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混蛋!你出来!”

谋断侃2020-06-20 14:13:31

真诚于此




唯有王二



不小心瞟了一眼,此后便无法自拔。王小波有毒,读《黄金时代》会上瘾。


王二年表


一九五〇年出生


“三十三年前,发生了一件决定我终身的大事。那天下午,我妈在协和医院值了十二个小时的长夜班,走回家去。……她和我爸吃完了那顿炸酱面,就做出了那件事情。我最不爱吃炸酱面,因为我正是炸酱面造出来的。”

“我归我爸教育,他的方针是严刑拷打,鸡毛掸子一买一打;一方面是因为我太淘气,另一方面因为我是走火造出来的,他老不相信我是个正经东西。”

“我妈妈超脱了肉体,变成一个漂亮的老太太。我爱我妈,我要用我的爱还报她对我三十二年的厚爱,不过我还是要骗她。……我们俩之间爆发了长达二十年的间谍战。”

“我妈妈始终爱我。她对小转铃说,人生是一条寂寞的路,要有一本有趣的书来消磨旅途。”

一九六六年至一九六八年,“文化革命”。住在矿院,是一名中学生,目睹了贺先生跳楼自杀和李先生龟头血肿。


“我向来不怕得罪朋友,因为既是朋友,就不怕得罪,不能得罪的就不是朋友,只是我的一贯作风。”

“他寻到的公道就是从此被叫作龟头血肿,一种就是二十三年,至今还没消。”

“贺先生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死人。我想在他身上了解什么是死亡,就如后来想在陈清扬身上了解什么是女人一样。”

“在我心中,他永远是那个造就了万人空巷争睹围观的的伟大场面的人了。”

“他一定能体会到死亡的惨烈,也一定能体会死去时那种空前绝后的快感。”



一九六八年,和许由在地下室造炸药玩,出了事故,大倒其霉。先被专政,后被捕,挨了很多揍。


一九六九年至一九七二年,被释放。到云南插队,认识了陈清扬。


“那年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我虽然把交朋友当成终生的事业,所交到的朋友不过陈清扬等二三人而已。”

“大家对这种明火执仗的破鞋行径是如此的害怕,以致连说都不敢啦。”

“但是我在深山里在她屁股上打了两下,彻底玷污了她的清白。”

“陈清扬说,那一刻她感觉到浑身无力,就瘫软下来,挂在我肩上。那一刻她觉得如春藤绕树,小鸟依人。她再也不想理会别的事,而且在那一瞬间把一切都遗忘。在那一瞬间她爱上了我,而且这件事永远不能改变。”

“因此我总结道,那时人家要把我们锤掉,但是没有锤动。我到今天还强硬如初。”


……



end


早就想将我们的故事与你分享,希望他能陪你一起走到有光的地方。

幸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