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文:“狂人”首富牟其中 20年前的火锅理念 至今仍发人深省!

全球企业商会资讯2018-10-10 15:57:43

曾任职于南德集团的冯仑就曾说:老牟的失败,不全是他的原因,也有时代的局限,民营企业没有资金、没有牌照,又想做大生意,偶尔能做成一件,例如罐头换飞机,但更多的时候,别人会觉得你不实。要是换做一般的小买卖,那都实了。

牟其中重归自由,成为坊间的热点。有人视之为教训,有人尊其为楷模,更有不少人希望他能像褚时健一样东山再起——据说牟其中已开始筹备恢复南德试验,在更大的范围内用实践来证明以智慧为中心的生产方式,比以资本为中心的生产方式,更具有无可比拟的全要素生产率。

所以,让我们重温一下牟其中的经营管理理念,在震撼的同时,或许也会有很多启迪。

中国现代经营理念的探索者——访南德集团总裁牟其中

作为国内外都闻名的企业家,目前中国并不多,牟其中可算是一位佼佼者,也是一位有传奇色彩的人物。“疾风知劲草,烈火见真金”。牟其中是在生活、丰业坎坷道路上磨炼成长起来的。

“文格”期间他组织“马列主义研究会,”并著述《中国向何处去》,提出了中国的前途在于建立社会主义商品经济体系,因此受羁入狱被判处死缓,在狱中度过4年多的铁窗生活。1979年底获释出狱后,立志要在中国经济体制改革试验上做大文章。1980年2月,他借了300元资金,联合5个人(一个医生、一个知青、一个农民和两个街道老太太),租了一间房子,申办企业。十六年的风风雨雨过去了,如今南德集团已发展成为总资产达十数亿元人民币,集航空、航天、金融、贸易、高科技产业及相应市场服务于一身的大型国际企业集团。人们对南德的事业不理解,提出种种疑问:南德是干什么的?他们的经营理念、管理模式和成功经验是什么?

当前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商业机会

记者:牟总,您在长期的探索和经营实践中,提出了一套独创性的见解和经营理论。请问,您在经营实践中感触最深的是什么?

牟总:如果说感触最深,就是人们要抓住当前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商业机会。人类经济史向我们证明这样一种规律:随着各种条件的变化,世界经济发展的中心在不断转移,如大唐文明,希腊文明,欧洲文明(英国曾号称“日不落帝国"),美国变成超级大国,二战后日本“奇迹”等。

八十年代以来,东亚发展迅速,尤以中国更引人注目。全世界的经济形势正在发生深刻变化,这种变化是以几百年一个周期来计算的。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近代经济的发展分工越来越细,于是越来越窄的行业分工、区域分工成为历史发展的制障,因而起指导作用的经济学理论在发生深刻变化,这种变化是经济哲学的变化,变化的本质是从分工走向综合,传统的分工理论让位于新的综合思想。

所以,以分工为签础的经济结构正在消失,新的综合性的产业不断出现。可惜很多人没有看到这一点。南德的成功,是首先发现了人类历史上这个划时代的变化,进行了大胆地创新和实践,提出“一度理论”和“第四产业”,其核心是将各种生产要亲进行综合和优化配置。

我们认为,西方的资金、技术和先进管理,一旦与中国国有企业潜在能量进行综合,它产生的能量将改变中国的命运,创造出中华民族的现代文明,这就是我说的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商业机会。

“一度理论”、“第四产业”的核心在于“组装市场”

记者:人们对“一度理论”、“第四产业”很陌生,请您给大家概括地介绍一下。

牟总:“一度理论”是我们经过十几年的认识与实践而形成的经营哲学。我国经过40多年的社会主义建设打下了基础,但它缺少一种东西,即市场,经济结构缺少市场机制,人们头脑里缺少商品意识,这是阻碍我们进行现代化建设的最大障碍。就像烧一壶水,烧到了99℃由于先天的局限烧不下去了,水还未达到沸点。用经济学术语说就是没有使用价值,也没有交换价值。如果对这壶99℃的水再加一度,就是市场,这一度就起了关键作用,这就是我们的“一度理论”。

从“一度理论”变为经营实践,就是我们所说的“第四产业”。这是南德独特的经营思路,即把不同企业的功能重新组合和调配,从而形成新的生产力。我们实施的“飞机计划”、“卫星计划”就是运用“一度理论”运作“第四产业”的杰出案例。

