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文化】岐山臊子面承载的周礼文化

宝鸡展览馆2018-10-14 11:34:53


岐山臊子面历史悠久,遐迩闻名,以“薄筋光煎稀汪酸辣香”为特色,深受人们喜爱,央视《舌尖上的中国》栏目也曾为其做过节目。几千年来,岐山人“过事”(婚丧嫁娶等隆重仪式),一定要吃臊子面,其中所体现的周礼文化让人刮目相看,特别是对吃的顺序很讲究。一般而言,先坐席的是亲戚朋友,这也体现了周礼的规范。岐山有句俗语叫“有理不打上门客”,如果别人来你家里做客,即使以前闹过矛盾,不管你多么有理,也一定要尊重对方,并给足面子。所以岐山人调和矛盾靠的不是法则,而是礼教,这是一个很大的特色。在酒席上,安排亲戚朋友先吃饭,谁也不会有异议,大家都会自觉遵守。如果这时不该上席的人抢先坐在席面上,大家都会笑话他,他也会因害羞而不声不响地退下去。亲戚朋友吃完后,接着招待村上人坐席,这便是岐山风俗中“先外后内”原则,先招呼同村人吃饭,最后才能轮到自家人。这种“礼数”,大家都是认可的。

逢年过节,岐山人在吃臊子面之前,总有一项非常重要而神圣的程序,是无论如何不能省略的。从古到今,每一家都自觉地恪守着这个规程,谁也不敢随便改变。第一碗臊子面必须恭恭敬敬地端出去在大门外两边“泼汤”,再端进来给所供奉的土地爷、天神爷、仓神爷、财神爷、井神爷和灶王爷一一泼汤。这就意味着让天地诸位神灵先吃,降下“福巴子”。接着端进上房给祖先的牌位泼汤,意为让祖先享用,表示要将天地诸神的“福巴子”送给祖先,再由祖先赐福于子孙后代。直等到这些礼节仪式进行完毕,方可开席上饭。儿孙等小字辈是不能随便先吃的,他们要殷勤地反复来回走动着端饭,等长者和贵宾吃饱后,他们才能承继和领受前面的“福巴子”,最后心安理得而津津有味地去吃剩汤所浇的面。这种吃法,本是先民朴素的知恩报恩的思想情愫,表达了人们对大自然赐恩于人的敬畏和心存感激,显示了对祖先的感恩和纪念。西方人讲究“感恩”,还要过感恩节,其实从臊子面的吃法来看,中国人的感恩意识,早在数千年前就体现得淋漓尽致了,丝毫不亚于西方人。至于泼汤后先让长者和贵宾吃,则是尊老、敬长、热情好客的表示。而让儿孙们后吃,还包含着让天地、祖宗、长辈赐福于后代的人性关怀,亦是慈幼爱幼的一种体现。尽管这种民俗见仁见智,但其本意则是向善向德向仁向美的,并且易于承载和落实道德教化的功能,有着很具体的操作性和习俗性。

这种独树一帜的吃法,起源于三千多年前的先周时期,植根于历史的深处,承载着巨大的教化功能。从古到今,围绕着岐山臊子面这一美食,流传着许多美好的传说和故事。相传周文王在渭水之滨射杀了一条大蛟龙,仁慈的周文王要与民同乐,为了让更多的人吃到这种美味,他让属下把蛟龙熬成一大锅肉汤,用此汤浇面,只吃面不喝汤,剩汤要倒入锅中继续加热,循环使用,以便更广泛地与大家分享。结果众人皆大欢喜,更加拥戴文王。据此,臊子面又有一个别名叫“蛟汤面”。这种说法最为流行,也和文王一贯推行的仁政德治相吻合。另一种颇具文化意味的名称叫“孝子面”,说是老人们特别爱吃臊子面,那些孝顺老人的儿女便尽量满足老人的心愿,每逢重要节日以及待客时,便精心做好臊子面以孝敬老人。甚至一些早已和父母亲分家另立门户的青壮年,在吃臊子面时也要把年迈的父母请来犒劳一顿。所以每一次臊子面宴,都是一次温暖的老人节,它把在现实生活中往往被人掰成两半的“孝”字,一次次地缝合起来,使得以孝为核心的中国传统道德得以不断延续,同时也一次次地构建着和谐的生活画面,呈现出升平与欢乐的景象。

有一种教化存在于饮食习惯之中,岐山臊子面的吃法便属于这种情况。其中对周礼文化的传承,让人刻骨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