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老北京人才知道的美食,不用说都美味.

北京资讯播报2019-05-14 11:59:59

一.涮羊肉



提起北京的食物,很多人首先想到是烤鸭。烤鸭有代表性,也是名声在外的。但一个会吃的北京人说起自己的当家菜,当仁不让该属涮羊肉!亲朋小聚,知己小酌,哥儿几个凑一起吃烤鸭的不是没有,是几率相当小。涮火锅则普遍的多。所以在北京吃食,涮羊肉是无论如何不应该错过的。

  最妙赶上冬季,待隆冬腊月的天儿,窗外天地一片茫然,鹅毛般的雪花簌簌飘落,屋内热气蒸腾,呼朋唤友,让人身心俱欢,莫大满足!

  北京有几个很好的涮肉馆。

1聚宝源


  我个人首推“聚宝源”。这个馆子好像没有任何一篇游记提到过。聚宝源位于宣武区(现在都改叫西城了,哎~)牛街,即广安门内大街牛街路口往南一点,路西。牛街是北京的回民聚居地,正经的回民宰牲由专职阿訇执行,讲究。北京人也普遍认为在牛街买的牛羊肉更干净,更地道。

  参照大众点评网对聚宝源的评价:牛街“最老号儿的清真涮锅”。手切鲜羊肉“那叫一个地道”,“久煮不老”,吃起来“很嫩”,“没有膻味”;麻酱“香而不 腻”;糖蒜也“够味儿”。价格“实惠”,环境“说得过去”,服务“还行”。店里“总是人山人海”,外卖窗口也“经常排大队”。

  正宗的涮羊肉讲究的是炭火铜锅。有一种酒精锅,人手一支,看起来小巧精致,也似乎更符合卫生理念,但是用这个吃北京涮羊肉,不是“味道”。清汤、麻酱小料(香菜、细葱花,韭菜花、酱豆腐、卤虾油、芝麻)、羊肉、百叶、白菜、冻豆腐、宽粉、烧饼、糖蒜(解腻),一个都不能少。肉要鲜嫩,手切薄如雪花,走筷就熟,入口即化。

  聚宝源的羊肉和芝麻烧饼确是惊艳,可贵的是价格也平。

  

2窑台涮肉


  宣武区陶然亭路12号,陶然亭公园北门往西,路南。上述大同,不细描绘,总之味道是有口皆碑的好,价格亦是大众能接受。窑台也有分店,但我认为还是这家的正宗。

  

3南门涮肉


  正名:宏源南门涮肉。南门是指天坛南门,因为这家店首开在天坛公园南门外,现在后海很好的位置也有分号。以前北京人熟知,现在名声渐隆,很多网友也是越来越知道了。他家胜在位置好,处于景点周边。对于很多旅友来说一举两得,节约时间。

  

4小刘涮鲜肉


  这家有意思。宣武区虎坊桥腊竹胡同12 号。腊竹胡同,这名字听着是不是就有味儿:)在胡同里边,去的路途中会经过老刘涮肉,别犹豫,继续往里走。草根,物美价廉。你要带着全家老小就没必要找这地方了,她适合一俩人的深度体验。点评网上的评论特别到位(一向觉得大众点评网不错,点评多客观中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如实抄下来,您看过也就印象清晰了。“

  从虎坊路与珠市口西大街的交叉路口往南再走点,就有看见这个腊竹胡同了,沿胡同往里走,200米左右,到了,就路边一小铺.门口摆着好几张桌,不过藏在胡同深处的老北京铜锅涮羊肉。必须吃手切鲜肉,这才是正宗的老北京味。

  但是有一点让我非常失望,刚坐下服务员竟然问我们要清汤锅底还是麻辣或者鸳鸯锅底。这就显得非常不正宗了,正宗老北京涮肉都是清汤锅底。麻辣那是四川火锅。弄得不伦不类的,这点一定要批评一下啊。

  言归正传,说说这里的肉,鲜肉都是20一盘,不分部位,价格那是相当的实惠。肉的口感和味道是我在北京吃过的鲜肉里面排第二的,第一那还得是右安门一家无名涮肉小馆。比起南门涮肉那是强多了。那些名气大的店都是去吃名气的,这种小店是实实在在来吃肉的。如果你是肉食动物就不要错过这里,一定要吃鲜肉,好吃不贵。”

