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老师原创文章:《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10)》| 微型法语课堂

微型法语课堂2018-10-05 09:35:48

2017年7月10日:

我们之所以在兰州停留,只是为了品尝最正宗的拉面,因此我们在这个城市只住一个晚上,今晚7点就要登上开往乌鲁木齐的火车。

我们在“汉庭”的1111客房睡了个漫长的懒觉后,上午10点开始收拾行李,我轻车熟路把所有衣服紧紧卷成细长的筒状整齐地摆在床上,KEN用最快的速度把它们塞进一红一蓝两个大背包。

这一次我们一共要行走7个城市,每隔几天就要拆背包、装背包,我已经很习惯把一个月的家背在身上,在动荡不安中快速变换城市。六岁半的豌豆也很喜欢这样30天穿越半个中国的旅行,每次出发去一个新的城市前她都非常兴奋。

上午11点,我们把大背包寄存在酒店前台后,顶着35度的高温,又一次来到临夏路上的“唏嘛香”拉面馆。不论我们任何时候来,这里都拥挤着忠实的当地食客。在欢快的流行歌曲里我们点了炸酱面、拉面、三个卤蛋、两份牛肉、一份凉菜,兰州的物价不高,颇隆重的一顿饭只花了36元。

吃饱喝足,我们坐出租车去兰州大学老校区消磨时间。这段路比较长,打车花了30元。兰州的滴滴打车非常不发达,我们曾经尝试过几次,通常要等待很久才有滴滴的车,而满大街绿色的出租车无所不在,于是,我们在兰州基本放弃了使用“滴滴”。

每到一个城市,我们都会带着豌豆去那里的高校看一看,豌豆如今已经去过十多所著名的大学了。可是,不论她在南京大学、浙江大学还是广西师范大学......她对具体的大学景观毫无兴趣,从头到尾她都专注于埋头挖小坑和用野草编东西。

兰州大学创建于1909年,我喜欢校门上那四个古雅的粗体大字。和10年前的随意出入不同,今天,我们进大学正门时被保安要求扫描身份证。阳光白辣辣得可怕,正对校门的参天柏树下则凉风习习。暗红色调的逸夫楼非常现代漂亮,我很喜欢随处可见的自来水和污水井盖上都有的美丽校徽图案。

或许是因为放暑假,兰州大学很清幽,只有很少的学生在走动。我住在深圳一个从来没有停止过装修的小区,那里,永远没有超过十分钟以上的安静,到了“兰州大学”,我被无边无际的静谧和偶尔划过的鸟鸣声淹没了。

我们走了很久,来到大柏树下一条木头长椅旁,我拿出信纸和笔,伏在背包上,安安静静给豌豆写一封发自兰州的信:从豌豆三岁起和我们第一次旅行开始,我每行走到一个城市就给豌豆写一封信,我们约好等到她18岁的时候才可以打开这些信。我想象着18岁的她坐在一堆打开的信里读着遥远时光隧道那一端的妈妈在不同的城市一笔一划写下的文字时,心情该是怎样的起伏和转折?

豌豆对妈妈正在给未来的她写的信漠不关心,她又蹲在草地上用尽全身力气挖洞洞。不远处,树荫下的草地上躺着一个男生,戴着眼镜的他尽情伸展着四肢,摆了一个“大”字,闭着眼睛,享受无人打搅的清凉午后。

14:00,我们回到“汉庭”酒店附近,离火车出发还有几个小时,我们需要找一个地方寄存豌豆。旁边的“华润万家”一楼有一个很小型的儿童游乐场,花了50块钱,豌豆在这里尽情地蹦床、在泡泡池里翻滚,我和KEN在游乐场的纱网外休息、打盹。我的脑袋像混沌的鸡蛋黄,只偶尔听到豌豆兴奋的尖叫和喊着妈妈要“喝水!”

17:00,在滚滚而过的绿色车流里,我们却打不到出租,只好坐大巴去火车站,18:00才到达。兰州火车站一楼候车大厅拥挤、混乱,预定开车时间是18:56,可告示牌一次又一次变成红字,发车时间一推再推,最终开车时间变为20:30,整整晚点了一个半小时。

我们拖着大包小包在候车室终于找到座位,在一片喧腾和扰攘中,我让自己静下心来等待。兰州火车站的管理非常混乱,它的洗手间肮脏不堪,播音系统完全失灵,大喇叭里的声音传到候车室就模糊不清。一个很年轻的工作人员像流行歌手一样拿着麦克风一遍遍现场喊着:“南京开往乌鲁木齐的......现在开始检票了,请大家在靠近窗户的显示屏下排队检票。”

不知是谁家的孩子竟然就在检票口位置拉了一大泡屎,那个女工作人员看到了却没有马上处理,还是打开闸口开始检票。我和KEN提心吊胆地看着几十双杂沓的脚步在几厘米外略过或擦过那一坨屎,最终还是有一只脚狠狠地踩在上面,之后一团惊呼和混乱。那个工作人员蓦然惊醒,才想起来应该关掉这个闸口。

我很吃惊的是,兰州火车站在一团混乱的管理之中,还没有忘记对带小孩的乘客和60岁以上的老人开出特别通道,我们于是比大部分乘客早了5分钟检票进站。在漫长得让人崩溃的等待中,这是唯一可以安慰心灵的。

这趟绿皮火车是济南开往乌鲁木齐的Z105,高大壮硕的列车员都来自济南客运段,他们非常擅长做生意,一路上每隔十来分钟,他们就穿梭往来推着小车用山东味普通话不断地兜售各种山东食品,而且每推后半小时价格就灵活地下调一次。

这一次,我们买到了9车厢5和6号中铺,隔着窄窄的空间可以望到彼此。列车在渐浓的夜色里一路向西,我喜欢的咣当声再一次响起,它途径西宁、张掖西、嘉峪关、柳园、哈密、吐哈、鄯善北、吐鲁番北、乌鲁木齐南,到达乌鲁木齐。

我们专门为豌豆拿出她每天都要盖的薄薄红黑格子床单,怕热的她就不会在厚厚的被子里辗转反侧。22:00,下午蹦床累坏了的小朋友筋疲力尽,睡得很香,这趟卧铺的被子很松软,加上熟睡的豌豆不会翻来滚去,我难得睡得很好。

这趟车还途径我从来没有去过的青海, 22:30,列车在西宁缓缓停靠8分钟,那时豌豆已经熟睡,一直坐在窗边的KEN还专门下车在西宁站台上走了几步,回来后,他对睡得迷迷糊糊的我说:“我踩在青海的土地上了,外面只有14度。”

   (待续)


请点击以下链接:

《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1)

《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2)

《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3)

《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4)

《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5)

《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6)

《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7)

《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8)

《30天,一路向西,边走边看》(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