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远门|在昆明

生日快乐王2018-12-08 15:35:54

写在前面:小时候出去玩,基本是跟家长走的旅行团,去哪都是一样被拴着,走马观花即看即忘,热情很有限。慢慢长大,有了结伴和安排行程的自由,感官知觉更丰富敏锐,才知道这件事的好:在陌生的地方自由地体验不同形式的美与享乐,像在安全系数很高的游乐园,不论项目刺不刺激、喜欢与否,都是新鲜而放心的体验。但再好的体验也逃不过遗忘规律,越久越模糊。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想趁体验和感受还清晰,记下每一次有意思的旅游经历——虽然每次都有意识地留下照片,但照片只记录断开的一个个瞬间,附上对当下和前后的描述和解释,才能连缀成更完整的的回忆线索。

旅行、旅游和游记,都是我觉得因为被用滥了而不管怎么用都很尴尬的词,不想用了。刚好看到邵燕祥的《出远门》,查了下,原来不能当日往返的,就算“出远门”,那就叫这个了。这是第二篇。



五华山上看到的。拍太多了,先放一张。




Day

1


落地昆明,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热:舷窗外面是几乎可视化的旺盛紫外线,看得我立刻拿出防晒大涂特涂。因为涂得太急,防晒霜沾到了我为了行李不超重,忍辱负重穿上飞机的毛皮大衣上。就这样,我收获了昆明送我的第一件礼物——一件安耐晒味的毛皮大衣。容易吗大学生穷个游?


彭奕霖从成都先到,在机场出口等我们汇合。看到他,唐瑞泽才想起来自己把手!提!电!脑!落在咸阳机场的安!检!入!口!大家都,真实地感觉到头顶有乌鸦飞过。但还能怎么样呢,赶紧联系着找吧——从坐上进城大巴开始,我们一路都在给咸阳机场打骚扰电话。


进城的时候四五点,司机技术不错,我一和机场人员使用礼貌用语,一边看风景。相比西安,昆明的天蓝得吓人,照得街道和建筑亮堂堂的。街上的人走得很慢,车都行进得悠闲,又有节奏感,这个城市一副形散而神不散的样子。因为涂了防晒,欣赏起来相当心安理得,舒服又添了一层。


到站下车分了两路,张思琦跟宋笑宇回家,我们去民宿,收拾一下,要一起先去宋笑宇家在郊区的别墅住两天。民宿再一次无可挑剔,客厅大到简直空旷,挑这民宿的人简直不能再有眼光。


作为一个五星级好客的地主,早在来之前,宋笑宇就安排好了每一餐。第一餐就在民宿边上,吃的罐罐米线,附带炸洋芋、包心汤圆、调糕藕粉和木瓜水。这些东西好吃到什么程度:按计划,我们第二天要去泡温泉。泡温泉肯定要合照,偏偏这帮男的(除了彭奕霖,他是可爱型)身材又巨好,我压力很大。为了不输太惨,我从元旦就开始低卡进食积极健身,在西安面对大饼大肉都把持住了,浅尝辄止。但是昆明的这些小吃,即使清楚地知道样样都是碳水,尝过以后我还是自愿缴械。



罐罐米线本尊。


小视频给大家展示一下全貌:



我后来才知道宋笑宇很不爽我没拍到她,what??


调糕是撒了红糖、玫瑰糖和葡萄干的米糕,蒸出来扣在藕粉里,甜和软都是有层次的;臭豆腐罐罐米线,我一个不吃臭豆腐的人吃得精光;豆面汤圆是裹了黄豆粉的芝麻汤圆,黄豆粉加芝麻真的是神来之笔;木瓜水类似冰粉,原料够好就很好吃;最神奇的是炸洋芋,洋芋就是土豆,昆明的是咸辣口,厚实且脆,尝过就觉得麦当劳在昆明应该卖不出去薯条——是否喜欢一个城市,胃最先知道,也最诚实。Last but not least,一顿下来,人均才30+。结账的时候大家都惊了,满满一桌诶?后来的几天经验证明,昆明确实是我去过的旅游城市下馆子最便宜的:我们呆的五天里每天尝不一样的特色,苍蝇馆子和大饭店都吃过,而且每餐都吃撑,但除了最后一餐的烧烤,没一餐人均超过50。被这么宠着的后果,就是结束以后我回到据说是三线城市的龙岩,喝个涨了两块钱的牛肉汤都要心痛半天,受尽了龙岩朋友们的白眼。