  “胡同有点深,拐个弯就到了。店不大,外面一桌,几个北京爷们儿在吃,热闹。环境真的很一般,桌子也有点脏。胡同很窄,天热,我们也就坐门口了,看着来往的车辆,路过的也看我们吃...也点了2份肉,4个菜和冻豆腐,2瓶啤酒,2个人,不少了。肉还可以,白菜也新鲜,就是冻豆腐有点酸,难道放时间长了?跟老板说了下,马上换了盘白豆腐,不错。虽然在外面,还是有点热。旁边桌的声音有点高了,对面小屋的大妈出来说了几嗓子,吵着了。安静一点。结账不到80,还好,比较便宜,但是符合店的层次。”

  “朋友带着来的,这里边的胡同真是别有洞天。打小在东城长大,对南城真是来的比较少,这样的地方可能在北京也只有南城能寻觅一二了。切的鲜肉很不错,足实,吃着就踏实,18,20好像,环境就是胡同里头的小馆儿,周围都是平房,您要是装蛋的那种,千万别来,也没人待见您,来这吃的都是来找舒服的,你就别找不自在了。”

  还有一些也是不错的店家,如:老五涮肉、老旗营涮肉、阳坊涮肉等等,在网上都有不错的口碑,口味各有千秋,大抵不错。各位朋友要是赶上了就近用膳,也能够领略正宗的北京涮羊肉。

  涮羊肉的好馆子多在南城,就餐环境不要苛求。往往环境有了就没了围炉大啖的市井乐趣。至于东来顺,我就不推荐了。不是不好,只是有了这些又地道又平价的店家,又何苦为了个名号花费大把的银子?且东来顺有自营店加盟店之分,品质未免也有分了。再如小肥羊等连锁经营之流,什么鸳鸯锅吧,海鲜料吧,和这里说的不是一个概念,故不纳入。



二.烤鸭



  再说烤鸭。

  烤鸭已成为北京饮食的象征。据说基辛格每次到北京是必吃烤鸭的。当年骑着二八车在北京胡同儿满世界儿溜达的老小布什,都嗜这口儿。在1995年的金婚宴上,老布什还特点了烤鸭出席。

  有些朋友不能欣赏烤鸭,觉得她太过油,有道理。好在不是天天吃,偶尔品尝一下,且把健康理念放一放,还是可以接受。何况从中还能吃出文化和历史。

  梁实秋在雅舍谈吃中写:“北平苦旱,不是产鸭盛地,惟近在咫尺之通州得运河之便,渠塘交错,特宜畜鸭。佳种皆纯白,野鸭花鸭则非上选。鸭自通州运到北平,仍需施以填肥手续。以高粱及其他饲料揉搓成圆条状,较一般香肠热狗为粗,长约四寸许。通州的鸭子师傅抓过一只鸭来,夹在两条腿间,使不得动,用手掰开鸭嘴。以粗长的一根根的食料蘸着水硬行塞入。鸭子要叫都叫不出声,只有眨巴眼的分儿。塞进口中之后,用手紧紧的往下捋鸭的脖子,硬把那一根根的东西挤送到鸭的胃 里。填进几个之后,眼看着再填就要撑破肚皮,这才松手,把鸭关进一间不见天日的小棚子里。几十百只鸭关在一起,像沙丁鱼,绝无活动余地,只是尽量给予水喝。这样关了若干天,天天扯出来填,非肥不可,故名填鸭。一来鸭子品种好,二来师傅手艺高,所以填鸭为北平所独有。抗战时期在后方有一家餐馆试行填鸭,三分之一死去,没死的虽非骨瘦如柴,也并不很肥,这是我亲眼看到的。鸭一定要肥,肥才嫩。” 今天要受到动物保护主义者的反对了。

  如等选料再加上独门手艺,也便是名家近200元一只鸭子与街边店几十元一只鸭子的区别所在。尽管很多北京人一辈子也不去吃全聚德,就像杭州人未必非到楼外楼吃醋鱼一样。但作为一个旅行者,还是体味一下正宗的食材为好,来都来了,又何必探龙颔而遗骊珠呢。

