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谱】米线最不容错过的10种做法,太馋人了!

翼城人2020-05-22 16:36:44

古烹饪书《食次》之中,记米线为“粲”。人们习惯叫米线“酸浆米线”、“酸粉”、“干米线”、“米粉”。

| 1.炒米线 |

原创 |夏伯龙见众人退去,依然紧紧地抱着赵构,任由赵构在他身上捶打,任由赵构在他的怀中哭泣,他能够感受到赵构的心情,能够感受到赵构的痛苦。赵桓被册封为了太子,其他皇子都封为了郡王,可是赵构被封为亲王的事情,却被夏伯龙无情地隐瞒了下来。夏伯龙抱着赵构,心中纠结万分,一个孩子,自小就不被父亲宠爱。可是这个孩子却从未气馁过,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想法设法讨取父亲的欢心,为的就是能让自己的父亲看自己一眼,哪怕是关爱的一眼,也就心满意足了。可是,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当失望的极点的时候,孩子幼小的心灵再也承受不住了,便会歇斯底里般的发泄出来。不幸的是,赵构就是这个孩子,而且还是皇上的儿子,当今的皇子,这种打击对他也就更加巨大。赵构,一个不过十二岁……不,应该是十三岁,因为刚刚过了春节。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却自懂事起便承受着巨大的心灵折磨,失去了童年应该有的快乐,为了换取那一点点父爱,他不辞辛劳,可是这一切,对他来说,确实不公平,他,只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已。皇上,不是一个好皇上,也不是一个好丈夫,更不是一个好父亲。思绪万千的夏伯龙,突然听到了赵构的喃喃自语:“师父……父皇不爱我……我真的就那么讨厌吗?师父,你告诉我,我真的就那么讨厌吗?”“不!你不讨厌,你的父皇很爱你,其实……其实你已经被封为了康亲王,你父皇的心里还是有你的!别哭了好吗?”夏伯龙立刻将事实的真相说了出来。赵构突然停止了哭声,一把推开了夏伯龙,问道:“师父,你说的是真的吗?父皇真的封我为康王了吗?”夏伯龙擦拭去了赵构脸上的泪水,笑着说道:“师父几时骗过你?”“我不信!既然父皇封我为康王了,为什么圣旨上没有写?就连我问谢进,他都不肯回答。”赵构道。夏伯龙摇了摇头,说道:“好孩子,我不骗你。是真的,在太子被册封的同一天,你连同其他皇子,一起被封为了王,只不过,你是被封为了亲王,而其他皇子却是郡王。你看看,你的父皇对你不好吗?除了太子,只有你一个人是亲王,这说明,你的父皇心里还是有你的。之所以你父皇不肯让我们告诉你,只是担心你会变得骄狂起来。你的父皇希望你能够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独当一面,督率大军的亲王,所以不得已才将此事隐瞒了起来。你要是不信的话,过几日咱们去秦州上任,你就可以随便打听,全天下的老百姓都知道这件事。”听到夏伯龙的话,赵构破涕为笑,又重新抱住了夏伯龙,只是这一次他不是因为心痛,而是因为心中高兴。赵构抱住夏伯龙后,便发嗲地叫了一声:“师父……”“你这孩子,跟谁学的这一套?叫的那么yin、荡?”夏伯龙笑着问道。赵构嘿嘿一笑,问道:“师父,你也觉得yin、荡吗?不过我这可是在京兆府里在你隔壁听来的,这声音都是从师父的房间里传出来的,嘿嘿……”夏伯龙听后,仔细地回想了一下,他在京兆府里的事情,不禁觉得好笑,当时他还以为赵构睡着了,便从赵构的房中叫来了两个女婢,好好地伺候他,谁会想到赵构会听见呢?夏伯龙也没有不好意思,当即将赵构揽在臂弯里,笑着说道:“你小子,好的不学学坏的。你……算了,等你再长大一点,师父亲自给你选几个美女,你说怎么样?”赵构突然正色地说道:“不!我只要一个,不要几个!”“嗯?男人三妻四妾的不是很平常嘛?你怎么只要一个?”夏伯龙好奇地问道。赵构道:“其他人是其他人,我只要一个,要找的话,就要找最好的,我绝对不会像父皇一样的,我要一辈子只对一个人好,全心全意地爱,全心全意地对她。”“你个小毛孩子,毛都没有长全呢,还爱呀爱的,你知道爱是什么吗?你现在是这样的说不假,等你长大了,你就知道了,独木不成舟,一个巴掌拍不响,一棵大树上也不能吊死人,一个……”夏伯龙滔滔不绝地讲道。“好了好了,师父啰嗦起来也真够啰嗦的。”赵构听不下去了,便打断了夏伯龙的话。夏伯龙道:“你现在觉得我啰嗦了?算了,不说了,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的。师父这是对你好,你知道吗?”“师父,我知道。这全天下,只有师父对我最好。”赵构道。夏伯龙笑着,揽着赵构的肩膀便往回走。来到高岗的转弯处,夏伯龙看到韩世忠等人等候在那里,脸上显得有点紧张,便道:“没事了,没事了,不过,刚才的事情谁也不准说出来,以免影响殿下英明雄伟、高大不凡、英俊潇洒的形象,知道了吗?”韩世忠等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了笑容,说道:“末将谨记!大人、殿下,请回府吧!”夏伯龙郑重其事地说道:“不,以后要叫殿下王爷,殿下现在受封为康亲王,我们应该好好的对待王爷,不能再叫殿下了。”赵构急忙说道:“叫什么都可以,我无所谓的。”众人急忙拜道:“大人、王爷,外面天冷,请回府吧!”第99页送走了谢进和种师道,夏伯龙让韩世忠、张俊、马磊带着镇戎、德顺、怀德三军分别驻守平夏城、西安州和会州,三地都与西夏接壤,是名副其实的边疆重地。换了厢都指挥使的镇戎、德顺、怀德继续担任着驻守边疆的重任,只是却与以往不同,因为他们经此一役,不仅获得了赏赐,还夺得了战功。没有人再冒顶战功,也不会有克扣军饷的事情出现,所以三军的士兵则更加对夏伯龙惟命是从。夏伯龙留下梁山军驻守平凉,负责训练那两万西夏降军,自己则带着赵构和他的家眷,赶赴秦州上任。夏伯龙现在是秦凤路经略安抚制置使、兵马都总管,也就是说,只要是秦凤路锁管辖的范围内,他就能够调动所有的兵马。西军,指的的是陕西路内所有的军队。陕西路,西接羌戎,东界潼、陕,南抵蜀、汉,北际朔方。大宋的诸路军事中,以西军的名声最为响亮,也以西军的战斗能力最为强悍。关西的汉子各个身强体壮,身

