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找司先生,找到他,也许就能知道我是谁了

推理罪工场2019-05-16 08:45:11



大青神(二)

/佟婕

 

五 蛇祭

竟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人,从屋梁上纵身跳下来,俯身立在神台,一双刀削般的眉眼却有着与年龄完全不符的淡漠,睥睨地板上的曾小玉,脸上微有一丝困惑:“你是谁?”

曾小玉用力摇摇头,堵住的嘴巴“呜呜”说不出话。

少年漆黑的眼珠,在火光中忽而闪过墨绿和金光,从腰间抽出一段尺把长刀锋,吓得曾小玉又是一震,双目圆瞪地瞠视着他,还好少年只是把曾小玉手脚的麻绳割断,再帮她把嘴上的布条松开,曾小玉迫不及待地掏出嘴里的帕子,喉咙又干又渴早就难受得很。

脸颊两边被布条勒一晚上,能摸到两道痒疼的深痕,曾小玉双手揉着脸,手脚其实也麻得毫无知觉,但此时更害怕的,是围拢的那些蛇群。

“给你松绑了,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少年仍冰冷沉静地站在那望着她。

“回、回答什么?”曾小玉想不到眼前这少年面对大量的蛇群还如此淡定,但马上她又发现“丝丝”作响的蛇群自从少年出现后,都奇特地退避到数丈以外,莫非蛇群就是他引来的?

一边双手捂住脸颊,低头舔舔干燥的口唇定了下神,才抬起头望向少年:“我是来这里走访亲戚的,但是不知为何会被那些人迷晕以后,送到这里来。”

“你是……祭品?”少年微眯了眯眼,上下审视她。

“我?”曾小玉再看自己,身上包裹宽大的红披风,这一身明明是新娘子的衣服,只得摇头:“不知道。”

“听说这里有人假传神意,为让青神保佑广绿玉石每年的开采丰盛,所以每年的九月初一,都会把一个童女当做祭品送到青神祠来,到今年,你是第三个了。”少年四下里环顾,随手在神台上拿起一个棠梨,朝曾小玉示意:“你要吃吗?”

曾小玉已经饿了大半天,加上惊吓颠簸,早就饥渴难耐,连忙点头,双手麻痹但还是颤抖着接过,咬了几口才想起什么:“你刚才说……”曾小玉竭力抑制住自己喉咙的颤抖:“我就是被他们……今年送来的祭品?而你正是为这事来的……那你能送我回去吗?”

少年那捉摸不定的眼眸却也闪过一丝疑惑:“回去?”紧接着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事情没那么简单,况且你是被村民送给龙神的新娘子,你想回哪去?”

“龙神?不是青神?”——少年的话再一次让曾小玉更加糊涂,但事情还远不如她所想,就在错愕之间,祠堂外黢黑远处山野间,猛地传来“啊”地一声凄厉的男人惨叫!

神祠内众蛇都“咻”地立起,吓得曾小玉全身骨骼都为之颤栗,而少年则警觉地一个箭步追出外面去,但很快又从大门外的茫茫夜色中回转,神情有些异样,进来俯身到她面前道:“有人来了。”

“谁?”但问完曾小玉马上想起那些送自己到这的村民们,本能的求生意志导致她连忙起身:“要躲起来?”

无奈双脚松绑后虽缓和了许多,但捆伤的麻痹没那么快消退,曾小玉又是从小在大宅里娇生惯养的小姐,勉强起来也只是挪了两步又要摔倒,那少年看一眼外面:“来不及了,我背你走!”

不由分说就将曾小玉背在背上,然后一纵身轻盈地跳上神台,随着他的动作,神祠内的蛇群也都“窸窸窣窣”地快速移动,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大青蛇神像跟前,曾小玉只觉头顶一阵凉风,抬头望去才发现神像上头居然开了一片天窗,此刻深紫天际,星光璀璨,想来方才他也是从这里进到神祠的吧。

少年一手攀扶住石雕的头,脚下踩墙一跃,目测一丈多高的距离,他轻而易举就附到天窗边际,窗口宽敞刚能容二人身量,他脚下踩着蛇头,让曾小玉先爬出去,曾小玉正爬着,就听见身后传来众多急促脚步声和喧杂说话声,看来是有人赶到神祠来了。

“快。”少年一手将她托出去,然后自己同时飞快跃出。

天窗外是倾斜的屋脊,曾小玉整个人匍匐在瓦片上,一动就怕发出声响,少年也伏身下来,将耳朵侧在天窗里倾听。

神祠前方鱼贯而来一片火光,接着有人大喊:“啊!好多蛇!”

