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医学与系统思维

郭生白本能论2020-10-19 10:36:59

本能系统论第七讲:系统医学与系统思维(一)

上两次,咱们讲的,升降出入之能与内外开放之器。我们今天换一个题目,因为有了那个,我们了解了,生命是在升降出入的活动当中,存在于内外开放的器内,知道了这个问题,今天我们要讲一个,系统思维。

这个医学,这个思维形式是最根本的,是一个医学体系的灵魂。这个医学成就,高还是低,就是在用一个什么思维形式,去看待生命,就是我们看待自己,看待疾病,看待我们从生到灭这个自然过程,所以这个思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我们今天讲的这个,大家都知道,它是一个系统医学。今天我为什么,叫系统医学,不叫中医呢?它本身就是中医,如果我们说完整一点就是,中医的系统医学体系,这么称谓,跟传统的各个流派,跟世界的各个医类,是有区别的。因为我们是在生命系统当中,建立起来的一个医学体系,所以,这个系统医学,它有自己的一个思维体系,它是个系统思维,这个系统思维的,和我们传统的五行思维是完全一样的


我们为什么不说五行思维,而说系统思维呢?目的在于是现代人呐容易理解,因为这个五行啊,很多人,讲了很长时间,说什么的都有,甚至于胡说八道亵渎它的都有。所以,我们一提五行,哪个五行啊?是那个红豆、黑豆那个不是?这是一种侮辱,这是对中国文化的侮辱。那么到底是哪个呀五行?我们不如说系统思维,系统思维就是五行思维,我可以分析给你看,我分析三天,我给你分析一个星期也说不完,完全是一样的。也就是我们中医老早老早就已经有系统思维了,今天提系统思维,并不是我的创作,这是我们久已有之的东西,我们今天,为了摆脱这些,对五行的亵渎,我们提一个系统思维。大家不要误解,为什么不说五行思维了,而说系统思维就是这个意思。

这个系统思维,跟其他医类,比如说现代医学,它的思维是什么?它不是系统的,它是线性的,线性思维大家,我相信,应该都知道吧?学过数学的人,都知道线性思维,这个线性思维它是,简单,一条直线,是静态的,平面的,没有变化的。比如说,我疼,止疼,你看,多直截了当,多简单;呕吐,止呕;我泻肚子,止泻;我高血压,降压;我高血糖,降糖;我高血脂,降脂。就不去思考为什么疼,为什么发烧,这是,不是线性吗?这是个两条线,是个二维。

我们再想,再往下推,为什么要发烧?因为要出汗。为什么要出汗?它要排异。这三个原因,排异是什么?一个系统,出来了,我们再也不去退烧了,所以这是一个线性思维和系统思维的区别。这个系统思维啊,它是要有一个基础的,你怎么就会有系统思维啊?比如说,发烧,退烧,,他不是要退烧,他考虑为什么要发烧,当然他得知道,为什么要发烧啊,得知道啊,还得要看一些别的表现,比如说,这个人同时发冷,中医叫发热恶寒,怎样发热还有冷的?你得知道,发冷是因为什么,发冷是因为在肌肉颤抖的时候,产生一种冷感,他为什么要颤抖,他要制造体温,怎么外边发烧,体温39度40度,你还要制造体温呢?这个大大地,走出了线性思维的范围了,这不是一个线性了,这是一个立体的东西了。所以我说,系统思维就是立体思维,而且是变化的思维,系统思维这个思维形式,可以说是最高的一种形式,按现在来说,还没有另一个什么思维,能以比系统思维高出一点来。

我们知道,系统医学来自于哪里?来自于系统思维。大家想想是不是?我再问,系统思维来自于哪里?那么今天我跟大家说的这个,我所想的这个,我所传达给你的,没有一个是线性的,都是立体的。系统思维来自哪里?来自我们对生命的认识。对生命的认识,怎么会产生了系统思维呢?我们对于生命本能系统的认识,才产生了一个系统的思维系统的思维发生了一个系统的医学体系。大家可以想一下,是不是这个,我们走的是不是这个道路?说 是,那就是我们说的跟做的是一样的,这不算完,你说的跟做的一样又怎么了?它产生了一个系统的效应。什么叫系统的效应?我上一讲似乎是说过,我治一个高血压,高血脂好了,冠心病好了,脑栓塞好了,脂肪肝好了,肾小球硬化好了,前列腺肥大好了,还有几个脂肪瘤也没有了,这是系统效应 。这一个病如此,各个病如此,就是系统医学发生了这么个变化。

还有,就是今天,我要讲的,由于系统思维带来了很多问题的改变,对过去一些习惯的东西,要改变,不改变不行,怎么不行?人人说不行。为什么人人说不行?因为人人都要健康 ,人人都不能有了病再去受伤害,你说能行吗?今天我们要讲的是这个问题,我提出一个问题,就是我们习惯当中已经凝固的东西,我用系统思维,看待我们自己,自己生命的自然过程,自然过程之中包括病理过程、生理过程都是自然过程。在这里,你注意一个问题,我所说的自然过程,自然,不作正常讲,自然本身就是正常的,有病也是正常的,有病出现有病的反应,是正常的,它要不出现了才不正常,不正常的也是正常,因为你没认识到,我不再讲,不再往下讲,再讲,讲糊涂了,你越听越糊涂了,你要明白,一听你就彻底明白了,其实这是一个简单的逻辑关系。