做飞机买卖的始末

前苏联有制造飞机的能力,但他们市场意识不够强烈,同时轻工业产品又严重短缺;四川航空公司急等飞机用,但缺乏资金买不起;国内各企业有很强的生产能力,但轻工业产积压,找不到市场;我们国家的银行有钱,但不敢贷出去,怕收不回来。我们经认真思考,将上述各种生产要素进行综合组装成市场。又经过艰苦的谈判,用我们的产品换回4架大型图154客机。

这样,前苏联飞机有了市场,换回急需的轻工业品;四川航空公司有了飞机;我国银行得到了较高的回报;国内企业的产品有了市场;我们从这批易货贸易中也得到了巨额利润。这是中苏最大的一笔易货贸易,各有关方面签订的合同将近有一米厚,总额近7亿元人民币,涉及国内300多家企业的产品,调用了1000多个车皮,横跨多种行业和部门,环节繁多,手续复杂。南德筹措资金,承担全部经济风险,并负责完成从论证、立项谈判、调动资金、租货、交货的全部过程。

实施卫星计划的始末

这是一项更复杂的高投入、高风险、高回报的项目。我们利用美国的资金、俄罗斯的技术、世界卫星组织的网络,组装成市场,先后发射了航向I号卫星和航向亚号卫星,从而使我们获得了巨额的利润,为我们进军国际市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为了减少风险保证项目的顺利实施,我们建立了一套严格的工作程序和机制:对每个项目,首先要深人调查研究,提出方案,然后请专家论证评估,最后组合市场,进行实施。我认为,这既是一种理论,也是一种艺术。

“南德集团的产品是企业”

记者:请问,南德作为企业,与其他企业有什么不同?

牟总:南德集团是做什么的?这是南德集团所有员工孜孜不倦探求的学问。南德是一个企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作为经济上主体的超大型民营企业,但它又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企业,它不从事第一、二、三产业。

南德集团的产业形式,是我们根据多年对人类历史和世界经济的深刻理解、合理判断与发展总结出来的以综合组装市场为特征的最新经济状态——“第四产业”。第四产业是在全世界范围内综合各类资源,予以优化配置,这在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其他公司来做这件事情。显然,南德作为一个企业它的产品是独特的,其产品就是企业。

南德集团在国内和国外已建立了几十个公司,但它在经营实践中不断地“生产”企业,这种生产是采取一种平稳分裂的发展模式,这是我们的发明创造。很多人认为,分粟是个贬意词,其实不是,生物学上说无痛分裂是细胞分裂的根本方式,也是最简单的方式。平稳分蘖的基本模式是,项目一项目小组一项目公司一委托法人公司一独立法人公司。

首先有人精心选择一个项目(即项目员),慢慢变成一个项目小组,对某个问题有一定研究,逐步变成项目公司(如我们的卫星公司),等进一步发展、条件成熟可转为委托法人。南德公司委托你管理,但南德集团保留一种权力,就是董事会的刹车权,如果总经理不听招呼,不听驾驭,违法乱纪,造成严重损失,董事会就有撤换他的权力。

如果经营的好,下一步的发展,根据他的股权,就可以发展成为独立的法人公司,这时南德集团成了小股东,而他是大股东,完全独立了。一般经济效益好,连续4年盈利就可以分离出去。现在,南德集团经过研究认为,汪明泉领导的南德锦州航运公司、李大立领导的南德航空投资公司和田松领导的北京南德矿产资源公司已具备了平稳分萦的条件,我在1996年2月5日与他们签字,批准这三个公司成为南德首批委托法人公司。

这是我们经过长期探索所找到的一种最简捷地大规模发展企业的途径。南德已进人了最快的发展时期,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将会有成百、成千甚至成万的企业家通过这条道路,成为南德的一员,为国家的振兴做出贡献。

吃“火锅”就像他追求的简单哲学

当年,南德集团在北京的食堂,牟其中曾从万县运去全套的火锅设备和火锅佐料,没曾想这个内部食堂居然因此而出名。“当时很多人到南德来,就为了吃一顿万县火锅。”牟其中说,这让他意识到麻辣火锅的商业价值,并提出改造火锅的计划。

