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每说起丁字坡,就想起水果店和青云小锅米线

昆明信息港2021-10-10 07:55:35


每每一说起丁字坡就想起坡脚的那眼有着深深沟痕的水井,想起坡脚那不起眼的包子店,想起那拐转处的水果店,和青云小锅米线。这些都随着时代的变迁早已经成了人们的记忆。然而,那忘却不了的是那童年时代每天穿行的丁字坡。


丁字坡的来历我从没去追寻过,我想象中是因那条长长的清静的北门街与当时的西南联大、如今的云南大学旁相交的一个小巷的小山坡正好形成了一个丁字形的坡而称之为丁字坡。



丁字坡不算太长,也就百米左右,窄窄的山坡全由青青的石板竖横相错铺就而成了一条青石板的坡。在下雨的时候,打着一把小花伞,赤脚走在这一条干净的青石板坡上可以感受到脚在石青板上“劈劈啪啪”的喜悦。在丁字坡半坡中,有一个紧靠在云南大学墙边有一个宽不足二米、长不足十米的小小山包。上学的孩子们常常走到这里时都喜欢翻过这座坡中小山包去上学。



说起这小山包,其实也就是一个小小的土堆。春天来的时候,小山包上开满了许多不知名的白的、黄的、紫色的小花。而夏天,这座小山上几乎被三叶草铺成了一块漂亮的绿毯。放学时走过这座小山包的孩子们总是争先恐后的去占据这一片绿色之地。他们或躺、或卧,嘴里嚼着“酸叽叽”、“奶浆草”等小草嘻闹着。那时候零食很少,小山上的酸叽叽草、奶浆草也就常常成了我们孩童时的零食与玩物。


那时我们常常躺在这小山坡上看着白云的漂浮,梦想着长大后去做刘胡兰一样的勇士或去做一名象瓦尔娃娜那样的乡村女教师。



在丁字坡脚有一眼井,附近的居民都在那里汲水。不知道那口井有多少年代了,井口边缘的石块已被磨得很光滑,而且被绳索拉出一道道深深的痕迹。放学回家的我们常常爬在井口边缘上照照镜子,看到大人们来汲水,便和大人们一起拉绳索,一来好玩,二来是为了要一小口甜甜的井水,然后便嘻笑的冲上丁字坡。



在丁字坡的坡脚旁有一个包子店,一个水果店,一个蔬菜门市,还有一个就是有名的青云小锅米钱店。


当水果季节来临的时候,我们这些小老袋总晃动在水果店的柜台前。说起那柜台,其实也就是个大的孤形木窗台,只是窗台大些,用来堆集水果。晚上关门时是用一块块木板上在槽里,早上开门时也是一块块的取下来。我们站在木窗台前也只能露上一个小小脑袋,把家里给的三二分钱买上一个梨或是一个桃子,也算是解解馋了。



走了几十年的丁字坡,如今已被高楼大厦所取代,人们的生活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原来的青石板、小山包已经成了柏油车道,早已经没有了那想起来就让人口水流的青云小锅米,也没有可照镜子的井水了,丁字坡已经被流动的时空带走了,只留下童年时那些洒满丁字坡的欢笑与顽皮。


来源:昆明信息港彩龙社区@笨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