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意大利厨子,为什么要嫁北京姑娘

世界华人周刊2019-06-11 14:31:44



华哥说

作为一名中文还停留在“你好”“谢谢”“牛逼”阶段的意大利厨师,仍然有许多话想说。

口述:Federico  撰文:喜喜

来源 :喜喜见闻(ID:Wanderlust_An)

全文2707字,读完大约4分钟



大家好,我是Federico,一名意大利厨师。很荣幸于今年6月7日成为了一名中国女婿。怎么讲,我的心情非常激动,因为难民危机等一系列原因,欧洲正在从兴盛走向衰落。而我嫁到中国,就好似吃了一颗“定心丸”,感觉非常踏实的搭上了通往光明未来的高速快车!


  • 在云南元谋的土林,感觉这里非常神奇


我的中国媳妇就是经常写稿的喜喜。她曾经给读者写过两篇关于意大利的文章:一篇是《意大利男人的嘴甜过Gelato》,还有一篇是《意大利人的国民性格什么样?》,其实我感觉我就是依靠嘴甜、温柔体贴和做得一手好菜赢得她的心的,哈哈!


我们两个人相识于意大利罗马,当时我正从澳洲回国度假,暂住在朋友家,打算过几天和他飞去希腊的海岛,这时候喜喜就以一名“沙发客”的身份走进了我的朋友家,我俩就这么认识了。两周过去后,喜喜在去伊朗之前决定从西西里岛飞到米兰来看我,那会儿她以“不知道什么身份”就住进我家了,我也没法和我妈解释。不过短暂的五天我们相处的非常愉快,而且我还以一碗炸酱面打动了她的心。 


  • 她还在我家尝试了马排和马肉香肠


那会儿已经在意大利旅行了一个多月的她,无意中和我提起她无比思念她家的传统大菜——炸酱面。这我能理解,当我在墨尔本的时候,也无比思念正宗的意大利火腿,焗饭等等。


虽然她做过一次,但毕竟和我亲自下厨钻研中餐不同!于是我就灵机一动,身为厨师的我想给她一个惊喜:


我首先在网上搜了如何制作炸酱面,还特意找了照片来参考。虽说卖相看着有点吓人,和我们的面条有着“天壤之别”,但是谁让我喜欢的姑娘爱吃呢?


于是我就记下需要购买的食材,比如豆芽、黄瓜、大白菜,芹菜、五花肉,还有让人摸不清头脑的两种酱(名字已经不记得了),我起了个大早,冲向米兰唐人街的中国食品超市,和老板解释了我需要购买的食材后,老板递给我了一包咸一点的酱料一包甜一点的酱料,还嘱咐我要用2:1的比例稀释。


他说的和网上找来的不太一样,我有点犯懵,但是想想他毕竟是70年代末移民来的中国人,所以还是选择相信了他的做法。拿着这张“秘籍”我就又搭着地铁飞奔了回去,钻进厨房就忙活了起来。


我严格按照“秘籍”操作:


  • 把两种不知道什么名字的酱按照2:1的比例混合,随后加清水稀释;

  • 用小火把猪肉丁煎到两面金黄;

  • 放入葱、姜和酱料后,再放回猪肉丁; 

  • 加清水,煮开后再放入醋和白糖,直到酱汁浓稠,再把剩余的葱末撒上;


制作过程中,我感觉像是在做化学实验。但是因为我们也有Pasta这样的国民美食,所以烹饪中国版的Pasta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我刚把酱料和面条混合,切好了黄瓜丝、芹菜丁,摆好了绿豆芽后,喜喜就出现在了厨房门口。


她说:“这什么味道?怎么闻着这么熟悉。”


我说:“虽然我弄混了洋葱和大葱,才发现它们不是一种东西,而且我家也只有葡萄醋没有米醋,但是我还是试着给你做了一碗不那么正宗的炸酱面,希望能治愈你的思乡之情。


我还记得那一刻她的眼睛都亮了,脸上充满了兴奋、惊讶又跃跃欲试的复杂表情。


我赶紧在盘子里装了一份“炸酱面”给她,她边吃边笑:“不错不错,我从没想过能在意大利吃上炸酱面,而且放了洋葱的效果竟然非常不错。”


直到她用叉子吃光了所有的面条,还用手边的面包把酱料擦的一点不剩的时候,我就知道,那一刻我赢得了她的心。 


  • 2017年1月1日的0点在泰国一起跨年


随后,我们发展神速,今年我们一起在泰国的海岛跨年,一天清晨我伴随着波涛声醒来后,她就在我耳边问我:“你愿意和我共度余生么?”我想都没想(当然也可能是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就回答:“我愿意!”