好像是云南only的酸奶,和木瓜水。在北京看到过这种酸奶的朋友马上联系我,我重金求奶。


吃完宋笑宇领着晃悠去大巴车站,买票出城去住她家别墅。她家别墅刚装修好,宋笑宇也是第一次去,光是到小区门口就花了四十分钟大巴加十分钟滴滴,进了门了又发现房子还离着大门快一公里,微信步数榜第一就这么诞生了。不过郊区确实舒服,绿植环绕,空气里都是树味;远一点是层叠的山,再往上就是蓝墨水一样的天,星星近得像要掉下来,沉沉地亮。


找路中。昆明昼夜温差很大,边走边抖得像筛糠。最后还是宋笑宇舅妈出来接的我们,昆明话好舒服哦。


别墅三层带小花园,古香古色的中式装修在周围的一水的欧式里非常显眼。宋笑宇舅妈年纪挺大,让老人家等到十点多,大家都很过意不去,所以换上拖鞋第一件事就是为宋笑宇助攻,把舅妈连哄带骗送上楼睡觉。


接着分房,圆了彭奕霖和张子浩超亲密接触的愿望。然后查了冰箱,阿姨应该是连着过年的分一起买了,满满当当,翻着很安心。舟车劳顿了一天,宋笑宇催大家赶紧洗漱休息。我们漫应着,但是都赖在客厅没动。


因为宋笑宇并不是很开心。虽然她的五星地陪人格一直在线,但是大家都看得出来,她从吃过罐罐米线开始就一直郁郁寡欢。宋笑宇这个人,我以后还要写(升旗敬礼奏国歌),她最拿手的技能之一就是花样嘴硬。这次也是,怎么问她都会先回答她就是随便丧一丧(?),然后催我们赶紧各睡各觉。拜托,半夜和朋友看电影谁不愿意?而且,地主不开心谁睡觉啊?所以,除了因为不能熬夜而不得不先休息的王传琪(她真的不能熬,平常跟着陈鑫宇为爱发电就算了,出来旅游竟然也是被我们集体求着才上去休息,客气界奥斯卡角逐现场)和要照顾她的陈鑫宇,大家都默契地选择留在客厅,一起看电影。


我们(在大家轮流重复了“你们决定吧我都随便”这句话至少三轮以后)看了《无间道》。看完最大感想:刘德华和梁朝伟绝对吃过唐僧肉,陈冠希和余文乐,没得吃。看完电影,宋笑宇好点了,我们就都睡下了。云南晚上还是有点冷。




Day

2


第二天起得比较早。睡的房间在一层,边上就是开放式厨房,有一扇朝东的大窗,打开房门就看到宋姐在阳光里准备早饭,小确幸从心底升起。怕她忙不过来,我洗漱以后赶紧(仔细涂过防晒霜,然后)给她打下手,在暖洋洋的冬日阳光里,小确幸呼之欲出。挨个招呼大家起床,并将早餐摆上桌在沙发上和大家一起享用自己和宋姐的成果(其实是半成品,我们加热就行,但是你管我?),小确幸唱歌跳舞。确幸到快要恶心到我的时候(最慢的又是张思琦,被大家蛊惑养了青蛙以后越发像青蛙的好朋友蜗牛),我们终于出发泡温泉了。


出门时候的抓拍,世外桃源本源。


那个温泉,准确地说是个森林温泉山谷,离别墅很近,很快就到了。温泉种类很多,鲜花苹果牛奶什么的美丽又舒适,而且可能因为是早上,人少水净。池子们都星罗棋布散在树林里,坐下来就是绿荫环绕,鸟语花香,“森林”也算名副其实不要说这些嗷嗷感叹的内陆人类,就连我这种在温泉里泡大的龙岩人都是真的有爽到。