食材:真空米线一包,拌饭酱两汤匙,生抽半汤匙,白糖一点点,香菜一小把

做法:

1.准备材料,香菜洗净切碎。

2.锅里放水烧开,倒入一包米线,加盖浸泡三分钟后,用筷子打散,再盖上盖子焖两分钟,捞出沥干水份。

3.平底锅烧热放油,倒入焯水过的米线,加两汤匙拌饭酱和半汤匙生抽和一点点白糖。

4.中大火,用筷子不断翻炒米线。

5.炒匀后,稍微加点水,继续翻炒至水分收干。

6.放入香菜碎,翻匀即可。

| 2.滇味小锅米线 |

食材: 米线120克(大半汤碗),碎猪肉50克,豌豆尖,韭菜,豆芽,水腌菜各10克,精盐,辣椒油各2克,咸酱油(老抽)3克,姜茸,白胡椒粉各1克,排骨汤100克。

做法: 

1.先准备米线,大锅冷水煮到水开,关火闷10分钟,用冷水漂洗后再泡一下.用时捞出滤干。

2.肉剁碎,加入一点点水使之容易散开。所有蔬菜洗净摘好。韭菜切寸段,酸菜剁碎,姜剁成茸,排骨汤烧开。

3.小锅置大火上,加入滚汤,沸时放入白胡椒,姜末,剁肉,并把肉搅散,顺序放盐,咸酱油,水腌菜末,再放入米线。待沸后下韭菜段,豌豆尖,豆芽,等汤再开。起锅前淋入辣椒油。倒入普通吃面的汤碗中,点缀上葱花和香菜就好了。

| 3.酸辣米线 |

食材: 干米粉,酸菜,小红辣椒,姜,蒜,葱,香菜,芝麻,盐,醋,酱油,白糖。

做法: 

