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机是哪呢点呢?” “我机是云南红河呢喃.”我为红河代言!

红河微生活2018-07-09 09:52:23


红河最大的精品生活指南

为微友提供们推荐红河同城活动、吃喝玩乐、衣食住行新闻资讯、商家优惠等优质内容 -生活向导-您身边的生活专家


你机是哪呢点呢?”

我机是云南红河呢。

为红河代言

大地雕塑—元阳

  高山上的梯田,河谷的热带水果,加上千杯万盏也不醉的豪爽汉子,构成了多姿多彩的元阳。红河南岸的山地农耕文明精缩于此,哈尼先祖雕琢大地的惊世之作在这里吸引世界的目光。一生中路过的地方很多,但路过最多的算是元阳,从田埂走到村庄,从村庄入住旅馆,处处都是可以安放灵魂的家园。曾几何时,在多依树下等待日出的磅礴,在攀枝花下守望寂寞的黄昏。草房无言,棕榈击掌。田边晚归的鸭子、箐沟里裸浴的男人女人,都化为我淡淡的乡愁。

中国锡都—个旧

  造物主似乎偏爱这个荞花盛开的地方,地壳运动造就了个旧一世的辉煌,百里锡山,满身财宝,在北回归线太阳光下熠熠生辉。小火车已开进了博物馆,寸轨铁路仍与市民匆匆的步履相伴,幢幢高楼拔地而起。个旧的名气不仅来自百米深井下产出的大锡,还有了一个名字叫锡都,区区一条夹皮沟所富含的巨大包容性是让人始料不及的,就像城中的金湖水,哪怕有多少洪浊袭来,永远保持清澄的本色。一汪清湖增添了个旧的灵秀,她蒸发出来的湿润空气,让这座锡花绽放的城市魅力四射,金湖养育的个旧美女宛若出水芙蓉,名扬四海,说话像唱歌一样动听。

文献名邦—石屏

  红河北岸,珠江西源。人杰地灵、物华天宝诸如此类华丽的词澡用在石屏都不过分。从人说起,全滇唯一的状元袁嘉谷从这里走向学术巅峰,彝族老作家李乔从这里走向文学殿堂。云南九大高原淡水湖之一的异龙湖波光潋艳,迎着晨光走近异龙湖,荡一叶小舟,缓缓徜徉在荷花丛中,学着当地海菜腔轻歌一曲,那感觉简直妙不可言。石屏如一只停歇在花骨朵上的蜻蜒,在尘世的喧嚣或宁静中宠辱不惊,伸手捞一把海菜就可以让你喝醉,花腰姑娘的歌舞足以震撼CCTV大舞台,2008北京奥运会也将呈现石屏舞龙的精彩。

 滇南邹鲁—建水

  建水文庙先师殿前有一座香炉,将这座古城的秘密告白于天下,以象脚造型的鼎足和中国传统亭子造型的鼎盖,讲述中原文明与云南边地风情在此融合。建水的文风古韵,不仅留存于几幢标志性古建筑,还穿行于一条条错落有致的街巷,镌刻在一口口饱经风霜的古井。建水话带着泥土的气息,土得可爱,犹如楼角、洞口的白腰雨燕在呢喃,堪称红河方言的经典。走在建水街上,可以不吃草芽、烧豆腐,领略一下建水丰富的民间语汇,聆听建水人风趣、诙谐的顺口溜也是一种享受。哈尼家园—绿春

  如果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是一碗醮水,那么绿春是一份不可或缺的调料。曾与几个外地朋友调侃:“如果你是哈尼族,在绿春装着听不懂哈尼语,那就找揍了。”虽然言过其实,但是,一个自治州主体民族的气质和尊严在绿春得到严密的守护。当全球面临生态危机,绿色的山,绿色的水,绿春的一草一木都成了众人追逐的时尚,穿上一套哈尼族服装去赴节日的盛宴,显得格外的从容和自信。一桌长长的筵席让世界认识了深藏在哀牢大山里的绿春。绿春将不再遥远,路不再漫长。

  红烟之乡—弥勒

  听到大三弦如红河涨潮般的琴声,就知道是到了红河州北大门弥勒,每一座山、每一条水都情不自禁地舞起了阿细跳月。印象中的弥勒与佛教没有多大联系,倒是端坐在锦屏山上涂着金粉的弥勒佛像迸射出盛世的光芒。我零距离接触过红河州两座规模宏大的现代化工厂,一个是云锡治炼厂的奥斯麦特炉,一个是红烟集团的卷烟生产线,按著名作家蒋子龙的说法,那简直是在印钞票啊!弥勒是红河经济的一张名片,这块遍地流金的红土地,曾经养育了清代巨富王炽,也就能够崛起“红烟”、“红酒”两大国内品牌。

