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群杰:河南烩面

李群杰文艺工作室2021-10-08 08:49:02



编者按  

      河南烩面之鲜美,魅力之超众,厨艺之精湛,使我留恋,让我回味。也难怪河南烩面馆在全国各个城市越开越多,生意越来越红火。

河南烩面

李群杰



来北京多年,很难品尝到正宗的河南烩面。


中国人对吃很有讲究,甚至于把吃作为一种文化去研究。这也无怪乎,我们河南人把自己的面食也当成了一回事儿,一如河南烩面,最近还与武汉热干面、北京炸酱面、山西刀削面、兰州拉面、四川担担面、杭州片儿川、昆山奥灶面、镇江锅盖面和吉林延吉冷面一并被中国餐饮协会评为十大面系之一。河南烩面至今有着4000年的历史。是一种荤、素、汤、饭聚而有之的传统风味小吃,以味道鲜美,经济实惠,享誉全国。河南烩面盛行于中州大地,遍布各个城市的大街小巷,现在不仅河南有,浙江、山西、北京、新疆、广州等许多城市也都有了烩面馆。


作为新闻自由人士,外出采访机会较多,每次出差,我总也忘不了要到这个城市的烩面馆光顾一番,说起来也没有啥可惊奇的,这都是烩面的独特和祖国的繁荣发展带给我们的享受。但你要想吃正宗的烩面,还得去河南萧记烩面馆。不过我老家豫东太康,也有两家不错的烩面馆:一家史记,一家合记。反正只要你到了俺河南老家,任凭你随便钻进哪家烩面馆,来上一碗烩面一吃,一种大平原的粗犷和豪放,一种气吞山河的悲壮就会瞬间从你的心底深处奔涌而出,那种感觉是一种无以言表的绝妙的美。


大凡吃过河南烩面的人,都能感受到河南人的憨厚朴实。一大碗热腾腾、香喷喷、揽八方风味的烩面端到你的面前,那是既经济又实惠,让你一饱口福。偌大一碗烩面核算起来总共才三、五块钱儿。所以河南烩面不仅仅河南人爱吃,来河南的外地人也爱吃。

河南烩面之所以这么独具特色和风味,其实,在制作上是极其考究的,有两大关键:“一,炖汤。选上好的骨头,必须是新鲜的骨头,牛骨和羊骨。开炖前,最好用刀背或者小斧头把骨头砸毗,便于骨髓的营养和美味充分浸入汤里。而且还要先淖水,就是把骨头放到清水中烧开,待水面起了很多污沫,再把骨头捞起。把水倒掉,重新添净水,放入骨头,大火烧开。后微火慢炖,保持汤锅微浮。这样才可以保证骨汤味道醇厚而不骚腥。微火慢慢把骨头炖的白白亮亮,犹如牛乳一般,营养尽在靓汤中。另一步就是和面;烩面必须提前和,要有一两个小时的醒的时间,这样面片才可以拉得很长很薄。选择面粉很重要,要选择面筋质高的面粉做烩面,这样才能保证烩面的劲道爽滑。和面的水要用温水加适量的精盐,盐水要比吃饭的汤稍微咸就可以。和面时要加几个鸡蛋,这样烩面吃起来口感更佳。和面要反复揉搓,使其筋韧;要把面团和的很匀很透,通俗说话,就是把面和“熟”。面和好后,要醒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再擀成大概四指宽、二十公分长的面片,面片尽量要中间厚,四周稍薄,然后把一片片面放好,用保鲜膜覆上...”


总而言之:一水,二面,三碱,四温度;其次是在一油,二水,三粉,四下锅的配料上;再加上宽窄一致、薄厚均匀,软、筋、香、滑,如此这般“一碗烩面满室飘香,贵宾进入食欲大开”的画卷就慢慢展开了。所以,当你来到河南境地,千万别忘记了到河南烩面馆光顾一番,那喷香可口的风味,那殷勤周到的服务,足以使你食欲四溢,乐在其中,让你不得不叹服厨师的技艺之高明,老板的经商之大度。


记得还是我在太康城关中学求学的时候,当时家里经济比较拮据,我那在农村当农民的父亲和母亲总是省了又省,每个礼拜才勉强给我节约出只不过五块钱的伙食费来,所以,我那想单独奢侈一下到饭馆美美地吃它一顿烩面的梦想直到我中学毕业也没能实现。期间偶尔也吃过一次,我清楚地记得,还是临近期终考试父亲进城给我送饭票钱时狠了狠心,硬着头皮带我下了一次烩面馆。