  这 里不分名次,因为大抵差不多。引一位旅友的文笔——《北京游记攻略:北京六日美食自助游》:“晚上去吃九花山烤鸭,海淀区增光路55号紫玉饭店1-2楼,(引用“外地人在北京吃烤鸭吃全聚德,外国人在北京吃烤鸭吃大董,北京人在北京吃烤鸭吃九花山”)鸭子168元一只,饼、酱、黄瓜都要单独花钱,但是鸭子很好吃,芥末鸭掌好吃,烤鸭的味道绝对不比全聚德差,但价钱要实惠一些。

  ”这段话有点道理,有些朋友只知道全聚德,大董,九花山确实都是吃烤鸭的不错选择,虽然一些北京人还都不晓得九花山的名号。鸭王一度也很出名,也有很多分店,只是近来声势渐弱。全聚德名声在外,不愁生意,而且频接团队,就有招待不周,店大欺客的现象。我也认为不必非取全聚德,不必非要凑热闹。

  大董东四店环境很好,东城区东四十条甲22号南新仓国际大厦1-2楼;团结湖店人气极旺,朝阳区团结湖北口3号楼(长虹桥东南)。菜品精细,价格不菲。

  便宜坊则是另一个门派。北京烤鸭分为焖炉和挂炉两大门派,便宜坊是焖炉烤鸭派系的代表。烤鸭不见明火,故而有减少了明火烤制易产生致癌物的现象之说。至于哪个口味更好,人言人殊,各位旅友自己体会吧,其实,都差不多,老字号都不信了还能吃什么。

  网上盛传的利群烤鸭店,因为上过美国国家地理频道的《神奇的地球》而闻名。网友口口相传,宣传其不做广告,我看也不过是经营的另类手段罢了。地窄僻涩人多等座,人们越愿意一探究竟,而今,小众似乎愈发彰显品味:)去不去您看着办呗。

  再多说两句,给资深的旅友。如果你已经吃过了甚至多次吃了北京烤鸭,还有意进一步探求的话,不妨再尝试一些较为另类的。颐和园听鹂馆的烤鸭据说用中药调制,另有味道。又如清真第一楼鸿宾楼的烤鸭,清真风格,亦有独到之处,皆值得品味。



三.北京老字号



这里写游记的朋友,基本上都没有去吃过北京的老字号。想是宣传不够,不为人知的缘故,也有这些老字号大都国有,服务、装潢等诸多细节不及与时俱进的原因。虽 然很多老号历经浩劫,几已断档,掌握他们的国企又官僚习气,不思进取,但我还是愿意相信我们老字号的生命力。那一道道千锤百炼,风格独树的名菜佳肴能够薪火相传下来。

  拣几个自己体验过的,相信还不会误了看官。

  排名不分先后。


1同和居


  同和居位“北京八大居”之首。“八大居”——同和居、沙锅居、泰丰居、万福居、阳春居、东兴居、福兴居和广和居。多数凋零,似硕果仅存同和居和沙锅居。老北京山东馆子居多。同和居味道醇厚,我认为值得尝试。三不粘、贵妃鸡、烩乌鱼蛋、糟熘三白、烤馒头是同和居的看家菜。价格嘛,人均消费100元左右,若以今日之消费水准也属正常:(

  马三立老先生的相声段子——《起名字的艺术》提到过同和居:“订婚,哪儿吃?同和居!同心合意,永远同居;离婚,哪儿吃?吃包子,狗不理”:)

  西城区三里河月坛南街甲71号。

  

2沙锅居


  沙锅居位置较好,西城区西四南大街60号(近缸瓦市),北京的中心地带,很是方便。以砂锅系列尤其砂锅白肉,九转大肠等最为有名,杏仁豆腐之类的甜点也很受推崇。与同和居均属鲁菜一系,菜品亦有相通,如三不粘、糟熘系列也是拿手。