今天我说的,大家谁都知道的,第一大杀手,什么第二大杀手,我也不注意哪个在前哪个在后,反正被称为几大杀手的,冠心病,我说冠心病,病不在心,我相信有99%的人会站起来说,我反对,你先坐着你先别喊,咱们讨论讨论。你说在哪里,冠心病在哪里?我说不在心,你说在心,在哪儿?哪根哪根血管堵住了多少,堵住了百分之多少,我都知道,你还在哪里,在哪里?我还否认,我说不对,你说的。那你治治那个血管,你不是治了吗?搭桥,你堵住了我绕过去,对吧?你再堵住我下支架撑,弄个小伞撑起来,我这不是治了吗?我问你好了没有,治好了没有?你不敢说你治好了,你只能说你治了,你治不好,你说在心你治不好,我说不在心,我不治心,心好了,是你对还是我对?我说脑栓塞也不在脑。“不在脑,在哪里?我们看得见血管都堵住了,你还不在脑。”我还是说不在脑,你不是也是搭桥吗?那儿弄个支架不好下,你搭桥,把脑袋打开,打开,缝上是大疤吧,结果你也没治好。

可是你的,是线性思维,你看见了,没错,其实你错了,冠心病病没在心,也没在冠状动脉,脑血栓也没在脑血管那里。因为什么?因为你治脑血管你治不了,这是第一,你怎么不问我在哪里?你说不在心在哪里,不在脑在哪里?我说,在哪里,在那个地方,先不告诉你。

冠心病的病,脑栓塞、脂肪肝、肾小球硬化、前列腺肥大等等,在脂肪代谢过程中出现了障碍。因为我思维不是看见什么就是什么,我说这个血管为什么堵住了,什么东西堵住了 脂肪。脂肪从哪里来的?从血管来的,在血液里一块来的。来了干嘛堵住?它在这儿黏附在血管壁上,让全身的血管啊循环受到了阻碍,受到了阻碍,人身体这个生命本能有一个共生性,要提高压力,保证每个细胞的供血,血压升高了,这是高血压的来源。高血压一高,压力一大,把这个脂肪压在血管壁的组织空隙当中了,血管变硬了,都是脂肪黏附了、沉积了、堵住了。

那个心脏正在喊呢,喊什么呀?我听见,喊啊,你别治我,问题不在我,你思想太简单了,你看这脂肪堵住我堵着我难受,我并不愿让它堵,你看这脂肪从哪儿来的,你找上这个源头不行吗?这位先生听不见,他还是给他一刀开开,掀开,把这的血管弄个接到这儿,那组织啊在哭泣,心脏也在哭泣。这是个错误,我们这几十年这么对待它,直到今天不改,难道是人太聪明了吗?难道这是科学太发达了吗?太进步了吗?我说不是。连想事都不会想的人,你扯谈什么科学啊?

咱们考虑考虑,换个思路行不行啊?我就是这么考虑的,就换了个思路,组织了化脂汤,一副药,有人说你这个药一方治百病啊,我说不是。怎么不是?我说它不是治一百个,比这个还多,让他大失所望,他认为我应该向他承认错误。你这是千人一方,我说也不是,万人一方也不对,十万也不对,百万也不对,万万也不对,所有的人只要是人都可以吃,谁吃谁好。“啊?” 走开了。这个没办法,这是他的智慧。

这个产生了这么一个东西,这个系统思维,我刚才说,那个习惯的,线性的,平面的简单的思维,在这个地方凝固了,凝固了。什么叫凝固啊?哈哈,你看见了,寒凝大地,那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化了的,要春风要不一吹,再吹,三四吹,解不了冻,等着春风吹它吧。春风已经发动了,那吹它还用多长时间吗?等到把这个凝固的东西吹开,把系统思维装上,这一切都好办了。哈哈哈哈。

这并不是我们今天讲的主题,我还说,糖尿病病不在胰岛。胰岛就不分泌胰岛素,怎么不在胰岛啊?你是个线性思维,我再给你添上一条线,胰岛为什么不分泌啊?你不知道。我再问你,胰岛不分泌了怎么着啊?这是个三条线,我还能说,不再说了因为我是五行思维,我至少能问你五个。谁在制约着它?是谁不让它分泌的?它不会分泌了又会怎么样?这是系统思维,所谓系统思维不是一个系统,而是这个系统影响了这个系统,这个系统制约这个系统,我们都在考虑这个,这都是我们的思维环境,我们可以任意地,很自由地去找这些东西,不管你隐藏有多少深,我一定要找到你、认识你以后,咱们再商量怎么办。所以一个生化汤治糖尿病,所有的并发症都没有了,当然它还治别的病,不是糖尿病的病它也治,它治了很多很多的病,到底你问我说它治多少病,我说我不知道。我今年知道多少,我明年知道多少,我肯定知道的是一年比一年多,到没我了以后,我走了,我的徒弟也会一年一年地在上头,看到又治一些新病,因为它是系统,这也不是我说的内容。