心真的很静,差点又睡着。


刚进去的时候,大家都嫌麻烦没拿手机,进去以后看到很美蠢蠢欲动,但是又因为坐下来实在是太舒服,都懒得再回去拿,就互相推脱。回去拿是有点远,我本来也不想去,但是又想了想,一是觉得不记录下这些时刻实在是造孽,二是想到还有两个月就是学雷锋月,我是雷锋的传人要助人为乐,毅然决然就跋山涉水去拿了,真的平凡中见伟大。当天晚上和现在翻照片的感想高度一致:今天的你,会感谢昨天努力的自己。


一起唱《玫瑰色的你》:“这一刻你是一个最快乐的人~”(最右边是刚从90年代穿越过来的香港沙滩内裤模特)

在这个池子里大家爽到沉默,为了活跃气氛,让大家讲了对彼此的第一印象。我衔前缀后,感觉自己像破冰游戏讲师,不过效果很好我很满意。


除了舒服,还有个小鱼池的事值得分享一下。多数人没见过(我司空见惯,只是不好扫大家兴哈),非常好奇,大家一起在冷水里一二三木头人等鱼群临幸。鱼群首先光顾了彭奕霖的脚,他又宇宙级爱演,被鱼咬死皮演得像做马杀鸡,大家更加好奇。大概又木了十五分钟(期间我们不停地调换位置,宋笑宇直接被气走了),鱼群除了间歇性吃彭奕霖(真的很爱他,聚沙成塔地吃了他至少一两死皮)又找上了张思琦和唐瑞泽。唐瑞泽还行,张思琦怂得要死,都不敢看,真的很有意思。最后又大概木了半个小时,我、王传琪和张子浩也没被吃(好像是),我们心碎离开。


除了宋笑宇(她不让我拍),我给每个人都拍了精美温泉照,张子浩还给我玩拍了不发朋友圈的戏码,希望他的小鸽子们认清这个人的两副面孔。


我和地主的合照。这张看起来健身效果如此功亏一篑,我都放了,可见我多么重视和宋笑宇的革命友谊。


我单独的当然也有,王传琪拍的,嘻嘻。


泡到下午就回去了,路上打电话给咸阳机场,唐瑞泽的电脑找到了,皆大欢喜。温泉流水账流完了。晚上宋笑宇爸爸请吃云南土菜,大家再一次幸福地吃撑,而且,可能因为宋笑宇打过预防针,我觉得叔叔还算和蔼。阿姨出差了,没见到。晚上一起看了《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很符合我印象中日本电影惯有的某种极致,剧情也好,但我最大的感受仍然是女主角吃过唐僧肉。




Day

3


第三天早上没安排,又睡很迟,下午快两点才回到城里,在宋笑宇安排的馆子里,什么特色我忘了,总之又是一次人均不到50的集体吃撑。爽到。


下午去了翠湖公园。虽然人多到像过节,但还是非常美,湖上居然还有海鸥!第一次录的翠湖视频太大,传不上来,但后面两次去的时候录的可以。想看的可以等后面。


本来要泛舟,权衡了下觉得还有机会,就先去逛街。结果走了一会走不动,集体找了个奶茶店小憩。在那个店里大家和网络世界恢复联系,共同欣赏了土木三班陈同学的视频,觉得非常浪漫。我觉得声音是帅的,但是唱得没那么好,并趁机写掉了两个理论评述。宋笑宇报的popping集训课从那天开始,所以傍晚她给我们交代清楚晚上吃过桥米线的地方,就先去上课了。结果我们乖乖打车到那里以后,没有人觉得饿,就又开始逛了。我们拖拉到,宋笑宇猛练两个小时以后虚弱地打车过来找到我们的时候,我们才吃一半。By the way,过桥米线也是一样的高性价比,佐料和汤头都很鲜。印象里还有个类似青笋的小菜,非常清爽。


虽然好吃,但是不是最好吃的,不懂为什么那么红。

晚上按计划是要去翠湖公园看夜景,但张子浩有白鸽的工作,彭奕霖有论文要写,王传琪古道热肠,义不容辞地要帮彭奕霖,陈鑫宇要照顾王传琪(呸),所以他们四个就先回去了,剩下我们四个,恰好都是单身优质青年,慢悠悠晃去翠湖公园。


