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场荷官揭秘大小赌局,层出不穷的千术大开眼界...

澳门事2022-01-14 16:49:25


第1章 初涉


荷官,也称Dealer,一句话概括,就是在赌场工作的发牌员。

而我就是一名荷官,常年游走在各大赌场,给别人看场子。在赌场看场子的人有两种,一种是打手,还有一种就是我这种“高级荷官”,负责监视赌场有没有人出千。

随着时代的发展,千术可谓也是层出不穷,只要你长期混迹在那些比较“脏”的场子里,我保证一年下来你能见到无数种出千的手段,而且还不带重样的。

……

在我做荷官之前,我也曾经因为赌博误入歧途,迷茫过,彷徨过,甚至于自杀过。虽然如今已经不再赌博,只是偶尔帮人监场,但是关于那段回忆,却怎么也无法忘怀。

我之所以要写这个,只是想告诉大家,不能沉迷于赌博。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不能想着靠赌博发财。

我见过太多人因为赌博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自杀的自杀,犯罪的犯罪,其实这些事情都是可以避免的。

而且还有一些不正规的赌场和赌局,都充满了骗术和千术,后面我会给大家一一叙述。

所谓十赌九骗,很多时候并不是你运气不好,而是别人给你做了局……

说了这么多,我们言归正传吧。我希望我写的这些东西,能够给沉迷赌博的人一个警示。

所有的事情要从我父亲说起,我的父亲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烂赌鬼。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整天沉迷赌博。

赢钱了他就大手大脚,输钱了回家就是冲我母亲发脾气。有时候实在是输急眼了还会动手打我母亲,在我年幼的记忆中,他们两就是不断的在吵架、打架……

最终母亲实在受不了这个无法回头的浪子,选择了离婚。

那年我八岁,母亲离开了这个家,剩下了我和父亲两人相依为命。

平日里,我父亲虽然好赌,可对我还算不错。不管有没有钱,都让我吃最好的穿最好的。

白天父亲要出去打牌,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去哪都带着我。就这样,我很小就接触到了赌。

也是从那时开始,给我以后铺了一条“不归路”。无论是什么样的赌法,只要我看上两遍马上就能知道玩法,甚至于尝试几次我就能摸到一点门门道道。

直到我十二岁那年,我大伯实在看不下去了,说我父亲这样天天带着我去赌博也不是办法,就把我接到了他家,找了个学校让我去上学了,学费也是我大伯出的。

之后我就一直住在我大伯家里,父亲还是和往常一样整日游手好闲,以赌为生。

因为上学的关系,我和父亲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直到我上了初三的时候,我父亲欠下了巨额赌债,无力偿还,最后选择了自杀。

我怎么也无法忘记,躺在血泊中没有声息的父亲,任我如何喊他,摇他,他都再也醒不过来了。当时我只感觉天旋地转,胸口特别的堵,最后眼前一黑就晕死过去了。

父亲的去世对我的打击也不小,我也没什么心思上学了,休学了一年,在我大伯的饭店里帮忙。

后来又被我大伯送去我们县里的一所高中,打那之后我开始懂事了,对父亲的事情也越来越关注。我一直很想不通,为什么赌博会让人如此着迷,一旦深陷就不能自拔?

带着这个疑问,我开始试着去接触赌博。

高中时期我是住校生,大家在宿舍都会打牌。

因为都是学生,所以赌的并不大,也就几块钱。

我大伯家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又加上我这个拖油瓶,负担也很大。一个月我的生活费就一百多一点,还得省着用,不然还不到一个月我就得饿肚子。

刚开始,同学之间打牌,我也会试探性的去玩两把。有一次我运气很好,打了一通宵的斗地主赢了两百多。

对于那时的我,这两百块可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不过这赢来的钱,根本就不是钱,半个月不到,这两百就被我花光了。大多数都是请同学抽烟吃饭用的。

