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学一做】“我的青春我的梦”优秀征文

西财青年2019-06-23 19:32:28

从《人民的名义》,到《官场现形记》

记得曾看过一个段子,说中国的电视剧,只有五种类型——仙侠玄幻、古装宫廷、都市爱情、家庭伦理、手撕鬼子。而就在最近,集中了几十位老戏骨同台飙戏的反腐正剧《人民的名义》给浮躁的电视剧市场打了一针了强心剂,首播达2.41的收视率和持续飙升的热度却力证了反腐剧也可以对年轻观众的胃口。《人民的名义》热播,标志着沉寂十年的反腐题材剧高调复苏,与现实中轰轰烈烈的反腐行动交相辉映。

一面是骑自行车上班,在简陋的家中吃炸酱面,每个月给乡下老母亲汇300元生活费;然而在另一处隐秘的豪宅,壁柜里、床上、冰箱里,却塞满了一沓一沓的现金,总数超过2.3亿元……《人民的名义》一开篇,就为我们勾勒了这样一个腐败官员的“双面人生”。反腐决心之强、贪腐为害之烈,通过视听语言呈现,让人尤觉震撼。这部剧的内容,有斗争、有贪腐、有黑暗,还有正义。许多人都认为此剧可称为当代《官场现形记》。那么,被拿来与这部风靡一时的反腐大剧做类比的《官场现形记》,又是怎样一部奇书呢?

二十世纪初,清王朝国势衰微、日暮穷途,随着清政府威权弱化、文化控制力降低和西方文化的传播,晚清的小说创作却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形成了小说创作繁荣的局面。具有不同程度改良思想的作家纷纷通过创作小说来抨击政府,针砭时弊,提出挽救社会的主张,逐渐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小说流派——谴责小说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里概括这类小说的特点是恶,而“揭发伏藏,显其弊于时政,严加纠弹,或更扩充,并及风俗”。李伯元的《官场现形记》、吴趼人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刘鹗的《老残游记》、曾朴的《孽海花》是其中的代表作品,并列为晚清四大谴责小说。对比之下,四大谴责小说风格各异,在主旨上殊途同归,又各有其独到之处。

199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评选20世纪100部优秀小说,《官场现形记》被列为排行榜第一名。《官场现形记》是我国第一部在报刊上连载,直面社会而取得轰动效应的长篇章回小说,也是中国小说史上第一部全面批判封建官僚制度的长篇小说,首开近代小说批判社会现实之风气。全书从中举捐官的下层士子和佐杂小官写起,由数十个相互联结又相对独立的故事联缀起来,所写官员上至中央大员,下至地方僚佐,大到名公巨卿,小到佐杂小吏,无论科举正途还是捐班出身,无不写到,并将这些道貌岸然的“父母官”们的种种恶行丑态一一揭露。

小说所写大多是当时社会上的真实人物,只是改名换姓而已。胡适曾在为此书做的序言中论说过这种情况:“就大体上说,我们不能不承认这部《官场现形记》里大部分的材料可以代表当日官场的实在情形。那些有名姓可考的,如华中堂之为荣禄,黑大叔之为李莲英,都是历史上的人物,不用说了。那无数无名的小官,从钱典史到黄二麻子,从那做贼的鲁总爷到那把女儿献媚上司的冒得官,也都不能说是完全虚构的人物。”当然,实际上小说中的某个有名有姓的人物也未必仅是影射某一个人,其人物原型可能是几个真实人物的集合。

《官场现形记》的结构,是传统的“移步换景”,如串珠状地展开情节,如此,便可轻易地展现晚清中国,晚清官场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各种人物,各个方面的万千丑态。全书故事庞杂,人物众多,但环环相扣,逻辑缜密。嬉笑怒骂之余,尽显官场百丑、曲妍尽态。清末官场之黑暗,呼之欲出。

《官场现形记》对社会丑恶的揭露之彻底、描写之露骨,使人拍案叫绝,某些部分几乎到了让人难以接受的地步,读来甚至让人汗流浃背。尽管读者置身于白纸黑字之外,但却能通过作者之笔,将自身代入故事的情境。不仅让人惊叹作者文笔之精妙,“真鬼神于文也”,更能引发深切的思考——若是置身于大染缸,每个人恐怕都难免成为其中漆黑恶臭的一滴。

全书由始至终,没有愤世嫉俗的鞭挞、批判,有的只是作者近乎冷酷无情的笔触,充分运用了夸张、漫画化的闹剧手法。作者尤喜撕破假面,将一切旁人难以知晓的内幕,尽情撕裂开来,赤裸裸、血淋淋地摊在阳光下,让大众得以一窥蟒袍玉带之下的腐朽骸骨。作者始终在冷眼旁观,将全部笔墨集中于对人物的塑造和其事迹的讲述,不带一丝感情倾向,没有一字一句的评判。直到小说的最后一回,作者一反前文锐利到近乎露骨的叙事风格,以梦境的形式对晚清政治予以最终评断,“可怜中国贫弱到这步田地”,将整整六十回故事中累积的一切失望、鄙夷、悲哀、愤懑,集中爆发于一句“救救中国”的呼号,至此达成了全书情绪的最终宣泄,其情含泪带血,振聋发聩。

不管作者李伯元有何种政治立场和最终诉求,今人从他作品的字里行间都能看出,他对世道黑暗之恨正是出自对国家民族之爱。可惜的是,针砭时弊的作品没能在当时演变为济世救民的良方,却因撕破假面而引发了统治者对谴责小说的疯狂仇恨和禁毁。李伯元甚至因此遭到追杀,几度险些丧命。

《官场现形记》实可谓谴责小说的经典之作,掩卷更有“读罢官场现形记,方知眼前尚清明”之感。虽然远远不能拯救贫弱的中国,但无可否认的是,它在揭露现实、开启民智、促进文化传播方面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也为后人留下了一窥百年前社会生态的窗口,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书和笔是最好的武器——得益于谴责小说作者的耕耘创作,民众对统治者的真面目得出了清醒认识,也加速了清王朝的灭亡。一味拒绝承认、拒绝改变,只想保全既得利益、将一切丑恶“一床锦被遮盖”的清王朝,在历史变革的洪流冲击下也难逃土崩瓦解的命运。

有观点认为,谴责小说仅局限于指出问题,而缺乏对解决问题的探讨。的确如此,但我并不同意这种观点背后的逻辑。“揭伤口”的确不能解决问题,但“开药方”也本不是小说家的任务。严密的包扎与隔离,也许能愈合身体的伤口。而对溃烂发臭的社会伤口来说,将其撕裂,暴露在阳光下——这才是治疗的第一步。能实实在在地展示这看似荒诞实则真实的官场世界,能不虚浮、不避讳地反映现实,能在戏剧化的加工中让人性的贪婪与丑恶无所遁形,那么,无论对《官场现形记》还是《人民的名义》来说,再多褒奖也承受得起。

和平时期,是最考验一个政权生命力的时候。居安思危,惩治贪腐,是国家中兴、民族复兴之大举。当前,反腐斗争的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但要真正实现纤尘不染、海晏河清,还要依靠制度建设和全民反腐的持续推进。人民是反腐的动力,更是反腐的意义。反腐没有剧终,没有尾页,反腐永远在路上。

商学院会计

1401班

周裕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