精彩的来了。宋笑宇刚练完舞,渴到不行,就先带着我们去买她常喝的鲜榨果汁。但稍微有一点点尴尬的是,那个果汁店的老板,一个比我们大超过一轮的、为爱返乡开鲜榨果汁店的金融学毕业生,在追宋笑宇(读者想必可以稍微领略到宋笑宇的魅力,这虽然不是这个故事的重点,但很重要)。为了避开他,宋笑宇非常努力:先是选择带我们去一家觉得他不会在的分店,在远远地看到他竟然在店里以后,停在了两百米之外,让我们去买。真的,能让我这么躲的只有我远方亲戚家一个巨淄博烦的小学生。


万万没想到,我们走到店门口,刚抬头和老板对视,那老板就准确地叫出了我的名字。他说你是陈逸凡吧?来昆明玩吗?没等我回答又问,你朋友呢?WOW,不得不说,相当出人意料的开场。唐瑞泽和张思琦都惊了,但是我,一个把“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当作座右铭的人,相当冷静。我说对啊,来昆明玩,我朋友都在这啊。他又说,你不觉得很神奇吗?我们根本没见过,但是我竟然记得你的名字!我觉得,他非常无聊,偏不想按他的套走,就说,对啊,心电感应吧,很常见,现在能不能点果汁?结果他还没完了,问完我们要什么迟迟不动,一直拉着我们扯皮问翻来覆去问我是不是觉得很神奇和宋笑宇在哪,问到知名好脾气唐瑞泽都烦了(此时我们的大小姐张思琦已经小声骂了大概一篇小学生作文的长度)才把果汁做出来。我们拿到果汁以后,拔腿就走。更夸张的是,据宋笑宇说,他还目送了我们一百来米——拿回来以后我们没别的说的,就觉得,宋笑宇,云南一枝花。


(我拍的)还挺好看的。


翠湖公园晚上的人流量比白天只多不少,而且声响特大,走近了才看见是一帮老人家在唱戏,词听不懂。宋笑宇解释了一下,好像是类似省文工团这样的机构退下来的,闲不住,约着来公园里完成未竟的事业。我们都很羡慕,特别是张思琦,所以她也尝试了一下:



我很想让我的鼻子变高变挺变长,所以,还挺像那么回事对吧。


在翠湖公园的其他留影如下:



路人拍的。立白那个洗衣液的广告词怎么说的来着,随时应对挑战。


细心的朋友可以发现唐瑞泽和宋笑宇穿了一样的内搭。这是因为,他们在我们出来玩之前刚搞完的街舞社社内freestyle 2v2上组了个组合(拿了冠军),当天晚上打算(让我,包括取景和录制,免费)录个视频。我们找了个没人的十字路口,录了大概20遍,下面是成果:



我和张思琦:好帅哦——反正我们也学不会——还是好帅哦。

录完就回家了。




Day

4


当天的日程是五华山。王传琪爬山容易有高原反应,所以和我们吃过早饭,就回民宿休息去了。


早饭吃的羊肉米线,还是好吃,但是吃完觉得不能再吃米线了。木瓜水仍然是多多益善啦。


五华山是一座很高的山,台阶之间的垂直距离相当大。观众朋友们,搬好小板凳,这时候,就是万众期待的张子浩恐高时间!这次还加入了微恐高而勇于挑战自己的朋友,唐瑞泽!他们俩爬山,有两边的扶手就必须抓两边,要不两只手抓一边,而且抓的样子很像国产刑侦剧里面长官给九死一生回来的卧底颁奖章时候和卧底握手,紧握住狂抖。爬九华山很累,但是我们其他人,边爬边看他们俩爬,打心底觉得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五华山上往下看,风景很好,我目前的水平还描写不出,看图吧:


除了自然的美以外,五华山还是文化风景区,上边有很多人文建筑,庙啊雕像啊,什么的。我就听了一遍记得七七八八,不瞎说了。这个是龙门。

拍了大概10张一模一样的。


还坐了缆车,只有座椅、压杆和安全带,有机会和长得高的植被亲密接触的那种。恐高兄弟张子浩和唐瑞泽一辆。可能是安全措施确实可靠,他们慌乱了一会(大概20分钟)就相当镇定了,还能够摆出一些复健病人用来展示自己恢复状况良好的常见姿势。没乐子看,我们相当失望。但好在景色够美。放张图吧:


复健嘛,心情也很重要。


中午在宋笑宇高中边上吃了傣菜!傣菜!朋友们,相信我,如果你不喜欢傣菜,那一定是因为没吃过云南的。泡鲁达、烤罗非鱼、菠萝饭和烤鸡(昆明也有烤鸡,烤鸡杀手心满意足)的光盘速度都使人无法不想起淘宝的双十一。而且,不用说,又是满满一桌菜人均低于50的无产阶级宴席。昆明是无产阶级的天堂!


