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风文史专家:扶风人过年风俗

扶风圈子2018-10-04 16:00:17

来源|扶风百姓网(ID:ffbxwcom)


扶风乃周原故里,礼仪之乡,法门佛国,世界佛都,儒家学说和佛家学说在此相互交融,相得益彰。所以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各种礼仪风俗相对较多,尤以过年(春节)期间盛之。

扫 舍


腊月二十三“祭灶”之前,必须“扫舍”,就是选择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将家宅庭院里的卫生彻底打扫一次,说是为了让灶王爷从一个非常干净的环境中“上天言好事”,其实是为了让人们干干净净辞旧岁,畅畅快快迎新春。

   

首先将所有房舍里家什能搬动的全部搬到庭院里不碍事的地方,将土炕上的席子和席子下面铺垫的麦草去掉,用扫帚和笤帚将房屋内外的大梁、檩条、椽子、苇箔等以及墙壁、顶棚、土楼等上面的灰尘、蜘蛛网全部清扫一遍。过去人们居住的多是土房,必须和上麦草泥,补修好剥落的墙皮,堵塞好鼠洞等,俗称“泥墙”。再从较深的土壕里挖取一些白土(黄土层下面的白土层),化成泥水,将房屋内外的墙壁以及土炕的炕面、炕壁等角角落落用白土泥水漫涂一遍,俗称 “漫墙”。一般“扫”是力气活,由男人承担;“漫”是细腻的技术活,由女人承担。女人们特别看重“漫墙”,因为这是脸面活,看谁漫的墙细腻匀称,有些心粗的女人往往将墙壁漫成“花猫脸”,会遭人笑话的。

   

其次是将所有家具、灶具抹洗一遍。人们经常使用的箱、柜、桌、椅以及碗、筷、瓢、盆自不待说,关键是必须将不常使用不经常抹洗的缸、瓮、罐等也要彻底抹洗一遍。然后将搬出屋子的家什一一搬进屋内,摆放整齐。将所有的门窗抹洗一遍,窗户上重新糊好窗纸。从打麦场上的麦草摞子上撕一些干净麦草铺在土炕上,把席子缝中的灰尘用细竹竿弹净席面抹洗干净铺在麦草之上,将事先早已拆洗好的被褥单子铺放整齐;将洗净的炕帷布重新挂好,没有炕帷布的用报纸贴好。

   

最后是将院子内外、房前屋后再扫一遍,细心的女人还要将屋内土地面甚至屋外土院子用白土泥水漫涂一遍,细心的男人还会将房顶上瓦楞中的杂草、苔藓、灰尘清除干净。

   

到了除夕下午,还有义务打扫街道和公共场所卫生的习俗,除了各扫门前以外,街道、村口、十字路口、祠堂、庙宇以及集体办公、活动的场所,要自觉的义务打扫一遍。旧社会全凭行善之人义务带头,大家自觉参与,人民公社时期由生产队组织,现在由村民小组长组织,大家义务参与。

  

扶风人还有正月不理发(剃头)的习俗,特别是小孩子,正月之内是不能理发的,据说如果小孩子正月之内理发,会死他舅的。所以腊月底以前,都得理发。过去小孩子理发,就是用剃头刀“剃”,多数孩子嫌疼,哭闹着不愿理发,大人们就想出“正月理发会死他舅”的借口,训诫孩子年前必须理发。久而久之,形成风俗。实际上是要求人们过年必须注重个人卫生。

