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这位北漂的中年陵川人念叨妈妈做的刀割离扯面···

陵川网2021-08-31 12:45:33

出门在外,最想吃的就是老家的饭了!

来看看咱陵川老乡是怎么说咱老家的刀割离扯面!

来到京城已经二年多了,最不能忘的是我妈做的刀割离扯面,据说,一个人的饮食爱好,定型于五岁前后,一辈子改不了的。我从小爱吃面,四十多了以步入中年,吃过的面不少。刀削面、手擀面、臊子面、油泼面、拉面、剪刀面、打卤面、炸酱面……各具特色,都很好吃,但最让我念念不忘的还是我妈妈做的刀割离扯面。

      也许陵川闭塞吧,在饮食文化上有自己的独特风格,我家乡属陵川东部山区,大会河流域,离城不远。因为气候的原因也只能种点小杂粮,蔬菜,玉米,少年的时候面是我老爹用玉茭换的河南面粉,那时陵川普通生活条件也不好。土地下户后我老爹(爷爷)勤劳耕作,我家是有余粮的,能换到河南面粉,不过也舍不得吃,逢年过节时才能吃扯面,饺子等。唉,那时的面粉村里人都叫“好面”。


      冬天大部分人家中午都是吃小米焖饭,炒老瓜豆面菜的,地蔓奈存放,春天除了种子,才能吃。当然也经常吃红白萝卜地蔓和锅焖饭,吃饨面那简直是渴望。我妈妈做刀割离面,拉的很细很薄,特好吃!每到家里来亲戚或下乡干部派饭,这我也就能吃上刀割离扯面了。

       那时的面粉也是河南人自家磨的,大部分都来自河南薄壁镇的面粉,特白特有筯骨。知道要有人来,首先吃吧早饭,收拾停当,我妈就开始用那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二升米盆开始和面,我妈常说和面要三光,手光面光盆光。村上派饭也经常派我家,我老爹是共产党员,参加过陵川独立营,打过仗,也是村上的老干部,所以我能经常吃到刀割离面,那是我妈最拿手的。


快到晌午,我妈就切地蔓丝,很细。然后泡点干菜,夏天吃不完的小瓜,豆角什么的,用热水泡点从河南贩子车上换来的红薯粉条,一切准备好,炒菜是旺火醋溜的,醋,大酱是我老爹自己做的,很酸,很香的。其实说来除了这也没别的调料不是?


炒好菜,扯面很快,也许是熟能生巧!我妈一把能扯三四碗面的,十几个人吃饭不在话下。三翻烧馍两点面,第二次点水就能闻到面的那种麦香了,特别有味道。我小嘛,大人们不管多大的官也让着我,让我妈给我先捞面,我记得我在门蹲上坐着能吃两小木碗。

不知不觉的,生活条件好了,家里每天能吃上刀割离面了,菜也是有荤有素了,换着花样炒,面依旧是那刀割离面,但做饭的换人了,我媳妇接了我妈的班,能掌我家大厨了,不过扯面还真没我妈扯的细薄!


我在京城二年多,回过家乡三次,每次回去,中午晚上准吃刀割离扯面,有时我妈做有时我媳妇做。也吃土豆丝干菜刀割离面,不过很少了,条件好了,冬天也有新鲜菜,出门就是科飞超市,想吃什么菜都有,媳妇也是每天不断调换着菜的颜色口味,也经常做饭,唯一不变的是从我妈手中接过来的厨房生活,不变的还是那刀割离扯面,传承着我妈妈做饭远香飘逸的味道!那份深深的母爱,浓浓的,让我感动。


来源:作者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