那时候烩面是多么的好吃啊!一大碗烩面下肚我竟没有感觉,要想吃饱,我能吃两三碗,可我也知道,我多吃一碗烩面,就得让父亲省下一个月吃盐的开支,或者让家里免去半年的抽烟钱,这对于原本就嗜烟如命的父亲和平时舍不得吃穿的母亲来说,那是何等的不公平呀!更让我过意不去的是,蹲在一旁饿了一上午原本就饥肠辘辘的父亲还不住地对我说:“我在家吃的饱饱的,你吃你的,不够再来一碗,吃就吃饱了。”听着他的话,看着蹲在一旁一个劲地抽着口袋里的烟屁的父亲,当时我简直是合着热泪吃的。是啊,与俺村里和我同岁的孩子们比起来,他们有很多早早就下学顶个劳力帮父母干活了,而我的父亲还坚持供养我在城里念书,我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他。就那样,边吃边抽泣,一碗烩面吃完了,我也没品出个滋味来,虽然父亲还一个劲地让我“再来一碗,再来一碗”。因为我知道父亲的不易,所以我还是执拗地告诉父亲:“我吃饱了,我真的吃饱了。”


前年春节,我回河南老家祭祖,住在县城的战友们给我摆上一大桌一大桌上等的好酒好菜招待我,但是却都不能使我为之“动情”,有位战友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问我到底想吃什么?“烩面!”我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没想到竟得到战友们的一致赞同,于是乎,我们欢呼着兴奋地踊向附近的一家史记烩面馆。


烩面烩面,养分在于“烩”字,因此,这就需要有很多的佐料,首先把羊汤烩好,除此之外,就是把面和好,面和好了,烹饪并不难,把和好的面用刀切成均等的面片,厨师只要用手捏着面片两端用力甩拉几下,往首先熬好的骨汤锅里一丢,一会儿,一碗丰厚凌厉的刺激便成了,香的很。河南人的忠厚、朴实就是由烩面而得名的。


战友们围桌而坐,天南地北,高谈阔论。我随服务员走进厨房。只见厨间一字摆开三口锅,每一口锅前都有一位厨师在忙,服务员把饭单递给其中一位厨师,那厨师年龄看来虽不甚大,但却手脚利索,“嗖、嗖”几下,几碗烩面就被甩进了煮满牛骨和羊骨的锅里。然后又把几个大碗一字摆开,让烩面在锅里滚着,他开始往碗里铺香菜、海带丝、葱末、辣椒油、盐、粉丝等佐料。烩面在一眨眼的功夫出锅了,尔后又在上面浇上香油,再丢上一堆香喷喷的羊肉片,端到了我们面前。战友们像是饿极了,不等热气散尽,便一个个呼哧带吹、大汗淋漓地吃将起来,餐巾纸用了一片又一片,仍不解汗之急,不解心之急。我干脆用手擦脸、擦脖子,但身体里仍感觉是江、是河,有用之不竭、擦之不尽的水……面片与汤影,在战友们脸上波动,在战友们脸上闪耀。众战友三下五去二,便风卷残云,好一个威武雄壮气吞山河的气势。看着我的战友们一个个流光溢彩的样子,感觉他们真像是刚刚从结束战斗的前线回来的勇士们。


他们一个个抹着嘴,腆着肚子吃饱了,我还在细细地品味着、咀嚼着、尽兴尽致地吃。吃着吃着,我的心中突然升腾起一丝淡淡的哀绪,是啊,这正宗的烩面,战友们啥时想吃啥时就可以来,而我在千里之遥的帝都,馋了,只有回味一番这般情景了。


         的确,河南烩面之鲜美,魅力之超众,厨艺之精湛,使我留恋,让我回味。也难怪河南烩面馆在全国各个城市越开越多,生意越来越红火。




  

       

作者简介

李群杰,河南太康人,作家、诗人、散文家、资深媒体人、影视文化策划人、编剧;著有诗集《橄榄情》、《心泉流韵》,散文集《都市乡情》,新闻作品集《跨阶层行走》,报告文学作品集《河南人感动中国》、《生命盾牌》、《家在河南》,参与策划、制片、编剧的影视作品有《火红的杜鹃花》、《乡村守望的女人》、《道口烧鸡铺》、《分手不分手》、《油菜花儿开》等等;现为中国行为法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作协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北京书协会员、中央某法制类媒体社长助理。



  

长按二维码添加关注或搜索李群杰文艺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