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母亲(看完潸然泪下!)

文摘荟萃2018-12-03 14:22:23

点击题目下方文摘荟萃,一键关注本账号




昨夜,母亲发来微信说,四月五日,让我寄个快递给她。我拿着手机问媳妇:只有时间没有地址,我把快递寄哪里呀?

    

媳妇愣了一下说道:母亲去世多年了,那时还没有微信,怎么可能让你寄快递呢?

     

“啊”母亲死了吗?我仿佛意识到是在梦里,冷不丁浑身一惊。母亲满头白发笑容满面,站在窗前用慈祥的目光看着我,一闪又消失了。

     

我在迷惘的意识驱使下,试图挣脱梦的捆索,但眼却睁不开,噙满的泪水湿着脸颊。

     

朦胧中我掀开被子,呆呆坐起。夜色沉沉,窗外传来淅淅沥沥的雨声。

     

循着雨声,去追寻母亲那熟悉的目光和笑容,撩起窗帷,俯瞰汉水,潇潇雨滴拍打着江面。

     

打开窗户,微风夹着雨丝吹进来,吹碎了眼中的一切,也吹醒了我的梦。

 

母亲离开我们已有七年了。近来经常想起,想起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沉静中,追索往事,仿佛历历在目,但闪现的影像瞬间又被不同的画面重叠或无序地拼接,渐渐又杂乱模糊起来。

     

是啊,年纪越大,越是有更多时间遐想,如同临近顶峰时歇息的回望。 那些难以割舍的思念,在阴阳两个平行世界里,时常产生错位和幻觉。 所以,我一直想写点什么来纪念母亲,却始终不知如何下笔。

     

恰是窗外临近清明时节的雨,冲击着梦醒的我。记忆中的念,牵引撕扯着我的灵魂。迈着略显沉重的脚步,缓缓地走到书桌前,拿起笔,写下了无数次在心头涌出的四个字: 想 念 母 亲

     ......

 

我的母亲出生在河北平原,家境殷实,从小就进学堂读书,在良好的教育环境中长大。我的爷爷是一个教书先生,也是母亲的老师。母亲聪明伶俐、勤奋好学,成绩很好,得到了爷爷的特别关注和喜爱。与其相对,和母亲同学堂的父亲却不爱学习,平时喜欢和大人们一起玩耍。


1940年,父亲十二岁,晋察冀八路军在华北中原一带打了著名的百团大战。父亲逃学和大人们一起支援前线扒铁路。一走就是大半年,可把爷爷急坏了。父亲回来后,爷爷就给他成了婚,媳妇就是大三岁的母亲,从此,母亲管着父亲,在上学的路上,留下了他们同行的身影。解放后,父亲参加了工作,成了一名铁路建设者。起初,我们在老家。后来,母亲带着我们跟随父亲,开始了天南海北的流动生活。先在内蒙包头、云南等地,1972年来到湖北襄樊(今:襄阳)。

     

在老家的时候我还小,记得母亲是一头齐耳的短发,劳作中,时常用手向耳后撸着黑黑的头发,随之瞥一眼玩耍中的我。那齐耳的发型和亲昵的眼神,成为我在街市中找寻母亲的标志。

  

母亲很节俭,常把鸡下的蛋放在米缸里攒着,每当赶集日,就拿去卖掉换些盐巴和生活用品,偶尔也给我们买一些糖果回来。每当此时,我们就站在篱笆前,期盼着母亲归来。夕阳下,我们的身影就像一个个五线谱的音符,时而蹲坐嬉闹,时而翘首远望。当母亲出现时我们就欢呼雀跃,让童年的幸福滋味演奏起欢快的乐章。也许这就是我的笔名最初的由来吧。

 

在包头时,父亲在工地很少回家,母亲照料着我们五个孩子没法上班,仅靠父亲的薪水勉强度日。还好,内蒙羊多,母亲找了一个在家里纺毛线的活,天天纺到很晚,我和哥哥在旁边卷羊毛卷。

     

记得有一次,母亲背着几十斤纺好的毛线去交,还要领羊毛回来,中午我和哥哥饿了,把发了芽的土豆放在炉子上烤着吃。吃后头晕、呕吐,我中毒最厉害,无法坐立、行走。母亲回来后赶紧让我喝水,用手抠嗓子眼让我呕吐,反复几次后又喝了一些醋这才没事了。

 

那时粮食定量不够吃,晚上大都是面汤灌大肚,我也因此经常“画地图”,引来哥姐们的嬉笑。我非常自卑,母亲看出了我的心思,不管是炎热酷暑,还是寒冬腊月,日复一日半夜起来喊我起夜。

     

试想一下,如今年迈的父母,需要我们照顾的时候,能有几个可以做到如此耐心呢?这就是母爱——伟大的母爱。

     

回想起来,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母亲没日没夜操持着这个家,把我们五个孩子拉扯大,真的不容易。 我上学后,一家人开销更大了。面对生活困境,母亲把老家的嫁妆卖了,添上家里所有积蓄,买了一台缝纫机,给街坊邻居们缝缝补补做衣服,赚些零钱补贴家用。