祭 灶

腊月二十三,俗称小年,由这一天起,就开始有了“年气”。这一天的主要活动是祭灶,就是祭祀灶王爷,俗称“送灶爷”。到了二十三晚上,把去年除夕下午贴的旧灶爷取下来,点着,送到天上去。在取灶爷之前,要给灶爷上贡品,一般有灶糖和灶干粮。灶糖是一种特制的用糜子面或者玉米面熬制的糖,现在一般用水果糖代替。灶干粮就是烙下的麦面小圆饼,最好的灶干粮是扶风鹿羔馍,还有手巧的妇女,按全家人各自的属相,用面塑造出各种生肖,每人烙一个生肖饼。上了贡品,还要看香,再拿灶糖在灶王爷夫妇神像的嘴上抹一抹,以使他们“上天言好事”,灶干粮最少需要献七个,要够灶王爷七天的口粮,因为腊月二十三离开人间,大年三十才能由天宫返回人间,中间整整七天时间。一切祭祀结束后,把取下来的灶王爷神像,拿到大门口点燃,双手捧着火烬送上天空(注意别烧着手)。然后望着灰烬飘飞的方位作揖即可。

   

作揖握拳是有讲究的,简单一点就是用左手包住右手即可,叫做“左包右”谐音“保佑”。复杂一点应该是右手拇指指尖掐住右手无名指指尖(午点),右手其余手指与拇指形成空圆状;再将左手拇指从右手的手虎口处伸进空圆状之中,左手拇指指尖掐住右手中指指根(子点),叫做“掐子午”;最后用左手的其余四指包住右手。“掐子午”取“正直”之意,子午线是正南正北;“左包右”谐音“保佑”,祈求神灵保佑。就是说只有心存正直良善,神灵才能保佑。

   

赎身:祭灶这天,是给年满十二周岁的小孩赎身的日子。就是说,当年孩子出生时,由孩子的爷爷奶奶或者父母亲在灶爷跟前许下愿,只要灶爷保孩子平平安安生长到十二周岁,就会在孩子十二周岁这年祭灶之日还愿的。扶风人一般许愿是给灶王爷宰一只鸡或者杀一头猪,还有许下给灶王爷唱一台小戏甚至大戏的。如果当年没有许愿,也就不必赎身了,意思是孩子在十二周岁以前受灶爷管束着,十二周岁以后就不再受灶爷管束了,所以叫赎身。也有地方叫“打枷”的,一个意思。赎身时,孩子的舅家是首要邀请的客人,还有孩子的舅爷家、姑婆家、姑家、姨家、姐家等等,都要前来贺喜。礼品过去是五尺布料,现在是一身衣服,还要带上鞭炮爆竹,在门口放响以庆贺。实际上是扶风人的成人节。赎身所杀的猪或鸡,叫“献猪”或“献鸡”,赎身当天要“全猪”、“全鸡”献在灶爷面前,当天待客所需肉品,要事先另行采买。

赶年集

   

扶风人把赶集叫跟集,赶年集扶风人叫跟年集。过了祭灶节,就开始跟年集,大人小孩男人女人到街上置买家里或各自过年需要的物资。男人一般购置过年用的肉、菜、糖、果、烟、酒、茶以及过完年走亲戚的礼品,还有过年期间祭祀祖宗等需要的神像、香、裱、蜡烛等,有了外甥的人,还要给外甥买下灯笼。女人一般购置过年全家人的新衣服,年画、窗花之类的。孩子们主要买爆竹等。有些人一次买不完,还跟第二回第三回集,还有大年三十跟跑集的,因为大年三十只有半天集市,后半天卖东西的人要回家过年,所以买东西的人必须跑着去,然后跑着回来筹备年事,所以把大年三十跟集叫跟跑集。扶风人过年讲究吃臊子面,扶风臊子面以猪肉臊子和大葱葱花为特色,所以扶风人跟年集卖菜,主要关心的是肉价和葱价,只要把猪肉和大葱买下,年就能过了。

   

为何绝大多数人过了“祭灶”日才跟年集?因为过了腊月二十三,离年关只剩六七天时间了,时不待人;二是祭灶日,大多数村子都有孩子赎身,会杀一定数量的猪,第二天市场上猪肉价格会有一定量的跌幅;三是过去世穷,大多数人家筹集不够过年的消费用款,许多人家到了年关跟前,才会筹借到一些过年钱,所以,离年关越近,集市越红火。

   

