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我想对你说…句句扎心,看哭了

话茬子2022-07-25 01:34:41

喜欢一个城市是什么感觉呢?

就像是有一次,逛街的时候我发现有一个人在沿街贴小广告,我偷偷的跟在他后面,他贴一张,我偷偷的撕掉一张。


就像是一种奇妙的缘分,它陪我长大,见证我的成功,我也陪着它一点一点变化。为它骄傲,也怀念它曾经的模样。


今天,我们精选出50条读者们的留言。北京,我想对你说好多好多的话...

(一)
十年,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你在忙些什么呢?

十年前我24岁,正值正青春的时候,喝着啤酒打着台球看着奋斗,然后跟我的女朋友结婚了,十年后我们爱情的结晶已经7岁了,而我跟孩子他妈从相识到现在已经18年了
—— 杨杰



那时只有动车,还不是高铁,我那会是一位动姐,现在应该叫高姐了。

—— Lidia高姐



母校图强小学没了。
——有羲有情

还是小学六年级,现在已经大四实习了。。。感觉就在昨天。

—— 达能王子饼干



十年前,我在初中,做过一个手抄报,标题是“等你在北大”,十年后,也就是今年,我拿到了北京大学人力资源管理专业的学士学位。

——崔陈


(二)
嗨,老北京,好久不见


打小就没离开西城,粉子上的幼儿园、宏庙上的小学、丰盛上的初中、西什库上的中专。还记得小学那时每天一下课就去西单体育场练武术,然后去西单菜市场傍的桂香村买零嘴吃,到了中学下课就去月坛体育馆练柔道,然后去西四乳品店喝酸奶吃杏仁豆腐,到了中专下学就去什刹海体校练自由搏击,然后到西四包子铺,来上两屉包子一扎啤酒别提多美了。工作以后的我就什么都不练了,不过对美食的追求一直都没放弃过,现在体重160+。都是满满的回忆啊。丰盛胡同最可惜的要数原丰盛办事处,那可是个很规整的三进四合院,97年建金融街就那么给拆了,一并拆除的还有丰盛中学,最不能理解的是至今那里还是一片空地,21年了一直闲置可惜了。怀念儿时的北京。

——十三月的头一天


文武都无,只剩东西,但愿它是好东西! 
—— 法横


我的初中母校就是丰盛中学,丰盛中学校歌小柯创作的,小柯首都师范大学毕业后在丰盛中学教过音乐,校歌前几句歌词,春草芳,秋果硕,根深枝叶阔……,难忘的三年初中时光,安静的校园,可爱的同学,敬业的老师还有那一下课就想去买零食的小卖部,至今都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能忘怀…… 

—— 阿瑟



我不是北京人,但是那里有我的牵挂。北京是一个包容的城市,北京人低调平和,大多非常热心乐于助人。老北京的文化应该保存并加以弘扬。同时北京是全国人民的首都,也应该兼收并蓄,海纳百川。
——朝花夕拾


懂你们的乡愁。但毕竟北京是中国的首都啊,毋庸置疑它的发展正是我们这些外地人支撑起来的。有你们的舍小我为大家 国家方和谐安宁。
—— 雨落无声


过去北京是北京人的北京,现在首都是全国人的首都。过去北京的人口散住在胡同里的北京人,现在首都的人口是叠居在高楼里的各国人。时间改变了空间,还有记忆就已经很不错了。放下郁闷和抱怨,开心的过好当下的每一天。
——Jun Xue



最著名的是荣宝斋。小时候有一次去逛荣宝斋,看上一只狼毫还是什么材质的毛笔,2.5元一只,我买的时候柜台里的师傅打量了我一阵,问:你拿这么多钱出门大人知道吗?我说:知道。他又问:你花这么多钱买只毛笔家长能同意吗?我说:我每个月有5块零花钱,自己能做主。那位师傅张着嘴瞪着眼半分钟没说话。当时每家人均每月达到3元的就不能免2.5元的学费,我买哪只笔几乎是一个人一个月的生活费和一学期的学费,难怪售货员要问我。可能看我穿着整齐干净,不像是偷拿家里钱的孩子,又追问一句:你肯定?我点了头。他边给我拿笔,边说:要是家长不同意,只要不弄坏了,你再给我拿回来,我把钱退给你。当然我没有退。一分钱一分货,那笔真好用,写出的字都好看,还被选中参加少年宫的写字班,我一度觉得自己能当个书法家,可惜后来没坚持。但买笔的经历忘不了。荣宝斋有商业道德,它就在宣武区
—— 王静



小的时候过年并没有张灯结彩,更没有春晚和满桌子的炖肉,那时候家里很穷,家长为了能给我们(孩子)有一个快乐的童年,想尽一切办法,爸爸去供销社扯块布妈妈泽连夜给做好了新衣服,等到年三十吃过年夜饭,妈妈把新衣服给我们穿好了,看着孩子们那个笑啊! 现在回想起小的时候过年,那才是年的味道。
——本色


(三)
北京,你年轻的样子,我记得...