我的大方,让我收获了很多人缘。大家都很喜欢和我在一起玩,平日里有什么事,也都会帮我。

直到那天,一个外班的人来到了我们宿舍……

这个人我们都叫他黑子,因为他皮肤比较黑,人也瘦瘦小小的,虽然人看上去不怎么样,可在我们学校他可是出了名的能打。

并不是他会什么功夫,而是这小子下手黑。无论你几个人,一打起架来,他就像疯狗一样,盯准一个人就不要命的上。站在旁边动手的人,看到他这凶残的模样,谁还不被吓到。

也就因为这样,在学校很少有人敢惹他。

他听说我们宿舍经常有人在打牌,也就凑了过来。碍于他“名声在外”,我们宿舍的人也不敢不给他面子,只有陪着他玩。不过这小子打牌是个好手,几乎天天赢钱,一来二去我们宿舍的人把钱都输给了他。

不过我从来没和他玩过牌,只要有他在,我基本上就不参与。我也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那个时候就是一种直觉,我知道我要是和他玩保证输得连内裤都没了。

这天他在我们宿舍打牌打到凌晨一点多,我们宿舍的人口袋都输空了。之后不知道是谁提出来说不玩了,大家也就没有继续玩下去。

我见众人都散场了就和我下铺要了支烟,去厕所抽烟去了。刚把烟点燃,黑子就凑了过来,他问我怎么从来不见我玩牌。

我笑了笑回答他,说家里条件不好,要是输了就没钱吃饭了。我说的是实话,至于他信不信那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抽完烟正准备走的时候,黑子叫住了我,他盯着我看了十几秒问了我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他说:“你看出来了?”

我真的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也不好回答他。也因为我的没回答,使得他误以为我真的看出他出千了。

对,黑子是出千了。他那时候的手段,放在现在我遇到,我看都不愿意看。可以说根本就算不上是千术,最多也就是点小把戏。

黑子赢钱的秘诀就是,在鞋子里藏了一副牌。因为那个时候我们都是些毛头小子,54张牌能认全已经不错了,至于算牌,那根本想都没想过。

黑子出千的手法很“单纯”,就是每次玩牌的时候,他喜欢把自己的鞋子脱了放在椅子下面。(因为宿舍没有桌子,只有一把椅子,大家都是坐在地上打牌,椅子自然就成了桌子。)

黑子把鞋放在椅子下面,时不时就去掏一掏鞋,利用个空挡就把牌给换了。不过这小子也聪明,怕穿帮,每次换了的牌他都记着,下次又把牌给换回来。就这样,他赢了我们宿舍所有人的钱,当然不包括我,因为我压根就没和他玩过。

当时他以为我看出来了他出千,所以一直没和他玩牌。这件事情到现在他可能都还不知道,其实我根本就没看出来他出千了。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的误打误撞,我们两成了朋友。平日里在学校他总会到我们班来找我,给我分烟抽,请我去网吧。

后来有一天,黑子很急的找到了我,非得要和我借500块钱。我以为出什么大事了,和同学凑了钱借给了他。那钱我也没打算要了,就咬紧牙关用了一个学期的时间把借的钱还了。

也就在我借钱给黑子的第二天,他就再也没来过学校。后来听人说,他不读了,行李都被家人给收走了。

我也很纳闷,怎么好好的就不上学了?借着暑假的时候,我就去黑子家找了他,结果还没进门就被他老爸用扫把给轰了出来。

那老爷子边轰我边说什么,就是我们这群狗日的把黑子给祸害了。我一直不明白黑子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最后问了他一个同班同学才知道,这小子赌博上瘾了,不仅四处和人借钱,连家里的钱都被他偷的七七八八了。

得知了这个消息,我觉得我必须要找到黑子,劝他回头。因为我不想让他走我父亲的老路。

再次遇到黑子的时候,是在我们县里的一个桥洞下面。黑子一身脏兮兮的蹲在桥洞下面抽烟,那天我正好去帮我大伯家饭馆买菜。

刚看到他的时候,我都没认出来,要不是他叫了我一嗓子,我根本就不会把那个像叫花子一样的人联想到黑子身上。

他兴冲冲的朝着我走来,我问他怎么变成这样了,他苦笑了笑没有回答我,而是问我有没有钱。

我以为这小子又要和我借钱去赌,我就问他要钱干嘛。

“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饿得我都快翘辫子了。”

没想到黑子既然会混到如此地步,没办法我只好带着他去吃面馆吃面。我记得当时黑子真的是饿了,整整吃了三大碗炸酱面才停了下来。我生怕这小子撑着,一个劲的叫他少吃点,可他却不理我,埋着头一阵狼吞虎咽。

