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哨子面

一食一思2021-02-18 09:23:45



/Devin

陕西哨子面,人们也叫臊子面。以前多叫哨子面,现在多叫臊子面。两个称呼各有出处。因为下面的肉丁,古时就叫臊子,所以称臊子面。而称哨子面据传是秦始皇修长城的时候,这种面是巡逻放哨的哨兵吃的夜宵,所以大家叫哨子面。

哨子就是加进面里的那些肉、菜。肉、黄花菜、木耳、鸡蛋、豆腐、胡萝卜、黄瓜、茄子等都切成丁,传统的陕西哨子面还会把蛋皮切成小菱形片,煞是好看。蔬菜瓜茄为多,叶菜大多只是作为配料的蒜苗。陕西相对干旱,叶菜不好种,以前比较少。

哨子的做法比较讲究,要带皮七分瘦三分肥的肉,太瘦的肉做出来感觉不够鲜滑。炒肉丁的火候也很重要,火不能太旺也不能太文,几分熟的不同阶段加什么调料,都要把握好。这样做出的肉哨子才又鲜又嫩,辣味也不会太重。

在陕西,哨子面是老少咸宜的面,是很多人从小吃到大的面。不同的地区哨子面也略有不同,口味以酸辣为主,但一般也不会做得酸辣味太重,而是略有酸辣味,却鲜美油滑而不腻。汤中的醋,一定要好,好的醋,酸得温醇,味道丰富而自然。在村镇很多人家会自己酿醋。传统的哨子面汤多面少,大家只吃面不喝汤。不过现在大城市里的面馆哨子面不会放那么多汤。南方城市里的哨子面有的甚至都不放汤,是干的。面一般做得又薄又细,但筋韧光亮。哨子面的特点是:“薄、筋、光,煎、稀、汪,酸、辣、香,不喝汤。”

哨子面对于我来说也是很特殊,印象深刻的。我不想有太多篇幅在写故事上,但要说明它对我为什么特殊,又不得不对背景做一些交代。

当年在深圳时,由于专业和工作都是家里的插手和安排,以及一些生活上的干涉,我愤然离开了大家眼里的香饽饽,一家国企。但缺乏应有的准备和能力,在找工作上陷入困境,以至于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我有人可找,也有钱可借,偏我却倔得很,宁可拿着初中毕业证到工厂做普工,因为普工包吃包住。

那时的我充满愤懑,看着谁都像欠我似的。也很敏感,出门总是收拾得像个白领似的,但眼神想必是复杂的。一件没怎么样的事都能把我激怒。这个时候,大学时一位好友工作不顺利,想到深圳来找工作。当时的我是极不情愿被熟人知道我的境况的,但想着积蓄不多的朋友,没有落脚点在深圳找工作也是件很困难的事。还是咬咬牙答应朋友过来。

当时的手机开始普及,但价格还比较贵,Call机开始没落,但还在用。找工作起码得有个Call机,我们到华强北去买Call机并入户。没想到费用超出我们的计划,办完后我们俩身上除了回去的公交车钱,只剩下八块钱。而这个时候我们我们俩又都肚子饿了。对于一个不愁吃喝的人,肚子饿的时候往往也没觉得什么;而一个刚够温饱的人饿了时,饥饿的感觉往往会被心理放大。当时也不知道是真的饿得受不了,还是心理上对饥饿感过份关注或某种下意识的愤怒以致成为一种固执。我们都觉得应该先吃点东西再回去。



拐进城中村,我们眼光溜着便宜的饭馆。到了一个人流不甚多的巷子,有一间简陋的面店,挂着“陕西面馆”,写着:哨子面八元,我和朋友对视了一下,走进店子。老板是一个50多岁不到60的男人,就他一个人。我说:“来一碗哨子面。”我们俩又异口同声地补了一句:“只要一碗。”老板用很奇怪的,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我们好一会,回头去煮面。

面端上来时,我们都很惊讶,那碗面装得异常的满,面上的哨子都因为装得太满而摇摇欲坠。放下面,老板又拿了一副碗筷给我们,我们把面分到碗里,刚好是一般平常一碗面的份量。当时不是饭点,只有我们俩吃面。吃面的时候,有人走进店里要哨子面,老板说:“哨子刚好没了,只有汤面了。”

过了一阵子,朋友已经找到工作了,我们相约再去吃面,差点找不着,我记得当时边上有一间房子因为门正对着巷子,门口立了块小石碑,写着“石敢当”,凭着这一印象找到了。我们要了两碗哨子面,面端上来时,就是两碗普通份量的面。我眼窝子浅,当时就眼睛热热的,拼命忍住,眼泪才没下来,抬头看着朋友,他正愣愣地看着我。

这哨子面显然不正宗,连汤都没有,是干的,正宗的陕西哨子面有着很好喝的淡酸的汤,但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哨子面。后来我离开了深圳,偶有几次到深圳都是有事来去匆匆。一次特意再去找那家面店,巷子还是那条巷子,房子还是那间房子,但门口挂着个转动的彩条轮,变成一间美发店了。

图片来自网络



一食一思【潮汕各种著名的丸类、原生蜂蜜】,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可直接前往 特产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