我说一个肿瘤,这家伙一提就让人害怕呀,比说老虎还吓人呐,可是现在它变得非常地乖,从一块息肉起,囊肿、脂肪瘤、腺体瘤、纤维瘤等等,不管是什么瘤,一剂药,一个排异汤都被溶解排出来,这又是怎么回事啊?这是系统思维带来的。咱做一个简单的描述,我结肠里长了一个,又转移到肺了,我这肺啊有了以后,转移到颅内,转移到骨,就这怎么回事呢?你可以用线性思维的说法去回答,我可以用系统思维的说法去回答,我这个简单,你那个那就复杂多了,太复杂了。研究了几十年,花了多少多少美元,得出来的那些东西,你都拿出来解释还解释不清楚,我们没花钱,我很简单的解释,你听着是笑话。

这个理论别光听,要看,看结果,就我这个简单的理论,跟说故事一样,他肿瘤就没有了,你没看见,你不知道,你也可以不信,看见的,现在一肚子坏药水,这儿没有机会给。你说怎么它就没有了?我说这个不对,你说那个对,怎么着你就去不了呢?这个科学是复杂的,还是简单呢?中国人认为是大道至简,越简单的越科学。怎么着了?有害的东西排不出去,就在一个不通行的地方堆起来来,就这么简单。说你怎么去?我怎么去?它堆起来了。为什么堆起来了?排不出去。为什么排不出去?从哪排啊?

我们看到,生命自然过程里面有一个,排异本能,排异本能怎么排啊?一个是循环,一个是内分泌,一个是代谢,这三个功能系统,组成的一个排异系统,那是个功能系统,我说排异是个本能系统,这一个要大得多。它通了,整个的一个循环网络畅通,整个的一个内分泌良好,这个生命有这个能力,不该有的东西就得要出去,不管是什么,出不去不算完。怎么着呢?它有一个机制,它分泌一些酶体去溶解它,你是什么东西,我就分泌什么酶,去溶解你,溶解了它,进入微循环到了大循环,大循环带到肠、肾分泌出去,从肠腺、胃腺、肾腺分泌出去,排出去,大小便排出去,我把你的排异通路打通了,内分泌调好了,代谢好了,你就等着吧,这个瘤子一天比一天软,一天比一天小,最后没有了,很简单。

因为什么啊?因为它是系统思维得来的东西,系统思维来自哪里?还是来于我们对于生命本能的认识。我再说一个,亚健康 ,全世界总人口75%的人是亚健康,这是03年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的,现在可能还要多,亚健康为什么叫亚健康?干嘛不说是病?大家考虑考虑这个问题。因为不知道是什么病。现代医学它有一个认识病的方法,就是在微观的物质的量变,来判断是什么病,可是这个亚健康呢,在微观物质的量变看不出来,都是在它的正常范围,谁的正常范围?医学规定的正常范围,不是人表现的正常范围,是现代医学规定的正常范围,在它这个范围之中,怎么说是什么病啊?什么病也不敢说,什么病也不是,什么病都不是,他什么也干不了,天天就是难受。说没病,行吗?所以亚健康翻译过来的话,说你不健康,在健康水平以下,这就不是病了,所以也不知道怎么治啊。西方医学不会治亚健康,我们会治不会治啊?我听说啊,会治的也很少,可是在这系统医学对于这个病啊,非常地简便,非常地简单,我三天都能教会了你,你信不信呢?我信。三天教会了你,你还出去可不能看病,不许你看病,你要就看,我就看,不许我我也看,我看一个好一个,能怎么着?怎么着也不能怎么着,我要找你看。

我说亚健康,为什么要说亚健康,什么是亚健康?我刚才说的是表面的东西,我们现在开始接触亚健康的本质是什么。什么叫亚健康?我有一个亚健康的,对于亚健康,我有一个亚健康的界定,你看看什么是亚健康?咱说症状。

脉象——弦细;舌苔——薄白。

1、神疲体倦   2、头昏目眩  3、口舌干燥  4、 胃疼胁闷    5、心烦易怒  6、大便秘结  

7、寒热交替   8、口苦厌食  9、心悸水肿  10、阳萎阴冷   11、自汗盗汗 12、乳房胀疼   13、肥胖无力  14、消瘦无力 15、器官下垂  16、乳腺增生  17、健忘失忆 18、过敏反应   19、嗜睡失眠  20、易患感冒 

我说的这一群症状没有说完,说的比较常见的,就是这一群,那么到底亚健康,简单地说,要一说亚健康就说这么一群话呀,就不像话了。简单地说,分泌障碍、代谢障碍、体能低下,你也可以理解成是免疫力下降,我说体能包括免疫力。

为什么要提这个亚健康?我还要提那三个大病,这是接着我们今天这一次,这一次演讲的内容,一个核心部分。系统思维把亚健康,高血压,这个血管系统的病,和糖尿病,这个内分泌代谢系统的病,和肿瘤,这个排异系统的病,和亚健康,有一个关系。一个什么关?我用了这么一个词,血缘关系 。为什么我用这个词来表述它的关系?你看看,这个亚健康,我先跟你说一个梗概,我再给你细说。