下午去了云南大学。一所大学,绿化率大于70%(还都是常青树),教学楼、图书馆、甚至厕所都是民国就建好的西式建筑,出门就是一条布满了各国友人开了二三十年的正宗咖啡简餐店的休闲街,很难想象这里的学生要有多大的定力才能让自己呆在教室里搞科研做学术。大学能成为一个城市的旅游景点的,估计除开厦大也就是云大了(清华北大不算,那是朝圣)。


记录如下:



真的无法复原,建议自己去。

我们啧啧惊叹,快乐合影:


又是一个颇专业的路人,根据抽样调查,昆明市民的摄影技术在我去过的城市里稳居第一。王传琪高反仍在,陈鑫宇陪她回去再做休整。


然后又是流水账环节。观赏完云大,宋姐和我们在门口一家她从小吃到大的咖啡店吃了好吃的华夫饼和冰淇淋就去上课了,我们在咖啡厅睡觉玩手机,晚上去吃豆花饭。豆花饭比较一般(主要是饭太多我真的吃不掉,满满一搪瓷大碗),但是那家店也有包心汤圆!而且他们家炸红豆外酥内软,我一个人狂吃两盘。


吃完宋笑宇也来了,就一起去电玩城,主要是想玩跳舞机。又是宋笑宇隐藏技能点释放时刻:她玩的是自己包揽左右两个盘的模式,不管什么节奏都能卡上,过程完全是艺术。对比起来,其他人还好,简单点跳个整首问题不大,主要是两个舞蹈系栋梁,相当僵硬:唐瑞泽还行,刚开始手忙脚乱后边好点了;张思琦,真的,基本四分之一首歌过后血条就空了,然后就开始破罐子破摔。看着非常解压,和看张恐高爬山有异曲同工之妙。


玩得差不多了,恋爱组一辆车,单身组一辆车,回家。我和唐瑞泽先送她们俩。送到楼下,发现她家楼下清吧没人,就临时决定喝一杯。都是单身,又没什么顾忌,话题就比较离不开青春母题,like,为什么像我们这样的当代优质青年大学生,还单着。酒、氛围、环境和人都刚好。这样的局很珍贵,所以当时的情景,我此刻都还能清晰地复原。聊了什么就不说了,以后如果有必要,还会在这三个人的生日推送里写到。目送她们上楼以后,我和唐瑞泽一路走回去,很畅快。


回到民宿躺到床上,我看了时间才反应过来:已经是22号,集体旅行——出远门——的最后一天了。23号早上开始,大家就要陆续回家了,搭着飞机或高铁。但我还得在昆明多呆一天:我原先订好的航班23号不飞了,只能改签到24号。很不巧的是,23号是我生日——我将第一次在龙岩以外的地方过生日,也将第一次以多数时间独处的形式过生日。而且大家第二天都要早起,顶多到点了祝个福,也不好意思拖着大家闹到太迟。当时想着,明天买个蛋糕分了就算完了,虽然宋笑宇免不了还是要去上课,但总可以聊一会儿。




Day

5


当天的早餐是饵丝。饵丝就是大米块,我在我家里,一般也就是吃个意思,但是经过昆明人民的神奇加成,它相当顺口,我吃完了一碗。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完全是饮食挑剔大王,我不会随便说一个东西好吃,人格担保!昆明可能是我饮食上的第二故乡(饮食上的第一故乡是漳州,龙岩对不起,我鞠躬90度道歉但绝不认输)。


当天上午的行程,非常游客,是民族村。民族特别多,体验很丰富,但没什么好详细写的,宣传手册上写的比我好,而且这不是攻略。比较有意思的,有一个民族跳头发舞,张思琦长头发的时候民族民间舞就学的他们族,表演会场的主持人一口漆乎乎的普通话,挺特别的。