老北京,想起前门大碗茶,想起荣宝斋一条街,想起大栅栏,想起前青厂,西草场,那胡同不到1.5米宽,却装载了儿时的满满的回忆。想起早晨起来,四合院那长长的通道,上公厕还要排长队。夏季热了,支张床就睡在了大街上。

—— 豆豆


“老北京凉皮”儿.听着就想乐。这凉皮儿是陕西特产!回头您弄一“老北京兵马俑”得嘞...

——工专


茶不叫浓,叫酽。
——觀海聽濤


我记得小时候住在平房小院儿里,家家户户院子里都有一颗香椿树,年年都会摘些新鲜的来吃,如果赶上院子里没有香椿树的,那么做了香椿的邻居也会给送过去尝尝鲜。现在都搬到楼房了,就算偶尔碰上香椿树,也只会近距离看看,闻闻,拍个照。老北京小院儿的情节只有住过的孩子才能懂吧。
——KAPO



最怀念老北京的鸽哨声。真好听!还有下班时候我爸进院门之前总会按一下车铃,清脆极了,我一听就知道我爸回来了。夏天中午的时候胡同里特别安静,树上的知了伏天儿伏天儿的叫着,听着听着我就睡着了…
——豆苗儿小白?



82年曾出过金中华(金黄色烟盒),1.20元一包,很贵,昙花一现,后来就再也没见过。86年左右还出过深红色香山,算是高档烟,也是一阵子就没了。还有一种白盒北京,和金健、长乐同时代的。有北京牡丹,但没上海牡丹值钱。北京还有一个牌子,红叶,唉,都没了!我的烟盒里有一五洲牌的,卷烟厂名字叫"地方国营三三制烟厂",很有趣儿。那时北京这边还有天竺、墨菊、工农、许昌、芒果。还记得一些香烟的价格:香山和红叶都是3毛4,八达岭3毛8(带锡纸),红梅翡翠金沙江都是3毛8,工农战斗都是2毛,新海林一毛六。最便宜的记得是一个叫"小金鱼"的香烟,9分钱一盒。我虽然记得这些价钱,但当时还小,并不抽烟。好吧,我说漏嘴了,我现在确实抽,马上要戒了,真的!
—— beijingjoe



宣武公园里内石狮子谁给扛家去啦?!
—— H.T.


后海是我人生中记忆深刻的一段记忆,曾经我觉得我会属于那里,我喜欢秋天落满地面的银杏叶,挂满枝头的柿子,这些在我北方小城的家乡根本看不到。我喜欢下班后一个人穿过后海夹道来到后海边上慢慢散步或是默默的看着老者钓鱼,我是年轻人但是不喜欢酒吧的灯红酒绿,我觉得那些跟什刹海不配套,它改变了什刹海应有的那一份深沉,我喜欢溜胡同,看不同人的生活,很多门口晒太阳的大爷大娘我特别想去聊几句又怕冒失打扰到到人家。北京给了我太多太多的回忆……
——谢桐


(四)
其实,姆们北京人,就zhei样呀...

我闺女在长春上大学时,第一次在火车站打出租车,上车后司机就问去哪啊?闺女回答:麻烦您,我去吉大,司机:一听你就是北京人。闺女:您怎么知道?司机:我每天拉的乘客哪的都有,只有北京人说话总是您您的。
——老吉米卓玛


我一北京哥们儿,北玉带胡同那块儿的,喜欢胡同里弄一燕京啤酒就酱牛肉,侃的都是几个亿的项目。 
——幸福快乐



祖祖辈辈真正的北京人,我们从小受到家庭的教育是:守规矩、懂理儿、懂面儿。从住西什库大街、朝阳门内竹竿巷、朝阳门外幸福巷、后被拆迁到四环外八里庄直至如今东五环外的东坝中路;尽管离开童年、少年、中年近半个世纪生活的地方,但我们骨子里的老北京的优良风俗传统依旧没有丟!
——懂得感恩



北京的老太太,每个身上都有我奶奶我姥姥的影子。累了一天,败兵似的回到胡同里,迎面走来街坊老太太,一句:“丫头回来啦!”那憨厚慈祥的笑容,我立马又活了“奶奶!今儿做什么好吃的了?一会儿我过去蹭饭啊!”“来吧!给你留着呢!” 家常温暖,烟火生香。
——有凤来仪(索南措姆)



从前的老北京人,在条件很清苦的条件下,时时都表现出乐观和豁达,行为举止都衬托着端庄,正义,大气,善良。在他们骨子里,自己的点滴行为都代表着北京这座城市。我有位亲戚姓尚名洪义,住在南礼士路北三条,老爷子前几天90高龄寿终正寝,在他的一生充分反应老北京的风采,每当看望他一次,就好像回到北京曾经的文明时代。好想曾经的北京,好想尚老爷子的音容相貌……
——春光明媚画一张



我家住幸福大街,小时候经常去龙潭湖游泳池游泳,回来时头上顶着泳裤顺铁路走回来,几个小伙伴趴在钢轨上听那边能来火车,到家泳裤就干了,赶紧藏起来,怕父母知道。
——老张


没房我们可以租,没车我们坐地铁,要的就是活在京城的感觉,活的是心情,心气,我爱大北京,听惯了北京话,去别处不踏实。就算穷但快乐,知足!
——感恩z'z
2018年,你把北京当成自己家,建设北京,贡献北京,就是北京人。
——波普


(五)
宣武崇文,也不够描绘我心里的北京
 
我出生时到儿少时宣武还称为外四区,门牌号儿是兰色的左边是外四区然后上方是街巷名称中间是牌号!
——下山虎



我记得章子怡、杨幂、刘诗诗都是宣武的吧,甭管喜不喜欢,宣武妞儿颜值有一说儿嘿!

