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院长曝光惊人细节!砍头案大逆转【私人订制】能跟精神病人讲理吗?

法拉理2020-05-22 16:57:52

点击「法拉理」关注我哟

☀ 广州市广播电视台权威法务平台  关注我们妥妥没错!




春节

今年春节,胡某回家过年,因为没挣到钱,家里给他买了个新手机,还充了三百元话费。


正月

案发12天前,在西宁承包铁路工地的堂兄,给胡某及其父亲胡某华买好了返回西宁的车票,但胡某拒绝跟父亲同行,自己跑回了宣汉三墩老家。此后,胡某与家人便很少联系。

也有消息称,今年正月初十(案发12天前),胡某没有与父亲一起外出打工,而是自己独自来到武汉。


17

2

下午三点(案发前一天),胡某在武汉宏基汽车站出现,穿着拖鞋,流着鼻涕,向在汽车站外的小摊贩蔡先生求助,请求蔡先生帮忙给自己的母亲和堂兄打电话。蔡先生在电话中告诉了冉某,她儿子的惨样。蔡先生回忆称,胡某打电话回去主要是想向家里借点钱。蔡先生看到他那个惨样,正准备给他找点吃的,“结果他一个人又迅速离开了,跑到车站里面去了。”


18

2

上午(案发前几小时),胡某曾向武汉市民陈先生求助,自称两天没有吃饭,恳请陈先生带他回四川老家。热心的陈先生正打电话帮胡某找工作时,却发现胡某往武昌火车站走去。



18

2

2月18日中午12时25分(案发时··· ···),武汉市武昌火车站附近,发生一起恶性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胡某东因每碗面1元钱的差价,与面馆老板姚某发生口角纠纷,随后持面馆菜刀,将面馆老板姚某头颅砍下。

胡某是四川宣汉人,现年22岁。

姚某是湖北十堰人,离异,在武昌火车站附近开面馆已经有1年多,平时只有他和一名帮工在店中,但春节后,帮工一直没有来,他就一个人在店中经营。

一位75岁李大爷目睹了整个过程的,他是当天在事发面馆与犯罪嫌疑人胡某同一时间就餐的食客,也是他在案发后第一个拨打了110报警。根据李大爷介绍,胡某是跟另外两个年轻人一起走进姚某的炸酱面馆的。3个人没有任何行李,不像是刚下火车,穿着也很单薄。他们点了最便宜的“素宽粉”,就是只有面汤和简单调料的米粉,按照面馆的标价,4块钱一碗。

网传砍人菜刀

3个年轻人一进去就讲四川话,可以明显听出来是外地人。胡某等3人吃完准备付账时,却被店主姚某告知,“粉涨价了,5块钱一碗”。胡某的另两名同伴没有多说什么,准备付钱,胡某却质问店主姚某,为什么标价是4元,而要收他5元。争执中姚某说:“我说几块钱一碗就几块钱,你吃得起就吃,吃不起你莫(不要)吃,你给老子滚。”

对于价格问题,有邻居推测,可能姚某听出对方是外地人,就涨了1块钱。也有街坊称,可能姚某从2月18日开始涨价,没想到涨价第一天就出了事。

随后,两人发生口角,姚某冲向胡某,率先打了胡某两巴掌,又踢了一脚。李大爷介绍,在跟42岁身高1.7米以上的姚某争执过程中,胡某明显处于下风,几乎还不上手。期间姚某还两次掐住胡某脖子,按在墙上。与胡某同行的两人在一旁劝说,但收效甚微。

争吵过程中,胡某转身进入了面馆的内屋,提了一把菜刀出来,于是就发生了砍人的一幕。李大爷说,整个过程大概二三十分钟。据了解,胡某对姚某实施一轮的追斩后,姚某一条胳膊被砍断,随后又将姚某的头颅砍断,丢在了几米外的垃圾桶里。

据了解,当时现场虽然围了不少人,但没人敢上前阻拦。事后当地媒体报道称,当时拨打110报警电话的有50多人。

警察赶到时,胡某已经停止了作案,但并未逃跑。两名警察上前很顺利地控制住了胡某。警察在现场问胡某:“你知不知道你杀人了,为么事要杀人?”胡某目无表情地回答:“他掐我。”

胡某被警察带离现场

警方在现场勘查


18

2

2月18日16时11分,@平安武昌 通报:2月18日中午12时25分,犯罪嫌疑人胡某(男,22岁)因口角纠纷,持面馆菜刀在武昌区武南一村71号一面馆门口,将面馆业主姚某砍死。民警快速出警,现场将犯罪嫌疑人抓获,目前案件正在审查中。


