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吃

虚度3分钟2018-04-25 12:44:15

      

        从离开家的那时候起,我就知道我选择了陌生的一切,然后将这陌生的一切慢慢融入我的生活。

       我曾好多次离家千里,但我知道我何时会再次回家,家乡熟悉的气味洗尽旅途的疲累,褪去不再合适家乡气候的厚衣,懒懒的躲在阳台晒太阳,将旅途的见闻讲给家人听,无论多新鲜的故事,还是各式的特产,他们只为滔滔不绝的我而开心庆幸着,我安全的回来了。可是,这一次预感将是我长久的在外漂泊,而家乡会像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客栈,我为此恐惧,却依然坚定的迈出一步,两步......

       若是问我有没有想家了,怎么能不想呢?每一次想家的感情在饭点时最强烈,味蕾真是一个强大的东西,时刻宣示着你是哪里的人,并急切的勾起你的思乡之情。手把肉,大块的牛骨头,切的厚实的苏尼特小肥羊,清汤涮起来最可口。有人吃不得羊肉,最讨厌羊肉的腥味,想来真是可惜......

       来了这么久,今晚的吃食最是糟心。第一次不要面子的和叔叔阿姨冲刺200米去抢一个座位,为自己的年轻力壮沾沾自喜着,丝毫没有感觉不好意思。终于在排了五分钟的队伍之后,我颤颤的端了一碗炸酱面从人群中冒出头来,期间还被不停地催促推搡着。我以为自己快狠准挑到了最好的,结果就是,那碗炸酱面像看不惯我的得意劲,恶狠狠羞辱我,我强行塞了几筷子面条进嘴巴,像是嚼一坨生面团,甚至辣的呛嗓子,就在我舌头和胃都无法勉强的时候,收到同伴的信息,

"小林,来四楼,我这有好吃的,4403"

我匆匆扔下筷子,毫不矜持的分别人一杯羹。他用饼皮卷了一勺腌萝卜,我就像嗷嗷待哺的两百斤的幼稚婴儿。我那时候想,这种关心,正是当下我的胃和心里都需要的。那时,你说你爱吃牛羊肉,我只想把我们内蒙的牛羊肉送到你跟前,吃的够够的......我一直以为当人们不再需要吃大锅饭,离开农村,不再集体劳动的时候,这种相互送食物的感情就不再有了。陌生的城市那么大,我们小心翼翼的靠近,带着陌生的口音,你喜甜,我偏爱辣,依然有这么一个你,认真的问我爱不爱吃?我惊觉自己走的太仓促,连一点家乡风味都没给你们带。我只能厚着脸皮咧着开心的笑容多吃一口,就这样突如其来的,感觉自己已经正式走进这个地方。

       到哪里都会遇到一些纯粹善良的人们,这是我们前行路上最幸运的事。马上有朋友要离开,比不舍更多的是祝愿。希望不管多远,我能把我的牛羊肉分享给他,再顺便分一口他的周黑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