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雕龙】“深夜谈吃”

上海理工大学学生会2020-05-22 15:33:52



“深夜食堂”系列的电视剧和电影里都带着浓浓的人情味。这是一家从午夜十二点营业到早上七点的特殊食堂,有不爱说话的老板和好吃到让人流泪的美食。各路食客于静谧的夜晚到来,在这方寸食堂里敞开心扉,一边吃着热腾腾的食物,一边分享故事和真情。


中国人一向不习惯将情感宣之于口,而喜欢将关怀放进日常的一粥一饭之中。夜晚饥肠辘辘的时候,不安、忧伤、思家、委屈等情绪很容易泛滥上来,只有食物能够安抚。胃里充实的时候,心情才会饱满。每个城市都会有藏在夜色里的美食,等着我们慢慢发掘。


上海——侬好呀!


   这座城市夜晚的样子比白天好看许多,明亮处灯光贴着地面流淌,几乎可以使人晕眩着忘记那些建筑本身单调的色彩;昏暗的小巷子也别有一番风味,耐心的老饕或许会在夜色中迈进一家尚未打烊的小店,叫一碟小豌豆,一盘熏鱼,就着崇明老白酒慢慢地喝。


  上海本帮菜一直保留着脍不厌细的传统,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作为正餐合适,作夜宵未免小题大做。好在上海最迷人的地方在于精致,更在于包容。加班到半夜的人依然可以朦胧着眼在全家买到冒着热气的丸子填填肚子,想要狂欢的年轻人们也不会失望,这边的火锅店大多数不会在凌晨一点之前关门——这就是上海温柔的地方了。



刚来上海的时候,喜欢在傍晚不热的时候乘上公交车,随意找个地方停下来逛。后来跟朋友一起出门,目的性就强多了。慢慢知道了有个喜欢讲段子的歌手开了一家火锅店叫“上上谦”;知道了在锦江士林夜市里一边吃烤虾、骰子牛肉、蚵仔面一边听着过山车升起降落的时候飘过来的尖叫声很刺激;知道了本溪路有家很正宗的重庆鸡公煲,并且这道菜本身跟重庆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以创始人名字命名的;知道了上理本部对面有个很小的小吃街,想来也是历史悠久。


知道的越多越觉得亲切,都说美食能够让人迅速记住一个地方,那么我想,熟悉一个地方的标志,莫过于知道哪些地方好吃不贵,哪个餐厅的老板诚信并且爱笑。这里不是我的家乡,却越来越有家乡的感觉。



江苏——尅饭啦~


认真说起来,江浙沪是一个菜系。但是两座城市的发展方向决定了两个地方的生活是不一样的。上海是金融、贸易中心,江苏则是轻工业重要地区。很多人背井离乡来到这里的工厂,白天埋头工作,晚上的时候就三三两两出来进行力所能及的消费。有需求就有生产力,夏天的夜晚,空旷的大路两边铺满了打着夜宵招牌的烧烤摊和小炒铺子,客人们坐在塑料凳子上乘凉、喝酒,操着各色口音抱怨、跟老板侃大山,在天亮之前各自散去,小时候我一直觉得这种忽来忽去的热闹很有“江湖”的感觉。




有一次晚上出去散步的时候路过烧烤摊,看见一个穿着长裙的姑娘面前堆了很多啤酒瓶,她一边把啤酒和烤串轮着往嘴里送一边抹眼泪,嘴里漏出的呜咽声可以看出她的心情相当崩溃,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所有人都见怪不怪。我拿着纸巾逗留了许久也没有上前,直到另一个女孩找过来之后两人抱头痛哭,最后互相搀扶着走远。店家的小女儿抬头问我那个姐姐为什么哭得那么伤心呢,我想了想:一定是啤酒跟烤肉太辣了吧。



北京——吃了吗您呐~


梁秋实先生的《雅舍谈吃》是我最喜欢的散文集,没有之一。这本书收录的大多是梁先生在老北京各家吃过的招牌菜以及小吃,如烤鸭、豆汁儿、煎馄饨等等,字里行间无不带着一股利利索索又余韵悠长的京味儿。也是这本书让我对北京美食有着很强烈的向往之心。所以看到反贪大剧《人民的名义》中第一集时,最吸引我的不是侯亮平一身正气也不是反派赵德汉的演技,而是那一碗从头到尾都在刷存在感的炸酱面。


        (假装是无辜的吃面群众)


皇城脚下的食物中总是充满着规规矩矩的感觉。炸酱面得用抻面,四色面码一样也少不得,掐菜、黄瓜丝、萝卜缨、芹菜末,趁热捏瓣蒜呼噜噜的来上一碗,胃满足了,心也熨帖了。北京美食很多,论知名度绝对是北京烤鸭最盛。虽然没有去过北京,但是炸酱面跟烤鸭也没少吃。我爸总是喜欢咂摸着嘴说我们家附近的北京烤鸭是水货,真正的北京烤鸭肥且嫩,拿着烫手。片出来的肉每一块都连着皮,哪能是用没有填过的鸭子随便往烤箱里一塞就了事的呢。


一个外乡人尚且如此惦念,夜深人静时,离家的北京人得馋成什么样呢?



四川——这个串串巴适的板!



 川菜是八大菜系之一,而且家常菜品相当之多,流传范围也相当广。担担面、麻婆豆腐、水煮鱼还有麻辣香锅,大多数人都是吃过的。四川话听起来热情、爽快,我的室友中就有一个偶尔会讲家乡话的四川辣妹子。她说刚到上海的时候感觉什么菜都没有味道,后来习惯了这边的甜口依然会很想念家里的食物。而我不是虽然很能吃辣的人,每次看到四川牛油火锅也忍不住食指大动:红油锅底咕噜噜的冒着泡,肥牛、黄喉、虾滑、金针菇、笋尖不断地投进去煮沸,简直诱人犯罪。




我问她想到家乡夜宵的时候最先想到的是火锅还是串串的时候,她说都不是啊,是妈妈做的饭,不管多晚回家,总是有好吃的在那里候着,有时候是水煮鱼,有时候是辣子鸡,甚至是最简单简单的炒鸡蛋,但是一定有的。那一瞬间我觉得最好的味道,是旧时光的味道,是亲情的味道。


民以食为天,食物可以果腹、可以寄情、可以代表一方水土特色,所以把无法释放的情绪交给美食吧。坐下来,慢慢品味就好。


                                  编辑:李星星

                                  新闻传媒中心

                      上海理工大学学生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