19

2

2月19日下午,姚某11岁的儿子以及部分亲属在警察的陪同下来到事发地。姚某的儿子手捧姚某的遗像,在门口站立了许久。姚某与前妻育有3个子女,几年前两人离婚,姚某就将11岁的儿子带到武汉一起生活。


19

2

2月19日晚,有记者赶到胡某东一家人的现居地大竹县牌坊乡太平桥,胡某的母亲冉某在家,父亲胡某华在西宁打工。面对记者的采访,冉某掉下了眼泪,真心对死者的家人说声“对不起”,给他们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冉某表示,后面将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

胡某东位于大竹县牌坊乡太平桥的家就在5楼


一夜之间,案件引发全国关注!

除了性质恶劣

更重要的是案件的特殊性!

网传胡某的残疾人证复印件


精神病是胡某杀人的主要原因吗?


当地村组干部提供的胡某残疾证复印件显示:2010年10月25日,宣汉县残疾人联合会向胡某东颁发了残疾人证,其残疾类别为“精神”,残疾等极为“二级”,其监护人正是父亲胡大平。“他的病时好时坏,发作起来就没法管。”胡大平说。

胡某东曾于2016年上半年在宣汉县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后情况有所好转,于2016年6月25日出院。

宣汉县精神病医院对胡某东的精神检查给出的结论是:意识清楚,定向力完整,计算力差,衣着整洁,接触交谈尚差,问话部分切题,易激怒,坐立不安,未引出幻听症状;思维逻辑障碍,情感不协调,自知力缺失,社会功能明显受损。诊断意见是:精神发育迟滞伴精神障碍。

据了解,精神残疾分为四级,一级为最严重,二级次严重,四级为精神最轻残疾。但精神残疾的定级,和刑事案件的相关鉴定还有区别。

精神病院长:面馆老板可能激发了胡某的精神病

何勇院长介绍,目前网络上的资料提示胡某患有“精神发育迟滞伴发精神障碍”,且有“精神二级”残疾症,现在只能就网络公布的资料及现有的疾病来分析,首先无法判断胡某的精神发育迟滞的分级,即轻、中、重、极重等,因没有IQ评分,心理年龄评定及社会功能缺陷的评分,不同的分级其临床表现差异很大,而就胡某当时能与老乡出来打工,只能说明他的疾病可能处于相对的稳定期。

综合胡某多次出现冲动伤人毁物,每次都有一定的事件(即诱因)刺激,又说明了胡某的疾病的不稳定性,就其疾病的主要表现是智障导致人格及行为方面的障碍,自控力差,思想简单,做事不会考虑后果,易激动,易冲动,出现事情是必然的。

然而被害者并不知道胡某有问题,言语上的不屑,态度上的不友好,使得胡某突发冲动是必然的。故此,胡某的行为是被害者及胡某的疾病共同造成。至于是否承担法律责任,只有执法部门给其做“精神司法鉴定”后会相应的处理。

 精神病院长:面馆店长可能不知道胡某是精神病人

胡某这样的症状在日常表现和正常人有很大的区别的,特别是与其他人共同生活时。因此邻居、同村、街坊、亲戚朋友等对其了解的人都能识别,对于不了解的外人,在没有与其过多的接触,没有侵犯他的利益,且其没有处于发病状态时,可能暂时无法区别,但时间一长就很容易识别(对于轻度智障,残疾3级或4级的区别短时间有点困难,时间长了一样能区别;而中度以上,残疾2级以上是很容易区别的)。本病的特点是18岁起病、智力低于一般水平,同时伴适应性行为缺陷或缺损。

这些症状胡某都具备的,其在言语交流、自我照料、家庭生活、社交或人际交往技巧、自律能力、学习技能、工作、业余消遣、健康安全的能力均是较正常水平差。这些表现是持续的,在早期没有治疗或其他某干预治疗下是不会改善的。除此之外,胡某可能合并有精神病性症状,导致病情复发化,增加不稳定性,这也是其家人说其时好时坏的原因。

胡某


面馆老板该死吗?


“我说几块钱一碗就几块钱,你吃得起就吃,吃不起你莫(不要)吃,你给老子滚。” 

面馆老板姚某的这句话让许多人更倾向于杀人犯胡某

但姚某的言行对胡某的判决会产生影响吗?