  再引一旅友游记——《北京游记攻略:京城一周》:“二楼大厅落座,点上招牌砂锅白肉、蘸料、烤馒头、砂锅豆腐、杏仁豆腐、冷菜三只、炸大虾、糟溜鱼片、菊花茶。非常喜欢他们所用的深红明黄图案的碗盏杯碟,据后来主动给我们介绍砂锅居历史的服务妹妹说,这就是按照当时乾隆皇帝专用的碗筷造型复制的。说实话,我挺想买回一只碗留作纪念的。怕被众人鄙视,作罢。随着夜幕降临,店堂愈发热闹起来,我仔细察看一下,基本上是北京本地人请客、好友聚餐、小酌。还有独自个享用砂锅喝着二锅头的呢。像我们这样一大家子外地客人真少见。难怪服务妹妹只来我们一桌给介绍历史渊源。可惜我只记着菜谱,没好好记着她的话。至于味道,除了老姚觉得蘸料有些酸,其实就是这种酸菜味才是正宗。其他都觉得可口。安老师对炸虾情有独钟,婆婆偏爱糟溜鱼片,用料新鲜分量足。我啃烤馒头,因为新奇香甜。结帐三百来块。

  

3鸿宾楼


  清真饭庄,北京八大楼之一,“回民婚宴的最高承接处”,我有讲究的回民朋友,婚宴是非鸿宾楼不可的。红烧牛尾是招牌,烂而不散、瘦而不柴,芫爆散丹、红烧蹄筋、扒肉条、宫爆虾、糖卷果(懂吃的食客会念这三个字,糖、卷读阳平即二声、果要读“顾”音)都属精品,价格小贵。“国营”的范儿。

  西城区展览馆路11号(百万庄路口) ,多婚宴,如欲前往,注意错开高峰时间。

  

4晋阳饭庄


  位于珠市口西大街241号,山西风味。“香酥鸭”,“过油肉”,“刀削面”是招牌。之所以推荐这里,是因为我觉得这里的面做的很好。北人好面食,平心而论,真正做的好的面馆北京似乎不多了。南方朋友不能欣赏面食,但来到北京,我劝君不妨尝试,因为这才是真正的旅游不是吗?

  晋阳饭庄还是纪晓岚故居的所在地。门前的一架浓荫密盖的古藤,系纪晓岚亲手所植。当年,老舍先生就常来此品晋风,赏古藤,留下七绝一首:“驼峰熊掌岂堪夸,猫耳拨鱼实且华,四座风香春几许,庭前十丈紫藤花。”

  吃完饭可免费参观。

  有个朋友写:“而今,阅微草堂的正房、厢房、倒座都成了大堂、包间。庖肆喧哗,多少煞了纪公宅的风景。但是,那架纪晓岚亲手种植的紫藤依然“其荫覆院”。坐在纪晓岚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点一碗刀削面或者一碗拨鱼儿,如果再带一本《阅微草堂笔记》,利用间隙读读讲鬼说人的故事,仿佛是与纪晓岚的一次对话了。

  现在回想起来,晋阳饭庄占用纪晓岚故居,也许是一件好事。毕竟来来往往的食客保住了阅微草堂的人气,总比茅盾故居、梅兰芳故居门前冷落要好上许多。更何况到晋阳饭庄的老少爷们多少都知道了纪晓岚的名号。”

  还有一家字号,说起来有点纠结。丰泽园饭庄,珠市口西大街83号,距晋阳饭庄不远。鲁菜名店,其葱烧海参可谓金牌一品,举世无双,全国亦难有望其项背者。牛到什么程度?丰泽园说这道菜一年的销售收入达千万,几乎占了全部营业的三成。

  这样的名头,身价自然不低。丰泽园饭庄的海参菜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条件宽裕的旅友建议尝试,不愿铺张浪费的朋友尽可改换门庭作他选,我以为切不可来了这里又不点海参,那到丰泽园干吗来了?

  最后整个不推荐的。烤肉季就在后海核心地带,银锭桥旁,位置好,字号也老,还能送上船去,这般优势倒是好好经营啊,结果又是个不愁买主的范儿,本人一次不是在饭口时间去,点啥没啥,只能有啥吃啥,做的再好也大失所望。



四.北京特色食物


 

(一)羊蝎子


  羊蝎子是老北京的吃食,因食材取自羊的脊椎骨,形似蝎子而得名。吃法还是火锅的套路。


1满朋轩


  崇文区(现称东城区)桃园东里15号,即南二环路辅路,路南。和南门涮肉是一家老板。追捧他家的人很多,晚上路边排满了车。味道不错,价格实惠是主要原因。建议吃就吃最贵的锅子,肉多而嫩,否则尽是骨头。羊蝎子普遍偏咸,而且是越吃越咸,非大量喝水不可,兴许是不咸味道便那么足了……吃完蝎子最后往锅里抻面片是标准吃法,浓汤的味道煮进面里。我也在别的城市吃过羊蝎子,味道不济。