待他吃饱之后,才缓缓和我叙述了他这段时间的遭遇……



第2章 年少无知


黑子的赌瘾并不是很大,只是他遇人不淑,被人给圈了进去。他和我说他前段时间跟着一个社会上的朋友去赌钱,刚开始也没打算玩,毕竟那些人玩的比较大。

可长期接触下来,黑子就心痒痒了,一开始只是借个几百块钱去玩两把,有赢的时候也有输的时候。后来有一天,他的那个朋友就怂恿黑子玩点大的,说钱不够可以借他。

毕竟那个时候黑子也才十八岁,在那个年纪的人心机都不深,也就答应了那个人。结果黑子越输越多,最后欠下的钱越来越多,就回家偷钱去了。

说到这的时候,黑子一脸的懊恼,他说他就不应该去赌博。现在搞的书也没得读,有家也不能回。

我问他偷了家里多少钱,黑子苦笑和我比划了五个手指。

“五千?”我有些吃惊,这可是我一年的学费加零用钱了。

他摇了摇头说:“五万。”

说真的,当时我听到这个数的时候,真被吓到了。在那个年纪,别说五万块了,一万块我都没有见过几次。

聊了一会,我问黑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他摇头说不知道。我就说要不先去我大伯家住一段时间,他想了一会也就同意了。

我大伯从小很疼我,加上我表哥和表姐对我也不错,所以黑子去我那住他们谁也没说什么。

白天我在饭店帮忙,黑子也会来搭把手,晚上我们两就去外面转悠。有一天吃完晚饭,我大伯给了我六百块钱叫我把钱拿去给卖菜油的王大妈。

饭店的菜油都是从王大妈那里拿的,一个月结一次账,每次也是我负责把钱送过去的。

那天拿着钱我就和黑子出去了,走到一半的时候黑子有些扭扭捏捏的叫住了我。

“老六,我和你商量个事。”

我看着他问什么事,他犹豫了半天才和我说他想去赌两把,想弄点钱用用。

我知道黑子现在身无分文,我的零花钱平时都被我们买烟抽了。如今他说这句话明摆着就是冲着这菜油钱来的,我当场就拒绝了,说不行。

“老六我们是什么?”黑子问我。

“铁瓷儿。”我回道。

“那你信不信哥们我?”

我说除了赌博,其他的都好商量,哪怕是你想拿这六百块去买东西,我都可以给你,就是不能去赌博。

黑子见我态度坚决,也就没有多说。拿着菜油钱,我们去到了王大妈家,可到了那,王大妈居然不在家。问了隔壁邻居,才知道,王大妈回老家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见此,黑子又忍不住了,怂恿我叫我把那六百块先借他,到时候赢回来就补上,反正我大伯也不知道。

……

这件事情我一直很后悔,有时候我就在想,要是当时我没把钱借给黑子,那我们会不会就会远离赌博?而我也就不会走上这条路,黑子也不会去坐牢,我大伯一家也不会背井离乡?

可这世间没有后悔药,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谁也改变不了……

那时黑子一直念叨,说什么一定会把钱赢回来。我觉得他肯定是赌瘾发作了,赌博这种事还有稳赢的?

见我不相信,黑子带着我去小卖部买了一副钓鱼牌扑克。我们两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黑子说要和我玩炸金花。

总的玩五把,只要我能赢一把,他就不提借钱的事。我想了想就答应了他说行,要是我赢了从此以后你再也不能赌。

黑子一个劲的笑着点头,说没问题。

第一局,我三个K。拿着这幅牌的时候,我就觉得他输定了,可谁知道翻牌之后他居然是三个A!

