馋虫来袭

可普茶客2021-02-20 15:24:47



2018年3月5日。惊蛰。

这一天,按历来讲,是各种虫生发的日子,包括馋虫。

历来民以食为天。这已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更有许多相夫育儿的秘籍里,其中少不了的一条就是“抓住他的胃”,你的家便有了安定团结的祥和局面。

不时会听到女友在羡慕地说:你看那谁谁,人家那老公天天在家里什么也不做,就是煮各种营养汤给她喝,你看那谁谁,哪里看得出来是两个娃的妈?怎么看也是青春少女呀!

如果你及你的他正好是爱吃会吃的组合,那么,恭喜你,幸福日子时时有......

然而,更多的情况是——

为了长本事,你离家求学,你从南跑到了北,或者从北跑到了南.......你那吃了十八年妈妈牌食物的胃,突然间要接受截然不多的食物了。好吧,这也可以忍,总归是有个念想的:我就忍了,为了自身的成长。不就忍四年么!坚强的你就忍住了。

可不曾想,努力长本事的你,一不小心,就让自己成了学霸。于是你不得不或者就是继续深造,或者就是走出国门,最不济也是走进了世界500强企业去挣那第一份工资。

于是,你的胃离那妈妈牌食物也就越来越远了。

于是,能吃到妈妈牌食物成了一年到头的念想。

记得自己当年从南方来到北京,那时候的帝都还以面食为主,于是,素喜吃米线的自己只要看到餐馆的窗户玻璃上写着一个“米”字就会兴奋地冲过去,到得近处才发现人家写的是“米饭”而不是“米线”。如此这般几年下来,自己也就被训练得拿延吉冷面当米线来吃了。当然,后来自己一看大势不妙,硬是学会了用广西米粉做出来云南米线的口感,记得有一次,从美国回来的中学同学来家里小聚,看着我准备好的米线,他用了句地道的话来对我的手艺进行了总结:可普,你的米线是从哪里换的?当然,还有比可普更牛的米线粉丝是硬生生从中国买了个米线机带到美国......

无限量中碗牛肉米线

记得前不久热播的《芳华》剧组的工作人员就曾经描述了在云南碧色寨火车站拍片时的经历:这里的米线种类很多,有传统过桥米线,还有焖汤米线、酱肉米线、豆花米线......“于是,我就每天吃一种”那位名人充满回忆地说道。

菊花过桥米线

不知道日子过得越来越富裕的你是否有这样的经历:日子好了,吃的东西多了起来,而四肢又被无敌的手机拴住了,于是,各种富贵病就来找你报到了。于是,你开始了减肥活动。天哪,那是一种睡着了“做梦都会想吃红烧肉”的感觉。呵呵!那么,那些你身上似乎以生俱来的对妈妈牌食物产生的馋虫,如同你被动减肥时梦到的红烧肉一样。于是,想家,想那一口吃食。那馋虫在你的胃里搅得你坐卧不安的,唯有收拾行装加入到省亲大军中才能解一时之痛。

加冒的牛肉卷粉

其实,在物流高度发展的今天,食物已经不分南北东西,只要你感兴趣的,都能吃到。更何况你从事还是那种只要愿意便可以时时大快朵颐的工作。

但是,那只只愿意吃妈妈牌食物的馋虫还是在时不时地提醒着你它的存在。

我要吃家乡的小吃——越南小卷粉。

这来自越南的小卷粉自然取名为越南小卷粉了

在我们的老家,越南人每天可以步行着到中国来做生意,然后等到海关关门的时候,他们再回去。这小卷粉做起来很看上去很容易,一浇一蒸一挑一卷便成了。只是一般人还真做不出来。

一浇

一挑

一卷

做成后蘸点佐料,入口你便情不自禁地发出快乐的音符:好吃,好吃!就是这个味儿。

我要吃家乡的小吃——石屏烧豆腐。

这可是个慢活儿。豆腐发酵的时间不够,那就不够“臭”,吃起来也就不香。烤的时候,火大了,豆腐会糊,火小了,豆腐内里烤不出那些个细小的蜂窝,蘸水入不了味......曾有人描述这小小的豆腐刚烤好时如同妙龄女子,吹弹可破,用手掰开,里面如同女人的皮肤,白白嫩嫩,细细腻腻......说来也是好玩,我家那位典型的北方人到了这里,每天自己竟然要悄悄溜出去到豆腐摊上来上几块。

我要吃家乡的小吃——凉勺粉、米凉粉,烤小瓜......更别提那让皇帝老儿吃了念念不忘的大救驾了。

凉勺粉

事实上,随着年齢的变化,对家乡的这些美食,其实已经只能在脑子里想想而已了。想吃,嘿嘿,那胃已经不答应了。

哈哈,一个词已经成功地跃出了水面:水土不服!

为这事,老朋友们没少对可普进行嘲笑:回到自己的家乡,你竟然还水土不服!!!

那妈妈牌的馋虫呀,只能继续活跃在远离家乡的人们身上了,时不时的挑上点事儿,让你回家看看父母亲朋。

这也应该算是馋虫的一大功劳了!

现如今,可普有了抵御馋虫的法宝:喝普洱茶。

写到这里,我不禁笑了。

(未完待续)


想不想看

《吃年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