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汉中天坑》摄制组西乡骆家坝天坑拍摄日记(连载2)

汉中市旅游2019-07-05 00:33:24


纪录片《汉中天坑》摄制组西乡骆家坝天坑拍摄日记(连载1)

陪央视《汉中天坑》纪录片摄制组考察骆家坝天坑日记


6月1日 星期四 晴

 今天清晨六点多就起床了。洗脸、刷牙之后,我在楼顶晒台眺望山景,只觉得山色逼人,令人忘俗。同宿舍的老陈起床后就出门了,等我下楼时还没有回来。我刚一下楼,就见老陈回来了,说是去河边转了一下,想买点东西,但街上的店门全都关闭着。



不久,大家都起床了,于是吃早餐。店主夫妇很能干,给我们炒了个酸辣土豆丝,凉拌黄瓜片;主食除了大米粥,还有馒头、花卷、粽子、煮鸡蛋。大家吃了都说好。吃完后,我和老陈把剩余的馒头、粽子和鸡蛋都装在塑料袋里带上,预备上山后吃。


有人在准备长筒雨靴,说山里旱蚂蟥多,需要保护双脚,而且下雨了也不怕。聂主席表示赞同,说我们此去就要经过著名的“蚂蟥沟”,听其名就可知道那儿的蚂蟥有多厉害了,所以带上雨靴是必要的;此外,每人还得带上雨衣,以防下雨。


我和老陈等几个人穿着借来的迷彩服,脚穿迷彩胶鞋,头戴迷彩军帽,像极了准备野外拉练的兵哥哥。听了聂主席关于“蚂蟥沟”的介绍后,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穿着厚袜子和胶鞋的脚,又将绑腿紧了紧,觉得应该能够抵挡几只饥饿的旱蚂蟥的袭击。


准备就绪,大家就乘车前往镇政府院内,等候主管后勤服务的镇人大聂主席等镇上领导们。原来,他们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一直在采办此次天坑探险行动的食用物品。我们把东西搬上三轮车后,就坐上皮卡车出发了。


过回龙桥,经三圣宫,我们在细辛村委会门前接了几个背工后,继续向深山挺进。


车子沿着山麓,绕了一圈又一圈,似乎永无尽头。路况十分恶劣。车子忽左忽右地行驶着,像喝醉了一样;坐在车上的我们,更像一群醉汉,东摇西晃,头晕目眩。但由于路面较宽,还不觉得多么恐慌。


正在考虑是否下车行走时,车子突然停下了。原来,我们已抵达此行第一站——庙垭子。紧靠路边的一户人家,原来是司机罗天怀的家。这是一个分岔路口。虽然不宽,但车技高超的司机们三下五初二就把皮卡车掉过头来,下山而去。罗天怀也将自己的皮卡车掉转头来,停放在路边,然后从家里院内开出来一辆三轮车,说是送我们去方家垭——我们车行的终点处。

大家七手八脚地把东西转移到老罗的三轮车上后,我们又上去了七个人;前面两辆三轮车的装载内容及负重也和我们的车子一样。

从罗家门前经过的一段路,较为平坦,路况较好。坐在三轮车上的我们,感觉颇为轻松愉快。但是,好景不长。不久,我们就感到车子颠簸起来,而且越来越厉害,摇晃得坐在车上的我们好像坐在恶浪中的小船上一般,身不由己,心惊胆战。原来,我们正行驶在左边是山壁,右边是悬崖的山路上。不仅路面狭窄,而且路况极差:两道深深的辙印就像两道铁箍紧紧勒住了地面,也勒住了滚动的车轮,而且右边的辙印紧傍着悬崖边,稍不留神就可能会滚下深不可测的悬崖。难怪这段路只能行驶小巧灵活的三轮车,无法行驶较为宽大的皮卡车。


路况更差了,车子颠簸得越来越厉害。山路只有一米多宽,一边是山壁,一边是悬崖。三轮车蹦蹦跳跳地行驶着,本来已经够吓人了,还要时不时猛然一拐,似乎要冲下右边的万丈深渊,吓得人冷汗直流,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我们几次都吓得要求下车步行,但司机不仅不停车,还不时向后张望,笑呵呵地安慰我们:“都坐好了,不要怕!”


怎么会不怕呢?眼看着请来的十几个背工在路上说说笑笑地走着,好不轻松自在,好不逍遥快乐,实在令人羡慕啊!当车子再次猛然滑向危险的悬崖边而被司机眼疾手快地刹住车并倒退后,我再次要求下车步行,却不但依然遭到同车人的反对,而且再次得到司机的微笑安慰:“没啥!不要怕!”

如是再三,我不再请求下车了:反正下不了车,不如听天由命吧!如果我“万一”了,说不定还能评个“烈士”当当呢。


正在晕头晕脑地胡思乱想着,车子忽然停下不走了。原来已到了车行的终点——方家垭。必须下车了,因为从这里就要负重下山,然后绕山而行,去往深山更深处的“天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