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滋味】一碗鳝鱼米线

宜饮文字2018-06-04 07:07:16


        我的师父(同事)给我说过很多次玉溪的凉米线好吃。我每次去玉溪出差都,她都很羡慕地对我说那去去吃一碗玉溪凉米线了嘛!但我一直都没有去品尝。一方饮食养一方人,她爱玉溪吃凉米线,我偏爱吃剑川的凉粉。

       即使我没有吃过玉溪凉米线,但也在心中留下很深的印象。有次与一个玉溪大叔的聊天吃饭,又聊到了玉溪凉米线,他还向我推荐玉溪的鳝鱼米线。还说说人民路新兴饭店的味道很正宗。但在一碗米线过了很多年依然没有时间去吃。因为出差就像是打仗,时间必须把握好,不然在有限的时间里做不完事情。

       这碗鳝鱼米线一直搁浅在自己的脑海和味觉的渴望里。还有大叔的地道玉溪口音,一直都鲜活在我脑海中,即使我已经三年没有见过他了!玉溪人把g音发成O音,我觉得很有趣。大叔常问我:今天过(ouo)来呢?或者从哪点过(ouo )来?只要身边有人说过(ouo)来,(ouo过客)…我又想起大叔来了,想起这碗鳝鱼米线来了。

       2018年1月。我又来玉溪出差,坐在出租车上正好经过玉溪人民路的新兴饭店,便下定决心离开玉溪时来吃一碗鳝鱼米线。

        第二天我起个大早,把酒店房间退了。背着为数不多的行礼直奔新兴饭店。我到时里面已经坐了很多人在专心的吃他们的米线了。我走到收银台把钱给了服务员,她给我一个钱币一样的东西上面打印有五两的字样。这样的小牌子很像过去集体化时期的票证,让我一下子回到了只是从长辈那儿听来的集体时代。我把这钱币字样的东西题给了厨房取食的窗口的大妈,她看了一眼,往里面喊了一句“大碗”。只见里面的阿姨麻利地拿起一碗米线放到大漏勺里往热水烫了烫,又捞了出来盛到碗里,顺手有浇了高汤在里面。这回窗口的大妈接这碗晶莹白雪还冒着热气的米线,拿了不太的汤勺挖了两勺鳝鱼帽子,又放了煮好的猪皮,它们不多多不少盖住了米线的中心。这碗鳝鱼米线顺是好了,放到我面前。这一来一回的功夫极其流畅,看得我很舒服欢喜了,口水直冒。

      接过这碗鳝鱼米线,我到调料去放了些葱花、芫细和酱油,抬着它我直奔桌子。拿起筷子就开吃了,也顾不得拍照发朋友圈了!稍有嚼劲的,又有鱼香又有泥鳅肉感的鳝鱼段在其特制的调料烹制下呈现出一种特有的滋味;再捞上来一块经油炸松脆然后再煮过的猪皮吃起来香软嫩,再捎带几根米线,滑嫩爽,滋味撩人。拌了一下便大口地吃起来,一种满足和喜悦油然而生,不由自主地连汤带料的吃完了。爽!下回见大叔可以跟他说我吃过。也算了这大叔的嘱咐和关心了!

      吃过鳝鱼米线得要赶往下个出差地。在路上坐车的富余时间里我不禁又对米线的起源关心了起来。古代烹饪书《食次》有了米线的记载,该书年代写于南北朝时代或者更早,反正没有确切的记载。我想米线的起源想必更早了!因为现代考古学的考证出公元前一万四千多年我国先民就开始种植水稻了!

     想想真的得感谢先民的智慧和创造现代的我们才有米和米线。在上古神话和历史中有神农尝百草的记载和传说。可以说他应该是农业和医药的先祖了。关于水稻,关于米,不得不提我们国伟大的科学家袁隆平了,正是他对杂交水稻技术的研究,才得以使水稻增产增收,我们才有多余的米,制作更多可口的米线、饵块饵丝和糍粑等各种充满地域性的食品。

        南米北面,勤劳而有智慧的中国人民的创造使得食品极为丰富。对于北方的面,我在西安出差中也是感受很深。刀削面、拉面、长寿面、宽带面、臊子面和羊肉泡馍等,直接吃到我想念我的米线和昆明温和的天气了。


       云南人对于水稻的种植和米食的开发也是超级一流,全宇宙第一 。我们在很多平坦的地面种植水稻,也可以在山上开发梯田在种植水稻。元阳哈尼梯田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对于米制品更琳琅满目,数不胜数。有米线、饵丝、饵块、糍粑和年糕等。从地域上来说滇南米线、滇西饵丝和饵块。每一个食物都有自己的故事和传说。

      有玉溪的凉米线、小锅米线和鳝鱼米线等。玉溪的米线起源较早和较为丰富。据史料记载在1938年玉溪人翟永安就开始在昆明的端士街卖小锅米线了。老昆人很多人都知道端士街小锅米线。

        玉溪有因祭祀土主和陈皇发展而来的米线节。这个节日从每年的正月初一道三月二十日长达81天。一举成为创世界记录协会记录的世界上最长的节日。在米线节期间云南的过桥米线等众多的米线小吃参与进来。有凉米线、过桥米米线、小锅米线、鳝鱼米线、豆花米线、臭豆腐米线、卤鸡米线、小黄牛肉米线和羊肉米等场面极为壮观,人山人海,实为吃货的福音。

      也有大有名气和发源于蒙自的过桥米线。过桥米线因制作复杂,食材多样成为云南美食界的明星食品。有许多知名的酒店和饭店都有供应。也成为接待嘉宾的上品滇菜。过桥米线的传说有很多种版本。我很喜欢杨秀才在南湖海心亭读书的这版本。他老婆心疼他读书求功名的辛苦,熬了鹅汤带了米线给送饭。送到了,他老婆就回去了!他看书入神了,便忘了。到想起来时已经过了几个时辰,肚子很饿呀!他顾不了那么多了,把米线、蔬菜和其它食材一股脑放到鹅汤里。一吃发现汤还是热的,米线的口感也极佳。这种吃法慢慢传开,而且要到海兴亭得经过许多石桥,后来的便演化成过桥米线。可见这过桥米线是爱和智慧的结晶了!

     除了玉溪和蒙自的米线独特外,云南德宏的米线也较为独特,光是放入调味的香菜就七八种。还有文山的米线也很独特,帽子很多。

      云南民族的多样性造就了不同的饮食习惯、文化和美食。来到云南吃吃米线、饵块和饵丝等制品才算到了云南。

       要说起饵丝就属大理巍山的肉饵丝是和剑川的双盖帽饵丝好吃有名了。

     要提饵块天下没有比得过腾冲的大救驾了。吴三桂当年率兵南下消灭南明的朝廷。南明皇帝朱由榔落难到了腾冲。腾冲人用火腿、鸡蛋、饵块和新鲜蔬菜炒了一份饵块接待这明朝末代落难的皇帝,解了他们一行人的燃眉之急。皇帝感于腾冲人的忠君爱国,特赐这道菜为大救驾。

        一碗玉溪鳝鱼米线引发的思考和历史文化是多么的博大精深。这也说明我云南人民对生活的热爱和美好追求。

      来云南别忘了吃一碗米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