亚健康,是发生高血压、糖尿病、肿瘤,以及许许多多现代医学所谓的免疫系统疾病的一个基础,就是发生这些病的一个基础。没有亚健康,这些病不会发生,你一旦有了亚健康,这些病一定会发生。这个关系,在一个人的身上,是个血缘关系,大家从生活中看,一个高血压,一年、二年、三年、五年,这么吃药,吃着吃着血糖高了,糖尿病出来了,一个糖尿病,开始,吃降糖药,打胰岛素,吃着吃着,打着打着,用不了多久,很快,高血压、高血脂出来了,这两个系统加起来,那并发症一大群,高血压、心脑血管病成了糖尿病的并发症了,许许多多的血管病,大血管、周围血管、微血管,许许多多的病,也成了糖尿病的并发症了,所以说这个糖尿病人他最痛苦,没法治。要是用线性思维怎么治?我知道有吃17种药的,我还知道有吃20几种药的,越吃的药多,中毒量越大,存活的时间越短,肾衰的时间越早。

这个悲剧演了起码有60年,现在继续上演,这种治法在60年当中,没有什么改变,还是那样,一个错误的治法重复60年,不改。一个肿瘤除了刀切,就是用毒药化疗放疗,一个错误的治法,直到今天还在继续,对于这三个大病的灾难性治疗,尚未停止。着急啊!这些人在生命难保当中,等待着一个新的医学,去救助他们,今天我们要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比着火还要紧急。

我们先认识一下,这几个病的血缘关系,第一个是没有亚健康,就没有这些病,是先有亚健康才有的这些病。亚健康是从哪来的?大多数是从感冒来的,是从外源性疾病,错误的治疗留下的后遗症。比如说病毒性感冒,强行退烧,会造成。不管什么病,用激素会造成。看看我们现在激素横行,一个卖膏药的,一个黑膏药,在市场上去进货去,就有卖药的说你要这个吧,现在都用这个,激素啊,一贴上就不疼,黑膏药里都加激素。我们这个灾难你看看,无处不是,无所不有。

为什么70%的人口是亚健康,这不光是中国,外国也如此啊。美国如何如何,如何如何什么啊?他们的病也没治,也没办法,他比我们还严重,我们好歹有一个中医这么掺和着,甭管说消灭吧,什么,等等吧,反正还有吧,他那个百姓啊还苦,他们现在有病吃药,不吃,忍着。你要不信你问问,别说你上国外去打听,你问问国外回来的是不是?我们说亚健康是什么玩意儿,就这么个玩意儿。从哪来的?就这么来的。到哪里去?到哪里去?按75%计算 不说再递增,中国13亿多人,有多少人,要多少个医生去治,这是个大问题。我告诉你亚健康的疗效是100%,想治亚健康三天就学会,我都教你,还免费。

我这一说,恐怕这电话呀没完没了了,但是你不要着急,也别来电话,在网上看消息,我要搞远程教学,我先教你治亚健康,我一定教会你治亚健康,我们为了消灭这些大病,治一个亚健康减少一个大病。如果说这个计算不对,我治三个亚健康,减少一个大病行不行?不行,我治十个亚健康,减少一个大病行不行?我一天我治五十个,我一人能治五十个,能治一百个亚健康。我有一百个人,一千个人,一万个人,我们目的要实现一个全民健康工程,就从这开始,从亚健康开始。

再一个,大病,我们一个一个地让它好,在基础上把亚健康切断,就切断了大病发生的源头。今天我接着我跟你说,亚健康和这三个大病的关系,我给你细说,你看看是不是?说亚健康,你看看亚健康是个什么病?我现在在这儿,,这是列的三十多个症状,你看看这三十多个症状,我们把那个线性思维抛弃,用系统思维看,这些症状是什么原因?虽然症状不同,出现的部位不同,出现的反应各自有差异,但是本质是一个,这就是我要说的,线性思维和系统思维,对于疾病的看法,有太大太大的区别。

我就说这个亚健康这头一个神疲体倦,没有精神,有疲劳感,这是什么原因?不要用线性思维,这个人的精神和体力来自哪里?不用说,你要是对于生命本能系统,有一个认识,当然,医学有一个一般的常识,大家都知道,体力和精力都是要有物质来支持,就像汽车跑路要用油一样,但是那是机器,人是生命,生命的能和生命的物质,机械的能和非生命的物质,机械的那是非生命的物质。这是两个系统,但是对于能,都是在物质的组分被破坏的时候产生的,我说我们的体力来自哪里?葡萄糖葡萄糖来自哪里?来自我们吃喝饮食进入里头,让我们的生化系统把它都拆散了,就是把组分都破坏了,也就是说一个蛋白质的分子,要分解成几十种氨基酸,不是蛋白质了,然后我们的生化系统再把它组织,组织成我们的,张三组织成张三的,李四组织成李四的,王麻子组织成王麻子的,而且互相还不是一样的,我们各人组织各人的。

葡萄糖,我们也是自己在组织,我们吃了糖,分解,吃了淀粉,分解,我们把它合成葡萄糖,存起来,等到我们用体力的时候,它分解了,把一个葡萄糖分子,也拆散了,也破坏了,产生了能量。你看我们一个拳头出去,把一个木桩打折了,需要什么?需要物质。你合成的物质不够,你干嘛有体力啊?你天天在不足,一个能量不足的状态下,你没有精神,也没有体力。这个分解和合成,它需要什么啊?它是在哪些系统?能量,能力,能,我们统一起来说叫生化能,就是生物化学的活动能力,这个能力是分泌、代谢,低落,你合成不够,没有精神,没有体力。不多说,多说太麻烦了,神疲体倦,这是个分泌代谢的系统的,功能不足 。