1.把细米粉泡软,捞出沥干;酸菜切细;葱、姜、辣椒、香菜切成末备用。

2.倒油入锅烧热,依次放入芝麻、姜、蒜、辣椒爆香,再放入酸菜炒香。

3.倒一碗水入锅,煮沸,放入米粉,煮开。

4.加入盐、醋、白糖、少量酱油(也可不放酱油)搅拌均匀。

5.加入香菜、葱末,酸酸辣辣的米线就出锅了!这种做法类似于云南小锅米线,米线可粗可细,随个人喜好。

| 4.过桥米线 |

浓汤用料:排骨300g,鲜鸡1/2只,鲜鸭1/2只,云南火腿100g,老姜1块(50g),盐2茶匙(10g)。

米线配料(1大碗量):熟米线200g,鲜草鱼80g,鲜猪里脊80g,鹌鹑蛋1枚,韭菜30g,香葱30g,榨菜30g,绿豆芽30g,盐1茶匙(5g),白胡椒粉1/2茶匙(3g)。

浓汤做法:

1.排骨、鲜鸡、鲜鸭洗净,斩成大块,分别放入沸水,滚去血沫,捞出冲洗干净。

2.和拍散的姜块、云南火腿一同放入高压锅(或大砂锅),加入约为固体材料4-5倍的水。先大火烧开,再转为小火,煨制60分钟以上。

3.调入盐,最后成品浓汤应该是浓浓白白的汤汁表面飘着一层明油。

米线做法:

1.将鲜草鱼肉和鲜里脊肉,分别切成极薄的肉片待用(为防表面变干,可以先码好,蒙上保鲜膜)。

2.将沸腾的浓汤盛入保温的大碗,依次平放入鲜鱼肉片、鲜里脊肉片、绿豆芽、榨菜和韭菜,磕入生鹌鹑蛋,放盐和白胡椒粉。

3.放置2分钟后,再放入沸水烫过的米线,撒上香葱花即可。

| 5.香辣酸汤肥牛米线 |

食材: 米线1包,肥牛100g,金针菇50g,油菜心3棵,鸡蛋1个,生抽15ml,葱姜蒜米5g,白醋15ml,盐1g,红辣椒1根,泡椒6根,泡椒水适量。

做法:  

