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北京人?

北京四九城2019-06-27 00:55:31

您是北京人吗?

有人会说:是,当然也有人会说:不是。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怎样才算北京人?

是根据祖籍往上数几代?还是看看户口本的籍贯?

或是身份证是不是110开头的?

1

谁是从古至今的北京人?

怎样才算是老北京人,很多人第一时间想到就是往上数几代,那么到底是三代,还是五代,或者十几代?

记得有首歌的歌词里写到:“周口店的血统特别纯粹”。如果说谁是北京这地界最早的居民,那么周口店的北京猿人绝对是当仁不让的。



可是,甭说北京就连中国目前也很难找到“北京猿人”的后裔了,因为科学家告诉我们:“按照现在学术界最广泛承认的说法,现代东亚人是大约五万年前从非洲到达东亚的人类的后代。而研究发现,北京猿人和今天的中国人也没有关系。”


好,离现在上万年的事儿咱先撂下不提了,说点离咱近的。就周朝吧,都说北京建城3000年,那么到底是谁最早在这里建的城呢?

话说武王伐纣以后,把自己的弟弟召公奭分封于此,召公奭在这里建立了燕国(公元前11世纪),位置大概在今天的琉璃河一带。


同时,周武王还封了黄帝的后人在这里建立蓟城,位置就在现在的广安门一带,后来燕国吞并蓟国,迁到了蓟城。

周武王,黄帝都是当年的陕西人呀?我们是不是可以戏称:“北京城是陕西人建的”?


(广安门处的“北京建城纪念柱”)


好,说完了建城,咱再聊聊建都,北京城建都800年,这个时间是从金代海陵王:完颜亮,迁都北京(公元1153年)开始计算的。但是早在金代之前,这里就是辽国的南京(公元938年),再到后来的元朝,明朝,清朝。

在这里建都的民族包括:契丹,女真,蒙古,汉,满;无论是耶律氏,完颜氏,还是后来的爱新觉罗氏,朱氏祖籍都不是北京的。



也许帝王的祖籍不能代表大多数人,毕竟老百姓还是最多的,那么我们再来看看广大百姓都是来自什么地方。

明朝初期,百废待兴,大量的移民迁入北京,其中大多数来自河北、山西、山东、以及浙江一带。于慎行在《谷山笔尘》中记载:“京兆之民,十得一二;营卫之兵,十得四五;四方之民,十得六七。就四方之民中,会稽之民,十得四五。”(会稽泛指江南一带)

这一点在现在北京的许多地名中仍有体现,例如:绛州营、赵县营、大同营等等。

当然,大清入关,大量满族人来到北京,以及1949年新中国的建立,五湖四海的人迁入北京,这些都为北京的人口构成贡献了力量。


(图为:北京和平解放)

可以说,北京从她建城那一天开始,一直都是一座移民城市。而现在大多人,只要在北京居住超过3代,就都习惯于说自己是北京人。

这很正常,自己出生在北京,父辈出生在北京,不说自己是北京人说自己是那里人?同样,小编也见到过自称是从明代开始就祖祖辈辈生活在北京的人,只不过在现在的北京城,这种老北京人有点凤毛麟角了!

至于再往上,周代吗?黄帝的后代,武王的兄弟?我想,我们都是炎黄子孙,华夏儿女吧!


(辽·燕角楼遗址)

2

能喝豆汁儿就是北京人?

有个家喻户晓的相声段子:大街上踹躺下灌碗豆汁儿,站起来骂街,是外地的;站起来喊:有焦圈儿吗?准是北京人!

段子终归是段子,表现了大多数北京人爱喝豆汁儿的同时,咱也不能一竿子打死一船人,您说是不是!有些祖籍北京好几代的北京人,对北京了如指掌,可就是不喝豆汁儿,咱横不能让人家把籍贯改了吧?



说到口味,很多人爱给北京人贴标签,同时也有一部分人爱给自己贴北京的标签。

您就拿卤煮,炒肝来说吧,跟豆汁儿同理,它是北京的特色美食,但真的不是100%的北京都能接受或者说爱吃它,相反有个别人也挺逗的,非得以能吃豆汁儿,卤煮标榜自己是北京人,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其实,您问北京人到底什么口味?小编只能说是种海纳百川的口味!五方杂居的城市,口味自然是百味融合,很难用一种菜系来完全定义。

您就拿最有名的烤鸭来说,它的前身是南京一代的叉烧,来到北京又经过了改良,同时,当您卷着薄饼吃鸭子的时候,您是不是发现这吃法有点山东煎饼意思?