接下来的几把,无论我拿什么,黑子都比我大,真是邪了门了。五把牌,我一把没赢。

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就盯着黑子问他是不是搞鬼了?这小子憨笑了笑,我就知道肯定是丫的出千了。

不过我也有些好奇,他到底是怎么出千的?他就在我眼皮底下发的牌,而且每次洗牌都洗的很均匀。

我问他是怎么做到的,他狡猾的笑了笑说,只要我把那六百块钱借给他,他就告诉我。

可能是出于对黑子出千的手法太过好奇,我心里在想,就算到时候大伯知道我把这六百块用了,最多也就骂我几句。抱着这想法,我就把口袋里的钱递给了黑子。

黑子接过钱,笑呵呵的告诉我,其实他在洗牌的时候就做了手脚。洗牌的时候他将事先要发的牌“做”好了,这是一种很简单的技巧,只需要多加练习,是个人都能学会。

手法是这样的,黑子将要发给我的三条K放在中间,他自己的三条A放在最上面,两副牌中间留一条缝隙,也就是错开来。这是为了能让自己知道K所在的大概位置,然后将一副牌分开,开始洗牌。

洗牌的时候,洗到最上面时,也就是三条K和三条A的位置,将它们一张接一张的穿插在一起,这样洗好牌之后,顺序就是KAKAKA。

接着先发我的牌,结果就很简单了,我拿了三个K他拿了三个A。可能有些人会觉得根本不可能,其实只要你找一副牌试一试你就知道了。很简单的手法,要的只是多加练习。(我希望大家不要去学这种东西,千术害人害己。)

黑子告诉我,他不仅能做两手牌,还能做六手牌。这让我觉得很不可思议,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他还给我演示了一遍,发了六手牌,他自己手里拿了三个A。

那时我真的是看的目瞪口呆,觉得这小子就是赌神转世。

他没告诉我是从什么地方学来的这些东西,只和我说他练习这个练了一个多月了,几乎没人能够看得出来。

说着他就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去赌几把,我当时很忐忑,要是黑子没告诉我真相,我或许不会觉得什么。可知道黑子是怎么出千之后,我有些害怕,我怕到时候黑子去和人赌钱被人抓个正着怎么办?

我劝了几句,可黑子就是不听我的,还说要是我不想去,就去网吧等他。我担心他会出事,一咬牙也就跟着去了。

那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的参与赌博,黑子带着我来到了一家游戏室。一进去就有好几个人和他打招呼,都是一些年纪在二十多岁左右的年轻人。

在游戏室的最里面有一扇门,打开门进去之后是一个小房间,里面充斥着浓浓的烟雾。一群人围在一张桌子前吆喝着,黑子和我的到来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

我们站在一旁看了一会,他们玩的是炸金花,十块的底一百块封顶。大概看了半个小时,黑子伸了个懒腰冲围观的人说,有没有人要玩,我们再组一桌。

他这话刚说完,有一个胖子就问他玩多大的,黑子咧嘴说,五块的,五十块封顶。

胖子犹豫了一下,就说行,又叫了几个人,找了张桌子他们就坐下来玩了起来。

刚开始不是黑子洗牌,不过他运气不错,几把下来赢了一百多。可就在我抽了只烟的功夫,黑子不仅把赢得钱输了,还把本钱也输了三百出去。

这时黑子装作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骂了一句:“草,运气怎么这么背!妈的,我来洗牌!”

说着他就把牌从另一个人手里拿了过来,那个人赢了一些钱,也就没和黑子计较。

我知道黑子要开始出千了,我站在一旁有些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果不其然,黑子一洗牌,第一把牌就拿了一个同花……

几个小时之后,我们从游戏室出来了。黑子赢钱了,赢了一千多块。他把菜油钱还给了我,还分了我三百。

我当时乐坏了,晚上我们一起去吃了宵夜,还去网吧通宵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都游荡在外面。我找了个借口和大伯说去黑子家住几天,整天除了网吧就是游戏室。

我们用钱也越来越大手大脚,不仅去网吧,还经常去发廊。,记得当时我第一次去的时候紧张的要命,连看都不敢看那个女的一眼。

最后完事之后,黑子一直笑话我。在那个懵懂的年纪我破了处,破处之后让我的胆子也变的大了起来。

我开始和黑子学习出千的手法,很快暑假就过去了。我也没心思去上学了,就把我要出去“打工”的想法告诉了大伯。

记得当时我大伯被我气得半死,还把我臭骂了一顿。我没放在心上,总觉得你又不是我爸,你管我那么多干嘛。

就这样,我辍学了,提前进入了社会……



第3章 突变


好景不长,由于黑子的贪心,很快别人就抓到了他出千。

那天下着小雨,云压的很低,时不时还有闪电在天空划过。我和黑子溜进游戏室,一开始便是黑子发牌。他一直赢,一把也没输过。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黑子就已经赢了一千多了。