神祠内的数百条蛇自然极有威慑力,那些人貌似被神祠内的蛇群吓坏了,没人敢步入,只是围着神祠前人声攒动。

但很快慌乱就变成愤怒,有人大喝:“司先生神机妙算,新娘子果真不见了!必是青神震怒,从此竹萝村再挖不出好绿石,就他们黄家独大!黄冠筠你还有什么可解释的?”

“黄冠筠?”曾小玉一惊非同小可,难道黄家表哥也来了?她本能就想起身去看,却被少年一把扯住衣袖,目光冷峻地制止,同时他的右手已按在腰间刀鞘上。

黄冠筠确实就在这些人当中,当下听到他的声音争辩道:“绝不可能!那是我娘家亲表妹,竹萝村石矿一损俱损,献出亲族表妹已是迫不得已,我倒说是你们有人拐走新娘,栽赃嫁祸我们黄家……”

当下一众人就吵嚷起来,曾小玉将话听得七、八分,不由得心中如锤撞击,原来这一切都是姑姑家密谋好的,居然以表姐婚嫁之名骗母亲带来自己献祭蛇神……怎会有如此荒诞之事?心中凄惶之余,不由身体震颤,不经意间碰响了身下瓦片,立即有人大喊:“屋顶有人!”

听到这一声,曾小玉心忖:“完了!”

转而望向身旁那少年,发现他只是眉头深皱,不知在思索着什么,两人转目对视一眼,他却不显慌张,只是做个手势示意她不要动,然后自己慢慢站起身,顺着屋脊就往神祠前方走去,看来他打算直面竹萝村的人们。

神祠下方的人们很快就发现了少年,立刻围拢上来,纷纷叫嚷道:“那小子是哪来的?”“是个生面孔!还有刀……什么人?快下来!”

曾小玉原以为少年也是竹萝村人,但听到村民们的反应,才暗暗心惊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他好像丝毫不在意此刻剑拔弩张的气氛,仍是一如平常的淡然望着众人:“你们说的司先生在哪?”

这话一出口,村民哗然,为首的喝问:“你小子什么来路?这里是竹萝村的地界,外人识相的就赶紧离开!”

少年双手举起:“我不想跟你们动手,我只问你们,司先生在哪?”

与此同时,有人绕到神祠背后,曾小玉的红衣过于显眼,很快就被发现了,火把挥动中有人喊:“你们快看!新娘子在这!她爬到屋顶上去了!”

曾小玉回头望去,只见黄冠筠带人也跑来,看清确实是她时,顿时如释重负:“表妹!曾家表妹!快下来,我是你表哥黄冠筠!”

曾小玉哪里敢答应,只吓得手脚并用就往屋脊高处爬去,慌乱之中接连踩坏几块瓦块,碎片“哗啦啦”洞穿神祠内,下面的人就喊:“快搬梯子来,别叫她逃了!”

曾小玉这时不小心,“哗啦”一脚竟然踩空,左脚就卡进屋瓦下的木柱中,少年一边稳住身形,边将手指放到嘴边发出一声接一声尖锐的唿哨,立刻就听神祠内蛇群“夫夫”大作,似乎是蛇群应着少年的召唤,随即倾巢而出,下方的人们随即发出连连惊叫。

少年这才翻越过屋脊到曾小玉旁边,帮她把脚从木柱中抽出。借着火光,曾小玉却无意间觑见他衣襟中,露出更大片的龙纹身,不由心中惊疑不定,却听得他道:“蛇群只能把他们暂时吓跑,你若不想被他们抓住,就跟我走。”