还有就是彭奕霖和张子浩两个四川男人相当游客地在一片嘲笑声中穿上了少数民族服装合影留念的故事,照片说服力比较强:


四川男人,敢于尝试,永葆童心。


下午两点回城,吃了家没有招牌,在居民楼里经营的苍蝇馆子。点完菜等恋爱组四个人的时候,我问宋笑宇哪有卖蛋糕。她沉默了一下,然后说,其实事情是这样。我这才知道这些人一直打算着瞒着我买个蛋糕,再以某种方式惊我一喜。但觉得挑了蛋糕我肯定不爱吃,而且(原话是,“因为情商太高”,我一下子有点高原反应),无论用怎么样的方式,我都会猜到,集思广益以后觉得最好的方法是让我自己去挑个蛋糕,他们付钱,晚上一起给我过生日。剩下的人来了以后再提了一次,男孩陈鑫宇有点不甘心,王传琪一如既往和了个太极,轻描淡写的:这样真挺好的,跟陈逸凡这种,对吧,别搞那些虚的,谁惊喜得到他。不愧是我的好姐妹,人情雷达,夸人快准狠,一席话结结实实夸到心尖上。

非常重要的是,我又一次吃到了昆明小吃顶梁柱:炸洋芋、豆面汤圆

吃完饭我去选了蛋糕,然后在翠湖泛了舟。前边说这里会有视频对吧,视频确实录了,但是微信这个公众平台吧,只允许放三个视频,所以这个视频没法放上来,只能我留着了。泛舟翠湖的体验就是特别美,特别多海鸥,还是个阳光明媚但有遮阳篷的午后,真的,放不上来特别可惜,我开心一会儿。


看完就回民宿了,我开始做用图片总结我过去一年的推送,因为卷帙浩繁,越整理就越像偷工减料。


做到大概晚饭时间,放下电脑去吃了大家一起在昆明的最后一餐:到处都有但昆明的还是好吃又特别的烧烤。这次好说歹说点了两轮,终于在离开昆明前吃了人均超了50的一餐。我急着要在12点之前做完发掉推送,吃完径直回家了。结果到了家门口发现没带钥匙,憋着泡大尿蹲在楼底下边做边等了小二十分钟……(推送是:记录|19岁的12个月,留言拖到现在还没总结呢再说吧哈,不着急)


差10分钟零点的时候,我还在赶工,大家就已经开始干扰我工作,蠢蠢欲动地倒计时。终于赶完,点“保送并群发”的时候刚好零点,这帮人像小学生一样,抢着祝我生日快乐,然后像军训报数一样大声嚷嚷自己是第几个祝我生日快乐的,我像看儿童电影一样,又被傻到,又被感动。


轮流转完我的推送(看了一遍,到现在都还没删,又感动了,相信你们不会真的让我请你们喝因为拖稿欠下的一点点的),拿出蛋糕,才发现民宿没有打火机。宋笑宇和张子浩二话不说,下楼去买。买回来点上以后关上灯,我拿着手机,录下了所有人在一篇拉长音里给我唱的生日歌。录的时候心里水花哗哗冲刷感动得不行,后来多看了几次,越看越觉得我真是太好糊弄了,走掉成这样的生日歌都能给我感动得一塌糊涂。要是一帮陌生人给我这么唱生日歌,我绝对尴尬到博尔特附身,遁地逃跑。



逼我带上生日帽!我现在才反应过来生日的时候应该是谁说了算!!

这样一套下来,我被感动到丢盔卸甲,开了酒挨个分蛋糕,分给每个人之前都要讲一大通我对这个人想说的话,大家,不管心里是不是烦到想要马上把我打晕扔进房间以便早点睡觉,都表现得非常真诚和被感动,并很给面子地吃掉了蛋糕。气氛好到像大团圆电影走到结局必有的温情时刻,就差一首《人间》了。(所以我放在开头了,建议你现在点开,然后放慢阅读速度)吃完彭奕霖护送宋笑宇张思琦回家,大家各自收拾行李睡觉,准备第二天起一大早离开。唐瑞泽的车在中午,没那么急,我们躺床上聊了会,撑不住,也睡了。




