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的老铁们,哪些宴请让你无奈到像吃了苍蝇

罗平D甫尔2022-06-17 13:38:07


喜酒、乔迁酒、丧事酒,那特么是以前!

现在:喜酒、乔迁酒、丧事酒、满月酒、周岁酒、升学酒、寿宴....甚至有的地还有百日酒,母猪下崽摆“下崽酒”,赌博输了摆“落难酒”,翻新大门摆“大门酒”



01

还是小屁孩的时候,“吃酒”(云南人对办酒席的普遍说法)是除了过年以外最幸福的事了,能吃到过年都没有的“八大碗”,可以在亲友家胡吃海喝几天。

若不是老妈以酸爽的“跳脚米线”威逼,绝不妥协做为吃货这么远大的理想。


酒宴是让人欣喜若狂的聚会,才不管礼金的事,那是大人的事,我们只管带上嘴,带上胃去装那些美食。

2005年以前,在很多外地人眼里,云南或许还是不开化之地,有的是大山和其中贫苦村寨。

人们守着绿水青山、蓝天白云,也守着那份淳朴、好客的乡土气息,最真实的笑脸。

谁家要有个大事小无,邻居都会主动赶来帮忙,需要办酒席的当然都是大事,自然少不了村邻的帮忙。

不管红事、白事都是办两天正席,共邀亲朋住上一晚,以叙亲友之情,拉拉家常、吹把散牛、唠嗑唠嗑。

一样随礼钱,亲朋好友根据自己的情况来随,没攀比一说,没有什么闲言碎语。


主人家一张《执事榜》将整个宴席安排得井井有条,分配各自的工作任务,大厨、刷碗的、安置餐桌的、供水的、上菜的等等,最重要的是安排了各地亲朋的住宿。

很怀念那时的酒宴,当然那时也有满月酒、抓周酒和寿宴,不过这三个都不大操大办,仅仅属于一个大家庭的狂欢,直系亲属们聚在一起开开心心弄几桌好菜,简单辛福。

酒席席就是简简单单的互帮互助、礼尚往来。

 

02

2005年到2012年,这段时间国家整体经济的腾飞,08年汶川大地震没有压垮我们,蔓延全球的经济危机没有压垮我们,国家举办了举世瞩目的2008北京奥运会......

土豪开始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农村也得到了快速发展,不知是从什么地方蔓延过来的,酒宴也跟着发展。

新增的升学宴,不过这段时间还好,一般都是那种考上名牌大学的才摆宴席,大宴宾客。


毕竟云南农村出个名牌大学生不容易,打心眼里祝福这些学业有成学霸,收获无数的羡慕,看看别人家的孩子多牛。

主人家:你家有本事,也弄个名牌大学生啊!

办升学宴成为正面的教材,引领四村八寨的学子努力学习,以后办上升学宴为自己为家人长脸;


满月酒、周岁酒、百日酒、寿宴开始在这个时期蔓延的越来越臃肿,开始像红白事那要操办得越来越大(有的办满月、有的办百日,我倒没见到两样都办的)。

开始发请柬,请柬比较正式,在农村很受重视的,收到了一般都得去,不去会没面子,会被别人看不起......不去后果很严重。

主人家也很重视请柬,发出去别人不来,他会记你一辈子,朋友亲戚都没法做了。


曾经我本人陆续接到5份在同一天办酒席的邀请,多是打电话或发短信,由于工作的原因,顾此失彼之下有所遗漏,很长时间我发现那家伙怎么不理我了,我才拼命的寻找原因,因此弄翻了友谊的小船。

所以!收到请柬再忙也得把份子钱随了,人到不到没关系。

 

03

2012年以后,疯狂了。

网络上充斥着各种因办酒宴形成对不文明的批判。

该请的不该请的,只要认识就把请柬发过去,反正他怎么也得来。


老爸有一辆货车,平时靠拉货为生,请到他拉货的都会记得电话之类的,于是很多莫名其妙的请柬也就顺着电话号码来到手里。

无法控制的场面,宴席越摆越大,你家100桌客人,他家250,比你家风光、大气、有人脉、有面子.....


