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中,我们在南秋北冬中为你庆生

潮起不落2020-09-15 15:45:50


亲爱的金中

第一次见到你时,你87岁;

离开你时,你90岁;

而今天,你91岁了。

今年你的生日,我们没有办法陪你一起过了。但是在这个视频中我们为你收录了从南到北的祝福,记得查收哦。




    今天是2017年11月20号,距离我们离开金中,已经过去了足足134天。或许是长大了,比较看淡了告别,或许是选择了离家乡不远的省城广州,在来到大学后,并没有很泛滥的情绪,会让我在想起金中时唏嘘感叹。

    前几天,当我在宿舍刷朋友圈,看到高三教我们语文的曾老师参加潮州图书馆的朗读访谈的推送,非常兴奋地点开音频,听到熟悉的声音时我不禁笑起来,但是几秒钟后,我趴在宿舍的桌子上哭出了声。

    那一刻,我真的非常非常想念金中,不只是曾老师,还有和我一起聆听曾老师讲课的你们,那个让我们相遇让我们一起并肩作战的金中。

    思念就是这样,不是洪水猛兽,而是默默潜伏在河底,当某个堤坝被侵蚀出缝隙,就哗哗地漫过头顶。

           


     高三的时候,政治老师红华姐跟我们说,珍惜金中的食堂,以后去上大学,你会觉得还是金中食堂好吃。当时心存怀疑,外面世界无边无际,会没有比金中好吃的食堂?当来到了号称华南吃饭大学的华师后,尝了每一层食堂后,我难以抑制地想念金中的食堂。

     这里没有肠粉,没有花生酱,只有加酱油的拉肠;

    这里没有粿条,没有牛肉丸,没有干拌的做法,没有一碗6块钱爽口的猪杂牛杂粿条面;

    没有金中一楼香醇滚烫的玉米汁红枣燕麦,没有二楼要排队很久但是吃得人满嘴流油的猪脚饭牛腩饭,没有三楼屡吃不腻的炸酱乌冬面和养生良品枸杞桃胶。

    华师的食堂挺好的,但是我已经很久不再有半年前,每天放学因为选择太多而不知道吃什么的纠结心情了。

                 


     我们总是骄傲地说,金中又大又漂亮,其实金中很小。

     她是体育馆前面绽放在蜿蜒赤裸的枝条上浅粉色的美丽异木棉,是每周一下午跑步时跑道旁铺满地面的火红凤凰花,是中心广场上层层叠叠或粉或白明媚活泼的格桑花。

       


    她是可以靠着栏杆感受到风穿梭在耳际的长长的连廊,是披着通红的霞光洒满金色的余晖的天桥,是墨绿色的荷叶相接红莲高傲地昂起的思齐湖,是下雨天挂在教室外墙上一排排五颜六色的雨伞。

           


    她是夜修回来零食泡面席地而坐共享,夜谈从班会聊到娱乐新闻再到时政,和你一起并肩蹦跶在校道上大笑的室友;

    是和你在同一个教室并肩作战,为同一场考试压力大到崩溃,在第四节下课为饥肠辘辘的你递来一个面包的同学;

    是不断研究各地新题型,在课间为我们解答无穷无尽的问题却毫无怨言,叮嘱我们不放松,也俏皮地开玩笑逗乐一片的老师。

         

 

    金中,是你们,是它们。

    刚到金中,我们都懵懵懂懂。三年的时光,不仅让我们拥有了让自己逐梦的知识资本,更重要的是,我们在这里学会独立,在这里成长。这里发生的故事很多,我们摔过跤,也被人扶起。金中已经是一个烙在骨髓里,沉甸甸的标签。

    如愿北上的朋友L说,“特别感激金中的人和事一直给我坚持下去的动力,对我来说,那就是梦开始的地方。”

    感谢你,让我有了梦想,也有了追逐梦想的勇气。

        


    今年,我没能参加你的晚会,只能在四百公里之外的广州,为你写下这些冗长的告白。如果你听得累了,那么这一句你要记住啦。

    金中,我爱你。91岁生日快乐。


即颂

                                                                           

潮起不落原创出品

文/昕彤

编辑/钰婷

图/潮州金中全国后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