——毓小5



四十年前,菜市口T字口,路南的南来顺小吃店。里面有一位白阿姨,两眉之间有一豆大的幸福痣、待人特别和善。工作认真,热情大方,很有顾客缘儿!后来调到珠市口电影院东边一点,宣武区治安工作站,和我单位,服装公司紧邻居!那一日忽然见到白阿姨,好-阵问候平安。无形中又勾起我对豆汁,面茶,煮元宵……的无限回想!又想起了咱宣武的南来顺儿。
——西山枫叶



我家住在宣武区,解放前是外四区,新中国建立后北京分成七个区,内城四个,外城三个区,宣武区、前门区和崇文区,我家还是宣武区,后来前门区一分为二,东半边归崇文区,西半边归了宣武区,我家仍在宣武区,工作单位也是宣武区。现在虽然没了宣武区,也改变不了我是宣武人的根本。我要说“宣武永存”。
——lys



出生到现在在宣武住了三十多年了,当宣武崇文合并后,我只是觉得宣武没有了,但家还在,但是去年拆迁搬走了,老房子也拆了,离开了住了三十多年的地方,那一刻我流泪了,因为我心里知道,家,没了,永远的没了。
——??_杨杰_?



现在滋要人一问我哥们儿哪的啊,我说宣武的。听的最多的回答就是宣武不都没了,每次都会心里一酸,很多人不理解,不就是一名号吗,但是我想说就这一名号承载了我所有的记忆和对老宣武的念想。
——嘎杂子琉璃球


梦里一幅旧景,难舍城南情怀,过街楼头枯干草,競競风中摇摆。圆栱灰墙窗棂,依稀当年风彩,而今大道唤开阳,新颜旧貌释怀。

——寒月



不知道朋友们知不知道炎黄北边以前的那片“沼泽地”,以前就喜欢和同学在哪里抓蜻蜓抓蛐蛐。那会儿北辰5层的玩具区,康乐宫那巨大的游戏机厅,阳光广场b1那个和人一样高的机器人玩具。现如今康乐宫已经不用说了,阳光沃尔玛也关门了,就连北辰也将不复存在了。真不知道还能留下什么。
——丅丄丅 



咱北京人“油”,可咱不忽悠,咱能侃,但咱侃的靠谱,不是牛皮满天飞。咱“油”,可咱不坑人,还善良大度。北京人的精气神靠大家来传承,新北京忍也有一份责任在心里。在北京就热爱北京吧!
——惬意时光


(六)
震惊!北京竟然是吃货聚集地!


到饭馆吃炸酱面的绝不是老北京人,自家的炸酱面各家有各家的风味,但小碗干炸各色面码绝差不了,它确实是一种美食,一种特色,但代表的是北京人独有的生活态度,一点都不假,这是任何非老北京人所不能理解和接受的。
——老常



外地人的老北京小吃
——嗯啊是 


哎,别的不多说了,您看看他们的后厨厨师,根本就没有那些原来的“师傅”和“大姐”了。原来的厨师夫都是口口相传的师傅带,那些师傅在国营餐馆都是正式工。现在有手艺的师傅都退休了。弄了一帮便宜的“临时工”(外地小孩)依葫芦画瓢。能好得了吗?国营企业也为了省钱。顶着老字号的幌子,骗旅游的外地客人。我有哥们来北京我请他们吃饭,绝对不会带去这些有名无实的地方。涮肉就是找一些个人开的小管子。小吃,直接奔牛街。店大欺客。现在国营餐馆,除了领导和他们的家属。都是临时工居多。剩下有手艺的都单干去了。只剩个牌子。还是那种感觉:您那,爱吃不吃。
——沉默的羔羊



前两天突然馋糖油饼儿了,想了一下居然不知道上哪儿吃,家楼底下只有随处可见的煎饼手抓饼鸡蛋灌饼,突然觉得有点伤感。
——三旬


最不忍细提的就是“想当初”。
——赵子斌


说的简单点...


这些似乎只停留在了老北京。
——墨尔本ゞ晴



石榴树下,荤油大饼,小葱蘸酱,茉莉花茶,背心裤衩,一嘴京腔。
 ——凡修

北京,

我曾在心中千万遍喊你的名字,

感谢你陪伴我走过狭长时光中的小日子。



看完后别忘记分享哦,分享是一种美德,懂得分享的人,生活会越来越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