跟年集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请神”,说白了就是购买家宅六神的神像,但不能说“买”,要说“请”,以表对神灵的尊敬。家宅六神是指土地爷、灶王爷、天王爷、龙王爷、仓神爷和财神爷,还有门神,家里喂养牲畜的还要请马王爷。在“请神”时一定要注意请灶王爷和土地爷神像的讲究。灶王爷神像分大户灶(俗称全家灶)和四口灶,大户灶的画面上除了有灶爷老两口外还有童男、童女、鸡、犬、鸟等,四口灶上只有灶爷两口和鸡犬,无论那种灶王爷神像,必须注意灶爷图像与自家的厨房方位相适应,灶王爷神像上的鸡头必须向内、犬头必须向外,叫做鸡向内鵮,犬向外咬;土地爷神像分双龙爷和灯笼爷,就是神像上方的图案区别,看是画着二龙戏珠还是两只灯笼。请什么灶王爷、土地爷,主要看家里的传统,往年贴什么,一般不得随意更改,若要更改,须得风水先生说了算。还要注意,请灶王爷时,别望了同时请上“灶帘”和“灶马”,灶帘是贴悬在灶王爷神像的上方,就像给神窟挂上帘子一样,以防灶王爷受烟熏火燎,灶马是灶王爷往返天宫骑的马,祈求灶王爷“上天”、“下凡”一路顺风。

   

赶年集的这几天,一边赶集,一边还要筹备过年的其他事项。男人们主要是架秋千,收拾锣鼓家什等,以备过年娱乐。架秋千是利用村口、街道两侧对称的大树为秋杆,上面横架一根粗实的横梁,绑上两条粗壮的牛皮绳子,一般用牛车上的长粗搐绳,再用双牛铁犁上的旋风板做成踩板,一架秋千就就地取材架成了,如果村口街道里没有对称的大树,就得用大长木头栽成,用四根长度粗度足够的木头两两绑缚成叉状,竖起后上面架上横梁。还有一种轮论秋,专供小孩子玩耍,用牛车的轮轴做成,将牛车车厢和一边的木轮子卸下,将卸下木轮子那头的车轴栽入地中,将带轮子的那头竖立起来,像个平伞状,在轮子的车辐条上对称垂吊两个牛枙头,拨动车轮转动,带动坐在牛枙头上的两个孩子转动。女人们主要是燣臊子、蒸年馍,做年糕、漂御面(面皮)、打粉团等,以备年饭。燣臊子将另文详叙,蒸年馍主要蒸花卷、包子,花卷中有一特殊的做法是枣花花卷,实际上就是将花卷做好以后,将洗净去核的大枣撕成小片状,嵌入花卷的花层之中。包子主要是油面包子,再蒸少量的大肉包子和菜包子,油面包子主要是馅料的制作,用上好的麦面面粉,拌入适量的热熟了的菜籽油和五香调料,在铁锅里温炒成半熟,成品油面馅料以手捏成团松手稍散为佳。还有就是臊子面备料,另文详述。

除 夕

   