头昏目眩,头昏,目眩,眼,看东西不舒服 这是为什么呀?你看前头有一个脉弦细,我们的血管一摸,看着像弓弦一样,很细,干嘛呀?为什么这样啊?你的一个自主神经系统调节失常,它(应该)要舒张的时候它就舒张,身体需要收缩的时候它就收缩,但是它不根据这个身体的需要而发生舒张和收缩,它老处于一种收缩的状态,那么这个收缩的血管管腔是细的,对于脑部的供血是比较少的,缺氧,缺氧气,缺营养,感觉到头昏

口舌干燥,嘴里是干的,有时候还苦,什么原因?干啊,明摆着啊,你这个唾液分泌少。干嘛分泌少?分泌系统有障碍。怎么苦?苦哪里来的?苦是胆汁的味道。胆汁本来是肝脏合成后,送在胆囊存起来,它再一滴滴从十二指肠送到肠道去,这是一个消化液,这是一个胆汁的代谢过程。胆代谢发生障碍它不收缩 ,它不给它一滴一滴地滴,它这么一种静止状态,胆汁合成了存起来,存得多了,满了,往外溢。溢到哪里?溢到循环里,溢到血里头,肝循环进入大循环,大循环到舌头这,舌头有味蕾,胆汁的苦味就出来了。这个苦你漱口也不行,它在血液里头,给你送来的胆汁,是代谢障碍不是?还是代谢障碍。口干是分泌障碍不是?

大便秘结,大便干嘛秘结?好好的大便干嘛秘结?你要知道大便每天在排大便是什么原因,饮食的渣子要排出去,全身每一个细胞代谢出来的,生命化学的垃圾也要排出去,送到肠道里去排出去,肠腺要分泌,大便就润滑往外排肠子在蠕动,蠕动就分泌,分泌就往下走。蠕动得慢,往下走得慢,分泌得少了,大便就秘结。是代谢分泌(障碍)不是?

胃痛、胁闷,胁是这里(腋窝以下), 闷得慌。胃痛,胃干嘛痛?胃,肠蠕动减缓,吃了东西胃中存的时间太长了,发生气体,不舒服,有时候,要疼,供血不足有时候要痉挛一下,是分泌不是?是代谢不是?障碍。

心悸水肿腿肿了眼也肿了一按一个坑。水肿,水干嘛不从尿里出去?干嘛在这待着?现代医学叫水潴留。干嘛留在这?该上哪去上哪里去嘛, 排不出去。为什么?水也是一个代谢过程,代谢障碍,排不出去,组织积蓄的水,血液里面水份也多了,就发生了心悸。心脏供血,那个血啊水多了,我们吃粥一样,水多了,米少了,它不行,所以心脏产生了代偿性的强烈收缩,是代谢不是?水代谢障碍,水肿性的,这是亚健康的一种。

口苦厌食,刚才我说口苦了,厌食不想吃,就是蠕动得慢了,消化慢,消化不了,吃了难受,所以不想吃

自汗盗汗,该出汗可以出,不该出汗的时候干吗出?这可就是有原因了,咱不再往前头说,汗是汗腺分泌出来的,这个分泌是紊乱了,是分泌代谢不是?

消瘦无力,不长肉越来越瘦,怎么了?营养不足。为什么营养不足?一个生化系统分泌代谢都有障碍,他怎么会不消瘦呢?既然消瘦就没力气啊,还有这个健忘头部供血供氧不足,当然,要出现一些症状——健忘,记不住事情;爱感冒排异系统能力低,进来的出不去,感冒啊不是失眠就是嗜睡,向两个极端反应。为什么?脑缺血,缺血性地产生一个虚性兴奋,睡不着觉,一个是消瘦,一个是肥胖,但是都有一个无力。怎么肥胖呢?代谢障碍,你制造的脂肪利用不了,只能存起来利用不了,越来越胖,越胖越没劲。

乳腺增生,这是分泌障碍阳萎、阴冷,这是什么?分泌障碍下垂病胃下垂、肝下垂、肾下垂、子宫下垂、脱肛、肠扭结、肠粘连、肠套叠,都属于下垂病。为什么要有下垂病?所有的脏器,不是说装在一个口袋里就完了,每一个脏器都有一个韧带固定在我们的脊椎骨,给它一个位置。你看唱京剧,说那些个古戏,翻跟头,一个前滚翻,一个后滚翻,在空中转到二十个以上,啪,下来站住了,你想想在他前翻后翻的时候,这肠子、胃随便乱动,他站住了,各就各位,还是那个位置,不能动,这是什么?这是我们韧带固定在这儿。今天中午我吃三大碗炸酱面,我三大碗炸酱面有五斤,我这胃能靠下吗?我两顿没吃饭,我这胃收缩得,像放了气的一个皮球,这个胃它不靠上,为什么?装上了五斤不靠下,去掉了八斤不上提,为什么?一个调节,一个调节机能,在调节着它,你沉了我紧,你轻了我放松,总是这么和谐地,恰如其分地在调节,这个功能失去,出现了下垂。