这时候有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三十岁左右,穿着一个坎肩,手臂上纹着一条龙。

这人我认识,是这个游戏室的老板,大家都叫他虎哥。

在这地方赌钱,无论谁赢了钱,走的时候都要给虎哥一些茶水费。我、黑子和他平日里也熟,茶水费从来只有多的没有少的。

这天他走进来站在黑子旁边看了几分钟,一句话没说。而且眼睛一直盯着黑子手里的牌,我感觉有些不妙,就暗暗踢了黑子一脚。

谁知道这小子赌的正起劲,根本不理会我。

这一把,黑子刚洗好牌,虎哥一屁股坐到了他身边,一把抢过黑子手里的牌。

黑子一惊,正想发作,可看到是虎哥之后就笑了笑,递了支烟过去:“虎哥,怎么今天这么空啊?也想来玩两把?”

虎哥没说话,只是冷冷的笑了笑。就他这么一笑,我感觉周围的气氛都紧张了起来,屋子里的众人都安静了。

“行啊,黑子。敢来我的地盘捣乱了?”虎哥慢条斯理的说。

黑子尴尬的笑道:“虎哥,你这话我没听明白啊?”

“没听明白?那我就让你明白明白。”

虎哥说着,就将手里的牌一张一张的翻开发了出来。这个时候黑子的脸色很难看,我看到了他额头上都渗出汗水来了。

当虎哥发完牌之后,只见黑子面前的牌是三条8,其余的人都是一些杂牌,最大的也就是一对K。

这种情况,就算是傻子也明白了。

虎哥站起来将牌砸在了黑子脸上,骂了一句,便叫人把黑子给拖了出去。我吓了一跳,上前阻止,结果不知道被谁一脚就给踹翻了。

从地上爬起来,我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黑子被他们拖到了游戏室外面的一条小巷子里,二话没说就是一顿狂揍。

我当时很害怕,又很担心。我摸出口袋里的烟,凑上去给虎哥。想和他求情,我觉得平时大家都是熟人应该能算了。

可谁知道,这虎哥竟然翻脸不认人,不仅不接我的烟,还扇了我一巴掌,踹了我好几脚。

“草你妈的,两个小杂种,敢在我的地盘上出老千,这要是传出去,老子以后怎么混!”

说着他掏出了一把匕首,叫人把黑子的手按在了地上,说要废了黑子的小手指。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吓哭了。我一边哭,一边求虎哥放过黑子。就在我打算跪下来的时候,黑子一把扯住了我的衣服。

他脸上全都是血,他看着我说:“老六,这次不关你的事,你走!”

我摇头,眼泪混着雨水从脸上流下来,我说要走一起走。

虎哥的手下将我拖到了一边,踹了我几脚,把我踹倒在地上。我趴在地上,看着虎哥拿着匕首走到黑子跟前,紧接着听到一声惨叫……

不知道过了多久,虎哥他们走了,我从地上爬起来走到黑子身边,发现黑子已经晕死过去了。

我很难受,把黑子从地上背了起来,将他断裂的小手指捡起来放进了口袋。

我一口气背着他跑到了我大伯那,我大伯见到我们这样也被吓到了,赶紧把黑子送去了医院。

那天晚上我坐在医院的走廊上,脑子里闪过无数个要给黑子报仇的念头。

把黑子安排好,我大伯就问我到底出什么事了。我没敢说黑子出千被抓,我就说是遇到抢劫的了。

我大伯说要通知黑子的家人,我没阻止。

等到黑子父亲来的时候,一见到我就要打我,要不是被我大伯拉住了,那晚我肯定又要挨打。

他父亲很凶,说以后要是再看到我和黑子在一起,就打断我的腿。

我被我大伯带了回去,从那天晚上之后,黑子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来找过我,我也没敢去他家找他。

我大伯劝我继续回去上学,我没同意,之后就留在了我大伯家的饭店帮忙,一个月给我四百零花钱。

就这样大概过了半年,我终于再一次见到了黑子。不过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变了一个样。