从大年三十下午进入除夕,吃罢午饭,首先开始贴春联,讲究洗净头门,将上年贴过的陈迹全部剔除干净,贴上新书写的春联。家里如果还在守孝期间,就是家里还有亡者没有过三周年,是不得贴红对联的,没过头周年,贴白色对联,没过二周年,贴蓝色对联,没过三周年,贴黄色对联。对联内容要贴切,不要距离家庭境况实情太远,现在时兴到集市上购买印刷对联,但印刷对联多为通用联,与家庭境况多不适应,不宜提倡,更有图现成省事贴上商业广告对联的,更不应该。贴春联的同时,贴门神及家宅六神(土地爷、灶王爷、井王爷、仓神爷、财神爷、天爷),家宅六神神像两侧还要贴上小对联,土地爷神像对联一般是“土中生白玉,地内产黄金”,灶王爷对联一般是“上天言好事,下凡降吉祥”,天王爷对联“太平原有象,造物本无私”,龙王爷(井王爷)对联“甘泉供百口,福水养全家”,仓神爷对联“年年取不尽,月月用有余”,财神爷对联“天上赐福主,人间致富神”。所有取下来的旧神像,不能随手扔掉,要用火点燃,象送灶爷一样送走,新贴的神像面前要及时看香点蜡,看香时,别忘了给门神看香,给门神看香,过去是购买两只结了松果的外壳,俗称“松塔塔”,将其吊挂在门上槛两侧,将香插在上面,现在一般插在门两侧的地面上即可,给神像看香点蜡之后要作揖。在男人们贴敬神像的同时,女人们则贴年画、窗花、福字、炕贴、院贴、树贴、门贴等,炕贴、院贴、树贴就相当于标语,一般炕贴内容为“身卧福地”、“百病不生”,院贴为“吉星高照”、“春光满院”,树贴为“树大根深”、“根深叶茂”,门贴为“出门见喜”、“紫气东来”等。还有贴门额的,门额与对联的横额不同,对联的横额与对联的上下联三者合为一体缺一不可,而门额是贴悬在门楣的下方,门额的上边贴在门楣的下边,门额的下端悬飘在空中,门额一般为剪纸作品,上面除了祥云图案以外,还有“福禄寿”、“迎新春”等字样。也有给堂屋门扇上或照壁上贴“斗方”的,正方形的大红贴纸上以对角线的交叉点为中心写上一个大“福”字,福字常常倒贴着,表示福到之意,也有给双扇头门扇上贴对称斗方的,上书吉祥标语,如“吉星高照”“紫气东来”之类,有一位县人大代表,在自家头门扇上贴的斗方上写道:“代人民讲话、表民主精神”,非常贴切。

   

在祭祀家宅六神时,特别看重的是祭祀灶王爷,因为只有灶王爷每年要回天宫一次,除夕晚上从天宫降临人间后,会立即清点全家人口,所以,除夕晚上祭祀灶王爷时,全家人要尽可能全部参与,如有不能参与的,要向灶王爷说清原因,当给灶王爷点着蜡烛以后,要仔细观察蜡烛火焰的变化,如果火焰不断地“冒哗哗”,则说明灶王爷满心欢喜,一定会“降吉祥”的。

   

然后就是请先人,请先人要视先人坟地的远近,一般赶天大黑之前要请回家。去请先人的人一般是家里的男人,特别是长子,若无忙事,所有男性需均去,现在也有女人去的。去坟地之前,要在先人案前焚香作揖,然后带着一柱点燃的香捏在手中退出离去。用木盘端上事先备好的香、裱、酒、蜡,同点燃的香一起带到坟地里。到了坟地,将手中的香插在亲人坟头,先到亡去的亲人中辈分最高的亲人坟头跪下、叩头、烧纸、焚香,最后再三叩首,起来作揖,取一张裱,善在亲人的坟头,表示已经被后人请回。每个亡去的亲人坟头都得举行上述礼仪即可返回,回时,再带一柱点燃的香,一直带回家,插在先人案的香炉内,作揖叩头即可,注意必须是三叩首。现在一般家里没有先人案,先人的遗像也可代替。先人请回家安置好以后,可在大门口放一挂鞭炮,以示我家把先人请回来了。

   

除夕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守岁,俗称坐夜。这里的一家人很多情况下不是指生活中分灶另居的一家人,而是指具有一定血缘关系或者姻缘关系的一大家人,甚至是一族人,在一起守岁,一般坐夜的主场地在家族中辈分最高年纪最大的长者房间里。大家把各自家中准备的上等菜肴用盘子盛着端来,还有好酒、好烟、好茶糖果之类的,与大家共享。年轻人、后辈人给年长人、长辈人问安,过去还讲究跪拜叩头,注意给活人叩首只叩一次,现在很少有叩头的讲究。长辈给未成年的子孙发压岁钱,扶风俗话叫“缀命钱”。对没有固定收入的老人,年轻人要事先给老人给足零钱。大家在一起主要议论一年来的成果,总结不足,安排来年的主要事宜。有家谱的家族,还要利用除夕晚上坐夜聚集的机会续写家谱,把一年来家族人口增减情况和需要记载的大事记入家谱。一直守到深夜子时以后(夜12点以后)。现在大家在一起,边说话边看春晚。注意,有些年轻人利用坐夜时间打牌赌博,不宜提倡。一年了,难得有闲空与老人孩子兄弟姐妹在一起,不要搞那些下三流的事情。