再说回卤煮,我想稍微了解点的人都知道,据说这是当年乾隆爷下江南带回的苏造肉的改良。

从当年的北京八大楼多为鲁菜,到如今夏天的麻小“横行”,撸串成为一道风景;北京人的口味一直没有停下它变化的脚步。


只不过,子一辈父一辈继承下来的味觉不能遗忘,新时代带来的味觉愿意尝试而已。

我们爱吃炸酱面,打卤面,但并不妨碍对担担面,臊子面的喜爱。所以,单从口味上判定北京人,是不科学的。

别看见北京人大口吃辣椒就大惊小怪,更别端起一碗炸酱面就自称北京人!


3

北京话和北京人!

“胸是炒鸡蛋、装垫儿台、西日门......”这些都是曾经火爆网络的“北京话”。其实在很多北京人看来,这些词语在宣传了北京话的同时,不免有些“用力过猛”了。

记得著名京味儿主持人:阿龙,曾经说过,想听地道老北京话得听相声,尤其是侯宝林先生的相声。


那么问题来了,相信了解侯先生故事的人都知道,他是儿时跟着自己的舅舅坐火车来到的北京, 被北京一侯姓人家收养的孩子。如果按祖籍算,侯先生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北京人可侯先生的北京话却说的如此地道,对北京文化也是非常的了解。

在很多人心里,侯先生是地道的北京人!


地道老北京人都知道,在北京,东西南北城的说话都略有不同,南北城的差异相对更大。不能因为我是北京人,这句话我不这么说,甚至“阴阳上去”的微小差异,就否定其他北京人的说法。如果单凭几个词,几句话就判断北京人,那绝对是有失偏颇的。



另外,语言同样也是一个动态的范畴,如果我告诉您明代的北京官话是当时的南京话,您信吗?而如今的北京话多多少少都留下了当时的印记。

同样,如今是网络时代,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大量的网络词汇,各地方言,外国语种冲击着他们的生活,加之周围说老北京话的人越来越少,很多年轻人对于许多北京话已经记不得了。

但我们不能单单因为几句话就否定北京人的身份。



跟口味一样,很多人不知道为什么非要标榜自己是北京人,于是学了一嘴别别扭扭的北京话,乍一听还真以为挺地道,超不过去五句准露馅,语法语境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这样愣说自己是北京人,有意思吗?没必要吧!


大力宣传,努力继承,也许是保留北京话最有效的办法!


4

北京人、外地人!

写出这个标题小编就知道,会有无数键盘侠准备炮轰我们了。

仿佛现在只要北京人一说外地人就代表着歧视。其实,谁都是外地人,北京人不用太远,来趟天津,也会被叫做:外地人!这就是个籍贯上的标签,一个不含褒贬意义的名词而已!


有些人说北京人排外,看不起外地人,而北京人见天说着:我们只排毒,不排外!

咱们不空谈,就看看眼前的例子。想必春节前发生在西单的事儿,大家都知道。犯罪嫌疑人是外地人,同样那位“最美逆行”的女警花(山东济宁人),还有那位保安大哥(山西运城人)也是外地人。

为什么同样是外地人,一个被千夫所指,终将接受法律制裁,另外两个却被万人点赞,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没有人因为“最美逆行”的人的籍贯而减少对他们的赞叹。



正如前文我们提到过的,从古至今的北京人不存在的。谁都是几代或是十几代,甚至几十代以前来到这这座城。

来到这座城市,遵纪守法,踏踏实实,本本分分的工作和生活,尊重这座城市,融入这座城市,慢慢熟悉并学会这里规矩讲究,理解这里的风土人情,用心的去体会这座城市,爱上她,您自然就会扎根在这里。

相反,一边天天嚷嚷着建设北京,一边骂北京这不好,那不好,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

见天儿学个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的北京话,端着碗卤煮,见人就说自己是北京人的主儿,您永远成不了北京人!

往期经典回顾:

去这玩儿过的北京孩子,都已经老了

北京包容你,但不纵容你!

在北京,这叫规矩!

北京爷们儿就是这个范儿!

大家都在看这些:

我发誓,只有北京人才懂这些话!

京二爷说事第2期:北京话这么说您见过吗?

北京话PK东北话和天津话,太搞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