Day

6


醒的时候九点多,其他人都走了,起床绕了一圈,行李都没落下的,垃圾也带走了。检查完房子坐下来看群,张子浩和彭奕霖已经到达机场,准备登机了。我慢吞吞收拾了行李,和唐瑞泽一起又吃了一次门口的罐罐米线,再坐地铁送他去车站,也告了别。


回来的地铁上,我一边难过,一边又因为喝了太多水,开始隐隐有尿意。终于,在出地铁口,来到一个类似CBD的十字路口的时候,尿意占据了上风,并在我连续走进三家银行发现厕所不能用以后完全占据了我的意识高地。并进而,在我走进第四家银行,问到他们的厕所其实在后边附楼的4楼的时候,把我逼到了崩溃边缘。


当我终于在附楼的5楼(走到4楼,发现在清洁,又往上爬了一层)上完厕所之后,我进入了贤者时间。从坐上回民宿的出租车,到还了钥匙,拖着行李坐在宋笑宇家楼下我们喝过酒的清吧,等她带着张思琦玩完回来拿行李回家并给我开门(在她家借住一晚)、再到走到云大附近宋笑宇给我推荐的咖啡厅坐下,甚至到对着好久不见的西餐开始吃咀嚼,我都在一边反复回味当天凌晨面对生日蛋糕感受到的,几乎是淹没式幸福感,一边试图挖掘出这幸福感的来源。当然,幸福感余波太强,感性完全压过了理性,没思考出什么东西。这几天错过的秀场图倒是补了不少。期间群里消息不断:彭奕霖和张子浩到了成都,互相指控对方在飞机上骚扰自己,张子浩感叹成都高铁的宣传照很帅;王传琪坐在副驾上拍小视频分享她硬要几十公里车来接她并不出意外地在回程中迷路的妈;陈鑫宇到了他的下一站武汉,发现民宿定的是下个月的;张思琦分享了自己的小学体检表,感叹自己还是瘦的;唐瑞泽拍了高铁车厢里碰到的吵得此起彼伏的儿童私给我;宋笑宇,分享了若干张思琦戴着只能骗到小学女生零花钱的眼镜的靓照。而我,逐一回复,感受幸福感的断点续传。


很不错,我又点了个沙拉,结账的时候发现也没超过60,昆明连西餐厅都不打算赚钱?!


在咖啡厅坐到晚上,八点宋笑宇下课了才动身,去翠湖公园找她。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湖边垂柳底下大理石公园椅子上坐着,哭丧着脸。作为和我心连心的敏感伙伴,又是地主,我知道她比我更难受,这趟过山车峰值太高。我们一路聊着走回她家(还因为怕她妈听见在她楼道坐了好久,差点错过我发大家给我唱生日歌的朋友圈),五个小时,聊出了至少一篇中篇小说的量,才回到她家。走之前可算见到了她经常提起的妈。阿姨感着冒,没宋笑宇说的活泼,但真的相当客气。晚上睡得不错。


第二天早上,宋笑宇带我吃了饵块,回去做最后的整理。为了行李减重,我又一次穿上了假毛皮大衣。刚拉上行李箱,来接我去机场的车就到了。我们相拥作别(有这个成语吗?)。



饵块为我的口味寻根之旅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登机前,我穿着假毛皮拼了个图,发了在云南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因为不想吃飞机上油腻腻的午饭,买了最大杯的美式充饥,并在登机前喝了个干净——在飞机上上厕所比在昆明CBD方便多了。这趟飞机的加速过程尤其漫长。在它终于收起起落架,载着我离开昆明的地面的时候,我意识到,这趟长达八天,平均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仍然快乐到隽永的地步的旅行,彻底结束了。


推着行李箱走出高崎机场,坐上车去车站,买好了两个小时以后出发回龙岩的动车票。途中经过标志性建筑海沧大桥,我突然非常想念在五华山上看到的湖景。我马上要回家,那个瞬间却真实地疑惑着我在哪。