   

除夕晚饭有吃饺子的讲究,一般包的是“荠荠菜”饺子,只是有些年份冬深,除夕时荠荠菜还没长起来,只得用其他菜馅代替,也有给饺子中包铜钱、镍币的,如果谁吃出包钱的饺子,预示来年发财。

   

除夕晚上年轻的母亲还有一件特殊的针线活——缦项圈。家里娶了新媳妇,由婆婆到娘娘庙里抹一个送子辫辫,就是一节儿红线头绳,待新媳妇成了母亲,便给这节红线头绳缦裹一层红布做成圆圈状,叫做“项圈”,孩子满月、生日、大年初一都需戴在脖子上,平时一般挂在灶王爷神像下面。孩子的项圈每年除夕晚上都需缦裹一层红布,直到孩子年满十二周岁赎了身之后,不再戴项圈,才不再缦新的红布。赎身之后,要把项圈扔到长河之中或者高山之上,寓意孩子以后福大命长。缦项圈的红布以埋葬亡人时缮在亡者棺盖上的红铭旌布为最佳,一般由孩子的爷爷、父亲央求埋葬亡者时封窑口的匠人,到放置棺材的墓穴窑洞里偷扯一绺子,现在缮棺盖的铭旌多用红平绒布做成,不适宜于缦项圈,一般需到娘娘庙里上布施索取一绺子红布。一般的红平布即可,注意绝对不能用缎子,谐音不吉利。


大 年 初 一

   

大年初一清早起来先是放炮,庆祝新年的到来。男女老幼均穿着新衣服,小孩子项带拴着红头绳的压岁钱。家中有亡者未过三周年的,亡者的子孙不得穿新衣,要着孝服、戴孝帽,以示守孝。炮仗放完之后,给先人案前看香,给家宅六神神窟前看香,看香一毕,就吃浇汤臊子面,初一的臊子面第一碗要先在家宅六神神窟前泼奠,实际上就是滴几点汤而已,但必须双手捧碗齐眉,然后落下来泼奠。第二碗要敬奉到先人案前,注意不须拿筷子,在碗上担两柱香即可。初一早饭讲究一定要吃早,有“谁家初一吃得早,谁家日子过得好”的说法。其实是提早吃完初一早饭,要参加拜年仪式的。

   

过去的拜年仪式,比较繁杂,全家老小先拜自家的先人案,上香、奠酒、叩头、作揖。然后家中所有男性前去宗族祠堂参加集体祭拜仪式,完了以后,按村子里辈分高低,从辈分最高的户族开始,祭拜各户的先人案,叩拜各家的老人,一定要家家走到,各家必须在自家的先人案前备好香、蜡、裱、酒,迎接邻居们前来祭拜,俗称“点钱粮”。现在移风易俗,比较简单,只是到家里有上年龄的老人的家中去转转,问候问候拜个年即可。但无论那种形式,老人们要给前来拜年的小孩子们散发核桃、瓜子、花生、水果糖之类的小食品,扶风儿歌唱得好:“过年好、过年好,吃白馍馍砸核桃”。

   

祭拜完毕,开始娱乐。娃娃伙打轮轮秋,小伙子大姑娘荡秋千,中老年人打锣鼓家什,有大年初一街道里打锣鼓家什可以驱神逼邪之说。喜爱秦腔的,组织自乐班开锣唱戏。妇女们成群结伙串门子拉家常,互相品尝各家的过年食品,有些先后们(妯娌)和娘母们(婆媳),还有围坐在热炕头做“翻绞绞”和“套葫乱”(葫乱:用细绳子细布条结成的圈儿)游戏的。