1.米线选新鲜熟米线即可,泡椒水根据喜好随意。鸡蛋可以根据喜好,摊成蛋饼,切细条做配料。

2.锅烧热,加少量炒菜油,放入葱姜蒜米和辣椒圈爆香锅底。

3.泡椒连同泡椒水一起倒入锅中。

4.加入热水烧开。

5.放入米线,不要搅动。

6.等待米线慢慢煮散,调入生抽、白醋、盐。

7.放入金针菇和油菜心,烫软,和米线一同捞出。

8.余汤中放入肥牛片。

9.烫至变色即可。

10.把肥牛摆在米线上,加入余下的汤即可。

| 6.昆明风味豆花米线 |

原创 |手敏捷,而参军以后,这个优势也逐渐体现出来。西军正规部队有三十六万,也是整个陕西路的兵力,如果加上其他的一些后备军和杂役军的话,总数可达四十八万之多,人数和实力也是不容忽视的。所以,一般出任西军统帅的人,都是高官,而且还是皇帝身边最为亲密的人。陕西路又分为永兴、鄜延、环庆、秦凤、泾原、熙河六路,童贯出任西军之首后,为了方便管理,便将六路合并为两路,一路是永兴军路,一路是秦凤路,各统领西军半数兵马,以京兆府以西的武功县为界,将武功以西划分为秦凤路,统辖所有陕西路的地区。这样的划分确实使得童贯轻松了许多,前者他所提携的秦凤路经略安抚制置使刘法,便是他的得力助手,他在京兆府享福,边疆的事情交给刘法来做。可是,童贯做梦也想不到,皇上会封夏伯龙做秦凤路的经略安抚使。秦凤路统辖凤翔府和秦州等十二州,刘法时,为了讨好童贯,将治所搬至与京兆府挨着的凤翔府。夏伯龙上任,不需要巴结童贯,自然还是将秦州当成治所,奔赴秦州上任了。秦州,古时凉州的天水郡,在现今甘肃境内的天水市。秦州历史悠久,文化源深,人文荟萃,早在七千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是中华民族的主要发祥地之一。夏伯龙能到这里来上任,自然是应该感到高兴的。平凉到秦州还有些距离,至少在这种风雪交加的恶劣天气中行走,还是需要几天时间的。刚刚过完春节,还来不及享受一下温暖,夏伯龙一行人便急急忙忙地赶赴秦州上任。可是这时候,暴风雪愈来愈猛,刺骨的寒风带来了大片大片的雪花,寒风摇撼着树枝,狂啸怒号,发狂似地吹开整个雪堆,把它卷入空中。寒风不住呼啸,方向变化无定,几乎掀翻了马车和马匹,好象尖石子似的刮着骑马人的脸,叫他们透不过气来,说不出话来。缚在马车辕杆上的铃子全然听不见声音了,在这旋风的怒号和呼啸声中,只听得一阵阵凄苦的声音,象狼嚎,又象远处的马嘶,有时又象人们在大难之小的呼救声。“喀喇”一声巨响,暴风雪吹翻了走在最后面的一辆马车,马车上的车夫连人带马都滚下了一个小山坡下。“什么声音?”马车内,唐一明怀中抱着蔡心蕊,大声地问道。“大人!后面拉行李的马车被暴风吹翻了,马车翻滚到下面的山沟里去了。”马车外面一个骑着马的士兵,裹着厚厚的棉衣,背着暴风,大声地喊道。雪在下,风在刮。“老公,我的衣服……衣服……”蔡心蕊冷的直哆嗦,牙齿不住地打着架,含糊其辞地说道。“都什么时候,还衣服?等到了秦州,你要多少我给你买多少!老婆,我出去看看王爷,顺便找个避风雪的地方。给,把这袍子披上,你的脸都已经没有一点温度了。”夏伯龙亲手将一个厚厚的棉袍披在了蔡心蕊的身上,然后不等蔡心蕊搭腔,便掀开帘子,出了马车。马车现在已经都停下了,三辆马车只剩下了两辆,后面的那辆马车翻到了山沟里,因为有厚厚的积雪铺垫,所以驾车的车夫没有受到一点伤害,正在从山沟下面往上爬。马车周围,尚有十名骑兵跟随,他们都是梁山军精挑细选的,负责沿途保护夏伯龙的。最前面的一辆马车上,拉着赵构、王倩和蔡心蕊的丫鬟小荷,而守护在马车左右的两个骑士,则是梁山军里的吕方和郭盛。夏伯龙一跳下马车,双脚便立刻陷入到了厚厚的积雪里,环顾左右,并没有看见附近有可以躲避风雪的客栈或者房屋,他苦笑道:“荒郊野外的,上哪里去找旅店住宿啊?我简直是在痴人说梦!”吕方看见夏伯龙下了马车,便冒着风雪,驱马走到了跟前,就在马背上拱手喊道:“大人,您怎么下来了?外面风雪大,大人还是到马车上去吧,至于那掉落山坡下的马车,我们兄弟会想法弄上来的。”夏伯龙道:“不要也罢,几件衣服而已,值不了几个钱。吕方,我们这是到哪里了?”“大人,我们现在在大陇山和小寨山的交界处,翻过了这道坎,前面就进入秦州的地界了。”吕方回答道。“山路难行,又是暴风雪的天气,不如去四下找找,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可以避风的山洞,车上还有一些残存的干粮,我们将就着吃些吧,等风歇雪停了,再赶路不迟!”夏伯龙道。吕方点了点头,道:“大人在此稍后,我和郭盛这就去找寻一下。”“嗯,去吧!”夏伯龙道。吕方对另外八名骑士说道:“好生保护大人!”其他八名骑兵齐声说道:“放心吧头领!”夏伯龙见吕方和郭盛走了,八名骑士各自分开,每四名护卫着一辆马车,头上、脸上、身上,都被鹅毛般的大雪覆盖,立在雪中一动不动。回过头,夏伯龙看到那个车夫从山坡下面爬了上来,径直走到了他的面前,拱手说道:“小人把大人的马车驾到了山坡下面去了,特来向大人请罪!”“不用了,如此天气,能辨别的出路就不错了,不怪你,只是一些衣物罢了。”夏伯龙道。那车夫连声称谢。过不多时,吕方独自一人回来了,来到了夏伯龙的面前,说道:“大人,前面不远有一处山洞,空间足够容纳下所有的人,郭盛已经在哪里生气了一堆篝火,请大人移驾山洞。”于是乎,众人都一起到了那个山洞里。山洞的大小还算合适,至少所有人躲进了山洞里还有许多空闲的地方。“把那些马匹也一并牵到山洞里来!”夏伯龙看到站在外面风雪中的马匹,便大声叫道。车夫们纷纷出去,解开了拴在车辕上的马匹,将十二匹马都给牵进了山洞里,用石头块子押在了缰绳上面。那些马匹一进到温暖的山洞里,便懒洋洋地卧在了地上。火光映照了整个山洞,夏伯龙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山洞里的景象,但见四周都是岩壁,在山洞的最里面有着一张石床,石床上铺就着一些松软和干枯的荒草,如果躺在上面,一定很舒适。石床左面有着一处早已经熄灭的篝火,里面还有没有燃尽的木材。在石床对面角落里,堆着一大堆干柴,被放置的整整齐齐的,与