又想到在宋笑宇家楼下清吧喝酒的晚上。走回去的路上,我和唐瑞泽聊到再过两天就要走了。唐瑞泽已经微醺,挺舍不得,说,真的好喜欢这里,但是真的不知道会不会有机会再来了。我想了一下说,一定会有的。下次来可能有任务在身不是纯玩,或者干脆就是来办公,心境肯定也不一样。但是一定会再来的。


但愿吧。



写在最后



现在,过了近两个月,我一路边写边回忆到了这,觉得自己可能比当时更能够回答关于幸福感来源的疑问了(当然,现在是3月12号的2:41,我脑子可能也不是那么地清楚,)。大概是因为我们碰上了一件发生概率特别低的好事。我们的不同是毋庸置疑的:我们大学才认识,且来自不同城市(大部分来自不同省份),每个人都安然度过了18年和彼此毫无关联的生活体验,衣食住行上有无数大相径庭的习惯,也都有自己独一份(宋笑宇是很多独一份)且认真钻研过的、热爱的领域,并且没有哪两个人算得上性格相同的——所以,不说在不同学院,哪怕在大学里是同系甚至同班同学的,没有交集都是说得通的,这毕竟是各自为政、最自由也最孤独的大学。


如果把我们看作各自独立的集合,并起来去个交集,交集里范围最窄的标签,大概也是有几千个的北师大2016级本科生。当然,去掉王传琪,还会有一个“喜欢街舞”(王传琪不跳舞,因为和陈鑫宇在一起而和我们玩在一起,但我们喜欢她和爱屋及乌屁关系没有,提到她的时候永远说的是“王传琪”,而不是“陈鑫宇女朋友”)。街舞把我们聚集在一起,成为了一起上课,混个脸熟的陌生人,而来到北师大,和KEEPcrew双向选择,一年以来感受到的真诚氛围和共同经历的各种比赛,又让我们的关系从同事升华同甘共苦的战友,隐隐地知道共享对某些品质的认同和追逐。但我们仍然和彼此的大部分生活无关:排练的时候放松自如,但单独碰见,还是卡在熟和熟到可以插科打诨之间。这趟凭一次讨论就定下的旅行,多邀点人其实是我的主意。但从每个人都积极地相应我们抛出的橄榄枝,选择加入旅途开始,我至少设想过10种大家不欢而散的情况——旅行是检验人和人是否真正契合和可持续地相处的最全面、真实而无处可逃的方法。人一多,又都是性格强的人,遇到点偏本质上的不和,本世纪和稀泥、海淀最佳消防车只好义不容辞,就别想玩了。


像开头说的一样,过程和结果都是出乎意料的。我终于确定我们共同认同并正在追求的品质:真实和诚恳、清醒和天真、分寸感和幽默感、进取心和享受派、自由和自控力、赤子之心、美和光鲜、谦虚和傲气…我们看起来完全不同,但生长于同样的土壤。同时,每个人在这段旅途中的都展现出的更丰富和立体的自己:(我就不说丰满,得了吧你们):忌口、匪夷所思的习惯、面对生活的态度、过去细微的经历、长大的城市、不为人知的长处和毛病……信任带来分享和坦诚,让我觉得安全,也打破了“熟人”和“朋友”的最后一块冰。


更难得的是,我们持着不同的棱角和短板,但像地图一样互嵌互补——可能在面对别人的时候,我们不得不改头换面成别的形状,但至少彼此相处的时候不必——我们拼在一起,就是周正的、无虞的、藏着彼此无数可能的方向和目的地的指引。


碰上发生概率特别低的好事,还有一个更简短的说法,叫作幸运。正值青春,本身就相当幸运,能和同样青春的人一道,共同经历和创造一些像和青春同样蓬勃而美好的事,幸运得没边了。这是我能想到的最郑重的对待青春的方式。


我们的讨论组,旅行开始前叫做“西安云南军事化旅游组”,旅行结束后我改成了Neverland,彼得潘那个所有人都长不大的永无岛。又开学了,所有人都进入了新的高压舱,要面对和处理不由分说地加大难度的整个生活了,就像永无岛,里所有人都最终要回到现实世界,我只能趁着写这篇推送的几个小时,做一回彼得潘。不过还好,假期总还是会来的。我们已经开始讨论下一个目的地了。


永无岛的各位,下一次这么生活,大概就在夏天了。春天好好生长吧,夏天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