她搂着一个穿着短裙的女孩,两人打扮的都很时髦。黑子还剃了一个光头,耳朵上弄了一个耳钉。

那天我去街上买东西,正好遇到了他,他从我后面一把捂住了我的眼睛,还叫我猜他是谁。

我一听是黑子的声音,兴奋的叫出了他的名字。

一见面他就带着我去下馆子,跟着他一起的那个女的长的很水灵,吃饭的时候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说真的,自从和黑子分开了之后,我就再没碰过女人,整天在家里就是自己撸。

我问黑子这段时间去哪了,他说跟了个老大,在KTV看场子。他说的眉飞色舞的,说一天过得如何如何潇洒。

我听的有些羡慕,忍不住瞄了一眼他的右手,我看到他小拇指虽然已经被接起来了,可依旧能看得出有些别扭。

“你爸呢?”我开口问。

黑子瘪嘴说:“不知道,管他干嘛,反正我现在也不用他养。”

原来黑子从医院出来之后就没回家,开始在社会上混了起来。这半年里他混的不错,还带了一群兄弟。

聊了一会之后,他问我现在在干嘛,我说在我大伯饭店打工。他又问我多少钱一个月,我说四百,他笑了笑说叫我别干了,跟着他混,保证我吃香的喝辣的。

被他这么一说,加上他身边坐着那个水灵的小妞,我的心又躁动了起来。

我答应了他,当天就回我大伯家收拾东西搬到了黑子那。

黑子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子,里面有一张床和一个洗手间。本来我以为就我和黑子两个人住,却没想到还有黑子带着的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叫小珍,是黑子的女朋友,在KTV做服务员。

见小珍也住黑子这,我本打算再租一个房子,黑子怎么也不同意说我是他兄弟,要睡就睡一起。

就这样,我们三人住在了一起,每天晚上睡觉黑子睡中间,小珍睡里面,我睡最外面。

有时候黑子这小子也不顾忌我,大半夜的就直接在我旁边和小珍办事。好几次我都被弄的欲.火焚身,记得那天晚上黑子喝了点酒,办事的时候把我吵醒了。

为了避免尴尬,我一直装睡没说话,等黑子办完事的时候,他拍了拍我肩膀,叫我陪他出去抽支烟。

我从床上爬起来,和他来到过道上抽烟。

刚吸了一口烟,黑子一把抓住了我下面的兄弟:“哎哟,半年不见越来越大了啊!”

我冲他求饶说轻点,可这小子硬是揉了两把才松手。

抽完烟之后,正准备进屋,黑子叫住了我。

“老六,你觉得小珍怎么样?”

我笑了笑说,挺好的,怎么了?黑子伸了个懒腰邪笑着问我:“我们两是什么关系?”

“铁瓷儿。”

“那你想不想上小珍?”

我真的没想到黑子会这么问我,我当时脸就拉了下来,我说朋友妻不可欺,你说这话啥意思呢?

黑子推了我一把笑着说:“得了吧你小子,以前你怎么和我说来着?朋友妻不可欺,朋友不在随便骑。怎么,现在给我扯犊子了?我早就看出来你对小珍有意思了,我就怕你嫌弃,也就没问你。给你半个小时,我在外面等你。”

黑子说完就把我推进了屋子,把门给关上了。

我当时有些不知所措,小珍把灯打开了露出了雪白的肩膀和手臂,揉了揉眼睛问我黑子去哪了。

我说去买烟去了,说完我就坐到了床边。虽然当时我真的很想把小珍上了,可我知道我不能这么做。

那晚我就这么静静的坐在床边,一直到黑子在外面敲门,我才站起来给黑子开了门。

黑子见到我笑了笑,没说什么。不过我却感觉他的笑容有些不自然……

第二天之后,我再也没见到过小珍,我也不好开口问黑子小珍去哪了。不过我告诉过黑子,我没碰小珍。

也是后来有一次他和我说,他把小珍甩了,我有些气愤,问他为什么。

“你跟我急了?我们是什么关系?不就一个妞吗?你小子还跟我急了?”黑子脸色有些不好。

我说小珍是个好女孩,你怎么不珍惜呢?

黑子没回答我,只是又问我:“我们两是什么关系?”

我没回答他,但是那时便知道了我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他可以为了我放弃他最喜欢的女孩,也可以为我上山下海。

小珍走了之后,我也正式开始跟着黑子混了起来。每天都在KTV里,经常和人打架,整天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着。

只到后来KTV改建成了赌场……

继续阅读请点击【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