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往春城,汪曾祺:昆明米线

建新园2020-03-25 15:48:46

汪曾祺和他的老师沈从文先生


汪先生说:

未到昆明之前,

我没有吃过米线。

离开昆明以后,

也几乎没有再吃过米线。

我在昆明住过将近七年,

吃过的米线可谓多矣。

大概每个星期都得吃两三回。


沈从文先生在昆居住时就爱吃米线,巴金同志在纪念沈从文先生文中说沈先生经常以两碗米线,加鸡蛋西红柿,就算是一顿饭了



奧地利作家茨威格这样形容自己的生活:

我不在家,

就在咖啡館;

不在咖啡館,

就在往咖啡館的路上。

 

对昆明人来说,

不在家可能就在米线馆,

不在米线馆,

或许就在去米线馆的路上。

 

看来,

当年住在昆明的汪曾祺

也是这样。


米线

米线是米粉像压饸饹似的压出来的那么一种东西,粗细也如张家口一带的莜面饸饹。口感可完全不同。米线洁白,光滑,柔软。这东西从作坊里出来的时候就是熟的,只需放入配料,加一点水,稍煮,即可食用。

云南,是北方人眼里的诗与远方。

它有大朵大朵的云,呼吸不完的新鲜空气,丰富的食材和不吓人的房价。北方的云南菜馆子,也一派文艺:永恒的茉莉花炒蛋、汽锅鸡、腾冲大救驾、老奶洋芋和黑三剁。

对一些老昆明来说,文艺恰是最让他们起鸡皮疙瘩的。因为活在实处的他们,日常对生活,尤其对吃的热情,总是眉飞色舞。

米线,是昆明主食的灵魂。想融入昆明,不会吃米线,基本不行。要知道,昆明人一日三餐,下午茶甚至夜宵,都能划掉一碗米线啊喂!


不过单吃米线也不会枯燥,因为他们的条目太多了:


从做法分:

过桥米线(最出名,将大盘小盘的肉菜、米线烫熟了吃)

小锅米线(用小铜锅煮的)

凉米线(凉拌的)


从浇头(罩帽)分,又有:

焖肉米线

炸酱米线

肠旺米线

叶子米线

豆花米线

所有米线品类中,小编最喜欢的是,豆花米线。一勺新鲜豆腐和炸酱浇在米线上,帽子(罩帽)盖得米线都被埋得看不见。咩咩三三(昆明话版的'Oh my god'),拌匀开来,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