他的语气还是冷静淡定,但在这样火光混乱的情形下说出,有种说不出的诡异,二人四目相对,他深色的眼眸中依次墨绿金色的暗光流动,曾小玉只觉眉心有些跳动的刺痛:“去……什么地方?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去找司先生,”少年将刀收入鞘中:“他才是这里发生事情的关键,找到他,也许就能知道我是谁了。”

 

六 撞煞

就像延续前一夜的梦境中无法挣脱出来;在飘荡雾霭的青山之中,依稀能辨清一条杳无人迹的曲折路径,无禽、兽的飞行走动,只有少年牵着她的手摸黑赶路。

曾小玉问他的姓名,他说姓龙,兄弟之中行五。

曾小玉便告诉他自己的姓名,他点头答:“记住了。”

“家人朋友都喊我小玉,那我叫你小五吗?……你这不是知道自己的名字?还有兄弟五个……你怎么说不知道自己是谁?”曾小玉又问。

“这些都是青神告诉我的。”龙五的声音在夜色中显得飘忽不定。

“青神?”曾小玉诧异:“难道是青萝山的青神?他不是神仙吗?你能跟他说话?”但随即想到神祠里的蛇群,少年只用简单的口哨指示,它们就都一致听命行事地行动,莫非这人真与青神有什么联系?

“你懂下山的路吗?从这里通往哪里?”

“这是山魂道……据说是山神乃至鬼魅魍魉的专属通路,所以方圆一带的人轻易不敢踏足。”

“那……”

“不用问了,以后该知道的时候,就自然会明白的。”少年的语气毋庸置疑。

山峰之间的天际,几颗星光如水滴明亮。

路过一处溪流,曾小玉甩开少年的手,扑到溪边捧起水就喝,她实在太渴了,脚步也早已疲得不听使唤,刚才因为害怕那些人追来,才会勉强坚持着走那么多路。

入秋后,山中的溪水特别冰冷,她喝几大口,才缓下来定一定神,洗一把脸,才觉察面上涂的厚腻脂粉,连忙又捏水用洗去,不时回头拿眼偷觑那少年,他立在小路中央,夜色深沉墨蓝的光却好像在他的身周笼罩了淡淡的水气光晕,衣服领口和袖口的水纹发出摇晃不定明暗色,突然想起他在神祠说的话,心底未知的恐惧像发芽的藤蔓般再度滋长,这人要带自己去哪?被那些人骗来献祭已经是不可预想到的灾祸,现在只想尽快回到娘的身边,然后回禹门坊的家去……但这个人却说要去找什么司先生?

眼下怎办?是相信他,跟着他继续走这山魂道?还是自己找路回竹萝村?要是再碰到黄冠筠他们会再次被抓回去吧?越想越六神无主,轻轻一动,项上的项圈就“叮当”地碰撞累赘,她想也不想就连同手腕的龙凤镯一起脱下,扔在旁边的草里,想想还不解恨,把大红的外罩披风也褪下甩在地上,这下倒松快许多。

用手背擦着嘴边的水,转过来望着龙五,他却不急不躁,只是站在那等着她,到嘴边质疑的话登时咽了回去,只讷讷地道:“你……不渴吗?”

“不渴。”少年仍淡淡地回应。

“哦……那、那些蛇呢,它们都不见了,却那么听你的话,不会还一直跟着吧?”曾小玉站在溪边不动。

“蛇?这里满山满谷都是。”少年说时,曾小玉就听到脚下草丛中“窸窸窣窣”的异样骚动,惊得赶紧回到路上来,但却不敢靠近他,戒备地保持在数步之外:“我、我想回竹萝村找我娘,这条路能去竹萝村吗?”