食材: 江西米粉一包,冬菜一小袋,豆花一碗,新鲜韭菜一小把.韩国辣酱一小勺,舂碎的香花生少许,香芝麻少许,生抽酱油一小勺,辣椒油一小勺,蒜姜汁各半勺,胡椒面少许,炒好的辣酱肉帽一大勺。

做法:  

1.干的米粉先用水开后煮个十几到二十多分钟等完全柔软后再拿出来在凉水下漂洗清爽,再用冷水泡两个小时。

2.煮豆花。

3.把新鲜韭菜洗干净切碎,花生炒(烤)香舂碎,姜蒜剁茸加小半勺水兑成汁(直接放也行)。辣面酱用小半勺水兑稀。

4. 先用漏勺舀些煮好的豆花盖在米线上,再放姜蒜汁,甜咸酱油和辣面酱.然后把冬菜和生韭菜撒在上面,再放碎花生,香芝麻,胡椒面和辣椒油。

| 7.榨菜素肉丝米线 |

食材: 素肉丝,榨菜,米线,香菜,生抽,盐,蒸鱼豉油,米醋,花椒粉,姜,蒜。

做法:  

1.素肉丝泡发。

2.榨菜切丝。

3.炒锅烧热,倒入一些植物油,放入姜末煸炒。

4.素肉丝挤干净水分,放入锅中炒至颜色变深。

5.放入榨菜丝煸炒均匀。

6.加一点水,生抽和盐调味。

7.碗底倒入生抽,蒸鱼豉油,米醋,花椒粉,姜蒜末。

8.少一点热油,泼入碗底搅匀。

9.米线放入小锅,煮三分钟。

10.连汤倒入碗里。

11.放入榨菜素肉丝和香菜即可。

| 8.什锦素炒米线 |

食材: 米线100g,木耳50g,小胡萝卜1根,紫甘蓝100g,青尖椒1个,红尖椒1个,生抽2茶匙(10g),香油1茶匙,牛肉粉1/2茶匙,橄榄油1汤匙(30ml)。

做法:

1.紫甘蓝、胡萝卜、青红椒、木耳分别洗净、切丝。

2.米粉中加入1汤匙橄榄油,充分抓匀。

3.锅烧热,加少许油,油烧热后放入米粉,迅速用筷子划散。

4.炒至米粉微微发黄,盛出待用。

5.另起锅,入少许油,油烧热后放入五彩丝翻炒。

6.炒至菜微软,放入米粉,迅速炒匀。

7.根据个人口味加入适量生抽。

8.再加入一小勺香油。

9.最后加入少许牛肉粉,炒匀即可。

| 9.牛肉米线 |

食材: 两大条牛腱,郫县豆瓣1大勺, 葱 四根,姜1块,蒜四瓣,剪断的干辣椒三四只,花椒,小茴香籽和丁香各一小撮,八角三个,草果一个,陈皮,香叶各一片,番茄酱一小勺,冰糖一把,冬菇三朵,薄荷叶少许,老抽料酒适量。

做法:  

