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北京人的那些“穷吃食” 您都还记得吗?

北京微生活2018-07-16 11:31:22

榆树钱儿

小时候,每到春天,就盼望着爬到树上,去摘榆树钱儿。要知道在那个困难的年代,普通的榆树钱儿,也能成为单调饭桌上的一道美味。

最常见的吃法是做棒子面菜窝头和贴饼子。回想那花椒油、香油、榆树钱儿,融合在一起的味道——又香又甜。现在每每想起,那榆树钱儿的清香儿,依然是回味无穷~


炸油渣儿

炸油渣儿,过去家家都不是特别富裕,不舍得买油,一般都买条肥猪肉自己个儿耗油。最常见的吃法是切点儿葱花烙油渣儿饼,离着三五百米都能闻到香味儿~

现在,油渣儿这一口吃食逐渐消失了,姥姥说“在过去油渣儿绝对是奢侈美食,偶尔回忆,过去的油渣儿饼真挺香的。”


咸汤儿面

咸汤儿面,是老北京面条儿的一种吃法儿。那时候,物资匮乏,没有太多的蔬菜可以吃,所以自家腌的水疙瘩的咸汤儿也就成为了一种普遍“食材”。

咸汤儿上锅一熬,放点花椒大料和面条儿一拌,再放点儿新炸的花椒油,呼噜呼噜地一吃,倍儿香!60年代,困难时期,咸汤儿里加上泡干菜,盛碗里后加上一小块荤油,就是最好的饭食了。


酱油汆

在那些穷苦的七十年代,一碗“酱油花椒汆面”,只需一毛来钱儿便可吃上。食材就是普通的酱油、花椒、手擀面、黄瓜丝。

“酱油花椒汆面”黑中透亮、椒香浓厚,再加入清香的黄瓜丝,就更有一番滋味。直到现在,每每都忘不了这碗面。过去虽然不富裕,但吃得都是真开心。


两样面切条

过去吃白面都是限量的,面条里都是两样面切条,通常是棒子面和白面合成的,做法、吃法和一般炸酱面一样,吃起来别有风味儿,魅力无穷。

这是纯正老北京的美食,多数上了年岁的老人会有印象。炸酱、玉米面、青蒜、白菜的香味混合到一起,好吃得没的说了!地道!


水疙瘩炒黄豆

过去老北京,水疙瘩炒黄豆这道菜,绝对是冬天里的当家食物了。做法超级简单,水疙瘩切丝,配上黄豆,上锅煸炒,如果喜欢吃辣,可以稍微浇一点儿辣椒油。

不富裕的年代,有时一顿饭只有这一个菜,主食配上馒头、花卷加上一碗白米粥。记忆中,一粒一粒挑黄豆吃,真的很香!不得不说,一道水疙瘩炒黄豆,寄托着浓浓的北京情。


腌萝卜皮

腌萝卜皮,北京的传统小菜。红心绿皮的"心里美"萝卜,瓤吃完了,皮也不能浪费。切下的萝卜皮,拌糖加醋,也是一道美味的小菜。

腌萝卜皮,绝对是北京人酒桌上的一道经典下酒菜。一盘腌萝卜皮,汤壶小酒儿,咂摸滋味,喝着,聊着...这就是简单快乐的生活。





菜团子

旧时北京,谁家都没有太多细粮,每天主要的是棒子面儿,由此菜团子就成了代表性吃食,您可别小瞧这菜团子,那时候,谁家要是能天天吃上这个,也都是知足的事了。

虽然,棒子面儿吃的时候有点儿剌嗓子,不过这种皮儿薄馅儿大的菜团子却是老北京家家津津乐道,个个拿手的,每次蒸一大锅,金黄的棒子面包裹住馅儿料,满满的回忆!


炸知了猴

那个时代的人,一定都有这样的记忆:每到夏天晚上,都举着手电筒捉知了猴。一道道光此起彼伏,就好像演唱会的荧光棒一样,很是热闹。

捉到的眉开眼笑,没有捉到的垂头丧气。第二天清洗后,过油一炸,全都是高蛋白!童年的快乐永远也忘不了。


烤白薯

小时候,没有那么多零食种类,往往吃个烤白薯,就能美上好几天。尤其是那时候大家的零花钱都很少,两三个发小儿拼凑着一起去买个烤白薯,然后分着吃,你一口我一口~

烫手的烤白薯,趁热撕开那有些焦糊的外皮,满眼橘红色的白薯瓤,甜糯的香气扑鼻而来。直到现在,每到冬天必买烤白薯吃,虽然也是双手捧着热乎乎的烤白薯,但却再也吃不到当年的那种香甜~


糊锅巴

现在的生活,已经很难再看到谁家烧饭会烧到糊,糊到可以有糊锅巴的程度了。要知道,在过去,这种糊锅巴,都是大家争抢着吃的美食~

糊锅巴,其实就是糊锅最下面,糊得最硬的那部分,很香很脆,口感很好。在过去艰苦的年代里,糊锅巴经常作为一道保留美味,嘎吱嘎吱,也是那个年代奢侈的零食。


炉台儿上的美味

要知道在过去那个用着蜂窝煤,烧着炉子的年代,虽然生火取暖是件很麻烦的事,但是,那炉台儿上的美食,却总是让人念念不忘。

最常见的是烤白薯,外焦里嫩,香甜可口;烤馒头片,炉台儿上烤几片馒头,焦黄,再配一袋榨菜一吃,那味道真香...这些简单的美食,都是那个年代的穷吃食,但都曾是北京人最熟悉的记忆~


豆汁儿

豆汁儿,一直深受北京人喜爱。北京人爱喝豆汁儿,并把喝豆汁儿当成是一种享受,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虽然很多人第一次喝豆汁儿,都不觉得好喝,甚至会觉得有种泔水般的气味,使人难以下咽,但是只要你敢多喝几次,感受就会完全不同了。尤其再配上辣咸菜丝儿和焦圈儿等吃食,肯定是越喝越上瘾。别看豆汁儿便宜,但它可是具有养胃、解毒、清火的功效哦。


开水泡饭+榨菜

在过去,无论春晓秋冬,咸菜都是个宝。即使是开水泡饭,就着一口咸菜,也是有滋有味儿。小时候,跟发小儿在胡同里,闹累了,回家跟妈妈说,“妈,我饿了”,妈妈问吃什么?,我就会说“白开水泡米饭,就咸菜”,有好一阵都特别疯狂地迷恋这一口儿~

白白的米饭,热气腾腾的开水,二者结合,可能一会儿就来个水饱儿。要知道,在那个年代里,能吃到白米饭,也算是一种幸福了。


糊饼

糊饼,也叫“打糊饼”,绝对是北京人独创的地道的吃食。用料棒子面,简单便宜,虽然看起来很粗糙,但只要一口,你就绝对停不下来了!

翠绿的韭菜、金黄的炒鸡蛋和白色的虾皮拌在一起,盖在和好的玉米面薄饼上,烙到饼底金黄焦脆,不仅美味,也是清理肠胃的吃食。

来源:搜狐网

如有侵权,私信秒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