  现在南二环改造,不知他家受不受影响。

 

2山水间


  在南三环洋桥政洋大厦和龙潭湖公园东北角都有店,味道尚好,不做累述。

  北京较多的羊蝎子连锁是老城一锅,但我对其不是很赞同,大概是吃过一次没有留下太深刻印象的缘故。也许正巧赶上的店家不好使我以偏概全了,但还是不推荐。

  

(二)卤煮火烧


  卤煮火烧是老北京纯粹的东西,典型的庶民食品,出了北京城我从未见过有人在吃。

  卤煮火烧又叫卤煮小肠,源自宫廷的“苏造肉。”据说光绪年间因为用五花肉煮制的苏造肉价格昂贵,所以民间用猪头肉和下水代替,久而久之,造就卤煮火烧。

  火烧切井字刀,豆腐切三角,小肠、肺头剁小块,从锅里舀一勺老汤往碗里一浇,再来点蒜泥、辣椒油、豆腐乳、韭菜花。卤煮火烧在意的是下水要洗净,火烧要戗面。这两条做不到,或有异味,或火烧煮烂,无法食用。火烧要透而不黏,肉烂而不糟,其中味道最厚重的还是小肠,酥软味厚,偶尔吃到一片白肉更是满口脂香。但口轻的人会觉得汤口很咸。

  很多小馆都卖卤煮,但有名的只有小肠陈。

  小肠陈的老店在虎坊路南横东街东口,已经拆了。各家店都是分家后其家人各自开的,并不是连锁。大多为小铺,以其女儿所开的几家小肠陈饭庄规模较大,还推出了沙锅卤煮卤煮火锅和各种炒菜。卤煮火烧该论碗吃,但小肠陈饭庄的卤煮火锅很是气派,各类食材转圈码放在锅子上,如花团锦簇,蔚为壮观。其他小菜做的也不错,如蓑衣黄瓜,酸脆爽口,焦溜肥肠、酱爆猪肝等都是北京家常菜。侯宝林先生、琴书泰斗关学曾先生生前都是小肠陈的常客。可到点评网上查到具体位置。

  内脏终肥腻,胆固醇也高,有碍健康,应视各人身体而行。

  

(三)清真饮食


1爆肚儿


  一定要加儿话音(豆汁儿也是如此),否则就全然不对了。

  爆肚儿是把羊肚儿或牛肚儿放入沸水中焯,几秒钟即可,功夫全在时间火候儿上。因为肚儿按不同部位火候要求各不相同,时间短了生,长了老,无法下咽。恰到好处才吃起来香脆嫩滑,蘸着麻酱佐料吃,在唇齿间咯吱作响,这种曼妙感受非身体力行而不足外人道也:)

  爆肚儿又是只有北京才做得的食物,北京爆肚儿由回民经营,用的羊肚必须回民宰杀,收拾得也十分干净,没有异味,所以很有信誉,过去梨园界的名角儿颇多中意。

  现在打着老北京风味旗号的很多饭馆里也提供爆肚儿,只是菜单上不分这些许花样,统统以“爆肚”以概之。你点这道菜,上来的也就是一盘黑百叶。而专门的爆肚儿店吃的就讲究多了,按部位不同分肚仁儿、肚领儿、肚板儿、食信、散丹、蘑菇头等等等等,肚仁儿最妙,散丹爽口,最后再上个芝麻烧饼夹酱牛肉,夫复何求:)吃吃这些东西对胃有好处,又极适小酌独饮。

  北京爆肚儿的名号也挺多,我比较欣赏“爆肚冯”菜市口店,宣武区菜市口十字路口西南(枫桦豪景小区西面),不是街边面脸,稍往里去才得见。

  网上多被提到的后海九门小吃,也有爆肚冯,但我和朋友是不去的,九门小吃,一无是处。

  西德顺爆肚王是另一家久负盛名的,屋中介绍梅兰芳大师曾是这里的常客。我只吃过一次,但未觉特殊惊艳,这吃饭也是与当时的时间、地点、气氛诸多因素有关,所以,还是请各位旅友亲身探试吧。

