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杂记(二)

微笑虹语言工作室2018-10-10 14:18:17

【关于小吃】

       这次出门,是吃得最爽的一次。

        团队餐。尽管导游已经一次次打预防针,但是仍有几餐,是我吃过的史上最难吃的团队餐。每上一道菜,都是对我想象力的极限进行的一次挑战。一直想,不会有比这个再难吃的菜了,但是下一盘菜上来,一吃到嘴里,就知道我错了,真的有!纳西导游倒是很直爽,说,这个,我们是故意的。第一,吃饭的时候没人抢。第二,如果吃饱了,你们怎么还会去吃我们的小吃呢?

        万幸的是,这次一起出去的几个大朋友小朋友相当给力。虽然算不上饕餮,但我们几个在吃的问题上思想高度统一,一点也没委屈自己。真正做到了走到哪儿,吃到哪儿,所到之处,所向披靡。
        下面来说说我记忆犹新的食物。

        首先是各类水果。自然是先拣不认得的吃。可能是因为习惯,有些,还是不太能适应。反正,是尝过了。印象深刻的,有种小枣,椭圆形,比冬枣小,瘦,吃起来脆,甜。称上一两斤,放在车上吃,相当不错。还有梨。比珍珠丸子大不了多少,绿色的底子上有些红彤彤的,象小孩子脸上的红晕,水份很重,香香的。有种大梨,快够我两个拳头大了吧,全绿的皮,以为会有点涩,想不到吃到嘴里相当清甜,果肉也细腻,不留什么渣子。还有整盘的新鲜向日葵,从花盘上揪下一粒瓜子放到嘴里,嗑开的时候,就可以感觉到皮是湿润的,瓜子仁也有新鲜水果的味道,咬到嘴里水汪汪的感觉,我一直不知道瓜子可以这样吃,吃着吃着就想到了小时候看的电影:《神秘的黄玫瑰》。剧情已经不记得了,就记得男主角,那个酷酷的牛仔,从头到尾都拿着这样一盘向日葵,吃个不停。
        坚果也吃了不少。大山的物产真是丰富。不过我喜欢的,依然是核桃和杏仁。但是有一种杏仁,当地人却一再坚持是核桃仁,说是他们当地的一种小核桃。核桃就核桃吧,反正有人吃这个,吃到嘴里起了泡。

        到丽江,不能不说腊排骨火锅。都说少数民族不会做菜,这个,要为他们狠狠地正个名。也不知道是这道菜本来就做得好,还是因为世界大同,各地的厨师云集,对原本的做法进行了改进,反正我们吃到口的时候,跟酒楼的水准没什么两样。锅底是清淡的,汤色乳白,腊骨头的香味恰到好处,没有冲人的感觉。再加入当地著名的黑山羊肉,各种菌类,蔬菜,就鲜香四溢了。
        菌类也是我的大爱。这次,算是过足了瘾。叫得上名字的,叫不上名字的,都吃到了。在楚雄,吃了一个野菌火锅。符合瑜伽里悦性食物的观念,清香。但是,对于无肉不欢的我来说,唯一的缺点是,吃了多少,都觉得没吃饱。菌类里,最爱吃的是牛肝菌。嘻嘻,因为闻起来有一阵淡淡的肉香,吃到嘴里的感觉也是肉头厚厚的,很能满足口腹之欲。
        古城里还有各种当街卖的小吃,都是现做现吃。除了哪儿都有的各类烧烤,还有核桃饼,莲子糕,炒饵块,烤乳扇,炸蜂蛹、蚂蚱、竹节虫……实在太多了,记不清了。
        鲜花饼。各种牌子的都有。印象最深的是古城门口不远一家现做的店,名字好像叫嘉华,只做鲜花饼,各种口味都有。闻起来就香香甜甜的,入口绵密,回味悠长。