她就这样主动求婚成功了。


我的很多在澳洲的朋友也有找上海姑娘做女友的,我对上海姑娘不太了解,就知道上海这座城市因为早年是港口的关系,所以开放早,城市也更加西化。相比上海,我其实更喜欢北京,因为北京有胡同,有历史,更有文化,当然还有以我老婆为代表的北京姑娘。


  • 开车带着喜喜在南法去看薰衣草


据我观察,北京姑娘有三点好:


北京姑娘坦率

看不顺眼的就会直接表达出来


比如上个月我们两个人在伊朗玩了24天,这就算是蜜月了。坐出租车到了波斯波利斯,无良出租车司机竟然提出要加钱才能回设拉子。起初,我耐心和他讲道理:“这和之前讲好的价格不一样,做人不能如此不讲诚信。”


还拿出之前他亲自写下价格的小本展示给他。没想到这时候,喜喜不耐烦了,想在气势上压倒司机,把我拉到身后,和司机大声据理力争。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围上来,司机也感觉到了不小的压力,最后改了主意,又道了歉。


你们知道的,就当时那个气氛,我就怕她和那个邓文迪一样,“甩巴掌保护默多克”的事件在伊朗上演。



  • 跨国婚姻,我们选择了在香港登记,住在重庆大厦,我就喜欢她不事儿逼


北京姑娘不给你压力

成功不成功都无所谓


比如我,从意大利米兰跳到澳大利亚的悉尼、再到墨尔本,现在来到了北京,作为一名意大利厨师,我热爱自己的工作,也一直抱有“随遇而安”的态度。旅行多年,没有太多的存款,这在世俗意义上来说,我绝不是什么成功人士,但是喜喜作为北京姑娘从没给过我任何压力,什么升官、发财、买车买房她都不在乎;而且她也从不抱怨,也从没和我说过,她做自由记者就挺成功的,每个月约稿不断,收入也远超过了我。 


  • 即使在去年她独自伊朗之行,丢了所有值钱物品后,今年仍旧和我乐呵呵重新完成了旅行


北京姑娘透着自信和独立


喜喜和我说,她四年前决定辞职做自由撰稿人的时候,就是为了逃离“稳定”这个像魔咒般的字眼儿。她在和我认识后,讲起这段经历的时候,也说过她最初有过的迷茫和犹豫,也曾经把她家挂在短租网站上出租过,也曾经满北京的睡其他陌生人的“沙发”,但是她相信能靠自己的文笔和独特的旅行故事,生存下来,时间证明了她最初的选择是对的,我对她展现出的能力和自信相当骄傲。 


  • 她说,两个人一起旅行终于能有人给她拍照了


还一件事,其实说起来挺惭愧的,我虽然也旅行了31个国家了,甚至包括叙利亚、马里、毛里塔尼亚、塞内加尔这类国家,但其实都是和朋友的搭伴游,从来没有像喜喜一样独自旅行过。我其实挺难想象,她如何一个人背得起15公斤的大包,如何一个人在夜间大巴上解决安全问题,如何一个人去克服不同文化之间的障碍。我想她的独立和坚韧也是吸引我爱上她的原因之一吧。


哦,对了,就连我们俩的结婚戒指也是她出钱买的。


现在我来到了北京,正真是一个巨大的城市,这里的每个人都活的紧张焦虑但又热气腾腾。


我的活动范围还和其他外国人一样,仍旧局限在鼓楼范围,因为我迫切想学中文。


有时候当我走过胡同的时候,胡同里把T恤放在肚子上的大爷就会摇着扇子,对我说:“你好,老外!”他们以为我听不懂,我就顺水推舟的回答:“你好,老内!”然后大家一起心照不宣的笑起来。


作为一个北京女婿,我也打算入乡随俗,彻底融入这座城市。我与北京和北京姑娘喜喜的故事,也将继续。


您请好儿吧。



点击图片阅读:门当户对错了吗?


点击图片阅读:不要让沟通毁在一句话上

《世界华人在周刊》万元海外留学/生活故事征文开始啦~~
即日起,写下你最想说的故事吧!
详情请见风向,我在海外那些年

本刊是百度百科TA说特邀科普合作方

长按二维码   关注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