  他家也是位置满好,朝阳区和平里中街29号,地坛公园北门西300米。

  

2吐番餐厅


  名为吐鲁番,实则新疆菜和北京清真菜兼营。好吃羊肉串的人一定不能错过。他家的肉串确实好,脂香四溢,满口流油。扒肉条,炒面片,拉条子等特色菜做的也是味道十足,呼朋唤友好去处。

  宣武区牛街路口,聚宝源斜对面。

  

(四)炸酱面


  炸酱面是北京人的当家饭,在北京人的心目中也远高于上述几个,放在最后是因为,我没有吃到绝好的炸酱面馆(前面提到的晋阳饭庄不错,但在山西馆子里吃炸酱面……),许是我孤陋寡闻了,其实我的很多朋友也都觉得,最好吃的炸酱面——家里做的。

  海碗居、北平楼都算较有名气的,吃吃也行,具体而微。



五.北京小吃



1豆汁儿及其他


  有人说:豆汁儿是很主观的食品。是非常有道理的。喝不了豆汁儿不算北京人。我原先以为喝豆汁儿都是老一辈,眼前这世风日下的,小孩儿都妆成红发碧眼,直接能演西游记的主儿,谁还接受这个啊?过去自己也是不能尝,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喝上了,发现原来很多朋友都喝,可见文化是断不了代的,你是什么人从骨子里就是了。

  王洛宾对豆汁很钟情,一次学生们请他喝豆汁,他连喝四碗,外加两个芝麻烧饼、三个焦圈,一碗丸子,学生们都看傻了眼,直呼老师还保有“无产阶级的肚子”。

  豆汁儿是制作绿豆粉或粉丝的下脚料,绿豆浆水经过发酵,沉入缸底者为淀粉,上层飘浮者即为豆汁儿,发酵后的豆汁要加水烧开,再以小火保温,还非得冒点小泡的滚烫才算合格,口感如豆浆般浓稠,气味馊腐,像坏的绿豆汤,第一次喝难免怀疑:喝了会生病吧?不过北京人会劝你:“捏着鼻子多喝两口,感觉就不一样了。”她能解毒开胃,感冒前喝碗豆汁儿,什么药都不用吃了。豆汁儿要配辣咸菜和焦圈同吃。

  硬逼着游客喝豆汁儿有点不厚道,毕竟我们也不是一上来就能喝,也经过反复纠结。但是能试豆汁儿的朋友,一定是深度旅友。金庸先生在北大演讲,被教授们请到一名曰“忆苦思甜大杂院”的饭庄就餐,席间端上来豆汁儿,查先生是规规矩矩按照地道的方法,用筷子搅和着,一口一口呷下去直至碗干。我看文章到这里肃然起敬,这是胸襟!所以人家办报写书立法,我辈只配在这里写游记。

  护国寺小吃店,西城区护国寺大街93号。离梅兰芳故居很近,向东沿定阜街可到辅仁大学旧址和恭王府花园。

  华天地外小吃店,西城区地安门外大街180号。坐落在地安门十字路口东北角。临近景点:景山、北海后门、什刹海、钟鼓楼。

  这两处都离后海不远,除了豆汁儿还有很多北京小吃,如麻豆腐、驴打滚、姜汁排叉儿、炸灌肠、炸咯吱盒儿……平心而论,北京小吃绝说不上特好吃,更别提人见人爱了,但有其特性。希望旅友还是本着融入的心态去体验,不合胃口也用不着大呼上当。

  和同和居、砂锅居一样,这两家都属于聚德华天门下,华天这个大国企真是收了好多老字号,应该好好经营,认真维护。

  南来顺饭庄。宣武区南菜园街12号(大观园西门南侧),一面是饭馆,一面是小吃铺子。我觉得南来顺吃小吃还是不错的,品种较全,而豆腐脑,牛肉包子之类也挺好吃。

  老磁器口豆汁店,崇文区天坛公园北门对面,地小店破,但都是老主顾:)