        鸡豆粑粑。从雪山的索道下来,出口处有得卖。现做的,原料是当地的各种豆类,做法有些象米果,纯粹的米香,不加任何添加剂。只买了一包和大家分食,以为后面的路上还会买到,可惜估计错误,一路上再也没有见到过。想念。
        最不能错过的是过桥米线。桥香园。我们吃的是进士及第米线,光阵势就很吓人:先上了两个大碟,总共八样配料,肉类为主。四个小碟,是四样开胃小菜。一盅鸡汤。最后上的是一碗米线和一碗清汤。装汤的碗,比痰盂还大。先把八样配料下到汤里,再放米线,搅一搅就可以开吃了。我明明记得一开始我打了一个鹌鹑蛋进去,快吃完的时候牛牛说:你们吃到蛋没有,赶紧捞,却遍寻不着。也有人觉得米线不怎么样,反正我觉得不错。对于吃的,我好象没觉得有什么东西错过。

【关于导游】
        地导是一名敦厚的小伙子,中等身材,圆脸,长相很中国,很大众。名字也好记,唐中吉。家长应该很有学问吧,取了一个这么中庸的名字,符合大部分中国人的人生观,不求大富大贵,但求无病无灾。

        熟悉了才知道,阿吉是一个很有内涵的人。虽然他自己说,我母亲是彝族,父亲是汉族,所以,很不好意思,让大家见到我这个遗憾族。其实,一点都不遗憾。云南大学毕业,做过各路职业,阅历丰富。他不同于那些一直讲黄段子的黄导,也不同于那些不说话,让人昏昏欲睡的昏导。一路上,他讲旅游,讲政策,讲地理,讲历史,讲文化,讲音乐,讲人生,讲取舍,讲得失。很多话,可以让人回味半天。我知道的关于纳西族的很多知识,就来源于他。有一个画面,很难忘。在去大理的路上,他讲大学实习时支教的一个故事,因为六元钱,怎样改变了一个人的一生。他说,到现在,这件事都让他追悔莫及。(我在另一篇文章《六元钱的故事》中详细记述了这个故事。)我坐在大巴的最后一排,高高在上,静静地听他说故事,手里拿着一个玉米棒子,一边啃,一边流泪。

没带银行卡。在行程还剩下两天的时候,我点了点钱包,留下了一百五十元,把其余的现金给了当地的一个小小的教育基金。我做不到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尽心罢,因为阿吉说,人生无常,有很多事,怕来不及。

【关于其他】

有些小细节,也值得说一说。

刚下飞机,坐上接机的巴士,牛牛用普通话问司机:和我们同行的游客哈是哪里来的?我们一致要踢他出团,说要是再有人问起,千万别说是湖北的。不管到哪儿,自动和他保持距离。结果英姐更神武,她的经典是:你的脚把我妮了一下。

同行的人里,一个爱说笑话,一个笑点低,天生绝配,笑了一路。分工也明确。我负责上车睡觉,英姐负责下车尿尿,牛牛负责景点拍照。

同行的团队里,有一个女孩子,高高瘦瘦的,却不是没肉的那种。一身户外装束,T恤后面开低了三寸,走路的时候,会露出好看的蝴蝶骨。

云杉坪,有风柔柔地吹,传说如果是夫妻或情侣,牵手走完这里,就能得到长久的幸福,一辈子也不会分开。游人到这里,也温柔了很多。走到一半,我们在草坪上,信步由缰,英姐感叹地说:如果在这里支一桌麻将,就是天堂了。

丽江古城,我们在一家饭店门口等人,过来一对外国情侣。店门口一位穿白色工作服厨师模样的中年男子热情地说:上楼吧,楼上有人会说英语!我忍笑忍到内伤,偷偷跟同伴说:你看那男的说,楼上有人会说英语,关键是他这句话人家也听不懂啊!不曾想声音大了点,那个中年男子听到了,面对我们,不好意思地笑。

极少极少做梦。返程的前一天,梦到我的白马。我知道,我该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