  滇南之心—蒙自

  发源于蒙自的过桥米线,是一段历经数百年绵延不绝的过桥情,是历史留给红河大地的一大造化。早在清末民初,长桥海边洋行立林,中外各路客商云集蒙自,法国香水与南湖菊花营造了蒙自万种风情,云南红色革命的种子就在这里生根发芽,西南联大的文化气息萦绕至今。这片设县于七百多年前的热土,播下一粒种子,就如同立下丰收的预言,三月的枇杷、六月的葡萄、八月的蜜枣、九月的石榴,季季弥漫着瓜果的芳馨。

彝乡花海—泸西

  站在泸西的土地上转个身,就可以扫描昆明、红河、曲靖、文山的版土了,四个州市地域特征和人文精神的聚合,使泸西人个个满腹经仑。高原梨、除虫菊、灯盏花、荞子花、杜鹃花……把泸西红土铺成了花卉的地毯,山花烂漫,装点着泸西彝族同胞如花的笑容、如花的装束。今天的泸西,宽广的庐发大街在徐霞客的足迹上延伸,一杯杯甘冽的荞酒从这里醇香四溢。

  南疆国门—河口

  地处云南省最低海拔的河口,滇越铁路、昆河公路与红河水一道从这里走向东南亚。辛亥革命黄兴起义的枪炮在这里浇铸成百折不挠的红河魂,中越大桥维系同志加兄弟的情谊。莽莽瑶山不仅生长橡胶、菠萝,还有唱不尽的情歌。徜徉于边贸大街或站在国门下凭栏远眺,边民互市的人流、物流擦肩而过,尽情领略热带风光和异域风情,或端一杯柠檬汁倾听红河的涛声,一片繁华、祥和的景象直教你什么叫心静自然凉。

工业重镇—开远

  一声尖厉的汽笛穿越百年米轨,划破了云岭高原多年的沉寂。泸江北去,把红河儿女对岭南大地的祝福托付给珠江。南来北往的人把开远建成了滇东南工业重镇和物资集散地,于是,一个弹丸之地发出好几种口音:本地腔、铁路腔、总站腔……南腔北调汇成一个音,就把开远这个名字叫得响亮。绿色的军营、乌黑的煤炭、银色的电缆、灰白的化肥、火红的花朵,装点着开远五彩缤纷的繁华梦。

天然氧吧—屏边

  如果想吸一口最新鲜的空气,就来屏边吧,不论吃的,还是喝的,在屏边度过的每一天,都可尽情地享受来自原始森林的呵护。一杯熊胆酒下肚,你就可以信步走过大围山的高空走廊,也不必担心悬跨峭壁的人字桥会在脚下踩塌。滇越铁路穿过屏边的山,涉过屏边的水,苗家兄弟姐妹乘着火车来踩花山。玉屏、白云、和平、滴水、白河……一连串诗情画意的乡名,如苗家女子腰下摆动的彩裙令人迷醉。

  边陲热土—金平

  藤条江携一川万种风情,流到勐拉坝,视野骤然开阔,心境也会开阔。在金平,很久以前就流传“来到勐拉坝,想把老婆嫁。”的民谣,道出了当时外地人冒着瘴疬的威胁到勐拉谋生的无奈,而今,勐拉的诱惑力对这句民谣赋予了新的内涵,来到美丽的勐拉坝就再也不想走。当然,红河州最高的山峰在金平,最长的国境线也在金平,千里边陲铸国魂,傣族姑娘脱下筒裙救英雄的壮举,永续英雄的金平各族同胞爱国爱家的博大胸怀。

歌舞之乡—红河

  “下坝子,走烟帮。汉子远出妻守家,年复一年盼郎归,望穿双眼不见人……”这首肝肠寸断的民谣让多少迤萨寡妇从黑发唱到白发,也诉说着深藏在这座马帮驮来的江外名镇后面的悲壮与沧桑。青山如黛,山道弯弯。坎坷的古驿道上曾经蹄印深深,也曾火花四溅,马背上写下几多浪漫,几多艰辛。历史的车轮辗碎了幽远的驮铃声,却掐不断一代贞节烈女的跨国相思。红河哈尼族和彝族是公认的能歌善舞的民族,可谓张嘴就会唱歌,举手投足都可编成轻盈、欢快的乐作舞,歌与舞不停的律动,铸造永恒的马帮精神。


生活向导推广

商家合作伙伴




→公众号: 蒙自微生活


→ 开远公众号:创一帮

→公众号: 早安个旧

关于我们:

同城购物上向导网www.zgshxd.com

投稿或商务合作可联系微信:15087368800

联系电话:15087368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