1.先把牛肉切麻將大小的块,泡冷水两个小时去除血水,中间换几次水。再用大锅煮开水,牛肉进去飞水,等水再开后撇去血沫,捞出滤干。

2.豆瓣剁细,草果拍破,用姜,蒜拍破,冬菇泡开。

3.锅中放底油少许,油热后先放姜片,蒜瓣爆香再下剁细的郫县豆瓣小火煸炒两三分钟,注意火侯不要炒糊。等红油出来豆瓣的酱香也出来后,放干辣椒,八角和草果,再下牛肉块大火炒,同时烹入料酒,一直炒,老抽也在这时下。

4.把炒过的牛肉换到沙锅里,这时候下事先熬好滚烫的牛骨清汤,汤刚没过肉,再大火煮开。

5. 这时再加入冰糖和花椒,丁香包,陈皮,葱结,香菇和胡椒粉,挤一小勺番茄酱.全部倒入砂锅中盖上盖小火让它们在将开未开,偶尔冒几个泡的状态下炖3个小时左右。

| 10.鱿鱼米线 |

原创 |他面前所烧着的木柴应该是一样的。夏伯龙心中觉得很是好奇,回过头的瞬间,看到了木柴上放着的一件破棉袄,他心中一惊,急忙叫道:“这里有人住?”吕方道:“大人,没有人。也许以前有人,但是现在没有,我们兄弟把周围都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脚印,也没有发现任何人,这山洞里只有这样的一些东西。”夏伯龙这才放下了心,他还以为是吕方他们杀了这山洞的主人呢。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暴风雪一直在下着,没有半点停歇的念头。不知不觉,天就黑了,众人就着篝火,吃了一点带着的干粮,准备了一些干草铺在地上,便都休息了。吕方、郭盛等人,则轮流值夜,负责照看那堆篝火不至于熄灭。第二天一早,大雪堆积到了山洞门口,足足有一个小腿那么厚,风停了,雪也停了,山洞门前被吕方等人清扫出了一条大路,马匹也被牵了出去,马车也被清扫干净了。“阿嚏!”赵构突然打了一个喷嚏,使劲地揉了揉鼻子,环抱着身子,眼睛私有似无地睁开了。夏伯龙左手抱着蔡心蕊,右手抱着王倩,始终没有挪动。这一次,梁红玉没有跟来,而是跟着韩世忠去了平夏城。因为在春节的时候,夏伯龙便将梁红玉许配给了韩世忠,并且在庆功宴上便给他们举行了婚礼,虽然并不是很盛大,却很让人羡慕,一对伉俪,就这样走到了一起。睁开眼睛,夏伯龙看到了吕方就站立在自己的身边,手中捧着一碗热汤,对夏伯龙说道:“大人,请尝一尝新鲜的肉汤。”远行的路上难免会遇到吃饭的问题,所以在出行前,夏伯龙便准备好了一切,也不忘记带上锅碗瓢盆。夏伯龙迷迷糊糊中,看到赵构已经在那边端着一只碗在喝了,便问道:“哪里来的肉汤?”吕方道:“今天早上路边冻死了一头野猪,我便让人将雪熬成了水,然后用水清洗了野猪,屠杀了野猪,炖成了鲜美的肉汤。大人,趁热喝吧!”夏伯龙环顾左右,便问道:“咦?怎么就你一个人?郭盛和其他人呢?”吕方答道:“大人,他们都去寻路去了,大雪覆盖住了整座山,必须先找寻一下路,才能赶路。”夏伯龙觉得吕方说的在理,便道:“嗯,你说的倒是很在理。”他轻轻地摇晃了一下自己的两个老婆,同时喊道:“老婆,起来喝汤了!”蔡心蕊和王倩迷迷糊糊地醒了,夏伯龙采腾开手,接过那晚肉汤,同时说道:“谢谢了。”吕方笑呵呵地走到了一边,去继续盛汤了。夏伯龙放下了手中的肉汤,走到了山洞的外面,随手抓起一把干净的雪,塞进了嘴里,然后用手指在牙齿上那么揉了揉,算是刷牙了。之后他又捧起一把雪,使劲搓搓手,算是洗手了。忙完了这些,他这才转身,刚迈出一个步子,便听见了“嗷——”的一声大叫。他只感觉背后的地面颤抖了一下,回过头时,却看见了一只花斑吊睛猛虎正露着寒森森的獠牙,做出了一个进攻的姿态,立在了他的面前。“啊——老……老虎!”