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茧》丨白雪歌送

十点读书会2021-09-15 06:05:04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主播安静和李昊阳的领读


亲爱的共读小伙伴,纠缠了将近半个世纪的程李两家,将要在今晚把罪恶重置,承受上一代精神之苦的程恭和李佳栖又该何去何从?今夜请阅读本书第367页—第424页,在真正的爱和真正的长大里给《茧》一个句号。




一、李佳栖

 

2000年的春天,我认识了殷正——那个邀请我去朗诵会的诗人,也是我爸爸的大学同学。到后来我跟他重逢之后,他才告诉我,他就是当年寄匿名信给系主任告发我爸爸和女学生隐秘关系,导致他弃文从商的人。在我刚认识他的那两年,他的角色和我爸爸是重合的,我喜欢去他写作的阁楼,想要从他的妻子那里抢夺他的爱,就像从我爸爸那里抢夺汪露寒的爱一样。我找他学习写作,花整个周六下午跟他待在一起,他向我倾诉他那看似“模范夫妻”的生活,称我“最别致的好朋友”。我想,他对我是疼惜和喜欢的吧。

 

十二月三十一号那天,我在阁楼等他到很晚,快零点的时候,我们看着玻璃映出的火光,我对他说:“我想你要我”。他喃喃的说着他拒绝我的原因:“我已经开始老了,变得越来越琐碎和无趣,写的诗都带着一股腐朽的气味。你爸爸虽然去世得早,至少他一生都是个斗士。佳栖,你和他像,你也是一个斗士。但我希望你保护好你自己,不要折损了你的兵器。虽然我知道,我伤害了你......”

 

我再也没去找过他,等我再听到他的消息,是关于他和班里的一个女同学好上的事。那天我待在寝室里放声大哭,觉得我自己是不知道被爱的,我没有让人意乱情迷的能力。我把这两年写的诗拿到楼下烧掉。一个声音在火苗熄灭后飘过来:“同学,这里不能点火。”他就是唐晖。

 

可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自尊,我和他在一起了。我跟他讲殷正、讲我爸爸、讲了很多很多东西。我记得他当时对我说:“傻丫头,那不是爱。”他握着我的手放在他心口,“这才是,感觉到了么?”



 

唐晖觉得,只有他才会让我幸福,他为我学了很多精神分析的理论,他一直在帮我走出与生俱来的负面情绪。可是,我一次又一次对过往的纠缠不清也压垮了他。谢天成之后,我们短暂分开了一段时间,而我又一次遇到殷正,让他已经乐观不起来的心接受了既定的结局。我告诉他我和殷正什么也没发生,可是他已经要离开了。

 

“你还说过永远不会离开,现在你反悔了。”我低声说。

 

“是啊,我反悔了。趁现在还来得及。关于你爸爸的历史,是不是找不到什么新线索了,所以决定把从前的故人重新拜会一遍?只有在他们身上才能找到激情,对么?否则就会活的如同行尸走肉。”他把箱子竖在墙边说。

 

唐晖走了,留下了他对我生活的见解,也许他说的对,我非要挤进不属于我的历史里,只是为了逃避我面对现实生活的怯懦和无能。所有我拼凑出来的过去,都是味儿滋养我自己匮乏的感情。我口口声声说这是为了爱,可是我根本就不懂爱。我冲着转身的唐晖一直喊:“什么是爱?你来告诉我,什么是爱!”,直到他进了电梯。那个唯一愿意教我去爱的人放弃了,那个悲伤的时刻,也许是我一生之中最接近懂得爱是什么的时刻。

 

后来沛萱回来了,我搬过去,在她和我妈妈的劝说下回了小白楼,然后就遇见了你。也许这次回来的意义就是重置我和你之间的连接,从我和你重逢的那天之后,它就从我们的父辈,转移到了我们手中。



 

二、程恭

 

二零零八年的秋天,小可走了,姑姑也刚刚退休。那对我来说是想当难熬的一段时间。而陈莎莎和她手里的塑料袋,也许是我唯一值得赘述的事。在SARS那年我们离开住院楼之后,她又不断出现在我眼前。每次我回家,都会看见她拎着一只装满奇形怪状饼干的花花绿绿的塑料袋等我,一只跟到我家楼下再交给我。我每次都会直接把它们扔进垃圾桶。后来,塑料袋里的东西慢慢丰富了起来,我有时候会把看起来还不错的送给爱吃甜食的室友。

 

等我交了新女朋友,我故意当着陈莎莎的面带她走的时候,她还是会过来,把塑料袋留给宿管阿姨。我从没有接受过她,直到小可离开。那天下着雨,我把躲雨的她带我三楼小可的房间。陈莎莎就这么取代了小可在我生理需求上的位置。她混沌无明的心智可以让她捕捉到我身体的每一丝快感,而我每次在经历过那种巅峰式的快乐之后,总是会产生一种强烈的失落。看着这个和我没有关系的女人在我的周围活动,而我依旧在原来的生活里,没有出口。

 