1993年6月,牟其中在重庆举行发布会称:他将与合作,改造重庆山城火锅,要把川渝麻辣风味推广到全国乃至世界华人所在地,创造中国的快餐连锁店,并且5年内做到年销售收入10亿元。

当时,海底捞的创始人张勇,还在四川拖拉机厂做电焊工。一年后才在简阳支起桌子开卖麻辣烫。

虽然牟氏火锅没能“点火”,但当年牟其中对改造的标准化生产、连锁化运营、资本化运作的理念已成为火锅行业的“指导原则”。

当年,牟其中提出火锅要做到10亿人民币销售额,曾吓到众人,如今中国火锅业产值接近万亿。

曾任四川美食家协会会长、著名作家魏明伦在成都见到老友牟其中时也提到这件事:“当年你说改造火锅,我认为完全是天方夜谭。火锅怎么可能那样做?没想到现在的火锅都是按照当年你设想的样子去做的。”

第一张18位数的身份证

9月29日,出狱第三天,回乡第二天。这天,牟其中要去万州区公安局办理身份证。18年之后,76岁的他有了第一张18位数的“新的身份证”。

一如既往,早晨五点多起床,锻炼半个多小时,因为觉得床太软,牟其中睡得不太习惯。

八点半早餐,牟其中吃了一碗万州炸酱面。牟其中说,在南德最红火的时候,他每天的饮食是“两碗面一顿饭”,早晨起来吃碗面,中午在办公室吃碗面,晚上回家吃一顿饭。“之所以有这样的饮食习惯,就是因为简单,有效,跟吃火锅一个道理,吃中餐太麻烦。”牟其中说。

按约定时间,早晨9点半牟其中就去到公安局,不到20分钟,一张崭新的临时身份证就已在牟其中手中了。

“公安局的一个队长和一个副队长,亲自给办的。”夏宗伟说,“知道牟其中要回来办理证件,考虑到他的特殊情况,公安局前一天还特意开了一个会,强调要让老人有回家的感觉,感受到家乡的温暖。”对于公安局的“照顾”,让牟其中很感激。

万州人牟其中旧事

长江还在,但对牟其中来说,早已物是人非。

在他入狱期间,三峡大坝修建完成开始蓄水,他的老宅如今已在水下30多米的地方,牟其中也成了百万三峡移民中的一员。

曾用名“牟奇忠”

现在外界都知道“牟其中”这个名字,这是他后来自己改的。牟其中这一辈,按照家谱的字辈是“奇”字,父亲牟品三给他起的名字叫“奇忠”。

为何会改名字,牟其中说:“我上学时,觉得‘奇忠’这两个字有点复杂,解释起来又麻烦,就改成了‘其中’,还是那个道理,简单。”

在日后走出万县的岁月里,“牟其中”三个字响遍大江南北,但在户口本上依然有曾用名“牟奇忠”三个字,这是他家族的记忆。

但在如今的万州,牟其中再也找不到当年的万县老家的宅院了。

在牟其中所住的宾馆,对面就是浩浩荡荡的长江。1994年,三峡大坝正式动工兴建,2003年开始蓄水发电,2009年全部完工,“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

随着三峡大坝的蓄水,牟其中家的老宅如今已在水下30多米的地方,牟其中也成了百万三峡移民中的一员。

“告别三峡”

“当时,南德准备拿出6000万出来协助修桥。我跟万县领导商量可不可以让南德冠名,县里领导说不能冠名,还遭到了当时当地政府有关人士的嘲讽。”牟其中说,修桥一事就此作罢。

1992年,也是牟其中春风得意,南德集团声名鹊起的一年。当时三峡工程动工在即,牟其中组织了一次“告别三峡”的旅游活动。

这次活动声势浩大,南德集团职工、家属及客人600多人包乘两架川航的由南德刚刚引进的“图—154”客机直抵重庆。随后包乘“江渝8号”轮船,顺江而下,至宜昌上岸。

这次原本南德集团的内部旅游,引来仿效,一时有8万多游客涌入重庆,远远超过当地的接待能力。如今,在牟其中下榻宾馆的斜对面就是万州港,每天从此登船游览三峡的游客络绎不绝。

据说看完后点的朋友日子更美!生活越过越好

一个聚千万人脉的老板圈子

全球企业商会资讯

ID:HYSJ2017168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