桌上的菜品也开始走豪华路,菜品多、分量足,想吃完都不容易,即使我这样的吃货在都依然吃不完,在吃的问题上妥协在老妈的“跳脚米线”下已是不得已,但面对中国的宴席,再牛的吃货也束口无肚(束手无策)。

礼金也越来越高,50拿不出手来100的。


节俭像可怕的魔鬼,那是穷逼的标签,没人愿意在酒宴这种场合把“穷”摆上台面。

随的份子钱多关系就有多铁?随的份子钱多就有面子、就够大气、就是土鳖眼中的土豪、成功人士,就高人一等。

一个大得出奇的红包就可能砸出一条通途。

酒宴成为一个群体用来操作的平台,各种酒店各种宴。


也许寿宴的初衷只是为了更好的尽孝,当大加操办的时候,无形之中欠了一个自己不会主动去还的人情,别人迟早来要。

曾经名牌大学录取通知书才有的欢宴,廉价到随便什么所谓的学院,客人才不会关心你家孩子考个什么鸟。

大多数关心的是我什么时候办、以什么理由办!

醒悟过来的人们开始越来越热衷于办酒宴,你来我往,把“礼尚往来”发挥到极致,无限的循环下去。

如滚雪球一般,捎带着途中的一切,躲都躲不了,越滚越大,根本停不下来。


短短几年就席卷一个国度,所到之处,任你风轻云淡、高雅幽冷,只要还在尘世,都被绑架

 

04

一场反抗不了而无奈接受的弓虽女干。

我想在经济学家看来,这更是一场经济学艺术,如阿里巴巴们从最初的小零售几年时间席卷全国,影响世界。

有人说越穷的人越爱面子,其实不管谁都爱,层次不一样取舍不一样罢了。


有一所大房子是面子,有一辆豪车、一块名表、甚至一枚漂亮的老婆

老公.....

衣锦还乡值得庆祝,始于人们的热情,庆祝的场面随着增大,无可厚非。

礼尚往来,传统美德,也无可厚非。

所有合理的事揉在一起却发酵出一个不合理的产物,就是那些酵母-人。


大多数普通人,心中都有一笔账,在某类事情上长时间的只出不进显然不科学,聪明的人开始有新的尝试,把小的宴席放大以缓解这种只出不进的窘况,初见成效之后,吃瓜群众纷纷开启跟风模式,捞回自己曾经随出去的份子。


在礼尚往来的道德掩护下演绎席卷天下的大戏。

我家搬到镇上这些年平均每年收到的请柬整整一大叠,现在我们这边镇上的份子钱基本200块起,关系稍微好一点的就往上加。

我:可不可以少挂一点(云南随份子叫挂礼)?

老爸:少了拿不出手!(这里可以配上戴墨镜抽雪茄戴金连的图)

就这样一年随出去20000多,不得B了啊!

然而这么多年来,我家搬家办了一次,奶奶去世办了一次,老爸对办酒席乱象也颇为反感,所以很多人没好意思请,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对吧。


但是老爸却拼命的催我和弟弟结婚,可能也有这个考量吧(会不会被打啊)。

利用人性的贪、恋创造财富一直以来都是一本万利,彩票,钻石,股票....

酒宴这个问题,想捞回自己的份子钱最终自己也深陷份子钱的漩涡中旋转、旋转,根本停不下来。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求助于伟大的党,事实如此,他们确实伟大不是么,陆续出台一些建设性的宴请政策。


这时我哭啦,我家随出去那么多钱,以后怎么收回来呀?这样想法的人还是很多。

能控制的漩涡才能吸金。

而酒席乱象从传统的礼尚往来演变到所有人不由自主的随波逐流,在这个漩涡中所有人都是输了的赌徒,不想赌也得下注。

从整个事件来看,这是道德与人性的双输,还能回本么?

谁能想到一个传了几千年的传统习俗在当今才引来蝴蝶效应,也许我们早该想到?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