少年的语气有些讳莫如深:“走这里,是为了避开追来的人。”

“我、我想回家……”曾小玉说到这,终于怕得抽抽噎噎哭起来,慢慢蹲下去抱着双膝头,袜子、鞋子早被夜水打湿,紧裹住的脚疼得实在走不动,自己就这么落单在广宁县的深山之中,还要被一群居心叵测的陌生人追赶,甚至就算自己费劲辛苦回到黄家,但还没见到娘的面,也许又被坏表哥一家抓住送回来的……眼前这个叫龙五的人,也让人难以信任。

少年人沉默了一下,居然微叹一口气,走过来俯身在她面前:“我连我家在哪都不知道,那一天睡一觉醒来,就躺在青萝山里青神神祠当中,四周被许多蛇围绕,然后有个人走出来,自称是千年来侍奉龙神的青神,他告诉我,要想弄清楚自己是谁,就得先去找到假冒青神名义谋取利益的坏人,他是这一切事情主谋,你说那些人是竹萝村的村民,我想他们口中的司先生也在竹萝村里,你如果相信我,就把你先前的遭遇跟我说说,也许能发现更多线索。”

“真的?”龙五的话说得真诚,让曾小玉想起那个自小听惯了的关于青神的传说:“侍奉龙神?没错,传说中青神是龙神与术士斗法时用的捆石索所化,原来神话是真的?”

“嗯。”龙五点头,伸手拉她起身,忽然就在这时,来时的山路方向远远飘来一个失腔怪调的呼喊:“小玉……曾家表妹!”

“谁?谁在叫我?”曾小玉刚放下一半的心重新提到嗓子眼,错愕之间再听,却好像是黄冠筠的声音。

龙五也不无诧异:“这人怎么会跟来?这条山路明明布下了蛇雾……”眼睛撇到旁边黑暗的浓荫灌木丛:“先避一避。”

一个满脸是血的人跌跌撞撞跑来,确实是黄冠筠,但方才看他还很有架势地带着几个随众,怎么才过一会就变成这副模样?

“表……”他跑到两人方才站立过的地方,鞋子踢到曾小玉扔下的金项圈首饰,声音一滞连忙捡起来看,更急切起来攥着项圈继续往前追去:“小玉!”

待他跑远了,龙五才冷哼道:“这人把额头碰流血了,难怪可以找来。”

“他怎么会这样?”曾小玉犹想不通:“把头碰流血了就能找到路吗?”

“也许是被人害的,说不定……司先生就在附近。”龙五戒备地举目四眺:“夜里的山魂道,按理说普通人难以找到入口,我还让蛇群在来路布下雾障,一般人看不见,除非见血光或者……”他的声音低下去,似乎开始思考对策,曾小玉不敢打扰,侧耳听黄冠筠的呼喊,本以为他会顺着山路径直下山去,不曾想就在他跑远的方向,猛地“轰隆”一下巨响,霎时间砸碎山谷的宁静,二人还没反应过来,只觉脚下地面传来强烈的激荡,两壁黑暗山峰之上,无数“扑棱棱”大小的飞鸟羽翅鼓噪,还有走兽被惊醒后逃窜的杂乱足蹄,紧接着黄冠筠发出“啊”地凄厉惨叫,又瞬间被轰隆的余震声音掩盖下去——

“吓!”曾小玉全身僵直冰凉,一切事情接连发生太快:“表哥他怎么了?”

本能就要站出去:“快去帮帮他!”

“慢着!”龙五却一把将她拽住,做个噤声手势:“等等……你听……”

与此同时,山溪“铮铮淙淙”的水声异样地发出倒灌似的“咕咚咕咚”,很快两人都觉脚下一凉,才发现路边溪水不知何时已经涨漫上来,水线越上路面,迅速上涨到灌木丛来。

龙五伸手在脚下试了试水深:“下山的方向又有山石塌了,这一带的山常年被人采伐玉石,近来已经发生好多次小型坍塌……下山的路更不好走了。”

就在这时,一阵热闹的敲打乐声传来,像是嫁娶喜事的送花轿队伍。

龙五那向来淡然的脸上,也终于显露出难以置信的惊愕神情:“那是什么……走!”拉起曾小玉就往下山方向跑去。

“滴滴答答—滴答滴—”,拖长的唢呐和铙钹交响乐声交织。

“小五,怎么回事?”曾小玉还弄不清状况,但裙下的溪水很快就没到小腿肚上,曾小玉扯住他衣袖:“水越来越深了,还能往前走吗?”