     

后来生活好了一点,母亲给我和哥哥每人做了一身当时最流行的学生蓝衣裳和步鞋。在我记忆中这是第一次穿新衣服,过年那天穿上后别提有多高兴了。可是,母亲几年都没有添置过新衣裳。

     

母亲贤淑多才,白天给别人做各式各样的衣服,晚上还要听我们背课文、检查作业,十分辛苦。每每想起,不免潸(shān)然泪下。

  

来到襄阳后,母亲开始打零工,一到阴天或者累着了腰疼病就犯,让我们给她拔火罐。一个茶缸,茶缸底打湿后粘上一撮棉花,用火柴点着棉花后,迅速扣在腰上。每当此时,我经常出错,燃着的棉花掉下来烧灼背部,取下缸子后,紫红印的皮肤上常会出现不该有的水泡。

母亲渐渐衰老了,换来我们慢慢的长大,五个孩子逐步离开了家,离开了呵护我们的母亲,奔向了工作岗位。

 

1977年恢复高考,我准备参加,从知青点回去告诉了母亲,母亲非常支持,把打零工攒下的二十块钱递给我说:去买些复习资料,在知青点复习不了就回来,用这些钱报个复习班。

     

说罢,母亲叹了一口气:我们那个年代战乱,没法考大学,是我一生的遗憾,你一定要好好复习争取考上。当我把录取通知书递给母亲的时候,母亲的眼睛一亮,瞬间又潮湿了,母亲扭过头去,不愿当着我的面流下含着的眼泪。是啊,这是母亲含辛茹苦的眼泪,也是喜悦的眼泪,似乎更是我替她完成夙愿的眼泪。

 

父亲去世的早,母亲操心给我们五个儿女成了家,母亲又给我们带孩子,孩子大了,母亲怕拖累我们又回到襄阳一个人生活,孤独了很多年。母亲不能自理后,我们才轮着赡养。母亲带着老花镜看报纸越来越吃力了,我一有时间就读报给她听,我们相依着,让我想起童年时期母亲灯下课子的温馨画面和那段我记忆中的快乐时光。

 

母亲老啦,胃口不好,喜欢吃手擀面。每当我擀面时,母亲驼着背,手拄着拐杖,站在跟前一直守着,当时让我很不理解。如今我才领悟到,母亲吃完面后拄着拐杖慢慢离开时,为什么脸上会露出满足的笑容。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乌鸦反哺"的情景再现吧。

 

记得有一天,母亲感到胸闷憋气、心衰不舒服,好在我家离市一医院不远,我和母亲商量骑电动车带她去就诊。当我把母亲抱到后座上时,那一瞬,心口一紧,她竟然是那么的轻啊!弯着腰蜷着身子像个孩子,在后座上好不容易才坐稳。

 

急匆匆穿过米公路口时,被警察拦住说道:红灯你没看见吗?还带着小孩多危险呀?母亲愣了一下,用颤抖的手拽着我的衣襟要下来,我赶忙扶稳她,跟那个年轻的警察解释说,我母亲心口痛去医院看病一着急我就…警察愣了一下,此时,母亲晃晃悠悠还是要下来,警察急忙搀扶住了母亲:大娘,对不起,是我没有看清楚,去看病要紧。

    

 警察忽然抬起手,向我和母亲认认真真地敬了个礼。接着,他转身吹着哨子、打着手势,叫停了将要经过来的车辆,招手示意我通过。我带着母亲,缓缓地通过那个宽阔的路口,四面的车辆静止、行人停步,只有我带着母亲在众人的目光里,在灿烂的阳光下前行着。

     

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受到如此厚重的礼遇。

不 —— 这礼遇,是送给天下所有母亲的!

 

花开花谢,潮起潮落。母亲八十六岁那年走了......我的母亲和天下大多数母亲一样,平凡地度过了一生。但母亲付出的爱,成就了她在我心中的伟大,也将爱永远留给了我们——留给我们一缕阳光,暖化寒冷。留给我们一把普通的伞,让我们遮风挡雨。留给我们一片没有污染的绿地,真挚无私的一方净土。留给我们一条长长的河,始终无怨无悔为我扬帆导航,伴我远方漂泊。

 

寻常时节,我不敢向别人提及母亲,深怕控制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今天,默默地想,清明那天,我要把深深的思念“快递”给她,心中不曾离去的母亲 ……

                    2018年3月22日  完稿


最后 ,愿天下所有的儿女都能在父母有生之年给予他们更多的爱,因为父母是世上最伟大的人,不要在自己的心里留有愧疚。愿我们保持一颗宁静的心,多些宽容,少些浮燥,感恩生活,从容优雅地老去,溶入泥土,滋润花朵,装点世界。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岁月情长

竹马成双


— THE END —

愿帮助至少1000人零投资兼职创业收入3~20万以上,

加微信 sishare(工业4.0云创业倡导者)或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添加


是一种鼓励


文摘荟萃

让你每天都有意想不到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