   

扶风人看重的是大年初一的早饭,对初一的午饭不怎么讲究,一般是吃些油炒粉、凉粉或者油泼辣子御面(面皮)即可,也有吃炒菜米饭的。午饭过后则继续娱乐游戏,一直到天黑。

   

扶风人过年这一天,有许多讲究或者叫忌讳,最大的讲究就是大年初一早上必须吃一顿扶风臊子面,即使家里再穷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借贷都必须吃一顿臊子面,有“能穷一年,不穷一天”之说。再就是大年初一不下地,不干农活,有“老牛都得歇一天”之说。第三是大年初一不动笤帚,不动扫帚,有“大年初一越扫越穷”之说。四是有“大年初一水火不得出门”之说,发展到那怕是一盆洗脸水也不得泼在大门外,实际上这是过去生活条件过于艰苦形成的,过去邻居之间平时互相借水借火是常有的事。五是大年初一不开箱柜,有“大年初一开箱柜会遭老鼠啃咬”之说。六是大年初一不得动土,就是不能用锨镢等工具挖破地面。七是大年初一不动剪刀、不动针线,并且要忌讳到正月初五之后,所以将正月初五叫“破五”,就是说到了正月初五,所有过年的忌讳就可以破除了……仔细分析扶风人这些大年初一的讲究和忌讳,实际上是用这些形式去要求辛苦勤劳了一年的人们,过年这一天,吃好、喝好、歇好、玩好,好好休息,好好享受。


正 月 走 亲 戚

   

正月初二开始走亲戚。走亲戚的风俗来自于祭拜祖先,因为从除夕到初一祭拜祖先,出嫁女子因在婆家,不能参与,所以过了初一,必须回娘家祭拜祖先。由于外甥也与舅家有直系血缘关系,外甥也必须从正月初二起先走舅家拜祖。因此一到正月初二,出嫁女和外甥不论老幼,都必须回娘家、走舅家,给先人案看香祭拜,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走亲戚的习俗。由于有走亲戚的,就有待客的人,所以,仅凭初二一天,完不成走亲戚任务,所以常常要延续到正月初五。

   

若亲戚家有亲人亡故,还没有过三周年,客人中的血亲晚辈不得穿新衣服,须穿白戴孝以表纪念。走此类亲戚,所带礼品不能缺少一种特殊的馒头,就是把馒头制作成像云朵的样子,制作时,将面团团好,保持中间馒头样子的同时,在馒头两侧搓出一段长尖圆条来,然后将两侧的长尖圆条向相反方向盘成扁平形的圆锥状,形状就像古代青铜器上雕塑的云朵一样。这种礼馍,叫“献祭”,由于两头代拐儿,俗称“拐儿头馍”,是专门用来给亡故的亲人献贡的,一般带三到五个“拐儿头馍”,带三个时,主家全收,带五个时,主家收三个,给客人返回两个。

   

过了初五,又要开始招待“灯笼客”,就是小孩子的舅父妗母外婆外爷,给外甥外孙送正月十五挑的灯笼,俗称“灯笼客”,灯笼必须与灯笼里面的照明设备配套,就是说不能忘了带上蜡烛,灯笼灯笼,先有灯,后有笼,有笼没灯,不成灯笼,俗话说“外甥打灯笼照舅”,没有灯,外甥如何照舅?扶风人讲究送一种用大红帖子折叠加工成的圆球形灯笼,俗称“火儿罐灯笼”。舅舅正月给外甥送灯笼,一直要送到外甥年满十二周岁赎过身为止。

  

 “初二初三待血亲,破五开始待灯笼”,这种区别就是先待血亲,再戴姻亲,实际上是要求人们做到长幼有序,上下有别,先尊老,再爱幼,先是女看娘,再是娘看女,先是甥看舅,再是舅看甥。如果出嫁女未生育,娘家人是不能利用正月走亲戚“看女”的。