回望山路那头,数盏大红灯光倏忽飘来,迟疑之间,果真一列花轿队伍渐行渐近,小玉甚至能看清那一行提灯的两个面容化得惨白如扇灰的仆妇,一手还从衣袋中抓出些粉末洒向两边,龙五把手指放嘴里,用力吹出先前那样哨子的声音,周遭却并没有预期的蛇群动响,他也有些慌了,再吹几下都没有反应,旁边曾小玉伸鼻子在空气中用力嗅了几下,山风正是从上而下来:“……她们在撒些什么,好像、好像药店里卖的雄黄驱虫药的味道?他们是有备而来的。”

“嗯,抬花轿是喜红,深夜走山道,突破雾靥迷障最直接的方法都是见红,类似“撞煞”的意思,看来那个司先生不简单只是个骗子,他能安排人们一再闯进山魂道,还会克制蛇群,而蛇群都是青神的部下,他表面利用青神的名义,实质却跟青神、龙神为敌……”龙五很快冷静下来:“既然避无可避,倒不如回去。”

“那是什么意思?你怎么会懂那么多?”曾小玉话问出口,但旋即明白:“你是说回去面对他们?”

少年的面容恢复初见时的倨傲:“很多事情我也想不起来,但联系起来似乎就是这么回事,要弄清楚来龙去脉,直接见到这个司先生就行。”

两人说话间,从水中走回干燥的路面上。

下裙被浸得湿透,小玉弯腰将裙摆拧干并卷起到膝盖处扎紧,大红花轿已经停在面前。

红彤彤的灯笼照映在众人的面目上,一色煞白模样。

两个仆妇走出行列,她们的身形福气,但奇怪的是每走一步都好像腰骨无力似的,扭捏姿态朝曾小玉福了一福,没有表情的脸发出话音道:“新娘子,可找到您了!请上轿?”

曾小玉畏惧地藏在龙五身后,早先梳好的发髻在奔忙中散下,钗环尽都脱去,局促地用衣袖擦嘴上残留的胭脂:“回、回去可以,但我不坐轿子。”

两个女人听说,就想走近,但龙五瞬间就拔出那把短刀横在当前对峙道:“按她说的做,带我们去见司先生。”

不知是畏惧龙五的刀,这些人面虽然无表情,却都怔在那里一动不动。

“诶?这些人……”龙五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曾小玉还没反应过来,龙五已经往前跨出一大步,双手举刀过头,手起刀落就往距离最近的一个女人身上劈去——

曾小玉没想到龙五会猛地狠出杀手,连掩目都来不及,眼睁睁看着刀锋径直没入女人肩头,将女人劈开两半!

但没有预想中的血光飞溅,更没有惨叫,那身体只发出“撕拉”一声硬皮纸的破响,曾小玉瞠目结舌地看着那分开的两片身体,就这么轻飘飘地软折在地,被劈开的竟然只是剪成人形、画白脸五官的大红硬纸!

一旦心中猜测得到证实,龙五紧抿的嘴角出现一丝了然的笑意:“司先生果然就是那个术士!”随着话音,他又连续凌空劈出几刀,剩余吹打的乐手、轿夫无不应声倒地——

但纸人手中的大红灯笼落地,却“呼”地冒起一尺多高青黄火焰,吓得曾小玉这才发出“啊”地一声,整个人往后跌坐下去:“龙、龙五……”她好像已经下意识把龙五当成救星,六神无主之下以红袖遮面并不自觉喊他的名字。

龙五也被火焰惊了一下,赶紧几步退回来,单手去扶起地上腿软做一团的曾小玉:“你……”话没出口,声音猛地窒在喉中,他无法相信地低头看去,一把利刃的半截已没入他的肋下,曾小玉仰起脸看着他,瞳眸颜色如烟云水雾,双手紧紧握住匕首的把柄,同时再一咬牙,将后半截锋芒全部送进他的身体里——



扫码关注谷臻故事工场




 

罪工场











推理





围观身边人的罪行黑名单,你准备好了吗?

投稿邮箱:zuituiligushi@126.com

来稿请注明是否首发和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