗汤入面碗,连碗内的油花都涮干净了喝下,回味一番,再喝下剩下的半碗清汤,清清口里的余味。




小白教你做一碗正宗的万州杂酱面

























(小白说秘方不外传,所以大家看图想像是怎么做的吧)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每周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