   

如果是新婚女子正月回娘家,还有“请女婿”的风俗,把男子新婚后第一个正月去丈人家走亲戚看望岳父岳母祭拜妻子的祖宗,叫做“请女婿”,新女婿去的时候要带上礼馍,就是做成半圆状的白面馒头,一般是四十个大馒头。除了丈人家招待新女婿外,丈人家的至亲门子都要招待新女婿,俗称“下汤”,因为一般都用臊子面招待,臊子面讲究的就是个汤味儿,新女婿在丈人家已经吃过饭,去至亲门子只是认认门份,吃饭只是象征性的品尝一下,所以叫“下汤”。新女婿吃完早饭,还有一个“耍新女婿”的程序,多是由家族、街坊中的妇女进行耍闹,以要吃喜糖为借口,对新女婿进行戏耍,主要是给新女婿的脖子上套红萝卜圈圈,将红胡萝卜切成圆片,串在细绳子上,绑缚成圈,乘其不备,套在新女婿的脖子上,还有将罗圈、驴壅脖等圈状东西给套上的,新女婿要机灵应对,谨防上套。还有,新女婿的嫂子,往往在给新女婿“下汤”时,故意做一碗盐或醋调得特重,到了难以下咽的地步的臊子面,端给新女婿吃,给新女婿倒茶时,倒一杯热醋让新女婿喝,新女婿若正中下怀,会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到了正月初九,要吃一顿拉魂面,就是没有臊子调着油泼辣子的浇汤面。意为拉住过年的魂,收收过年的心,开始就要春耕生产了。实际上是到了初九左右,家里备下过年的食品差不多吃完了,要转入平常生活了,来一顿辣子面,收了过年的心,转入平常生活。

耍社火

   

过了正月初九,从初十开始,陆陆续续就有村社开始耍社火,扶风人把社火叫社虎,无论那种叫法,都有红红火火龙腾虎跃的意思。一般开始时是各村自耍自乐,耍上一两天之后,就开始耍村与村之间的斗台社火,例如过去豆会冯家村与豆会夏家、杨家村斗台,齐胜村与横龙村斗台,上晁留村与下晁留村斗台,上鲁马村与下鲁马村斗台,天度村街道东西两头斗台,召公村街道东西两头斗台,一直耍到正月十六才落马,据说扶风社火正月十六落马以后,岐山社火才开始耍,所以扶风人有一句形容过了时间的俗语叫“社火过了青华沟了”(扶风的法门镇与岐山的青华镇一沟之隔)。关于耍斗台社火,将以召公村东西两头斗台社火为例,专文介绍,不再赘述。文革当中,一切以样板戏为准则,一度时期“社火”被当做“四旧”破除取缔,各村组织起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排演样板戏,从正月初十到十五,固定舞台公演,也有村与村之间交流演出的,偶尔有以样板戏亮相镜头为内容的社火游演。改革开放后,社火解禁,有些村恢复了社火表演,主要以乡镇政府所在地的街道为主,近些年,全县社火常常集中到县城进行表演比赛。


正 月 十 五

   

挑灯笼:过了破五,就有舅舅开始给外甥送灯笼,晚上就有孩子挑灯笼,一直到正月十五晚上达到高潮。孩子们挑的灯笼以“火儿罐”灯笼为主,也有生肖造型灯笼,莲花造型灯笼等,还有一种可以折叠的圆柱状灯笼,挑时拉开,不挑时折叠压平,俗称“扑塔拉”灯笼,过去还有一种纱灯笼,在长方体的竹质骨架上蒙一层彩绘细纱布,只是价格较贵,比较少见。到了正月十六晚上,孩子们把灯笼挑出来,进行一种“灯笼睡觉”或“灯笼碰仗”的游戏,实际上就是把灯笼毁掉而已。十五晚上,家家门口还需挂上一只大红灯笼,据说是十五晚上玉皇大帝巡夜查户口,阳宅、阴宅齐查,所以不但给家宅挂灯,给祖坟里也要挂灯。

