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唯找他录音,崔健为他弹唱,这个乐坛教父74岁再度震撼央视!

每天听点好音乐2020-05-22 15:29:37

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本文上面的蓝色字体“每天听点好音乐”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一个鬓发斑白的74岁老人,一边放声吟诵诗歌,一边哽咽恸哭?


几天前,小编无意间看到一段来自央视《经典咏流传》的视频,被久久地震撼了



视频主角是一位74岁高龄的老人,他身穿银灰色西装,一把吉他背在身后,犹如仗剑行走江湖的大侠。


虽然身材削瘦,白发稀落,但他脊梁挺拔,眼神坚定,头颅高昂,隐隐透出一股淡然的霸气。



他亲自为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谱曲编曲,这是第一次登上舞台亮相。


一位是千古流芳的豪迈诗人,另一位是神秘隐忍的老翁,这首歌究竟会碰撞出什么火花?


前奏一响,失真吉他划破空气,炸裂的鼓点瞬间点燃热血,连评委都震惊地捂住嘴巴。



诗词的点睛之处,歌曲也推向高潮,老人挥舞手臂,直指苍天,满腔热血激情迸发,豪气冲天!



观众也坐不住了,纷纷站起来挥舞拳头,那一瞬间,录制现场仿佛变成最躁动的Livehouse!



一曲唱罢,他还吟诵起诗人艾青的《我爱这土地》。




声音沙哑,皱纹颤抖,拳头紧握,这不是朗诵,更像是发自肺腑的呐喊。


呐喊出几十年的颠沛流离,和对这片热土的深切热爱。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声嘶力竭地喊完最后一句,老人佝偻着腰,缓缓弯曲膝盖,捂住泪水盈满的眼睛,仿佛要亲吻这片土地。



这个年迈而热血的老人,究竟是什么来头?发生过什么故事?


也许提起他的名字,许多人并不熟悉,但提起他创作的歌曲《一剪梅》《迟到》《阿里巴巴》,毫无疑问象征着一代人的青春记忆。


他就是台湾流行乐坛教父——陈彼得。


(一)


在广州市郊僻静处的一栋居民楼里,老头儿租下12平米的门面,开了一家名叫77G的餐馆。


餐馆里卖台式快餐和奶茶,也卖成都担担面。他亲自采购、亲自掌勺、亲自招待客人,每天系着围裙忙得不亦乐乎。


今年74岁高龄的老头儿,台湾口音混合着北京儿化音,身板清瘦,白发寸头,纵然脸上皱纹从生,眼神却闪烁着精锐的光。



周围的居民只认他是餐馆老板,路过时会打趣,“什么时候再做哨子面啊?”老头儿乐呵呵附和着。


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个一身油烟味儿、貌不惊人的老头儿,竟然是台湾乐坛教父级别的人物。


他是台湾流行音乐第一推手,一手捧红费玉清、凤飞飞、高胜美、杨钰莹、高凌风,称霸70、80年代的台湾乐坛。


无论你是无名小卒,还是歌厅驻唱,只要唱一首他写的歌,第二天准能红遍大江南北。


但是,他厌恶娱乐圈的种种虚伪和潜规则,在名气极盛时选择归隐,在北京给窦唯、何勇等内地第一批摇滚人录音,在广州开餐馆乐得逍遥……


大师为何能成为大师?又为何从台湾回到大陆?这30年来,陈彼得的坎坷经历足以书写一部传记。


(二)


1947年,陈彼得出生于成都。他的父亲是广东潮汕人,母亲是成都人。


3岁时的他尚还懵懂,便随父母举家迁到台湾。从此故乡隔着一湾浅浅的海峡,只剩稀薄的记忆。


大学时期,陈彼得考入成功大学“机械工程”专业,地位相当于清华大学的土木工程,可谓是人人艳羡。



但是骨子里的叛逆,让陈彼得无法忍受枯燥刻板的知识。他对学校和教育嗤之以鼻,不愿意“从高考的十八层地狱堕入十九层地狱”。


怀着对音乐的狂热,他开始到各大歌舞厅驻唱。还自制一把电吉他,和陶大伟(陶喆的父亲)组建乐队,成为台湾最早一批流行歌手。



1972年,陈彼得刚刚28岁,赶场时和当红小生余天同坐一辆轿车。陈彼得无意间吹起口哨,余天听到眼前一亮,问这是什么歌?


陈彼得回答,这是我随口吹的。


余天激动地说,快,快记下来!


这首歌就是后来《含泪的微笑》,成为余天经典专辑《男人青春梦》的主打曲,至今仍是脍炙人口的经典。


自此,陈彼得抱着一把吉他,开始疯狂创作。他十分反感当时大行其道的情歌,在邓丽君当道的年代,他发誓要改变台湾歌坛软绵无力的现状。


他为费玉清写下《一剪梅》《几度夕阳红》,费玉清立刻大红大紫,人人尊称“小哥”;



他为刘文正写下《迟到》《一段情》,原本不温不火的刘文正马上声名远扬;