  这些地方,北京人都爱在这里吃早点,旅友亦可参考一举两得。

  以上并没有囊括北京所有的小吃店,只是比较有名气。北京的国营和老字号小吃店虽然在经营和服务上尚需改进,味道也良莠不齐,但至少做法上依然很正宗,而且价格也很便宜。大部分小吃制作复杂、利润不高,这也是许多饭馆和私人小摊不做的原因。至于王府井小吃街之流,多炒面、凉粉、炒饭、炸串等街摊货色,只顾赚钱,不重社会效益,所经营的小吃既不正宗,且品种少,质次价高,纯粹是在误导游客。

  再说个分支话题,豌豆黄和芸豆卷是本人很喜欢的小食,温润细腻。上述小吃店多半也做,但我尤其欣赏北海仿膳和颐和园听鹂馆做的,因为本就是宫廷小吃,似乎精致典雅的宫廷菜府做起来才更有韵味。但这两家消费颇高,顾没有推荐。其他还有如圆梦烧饼、栗子面小窝头等等,都是极赋意趣的。对宫廷菜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前往一试。

  我倒建议吃宫廷菜前,可上优酷查阅一下S.E.N.S神思者的《故宫的记忆》的MV,气势恢宏,让你对紫禁城印象大增;或是携一本高阳先生的《清朝的皇帝》,能怀古思今,情与景融了。

  

2炒肝儿






北京做的好的炒肝儿,少了。网上追捧的姚记炒肝店,只能说差强人意,聊胜于无。好的炒肝儿要用口蘑汤吊味,饿的时候吃特别的香;放蒜的时机要准,否则有死蒜味儿,现在谁知道还有没有人讲究……吃炒肝儿标准要配肉包子,和卤煮一样,不便多吃。

  东城区鼓楼东大街331号(鼓楼湾东南角)

  

3宫廷奶酪


  和老外的cheese不是一个东西。我比较推荐三元梅园。虽说他家现在分店众多,也存在良莠不齐,但总体来看口味还过的去,原味奶酪和豆沙奶卷最好,我还挺喜欢炒红果,其他一般。炎炎盛夏品尝奶酪,消暑解馋,冰浸齿牙,十分惬意。

  北京街头还多卖一种鸭蛋青色大肚儿陶罐酸奶,名字或曰蜂蜜酸奶,或曰茯苓酸奶,物美价廉,也很好喝。

  梅园诸多小店,可上网查阅。

  网友多谈及南锣鼓巷儿里的文宇奶酪店, 让我想起一件事。早些年去香港,网传义顺牛奶公司的双皮奶如何动人,特意前往,一尝之下并未见特佳,因为广州城就有很多,且价格只是其半!可见人云亦云尔。文宇奶酪价格不廉,花样颇多,老佛爷怕也没吃过芒果味的。余以为是锣鼓巷儿中无第二家者矣,若扔到大街面上去,无复如此火爆了。

  

4信远斋酸梅汤


  酸梅汤不行,一定要信远斋的……其实没这么绝对,我也是中了梁实秋先生的毒:)

  梁先生曾带小孩们到信远斋喝酸梅汤,准许他们能喝多少碗都可以,结果连喝了七碗才罢休,他自己也赞味浓而醇,并望“酸梅汤有朝一日营销全球,别任可口可乐到处猖狂。”(先生描绘信远斋酸梅汤一段妙笔生花,我辈不免口舌生津,食指大动)现在愿望果真实现,酸梅汤现代化瓶罐包装,北京超市皆有贩卖。途径上便利了,感觉却远了,和梁实秋站在店门口喝完一碗接一碗的味道肯定不同了。但终归聊胜于无,举杯邀月,可念先辈遗风。

  一些饭馆也提供信远斋的酸梅汤,尤以那种大肚儿玻璃瓶为佳,看着就有意思。



六.手信


如今世界大同,北京也没什么非带走不可的东西。果铺没人吃,袋装小吃味道多也不对,袋装烤鸭则是根本没法吃。可能带的人也为难,不带烤鸭似乎说不过去,恐怕接受者都是满怀希望,认为从北京回来不带烤鸭简直是伤天害理。

  但那不是玩意儿啊,我推荐个试试。


1首推天福号的酱肘子


北京立春这天,吃春饼,全市天福号的酱肘子一开门就被抢光了。

  天福号的绝活在配料和掐汤,肘子进锅一个小时后开始掐汤,这就需要能随时掌握火候。此外就是收汁出锅,虽叫酱肘子,可没有一点酱或酱油,肘子上的色那是糖色。出锅时要让皮贴在肉上,提拉起来不碎不散,肥而不腻,瘦而不柴,皮不回性,到口酥嫩。