   

蒸尖儿馍:就是蒸一些形状象老鼠的包子馍,里面只能包“油面”。实际上就是把包子尖儿搓长搓尖,呈锥把状,在包子包油面的大头,捏上老鼠的鼻儿眼儿和耳朵,用黑豆粘上眼仁,用红豆粘上嘴巴。蒸熟后于十五晚上献在灶王爷神窟前,以保家里不遭鼠害,四季平安。有久不开怀(不生育)的妇女,到子女多的家庭“偷”尖儿馍的习俗,这样的“偷”,即使主人发现,也装作不知,主人会谅解的。

   

送先人:十五傍晚,把除夕请回家的先人神灵送回坟地。送前,在先人案前焚香作揖,然后走向先人坟地,焚香烧纸叩头。注意,去的时候要挑一红灯笼,给先人照亮。到坟地后,将灯笼插在坟头上。过去还有“送盏盏”的习俗,就是用一截萝卜,中间挖空,里面倒入清油,放入棉花搓成灯芯(捻子),点亮放在坟前,现在多用蜡烛代替。过去还有穷人十六早上到各个坟地里拾盏盏的,因为萝卜清油拿回家定是美味。注意无论是除夕傍晚请先人,还是十五傍晚送先人,来回必须走老路,不能去时走这条路,回时走另一条路,也不能走捷路。

   

正月十六新媳妇回门。扶风人讲究新婚出嫁的女子,第一年正月十五,必须在娘家度过,不得在婆家停留,一般从初十左右就要回娘家,叫做“躲灯”。到了正月十六,则必须返回婆家,叫做“回门”。如果一个村子里年内娶有两个以上的新媳妇,就有正月十六“争门”的讲究,就是看谁“回门”回得最早,往往天不明就得动身,天亮前必须回到婆家。由于是黑天行路,娘家必须有人伴行,一般是由新媳妇的娘家兄嫂或者比较年轻一点的长辈夫妇送回,如果娘家没有合适的伴行夫妇,就得从门份甚至邻居中寻找,注意必须是夫妇同送,不得缺少一方。十六晚上,有给新婚夫妇“送娃娃”的习俗,由村上一些爱说爱笑的妇女,将枕头用红布包住,做成小娃娃状,抱在怀里,送到新媳妇的房子里,交给新媳妇,要求新媳妇学着抱娃、哄娃、奶娃,大家嬉闹一番。

   

到了正月二十,必须吃烙面(煎饼),意思是补天补地。至此,过年仪式才算彻底结束。

   

正月二十,还有给小孩子“戴甑笆”的习俗,是将谷茎用针线串成拇指蛋大小的蒸馍甑笆状,再用五色碎布片剪成若干个拇指大小的药葫芦状,与“甑笆”串在一起,缝在小孩子衣服的袖子上方,据说是纪念药王爷,祈求药王爷神灵保佑孩子百病不生,到农历二月二晚上,摘下来拿到大门口,与孩子自己捡拾来的柴禾一起点着,叫做“燎甑笆”。这已经成了四时八节的风俗,超过过年的范围,不予详述了。

   

扶风大地,南北狭长,十里风俗有所不同,笔者家住扶风北乡,上述“扶风人过年的风俗”,以扶风北乡风俗为主,各处可能有所不同,望读者谅解。


冯高明,生于1957年6月,教师,曾任扶风县建和初中书记,现退居二线。在《教师报》《陕西教育》《宝鸡教育》《宝鸡日报》《扶风文艺》《凤鸣岐山》等报刊发表论文、散文、通讯、诗歌、楹联等多篇,著有《直击中考·政治》《扶风记事·新城记》,现为宝鸡炎帝·周秦文化研究会会员、扶风政协文史员、扶风诗词联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