你看看,这几十个症状,再加上多少,还有寒热往来,我没说这个,寒热往来就是,寒往热来,要先发一阵子冷,冷的时候体温不高,一会儿不冷了发烧了,发烧了几个小时,也许发烧十几个小时,出了一身汗又退烧了,这什么原因?有的医学,发烧就是体温高,因此体温高就是发烧,别的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区别,发烧就是发烧,这个系统医学不是,它不是线性思维,发烧有多少个类型,唯独这个发烧,发冷的时候体温不高,一会不冷了,体温升高了不冷了,这是一个特殊的热型,是体温调节机制造成的。你看这是什么?这是亚健康的症状 ,还是属于自主神经调节发生障碍,有分泌上的障碍有代谢障碍,出现(在)了身体的各个部位,是什么病啊?病在这呢。头昏没在头,目眩没在目,口苦不在口,你看看,是不是?这就是线性思维和系统思维不相同的地方,这都属于亚健康,这一大群病都属于亚健康,对,不但这一大群,再添上一大群也有,太麻烦,这就够多了,你只要认识到,亚健康就是分泌、代谢、自主调节发生障碍,这就是亚健康。大家想一想,这个东西要发生了以后,这个人是什么病呢?亚健康,完了吗?不是,它本身就是一种病,有的西方医学家说,这是大病的隐性阶段,这个话说的是比较好,不过这个话说的实际上不太清楚,病就是病,病没有隐性,都是显的,它为什么说是隐性?它不能确定是什么病,他又觉得说没病不行,觉着说亚健康也不对,还得说病,说是大病,大病又没有,隐性病,这么粘连起来了。实际上我说它本身就是病,我们管它叫什么,其实问题不在于叫什么,我们就叫亚健康,也是那么治,我们叫气机失调,也是那么治,治疗没有区别,痊愈没有区别,名可名非常名,不必去太追究这个东西。

大家认识亚健康了,我再说一遍脉弦细弦细是收缩,脉体收缩 ,收缩管腔变细,上供血不足,发生了头晕目眩。

舌苔薄白,薄白是分泌障碍,因为口腔有两对唾液腺,一对是分泌粘稠唾液,粘稠唾液里头有很多很多的粘蛋白,一对是分泌稀薄的唾液,稀薄唾液,甜津津的像水一样,到这个病发生以后,他分泌稀薄唾液很少很少,它分泌的是粘稠唾液,这个粘稠唾液里其中这个粘蛋白,粘到舌头上了,形成了白的薄的舌苔。你看,完全还是分泌障碍、代谢障碍、调节障碍,这是亚健康,就是这么个病,一治就好,这个病一好,那后头那一大群两大群大病,没有一个发生的,没有发生的机会。如果我们要把一个人的健康,切断在亚健康,大病不发生了,这是个什么结果,这就是我们追求的全民健康的第一步,第二步是把大病治了,说不可能一个也没有,我们减少90%行不行,减少50%也是全世界第一,但是我们不是考试的,我们要求减少90%,我们实现全人类没有的,唯有中国的一个健康国家。

你看看亚健康为什么会出现冠心病,看见了没有?肥胖无力是亚健康,肥胖肥胖肥胖到高脂肪血出来了,再检查出来就有指标了,这脂肪含量高了,甘油三脂高了,胆固醇脂高了,高血压出来了。高血压出来接着有动脉硬化,它叫动脉粥样硬化,冠心病是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粥是什么啊,粥样,不是粥,就是脂肪。你看和这个亚健康连着不?糖尿病也是个生化过程,糖先出毛病是糖尿病,脂肪先出毛病是高血脂、高血压,来了不?大病发生与亚健康,这两个没问题,血缘关系。

肿瘤呢?按照我们的系统思维,肿瘤就是生化垃圾排不出去,因为什么排不出去?一个是循环有障碍,一个是分泌有障碍,一个是代谢有障碍,也在其中,所以发生了肿瘤了,也是发生了亚健康,这是一个病的大家族啊,逮住一个,三个四个七个八个九个十个,你数去吧,你只要逮住一个都归案了,都来投案来了。所以一方治百病从哪来?从这来。

有人质疑我,“什么千人一方,什么意思啊,能给我解释解释吗?”我说能。“南方人和北方人一样吗?”我说不一样。“怎么不一样?”我说他户口在南方,我户口在北京。“还有什么不一样?”我说还有你爱吃大米,我爱吃面条、馒头。“这有病一样吗?”我说有病啊,南方人爱生什么病,北方爱生什么病这倒不一样。“那么你为什么用一样的药?”我说看什么病了,我说我治的不是你那个线性思维,我治的是系统。我问问你南方人和北方人,有一样的地方,你知道吗?中国人和外国人有一样的地方,全世界的人,只要是人都有一样的地方,你知道吗?“哪儿?”我说都是嘴吃饭,都大小便,都出汗,都打喷嚏,对不对?我说要是理解不了,我说,你也理解不了,你要是能理解,我一说,你早理解了。我说我治的是系统,你是高血压他也是高血压,怎么不一样啊?他这病要是我让他排大便就好,你那也是排大便,你说我们不排大便,那我就错了,你只要是排大便,我用这个排异的方子就能好,说我们就是不出汗我们这些人,那不要紧,我出汗那个方子你那不能用,你别用。你出汗不出汗?出汗就存在这个问题。你有大小便也存在这个问题。你能吐,有胃,有食道,有嘴,我能让你吐出来好病,怎么不一样呢?