  天福号的名号也有点意思,说来听听。乾隆三年(即公元1738年),山东掖县人刘凤翔带领孙子来京谋生,与一山西客商合伙在西单牌楼东拐角处开了一家酱肉铺,经营酱肘子、酱肉和酱肚等。但店堂狭小,无名无号,所以一直不景气。不久,山西人撤股,由刘家独自经营。一天,刘凤翔到市场进货,见旧货摊上有一块旧匾,上书“天福号”三个颜体楷书,笔锋苍劲有力。刘凤翔认为这字确有功底,并含有“上天赐福”之意,正好用作字号来招揽生意。于是他买下牌匾,回家稍加油饰,悬于自家小店门楣上,果然气派非凡,顿使小店生辉。从此一些文人墨客常停留在店前品评“天福号”三字的书法,顾客渐渐多起来。小店以此命名后,生意日渐兴隆。天福果降。

  天福号专店:西城区西直门内大街213号(北草厂口)。很多北京的超市里也都有柜台,现价不廉。


2月盛斋的牛羊肉


月盛斋也是一家经营清真酱牛羊肉的老字号,创于清乾隆四十年(1755年)。小时候吃他家酱牛羊肉,记得香气四溢,印象深刻。但是而今的真空包装我是没有尝试过,见人家的品论也是好坏不一,众说纷纭。只有你自己尝试了。

  他们家也有个故事极是有趣:传慈禧太后每夏到颐和园避暑听政,每晚必有一顿夜膳,而所食之物,又必有月盛斋酱肉、烧饼及粥,出炉烧饼夹月盛斋刚烧好的烧羊肉,入口即发出引人食欲之香味,且愈嚼愈香,回味无穷。月盛斋掌柜也因此要轮流值守寿膳房。后慈禧撤帘归政,退居颐和园,月盛斋则派专人值勤。一年冬日,月盛斋掌柜于后山抽烟而引山火,论罪当斩,岂料太后一句:“办了他,我吃什么?!”平安无事矣。看来做人就得让别人挂念你点什么!

  现在的前门步行街上有店。

  

3六必居和天源酱园的酱菜


  “六必居”三个字,相传是赚得严嵩手书。这几个字确实不容易写又确实写的好。文革期间,老匾被当成“四旧”破坏,店名也改为“红旗酱菜厂”。1972年,田中角荣访华,田中问周总理:“听说你们有个‘六必居’?”,周总理说有,回头通知六必居——把老匾挂出来!结果赶紧修复,重悬店堂!

  六必居的酱瓜儿、甜酱甘螺、八宝菜、花生仁儿……好吃,酱味浓郁,清脆嫩香。

  天源酱菜本是另一家。酱菜的做法出自清宫内廷的名师,做工精细,用料考究,甜咸适度,很受南方人和外宾的欢迎,所以又有“南菜”之称。现在天源已归入六必居旗下。

  喜欢吃酱菜的朋友可以买来,我认为送给亲朋至友也是极好的。当然还得人家识货,否则被暗骂:“哼,咸菜也送得出手——小气!”就得不偿失了。

  

4同仁堂


  北有同仁堂,南有胡庆余堂。同仁堂的不能算吃食哈:)

  同仁堂创建于清康熙八年(1669年),自1723年开始供奉御药,历经八代皇帝188年。风靡一时的《大宅门》,就是同仁堂的影子。拍得确实好看,据说当年广东香港的观众纷纷舍去粤语台的配音,转中央台看字幕,听字正腔圆的北京腔。和看英文原版一个道理。

  我尤其欣赏同仁堂的古训——“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还有一联也是极好的“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我们的老字号做生意更做人!谁说中国人不会做生意啊,是现在太多的原因让我们舍去的太多!

  同仁堂名药很多,尤以安宫牛黄(救命的);乌鸡白凤丸(妇科);六味地黄丸(补肾)有名。可到正宗的同仁堂药店购置。

  带点药都比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强。



来源:北京热门

更了解北京,关注我
北京资讯播报 微信号:MedieB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