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每顿饭都好吃

和Vicky一起发大财2018-12-07 07:04:56

吃大餐

  7月

17日



因为上周后面两天没有发文,所以我还在写上上周的事情。


上上周日轮到蛋妈做饭了,但是我妈号召:“天热不要做饭了,咱们出去吃吧!”

 

蛋妈想想也对,大热天儿的,做一桌子菜确实累人。

 

于是我们大家都同意出去吃。我妈很激动,上回她带我们吃烤羊排和烤肘子得到了好评,心心念想要再立一功。

 

于是我妈提出到奥林匹克公园附近的天虹商场去吃饭。

 

给不在北京的朋友介绍下,奥林匹克公园是当时北京开奥林匹克运动会时候建的,在鸟巢和水立方的北边,特别大一片。

 

鸟巢和水立方的地下现在是个很大的shopping mall,也有吃饭的地方。


(水立方附近最神奇的地方是“北顶娘娘庙”,你们可以自行搜索一下)

 

我从来没去过那边,因为我嫌人多。

 

我爸妈经常逛奥林匹克公园,因此有时候就在地下的商场吃饭,他们看上了一家吃老北京炸酱面的,我妈提起来很激动:“有红烧带鱼!”

 

约好周日晚上六点半在那家餐厅集合,我不认识路,于是打算接上我姐一起过去。

 

我姐让我们在她家小区北门等她,她下楼来气质潇洒地一挥膀子,扔了一袋子垃圾到垃圾桶里,气宇轩昂地就上了车。

 

我们到饭馆的时候差不多六点出头,竟然比我爸妈到得还早。

 

过了大约十分钟,我妈慌慌张张地出现了,我爸却不见踪影。

 

我问我妈:“我爸呢?”

我妈:“你爸没赶上425。”(425路公共汽车)

 

当时的情况是,我妈走在前面,我爸走在后面(永远是这样),425来了,我妈一个鹞子翻身上了车,可怜我爸还在后面磨叽,结果眼瞅着车就开走了。

 

我跟我妈说:“您怎么也不等等我爸呢?”

我妈得意洋洋:“对,我眼睁睁看着车从他身边开过去的。要么说我这人干事儿就是这么利索。”

 

我爸这趟车没有赶上,估计下一趟车等了得有二十多分钟,因为他过了半小时才到。

 

蛋妈也差不多是和我爸一起到的。

 

大家开始点菜,点了红烧带鱼、干炸小黄鱼、炸灌肠、猪蹄、酱肘子什么的。黑乎乎的一大桌子。

 

怎么说呢,真不怎么样,挺难吃的。炸酱面的酱一点儿都不香,可以说是没什么味道,其它菜也是不伦不类,一吃就知道用的食材不好。

 

蛋总吃完之后一脸的“WTF”,因为他对吃本来就很讲究,跑这么远吃这么一餐饭,蛋总完全理解不了。

 

但是也不能说什么,因为是我妈强烈推荐的。

 

蛋妈是那个戳破了窗户纸的人,她作为一个厨艺大师,实在忍受不了这么黑乎乎的一顿饭,于是说:“这个炸酱面可不怎么样,炸的酱不行。”

 

我妈赶紧说:“我还有饭馆推荐呢,下顿去个别的饭馆。”

蛋妈坚定回答:“下顿还是我给你们做饭吧。”


朴素的每日食之在家吃的一顿晚饭。

小龙虾是网易严选的,热了之后即食,十三香的比麻辣的好吃。鸡蛋是非非的妹妹寄来的,特别香。我和蛋总都爱吃小葱蘸酱,但是吃完后要用漱口水漱很久才能不满嘴葱味儿。


饭馆没推荐好并不能打消我妈高涨的热情,吃完饭之后带着蛋妈就往奥林匹克的南园儿走,只因为蛋妈说了一句:“我还没去过奥林匹克公园呢。”

 

上上周日那天多热啊,晚上吃完饭那会儿也有三十八九度,而且七点多了太阳还挺足。

 

鸟巢水立方那边的树都是秃顶的小槐树,根本没有树荫,石地板晒了一天了,蒸腾着热气。我没走两步儿就一身汗。

 

行走的队伍分成了三个梯队:

 

第一梯队是我妈和蛋妈,我妈情绪高昂地带着蛋妈走在最前面;

第二梯队是蛋总,不明就里地跟在后面;

第三梯队是我、我姐和我爸,我们一直在议论我妈。

 

我爸:“你妈也不管人家想不想走,就拉着人家走。”

我:“那您去拦着点儿啊。”

我爸:“我不拦,要拦你去拦。”

我姐:“是什么原生家庭导致的这种性格啊?”

 

我高声叫了一声我妈的名字,她慌慌张张回过头来,我对我妈讲:“别走了吧!我们骑着小黄车要去开车了。”

 

但是我妈根本不听我的:“哎呀,走过去那个门儿全是小黄车,你就走吧!”然后不由分说拉着蛋妈踏着金蛇狂舞般的歩点儿绝尘而去。

 

这一走就走出去至少四里地。

 

等我们慢慢悠悠溜达到我妈所说的那个门,看到蛋妈坐在一把小椅子上累得气喘吁吁,我妈精神抖擞地挑着眉毛站在旁边。

 

要说身体是真好。

 

回家的路上,蛋总沉默了好久突然问我:“是不是因为这顿饭太难吃,所以你妈突然间就暴走了?”



每日穿搭:




 个人公众号,不代表公司观点  


 

搜索公众号"vicky_daily"

生活,可以很有意思

作者小V:

Ernst&Young咨询部合伙人

 

长按二维码关注


苹果用户专项尊贵赞赏二维码,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你的钱没处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