“那么你这个这么简单?”我说本来就简单,何必搞太复杂呢?他说这么说是错的不?我说我不愿说谁是错的,我只愿说我是对的,他说,“不行,我跟你说不清”,我说不是你跟我说不清,是我跟你说不清,糊糊涂涂就结束了。我就说别的吧,“你吃饭了没有?”这都懂,我说大家都吃饭吧,对,这一样都一样,剩下的都一样,这饭你得吃,你吃了就得拉,你不敢说光吃不拉,大家都一样,怎么他就不一样?你要说我就不跟你一样,那你上旁边去,我说这个玩意儿一样的东西都一样,这个简单的东西不必搞的太复杂,怎么地也不行,我说这个凝固的东西,一会半会解不了冻,就这么回事,慢慢地就好了。

你明白了亚健康和这些大病,这个血缘关系,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个一方治百病是从哪里来,这个千人一方是从哪里来,这个简单的东西跟复杂的东西,要都治病,哪个好,又何况简单的东西能,复杂的东西不能,这个还用说吗,我希望人人都应该有这点智慧。今天咱们交流一下,不要客气。到底这个一方治百病,和千人一方这个东西,你认为对不对?

我有一句话没跟他们说,我也不愿意说这个事,盘尼西林就是青霉素的前身,刚一到中国来叫盘尼西林,全世界用怎么没人说你千人一方不行呢?外国人行我们就不行?你不睁开眼看看,一个安宫牛黄丸,至宝丹,这是宋朝的方子,一千多年啦,怎么你不说不行呢?几百块钱上千块钱,还要上万块钱也买,那不是千人一方,万人一方吗?怎么它到我这就不行了?我说医学的终端是治病,要治好了病,把大病治愈,没有什么不行的,要治不好病,没有什么行,就在这一点,行不行就在这一点。分清界限,大家考虑考虑。咱还有一些话要说,你不问我也想不起来说什么来,你一问,就是你想知道的,我就说,可能也许是很多人想知道的,咱们就围绕这个题目,一方治百病,千人一方,万人一方,提一提。你说。

(学生1)郭老您好,我是想说的就是,你在用一个方子......

不是,大声。

(学生1)好。你在用一个方子治疗各种疾病的时候,这个方子是,用量是不是要减少啊?针对体质比较好,或者病情比较弱的,谢谢您。

谁还有?我回答这个先,这个方子的用药量,这是一个比较一般性很强的,就是绝大多数的人是适合的,这是一,说孩子不是成年人,他可以服1/2,有1/3,有1/4的,这是在量上的,因为这个药安全性是百分之百,毒性是绝对的零,由于这一个,所以往上没有先例。我遇到过很多,一个开饭馆的,一个饭馆老板糖尿病,一次拿了两个月的药,我让他的那个吃法,是普通的常人的吃法,我让他那个降糖药如何如何逐渐减量,他走了。他不是住院,他回家了,他好,他两个月的药一个月吃完了,他回来了。我说怎么了?他说我吃完了药了,我说两个月的药你怎么会吃完了?我回去加一倍吃的。哎呦。你别哎呦,你看我,我哪都好,降压药我回去就停了,降糖药我停下了,什么也不吃了,我可好了了,你看看我,血糖也正常了,血压也正常了,怎么样?我说不错啊,我说反正你那个我也不能作为经验,让别人多一倍去这么吃,绝对是不行的。

说它这个东西它和西药不一样,你千万你不要用化学药,来理解这个,来类比这个,那你就错了,那是你的错。它是化学物质,那多了是真不行。你要吃馒头,这顿饭你本来两个馒头的饭量就好了,你这天你吃了四个,怎么了?就是晚上你不想吃饭了,别的反应没有,安全性是百分之百,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毒性是零,绝对的零,偏差率是百分之百没有的,不是说一百个人吃的药,有八十个人见效,二十个人不见效,没有,一百个人吃了药,一百个人见效,这是中医的特点,也就说这是本能系统医学的特点,而且是双盲性是百分之百,不论是谁给你这个药,只要是这个药,不论是谁给你的,给你吃的药效果是完全一样的。这是这个在国际上对于药品的实验的三个标准,一个是安全性,一个是偏差性,一个是双盲性,都是百分之百。我已经用了这,从系统医学建立到现在,已经十年以上了,没有一个例外的。谁还有问题,一定会有问题的,就这一方治百病。你说。

(学生2)您好,我想问一下就是您的一方治百病,是针对于内源性疾病,还是针对于外源性疾病,还是针对一个系统的疾病?谢谢。

这个问得好 ,不论是哪一个疾病,这个百病可不是就一百这个数,它是一方治多病,明白吗?这个表述啊不好,要用个多字就好,一方治多病。这个咱们今天说的这个,属于内源性疾病,是这样,在外源性疾病也是这样,因为这是本能系统医学的一个特征。比如说桂枝汤是治什么,说治感冒,有汗,解肌,对不对?说不治感冒,自汗盗汗怎么样?也治的。说我不是自汗盗汗,我是啥?我老觉得身上冷,不暖和,暖不过来,吃了桂枝汤身上暖了,治不治?治,它治很多病。一个大承气汤不仅仅是在这个感冒的后期用于通大便排异,肠梗阻治不治?治。中毒性痢疾治不治?治。它治好多的病,每一张方子都不是治一个病,都是一张方子治多病,一方多病。