我的生活在大斌回来之后,有了新的开始,他回来接管公司的业务想邀我和他一起打天下。我以大斌助理的身份进入“五福药业”,把所有精力都投入了工作。陈莎莎又一次成了我的弃子。进了公司之后我才发现,集团由于盲目扩张和人事上的家族化,实际上已经在不断内耗中走下坡路了。我告诉大斌我们要创立一个新公司拓展养生领域。大斌嘴上说着要跟我大干一番事业,而实际上,他迷恋上一个长得像李沛萱的女主播,元旦的时候跟她结婚,心思已经不在工作上了。我为大斌安排好了后续拓张的一切,他嘴上答应,可到了董事会那天,他不忍心看着堂哥被撤职,又打了退堂鼓,任我再怎么晓以利弊都没用。从我看透了大斌不是一个出色的改革者那一刻起,我就有了自己单干的想法。我私下创立了一个新公司,一面接着五福药业订单壮大自己,一面在我的运作下抄袭五福的保密配方。等到我完全拿到药方之后,我就可以彻底脱身。



 

那段时间里,陈莎莎又出现在了我的生活中,她被大斌安排来当我的助理。她还是给我烤各种东西,面包、戚风蛋糕......那个时候我对她的感情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我感受到我有一丝期待她带给我的快乐,我跟她维持着公司里的人会议论纷纷的关系。有一天她在厨房里犯了哮喘,我跑过去,看着她的脸变成酱紫色,我就一直看着她,希望她渺小的生命就此结束,我觉得我在行使一种让她消失的权利。就像你爷爷一样。这些念头在电光火石之间,在陈莎莎自己的求生意志里消失了。

 

她还是像之前一样待我,好像我不是那个见死不救的心理施暴者一样。我的心理好像就在那个时候改变了,我觉得这个世界好像和原来有点不一样了,它对我是抱着极大善意的。我的内心觉得,也许有一些恒固的东西,我应该相信并且保护它们。这个信念超越了一切,神祗野心和对于成功的执着。我决定结束对大斌的背叛。可那个时候,他已经发现了。他对我说:“你走吧,但我们不再是朋友了。”我点了点头:“要是很久以后,我再回到这里,还是像找你一起喝酒。我们也许可以重新认识,你以前说过,谁规定人跟人只能认识一次?”

 

姑姑那时在北郊找到一个人很像汪露寒,她好像重新有了生活的寄托,让我可以稍稍放心。然而对于陈莎莎,我决定还是跟她说一下。那天,她烤了很多饼干,说要带给我在路上吃,她还要立马收拾东西跟我一起走。我在她的茶杯里给她放了几颗安眠药,告诉她:“睡一觉吧,睡醒了我们再走。”她转过身来,抓住我的胳膊说:“我睡觉很轻,要是该走了,你就摇我几下”

 

我关了灯,在黑暗里坐了一会,起身走出房间。

 

我想,无论我在哪里,都会在心里默默祝福陈莎莎,是她使我没有彻底崩坏,完全毁灭。如果可以,我很想把自己所有的好运气都送给她。



 

三、终章

 

他们走到大门口。李佳栖拿起立在墙边的伞。

“其实你不用送我。”程恭说。

外面雪很深,埋到脚踝。往前看是一片茫茫的白色,

 

“我在想,你其实可以在小白楼躲一段时间,没人会想到你在这儿。想不想赌一下?要是字,你就去火车站,要是花你就留下,待在小白楼里,我每天给你送饭。我会做蛋炒饭。”

 

“能吃面条吗?”程恭问。

“不能,我不喜欢吃面条。”

“炸酱面,学一下,很简单的。”

成功摸了摸那枚硬币,然后抛向空中。硬币落在雪中,没有声响。一个红色的身影朝这边跑来,是陈莎莎。

    

“你摇我了么?是不是我睡得太死了。”她问程恭,然后把目光慢慢移到李佳栖身上。

她怔怔的望着她,然后笑了:“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他们三人站在那里。雪越下越大。

    

陈莎莎从包里掏出两罐饼干塞给程恭,拍了拍他的肩膀上的雪,然后拉上拉链,把旅行袋背到肩上,朝来的方向走去。

   

程恭和李佳栖站在那里,听着远处的声音。程恭闻到了炒熟的肉末的香味,浓稠的甜面酱在锅里冒着泡,等一下,再等一下,然后就可以盛出锅,和细细的黄瓜丝一起,倒入洁白剔透的碗中。


今天,十点君联合张悦然共同发起了一项购书活动,主角就是张悦然最新力作《茧》(限量签名版)


此次套装还包含了十点读书特别定制的创意笔记本、布艺书衣、帆布袋,全网独家首发精心设计,文艺精致,别具意义。




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即可购书



小伙伴们,今天的共读内容就到这里了,让我们一起期待明天的共读吧。如果你喜欢今天的共读内容,可以点击文末的阅读原文进行共读签到,阅读好书,自我成长,相遇十点,读你每天。


点击底部的【阅读原文】,坚持共读签到。公众号回复「领读」可查看往期精彩内容。点击查看9月共读书单

主播:安静,网易云音乐电台签约主播。新浪微博:用心兔子。微信公众号:我是安静

主播:李昊阳一只为梦想奔跑的单身狗,拥有双子所有的纠结,努力做一个完美主义者。Sina@潇潇洒洒昊阳君


领读人:PathosD。来自十点领读营,喜欢喻情于理,情理交融。微博@一只鸡坨。公号ID:PathosD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来「共读签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