他为杨钰莹写下《等你一万年》,为陈明写下《灯火阑珊处》,助力两人的歌唱事业达到巅峰。


自此人们戏称陈彼得为“救火员”,那些不红的歌星,只要唱一首他写的歌,百分之百会火遍大江南北。



陈彼得创作的先锋性在于,他第一次引进西方流行乐,融合了R&B、摇滚、迪斯科舞曲等时髦的元素,引领全国两岸流行乐的风潮。


除此之外,在陈彼得1982年发表的专辑里,小编发现一首有趣的歌,叫《司机摇滚》。


布鲁斯调皮的调调,忽高忽低的唱腔,夹杂着司机师傅和乘客对话的采样,肆意爽快。


这样的歌曲在悲伤情歌当道的年代,无疑是“小流氓”一样的存在。


(三)

长期和明星歌手们打交道的陈老,并没有染上娱乐圈的坏风气。相反,也许是见惯了尔虞我诈、虚情假意,他无比厌恶这趟浑水。


他曾放胆豪言,在娱乐圈里,除了高凌风和凌峰,其他人都不是我的朋友。



他受邀参加欧阳菲菲的演唱会,欧阳菲菲在舞台上说着“我爱观众”一类重复过一万次的客套话,而他身着奇装异服,违心应和着女主角的虚情假意。


突然间,他觉得眼前一切都十分荒谬可笑,胃里感到一阵恶心,扔下话筒,不顾台上台下的错愕,转身走人。



在台湾被排斥挤兑,再加上演艺工会事务繁重,他不幸患上抑郁症,并且有恶化的趋势。


当时的台湾大陆已经不能直通,但他心中无法抑制对故乡的思念,辗转日本和香港,最终踏上大陆的土地。


他直奔出生地成都,去寻找母亲念叨过一万遍的担担面。他一口接着一口、狼吞虎咽地吃面,豆大的泪水止不住地掉进碗里。


也许现在你能明白,他吟诵《我爱这土地》时,为何满眼热泪。



(四)


回归大陆怀抱的陈老,抛开过去“台湾流行乐教父”的辉煌,开始过上半归隐的生活。


2000年,《同一首歌》邀请陈彼得在首都工体唱《一条路》,借此机会结识了不少北京的音乐人,萌生出定居北京的想法。



他搬到北京三元桥附近,开了一间名叫“喜鹊棚”的录音棚,为当时热爱摇滚的年轻人提供帮助。


有一次,春秋乐队的主唱杨猛没钱了,陈彼得看他“很有才、很努力,也太辛苦”,自掏腰包支持他搞音乐。


“我个人对乐队来说有一份特殊的感情,因为我就是做摇滚乐队出身的。如果只是因为没钱的原因让他们不能完成专辑的话,我会很心疼。”


当时窦唯、何勇、谢天笑、窒息乐队、鲍家街43号等知名乐队都曾经在他的录音棚里录歌,这里成为中国摇滚乐的根据地之一。



他在录音室里开辟出一个小酒吧,亲自下厨给摇滚歌手们做饭吃。“窦唯总夸我做得好!”提起这段时光,陈老像父亲提起自己争气的儿子一样自豪。



如今,陈老在广州开了一家小餐馆,许多人以为他没钱了,落魄至此,或者曾经的少年心气已经不再,过上彻底归隐的生活。


但是,真正的摇滚心气岂是随年龄而消逝的?即使是古稀之年的老头儿,陈老也依旧敢于直言、敢于抗争!


他一针见血地批评当下流行乐坛:“目前华人音乐的主要问题是太多浅薄和虚伪,但要写出不浅薄和不虚伪的音乐和歌曲却不容易。正在流行的许多华语歌严重缺乏灵魂,简直是僵尸之作。


去年11月,电影《九层妖塔》未经授权,使用陈老做词曲的《迟到》作为插曲,还用做宣传。


面对这样明目张胆的侵权,陈老岂能忍气吞声?他一纸诉状把对方告上法庭,要求道歉并赔偿音乐版权侵权费100万元。


华语乐坛的抄袭、侵权事件层出不穷,眼睁睁看着创作者的心血被践踏,他不能放任不管!



陈彼得这一生,辗转于海峡两岸,经历过众星捧月的辉煌,也经历过被抛弃被封杀的低谷。


再登央视舞台,他把一腔豪情倾注于中国古诗词,延续经典的生命力,也让后辈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音乐,什么是真正的风骨!


如今的陈彼得,已经进入古稀之年。但他人老心不老,和年轻人一样戴着炫酷的墨镜,穿着潮流的服装,和自己无法割舍的音乐在一起。



有台湾网友评价,陈彼得是台湾乐坛的不灭之星。陈彼得听后笑着说:


“我怎么会只属于台湾这个小岛,我要做中国乐坛的常青树!


推荐几个优质公众号,总有适合您的

关注方式:点击即可关注



一句话一封信一段情
一句心情一段回忆,一个签名一段情感.
关注



化妆护肤很简单
每天分享化妆教程、护肤知识、美容技巧.
关注



娱乐八卦爆料神
第一手猛料,揭秘明星背后的秘密!
关注



每天听点好音乐
推荐最好听的音乐,聆听触动人心的旋律!
关注

教你瘦到88斤
关注就能掌握瘦腿、瘦腰、瘦肚子等减肥方法!
关注


时尚穿衣搭配控
爱时尚、爱美丽从穿衣搭配开始!
关注
教你每天漂亮十分
做女人必须要漂亮!关注我,没有丑女人。
关注
教你扎365种头发
发型对了,怎么都美!
关注
气质女皇帮
让你瞬间成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女人!
关注

提示: 点击上面关注按钮 ,即可免费查看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