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成都的日本人和韩国人都在这儿用清酒烤肉下乡愁

安小姐讲故事2018-07-04 10:51:59


  喝几杯酒,看会儿母语节目,度过在异国的平凡的一天
  穿过油污横流的小巷,就到了“家乡”
  连小猫儿也来店里凑热闹


 今天安小姐给生活在成都的亲故们安利一个有趣的地方,大世界商业广场。


 和语言小伙伴在玉林生活广场吃完想念很久的炸酱面后,照例在他爱的星巴克各种闲扯后,小伙伴说新开了家韩国超市,很有趣还可以去看看。



 没想到开在桐梓林,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和几年前的样子有了很大的变化。超市老板人很好,和我们聊聊天,妻子是中国人,是从我们母校毕业的。老板鼓励小伙伴好好学习中文,夸夸我韩语好之类的,然后让我随便在店里挑一样东西作为礼物,欢迎我们以后常去光顾。


   桐梓林,一直都是外国人在成都的聚集地。广场背后的“家乡”。



  但家乐福大世界店背后、略显破败的商业广场,却尤其像是在成都的日本人和韩国人的小天地——不大的空间里塞了十多间日韩料理店:鸟福、私串、和洋料理气乐亭、樱之都、悠游、味谈、度岛、首尔香……另有七八间招牌上写着日语“クラブ”——这是针对日本人的日式俱乐部,也就是酒吧。


  和旁边规整洋气的紫竹北路、紫荆北街相比,这里显得非常萧条:从算是正门的地方走进去,依次会经过普通小卖部、破旧洗衣店、烟雾缭绕的韩国烤肉店、川菜馆、门口有韩国大叔发传单的料理店、大门紧闭的俱乐部……突然开阔的圆形广场里,一圈的日料店、俱乐部包围着一大堆儿童游乐设施,和二楼的各种中小学辅导班构成了一幅奇怪的画面。



  就是在这样一个奇妙又破旧的区域里,每到晚上,总能看到穿西装衬衫、打着领带、提着公文包的男人们三五结伴,说着异国的语言,在不同的店铺穿梭。


  和在成都其他区域的日韩料理店不同,大世界商业广场里的日韩料理店多是由日本人或韩国人自己经营的,分散在混乱的巷弄街角,给偶然经过的人惊喜。


  咿咿呀呀全说韩语。


  度岛韩国烤肉一到高峰期,露天坝子里的就餐区,左右前后咿咿呀呀全说着韩语。对面的嘭嘭韩国超市里,胖胖的老板娘几乎完全不会中文,但似乎并不妨碍她在这自如地做生意、过生活。



  正在我们和她交谈甚欢时,老板娘还在念书的儿子刚好放学。小朋友和所有成都的普通中学生一样,穿着运动风格的校服、骑着电瓶车,他一边锁车一边用韩语和他妈大声地拌着嘴,但却在扭头和其他客人说话的时候,一秒无障碍转换为纯正的……川普!


  “在成都的韩国人,70%都住在这附近,所以不奇怪这里为什么总是那么多韩国人。日本人嘛,也差不多,多数都住在周围。”在这里开餐馆的韩国大叔一边用韩语夹杂着蹩脚的中文给我答疑解惑,一边笑呵呵地大声招呼经过的路人“吃了吗?”


  韩国大叔的味谈韩国料理开了也有5年了。记得5年前第一次走进大世界广场,就是为了来吃他的料理。那时候类似的餐馆少之又少,听说是真正的韩国人开的,一群受韩剧“荼毒”的小女生屁颠屁颠地就跑起来吃了。虽然人没有多到排队的程度,但总算还是热热闹闹。



  我已经记不得当年的味道怎么样了,只是5年之后再来,一整个晚上,大叔都在门口发传单,但似乎对店内的生意也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现在,光是这里就满是韩国人开的店,少了些噱头,大叔的生意萧条得让人唏嘘。


  味谈开了5年了,嘭嘭超市的韩国小朋友来成都9年了,帅哥老板的度岛烤肉店也开了快3年,到处都写满韩语的首尔香似乎才开不久,躲在不当街的小巷里。


  这一刻的画面好像日剧。


  成都日料店的数量比前两年锐减了不少,但好歹剩下了风格迥异的几家,和街面上一时间开满全城的社区日料店也完全不同。


  在商业广场的儿童乐园旁开了四、五年的鸟福虽小但非常和风,有屏风隔开的大厅座位,也有单独隔间的榻榻米,显得十分私密。去的时候是5点多,离晚饭时间稍早——这里6点才营业,但被告知已经预约满了,所以没能吃到号称“手艺相当稳定”的串烧。


  藏在特别特别角落的和洋料理气乐亭的小门也是关着的,门上挂着“营业中”,温馨的灯光莫名吸引人。这是间家庭式日式居酒屋,日文海报、日本杂志和漫画,客人们的照片墙、签名板,紧凑地堆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


  推门一瞬,店里两个年轻女孩大声用日语喊着“欢迎光临”,一位穿着正装、戴着眼镜的日本大叔正一边吃饭,一边喝着朝日啤酒,不时瞄两眼头顶的日本电视节目,动作慢慢悠悠的,不慌不忙。这一刻的画面,真的好日剧。



  这间居酒屋的老板虽然是中国人,但一直喜欢日本文化,甚至还和店里的客人组成了球队。所以店里不光有各个日本公司的球队合照还有奖牌,他们总是在练习或赛后,成群结队蜂拥进这小小的餐厅,开心地吵闹到深夜。


  气乐亭菜单很厚,除了常见的寿司、刺身外,还有串烧、猪排饭、日式煎饺、咖喱饭、蛋包饭清酒等在日剧和动漫里常见的日本人爱吃的菜。


  吃完饭出来,隔壁的私串里还人头攒动,日本老板娘笑呵呵地和每位客人打招呼。除了吃串烧,喝酒才是居酒屋的正经事,吧台边密密麻麻的清酒、洋酒、红酒酒瓶,宣告了它的属性——不少日本人,饭后会来这里喝一杯。


  异国的故乡味道。


  很想下次和语言小伙伴在那里喝到深夜。据说可以看到从6点就钻进来,一杯接一杯喝着朝日、接近10点才满脸通红走出去的大叔们;看到一个人坐在吧台旁,喝到倒头大睡再猛然惊醒,踉跄着去结账的孤独欧吉桑……


  角落里的座位上,男人们和女人们分坐两桌,应该是家庭聚会,男人们挤在里面半开放的隔间,公文包倒在旁边,衬衣下的皮肤已经喝得有点泛红;女人们带着超萌的正太、萝莉坐在外面的长桌上,用日语叽叽喳喳地交谈着。因为丈夫工作的原因而带着孩子们来到成都的日本主妇们在异乡应该也挺寂寞无聊的吧?不然也不会几乎每天都出现在这里,并在一位亚洲面孔的小哥落座后,激动地询问他是不是日本人,热切地寻找归属感。


  就和国外的每一条唐人街一样,总是要穿过一片破败和混乱,才豁然开朗:看到亲切的笑脸,读到熟悉的文字,闻到熟悉的气味,在异国获得些许有故乡味道的慰藉。


也许,大世界商业广场对于这群生活在成都的日本人和韩国人来说,也是同样的存在。没有高级的繁华,但有一种苍凉的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