岐商【有奖征文】——吃臊子面

岐商2018-11-17 12:30:41

【作者简介】:郑金侠,生于1974年3月,陕西岐山人,毕业于西北大学哲学系,陕西省作协会员,现供职于岐山县蔡家坡文化馆。百余篇作品散见于《宝鸡日报》《陕西日报》《渤海早报》《文化艺术报》《秦岭文学》《秦都》《延河》《传记文学》等报刊杂志及新华网等网站


其实,岐山臊子面是周文化中耀眼的一页。岐山臊子面和周人有关,和周公庙有关。
关于岐山臊子面的典故很多,传说古时,周人由豳(今陕西彬县、旬邑一带)迁至岐(今陕西岐山),在周原及渭河岸边繁衍生息。后,渭河有一蛟龙祸害人间,大旱三年,民不聊生。周氏族人不忍离开经过数代开疆拓土建设的家园,奋起反击,大战七日才将蛟龙杀死,周人为庆祝胜利,将蛟龙杀死和面群体食之,觉得鲜美无比。于是在以后庆祝每次胜利时,便用猪肉代替和面集体食用,后来扩展至其他节日和祭祀活动中招待之用,臊子面由此也渐渐传开,而其做法也渐渐流传中得到了发展。不论谁家办红白喜事,第一碗哨子面先不上席,由小辈端出门外泼两次汤,象征祭祀天地神民,剩下的汤称"福把子",泼向正堂的祖灵牌位,然后才上席,并按辈分和身份依次上饭。旧时,陕西农村有一个习俗,在新媳妇过门的第二天,要在婆家举行一个隆重的擀面仪式,新媳妇当着客人的面上案擀面,以测试其技艺的高低。技术高超娴熟者,擀出的面厚薄均匀,切条细长,下到锅里不会断裂,这样的新媳妇,才能赢得大家的赞誉。岐山有户人家娶了一个美貌、聪明、勤快、伶俐的媳妇,不只是针线绣活做得好,还精于厨房内烹调。新媳妇到婆家的第二天,她为全家做了一餐面条,光滑细薄,用料多样,汤汁浓香,味醇厚鲜美可口,全家人食后无不称道。年幼的小叔子尤其爱吃,经常嚷着、哭闹着要吃嫂子擀的面条。后来,小叔子用功读书,经常是废寝忘食,嫂子看到小叔子的学业一天天长进,学习十分辛苦,时常擀面给他补养身体,小叔子学习就愈加用功。后来,小叔子进京赶考,榜上有名,做了地方官员,过年时邀请同僚到家里作客,客人吃过他嫂子做的面条,饱餐之余连声夸赞此面鲜美无比。之后“嫂子面”一时声名鹊起,到处传扬,大家亦是争相效仿。因“嫂”与“臊”是异字谐音,天长日久,“嫂子面”就演变成了“臊子面”,延续至今。此类传说很多,不一而足,传说的浪漫给岐山臊子面增添了理想的色彩和文化的内涵。

 岐山臊子面具有薄、筋、光、酸、辣、香、煎、稀、汪九大特色,吃到口里柔韧滑爽,每每于唇齿之间留下绵远悠长的回味。其面条细长,厚薄均匀,臊子鲜香,面汤油光红润,味鲜香浑厚而不腻。关中西府的人们无论喜事丧事、逢年过节、老人过寿、还是小孩满月或是家里来了亲朋都离不开臊子面。新年第一天的早晨,传统习俗也是吃臊子面,吃饭前,先端一碗汤去门前撒一些以祭奠先人,之后,才是家人享用。也有的人家在先人像前献上一碗臊子面以示怀念。岐山的哨子面历史悠久,清代已很驰名。至今,岐山臊子面已走出了岐山,走出潼关,从大江南北到长城内外,随处可见岐山臊子面的招牌。
游览周公庙,品尝臊子面,走过三千年历史而长盛不衰的岐山臊子面,作为一种饮食文化必将代代相传,它就像一个文化符号一样刻在人们的记忆深处,留在唇齿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