夏伯龙平生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近一只老虎,而且从那头老虎的露出的獠牙上看来,还是一只正在饥饿中的老虎。他吓的一溜烟便跑进了山洞,大叫道:“有老虎!有老虎!”他也顾不上神态失色了,更顾不上什么面子了,进入山洞之后,便直接蹿到了吕方的身后,指着山洞口的那只老虎说道:“杀……杀……杀死他!”山洞内,所有的女眷几乎同一时间都躲在了夏伯龙的身后,就连一向胆大的赵构,也吓得直哆嗦。对于他们来说,这种猛兽,是从未亲眼见过的,更别提是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了。吕方挡在了夏伯龙的前面,随手操起了一杆方天画戟,将方天画戟横在了胸前,大声说道:“大人莫怕,有末将在,这大虫伤害不了大人的!”洞外的老虎朝山洞里嗅了嗅,突然仰天发出了一声巨吼,吼声在山洞里回荡,震慑着除吕方之外的每一个人的心灵。吕方缓慢地向前挪动,生怕这老虎向前扑来,便将方天画戟的戟头对准了外面。“嗷——”老虎又是一阵大吼,吼声一阵比一阵大,震慑的山洞内一切。吕方瞅准机会,急忙挺出了一戟,不料洞门口那头老虎反应太过迅速,向后一跃,便跃出丈许。吕方紧接着出了山洞,将方天画戟一横,怒吼道:“呔!有我吕方在此,绝对不允许你伤害大人!看戟!”老虎似乎像是听懂了吕方的话一样,发出了一阵莫名的低吼,像是在嘲笑吕方。吕方大戟刺出,快速跟步到了老虎身边,不料那老虎猛然跃起,一条白影带着嗖嗖的破空声划空而出,竟然跳过了吕方的头顶。“轰!”老虎重重地落在了吕方的身后,身后的尾巴紧接着甩了出去。吕方反应灵敏,急忙回身,用方天画戟挡。不料,老虎的尾巴卷在了方天画戟的柄端,使劲一拽,竟然从吕方手中夺过了方天画戟,然后尾巴一甩,将那杆方天画戟甩在了一边的雪地上,没入了厚厚的积雪里。失去了兵器的吕方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头猛虎会如此厉害,竟然毫不经意便夺下了他手中的方天画戟。还来不及思索太多,吕方便看见那猛虎向前扑来,两只前爪锋利无比,坚硬的指尖似要将吕方就此定在雪地上一样。“闪开!”不知从哪里突然传出来了一声大喊,将惊魂未定的吕方震醒。吕方一个侧身便翻转到了一边的雪地上了,只是在背上却被那老虎的爪子抓破了衣服,露出了几道血红的伤痕。老虎一扑未中,本想扭头再扑,哪知突然从山坡上跳下来了一个虬髯大汉,身形体壮,直接落在了老虎的背后,不等老虎反应过来,双手便抓住了老虎的尾巴。有道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可这虬髯大汉却偏偏犯了忌讳,也不惧怕那老虎的虎尾三鞭,站在原地,手上用力,圆圈打了一个转,便抓住那老虎的尾巴将老虎甩出了三丈多远。老虎摔入了地上,没进了厚厚的积雪里,一个翻身,便重新战了起来。“好汉快进山洞,这里交给我来应付!”那虬髯大汉双臂一张,弓着身子,双目炯炯有神地盯着快速奔跑而来的老虎,丝毫没有惧怕之意。

食材: 建水米线250克,鱿鱼3条,生菜1颗,姜,蒜,鸡蛋2个,生抽,黑胡椒粉。

做法:  

1.米线要用水泡软,通常要3-4个小时,西生菜洗净,撕开备用。

2.鸡蛋打散,鱿鱼切成鱿鱼花。

3.鱿鱼热水烫过,然后过凉水,淋干备用。

4.锅里的油烧热,把鸡蛋煎成8分熟,捞出备用。

5.锅里放入油,烧热,倒入姜和蒜片,倒入撕开的西生菜,加少量盐,放在盘子里备用。

6.平底不粘锅,倒入油,然后加入姜和蒜煸香。

7.倒入米线翻炒,然后倒入适量的生抽。

8.倒入飞过水的鱿鱼,加少量盐,倒入鸡蛋和西生菜。

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