还有一个问题,不是我们今天要说的,我们今天说的是个一方多治,还有一个,一病多方,一个病不是一张方子能治,好几个方子都能治疗。咱比如说胃酸,哎呀,天天地酸,酸得难受,吃什么?热药也能治,寒药也能治,不寒不热的药也能治。我们再回头看寒热是什么问题?你看,寒药,三黄——大黄、黄连、黄芩是大寒不?能治胃酸。我给你开温性的药,桂枝、生姜、半夏、党参,温性的,也治。说没药,没药好说,弄棵白菜,把那菜心,生菜拌拌,当菜吃,吃一碗,它也不酸了唯有不能用苏打 ,苏打酸碱中和不酸了,胃里得到碱以后分泌的酸更多了,它得对抗那个碱,你明天还吃,你停不下来。这是线性思维。我说的这个不是线性思维。你别看方子不同,都是让胃和肠加强蠕动往下走,胃的东西都上肠里去了,胃就不酸了,这是线性思维和系统思维的差别。

今天我们为了这一个医学的思维,线性思维和系统思维,今天讨论的,谁还有问题,你对于这个一方多治,一点问题也没啦?

(学生3)我想问一下这个亚健康跟少阳病的关系。

我们呐,这个亚健康,包括少阳病,包括少阳病,少阳病是亚健康的一部分,你这个问题问得是很专业的,要不好好地读《伤寒论》,都问不出这个话来,所以啊,这个医圣,这个圣,真不容易。你看看中国人,从有人开始,咱从有历史记载开始,给加上这个圣字的没有几个人,甭管是各行各业,能加上这个圣字你数吧,你数不出几个来,所以中国人对于这个字,这个分量,我敢说是最重的。

(学生4)郭老师我想问一下,这个亚健康它要是治,可不可以就是说在生活中改变那种作息的规则,饮食的那种方式啊,或者是锻炼,就不用治,它会不会按照那种本能系统来说,它要不治的话,我觉得它是不是自己就能恢复?

听不太清,你简单地说一个什么问题。

(学生4)就是说亚健康不治可不可以?就觉得说可不可以通过不用吃药,就觉得药物一般都是有毒性的,不是通过吃药,然后就是......

你说不吃药好病是吧,哎哟,你请坐吧。这恐怕是不大好说,亚健康自个儿痊愈的,我不能说没有,很少,它等不到你痊愈就出了大病了。他知道这个事儿以后,我看他不大敢试试,“我看看自己到底痊愈不痊愈”,要不知道啊,“我不治”,看他怎么着怎么着出了大病,也不知道是哪出的,他要真正知道这个玩意儿要出大病的,那他就不敢了。我现在找不出,说不治能愈的这种理由来,你要是非逼我着说,我也能给你编一个,这个为什么叫编一个呢?我没有把握,是有可能,没有把握,你要是有亚健康,你就这么着,你看看能好不能好,你要一年还没好,你就改弦更张,别再等了,还是治病好。

怎么着呢?天天高兴不过来,我没有一丝一毫的烦恼,我的生活上没有一点不合理的甭管是饮食、起居、安烦苦欲,我一切都是非常对于我是合理的天天我是高高兴兴快快乐乐的,而且还不是大忧大喜的那种习惯,没有那种东西刺激,天天都是欢喜的,这样一年要能过来,要过不来赶紧治病,因为这个我不敢负责任,这个病准好,我不敢说。

你看看亚健康全世界人数很多,会治的人还是很少,甭不服,谁不服偷着不服行,你试试站出来看看,咱弄一百个亚健康,谁不服谁治治,它不大好治。我常常啊,遇到这种事儿,给人家治好了病了,人家觉得很出奇,说要你的方子看看。啊一看,这个啊,这个叫治病啊?别开玩笑了!撕了,啪,就上纸篓里去了。为什么啊?你那个线性思维看不懂我的方子,看着我这玩意儿不治病那最好了,因为因为你是线性思维,你甭想学医,你学不了。听见我说过吗?我这个方子什么也不治,为什么这么说呢?用线性思维的眼睛看,什么病也不治,但是吃了方子什么病都好了,这里头隐藏了一句话,系统思维的系统医学就是如此。听说了我说什么也不治,你看啊,我给你开的方子哪个治这病,也没降压也没降糖,也没治肝,也没治肾,前列腺不沾边,都是平常药,哪儿也不凉也不酸,怎么它就能治病?“我不相信,这根本绝对不是这个方。”

完了,给你,你也不知道。听说过偷秘方的吧,不是说这医方,各行各业的方子,在这个柜子,那个柜子,多少机关藏着,多少人守着,怎么偷出来了?假的。也可能是真的,他看着是假的,比方说我这个方子,“这玩意儿根本不治病”,这事儿有时候不是很好说的,有些理说不清楚了。为什么说不清了?太费劲了,跟你说,说半天你也不听,你也不信,得了,咱甭说了,所以这个交流跟说话不一回事。交流这东西我说,演,演说我说不出来,你说什么叫真,什么叫假?所以我换过来了这么一句话,我就说没有秘方,怎么没秘方?我说没有秘方,所谓秘方是掌握的那个人,他觉得是秘方,实际上不是,早公开了。你信不信我说的这个?我希望你别不信。

你要没提问题的,咱就结束吧。

 











--郭生白

是个取之不尽的智慧宝藏;有待取用。
大自然赋予了它无比神奇的能系统,
生命在千百万年进化过程中
本能
郭生白本能论

微信号:bennenglun_gsb

微信名:郭生白本能论
网站:www.guoshengb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