激怒胡某:姚某涨价属于欺骗消费者

姚某开面馆做生意,并在牌子上写着4元一碗,其实际是一种发出要约的行为,胡某进店消费,是对姚某发出的要约的承诺行为,此时双方之间的合同成立并生效,但姚某在没有事先与顾客胡某进行说明的情况下,在胡某消费之后临时变更了面的价格,提出5元一碗,已经属于欺骗消费者的行为。

面馆老板的言行 & 胡某杀人

不具有刑法上的直接关系

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是指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的一种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刑法上的因果关系要求具有相对性,只能以刑法明文规定的危害行为(即具有社会危害性、具有法益侵犯急迫可能性的行为)为界限,不能随意扩大刑法评价的范围。

面馆老板姚某言语与行为上的过激行为虽然诱发了胡某杀人的这一结果,但姚某的行为明显不属于刑法所规定的危害行为。因此,不能认定两者之间具有刑法上的直接的因果关系。

面馆老板有错在先,胡某或减少刑责

砍人事件的发生,姚某作为挑起事端的一方,其不合理的加价行为以及其过激的言语与行为存在一定的过错,在认定胡某应当承担刑事责任的前提下,可以作为酌情从轻或减轻胡某刑事责任的情节。


网传胡某在家发病时摔坏的凳子


精神病影响胡某量刑吗?


胡某存在精神病,从目前的证据上看,似乎没有么异议了!但最终结果还是需要进行精神病鉴定。

不管如何,精神病难道就能成为免死金牌吗?

精神病人杀人不意味着免除死刑!

我国刑法关于精神病人是否需要承担刑事责任有以下三点的规定:

第一,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

第二,间歇性的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时候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第三,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因此,精神病人犯罪并不意味着完全免除刑事责任。具体到本案中,胡某砍人的行为是否需要负刑事责任,取决于其在实施犯罪行为时是否不能辨认或控制自己行为,若经过法定程序鉴定,胡某当时并没有完全丧失辨认或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的,则仍需要负刑事责任。



谁该为精神病人的过错埋单?


面对记者的采访,胡某母亲冉某掉下了眼泪,真心对死者的家人说声“对不起”,给他们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目前而言,或许冉某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有人说,每一位精神病患者在社会上都是一个定时炸弹,那么,谁该为他们负责呢?

根本就不该让胡某去打工,家属要负起责任!

        按照“精神发育迟滞的治疗原则”,本病是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查病因,早干预,根据发育迟缓的分级及病情严重程度给于相应的不同的治疗手段;而依据网络提供资料,胡某多次出冲动、伤人、毁物行为,其家属都感到害怕,说明了其病情根本未予控制,应该积极住院治疗,更不能到外地务工,即使以后病情有所好转,也要加强监管,加强康复行为训练,减少或避免事件刺激。


精神病人家属需负责任吗?

根据我国《民法通则》的规定,不能辨认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而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监护人尽到监护责任的,可以减轻其侵权责任。有财产的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从本人财产中支付赔偿费用。不足部分,由监护人赔偿。

因此,胡某的家属若是精神病人胡某的法定监护人,则家属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且要根据其是否有尽到监护义务,从而判断是否可减轻其应承担的侵权责任。同时,若胡某有自己的财产,则因胡某侵权而导致的损失,应当先从胡某的财产中支付赔偿费用,不足的部分,再由监护人进行赔偿。

而由于本案中的受害人姚某已经死亡,根据《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被侵权人死亡的,其近亲属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死亡的,支付被侵权人医疗费、丧葬费等合理费用的人有权请求侵权人赔偿费用,但侵权人已支付该费用的除外。因此,姚某的近亲属亦有权请求胡某的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支付了被侵权人医疗费、丧葬费等合理费用的人也有权请求胡某的监护人赔偿费用。

类似事件频发,谁该去救他们?

朱永平律师认为,类似事件频发,究其原因主要是现今社会民众,尤其是处于社会底层的弱势群体,由于生活、事业以及工作上的各种压力,各种物质带来的紧迫感,导致信仰缺失,人性过于浮躁,人与人之间无法和谐、正确的沟通,堆积了满满的社会负能量,从而产生了报复社会的心理。

要避免类似事件成为社会之殇,就必须驳斥诸如“拜金主义”、“利己主义”等物质化、无情化的消极社会思想,改变现今扭曲的社会风气,注重与关心社会弱势群体,从思想根源上改善社会大环境。




(文章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