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米线店的老板娘(四)||李占洋

裸社2020-09-04 14:45:46

         临睡前开了蚊香液,我是天生怕蚊子的“o”型血。早上睡醒总是感觉被熏得头疼。 但是要上班爬起来朝他家店去吃米线成了这一天的动力。早上人很多,她看见我笑容变得有些妩媚,我和她一句话没说只是彼此报以微笑。然后她继续煮米线,我找个空位坐定。

       米线吃在半途,她也闲了,好像故意站在我右前方,一脸喜悦的眺望远方,我大胆的看了她一眼,感觉到今天她的脸特别白,有点像日本刚入行还没接客的艺伎一样漂亮。吃完后我感觉精神百倍,头也不疼了。

         一会我去上班,中午休息时我给她说你早上美得像日本女孩。她打了个问号。下午下班后因为连续多日上班,肩膀很疼,受不了了快,我就直奔三戒大师哪儿去。

         三戒住在洪城崖,是个按摩师傅四十多岁,秃顶络腮胡但是刮得很干净,他是个单身汉。我一般肩颈痛了就去他哪里按摩,他的手掌粗大笨拙而有力,而且他会针灸,对人体穴位非常精通,所以按摩也非常到位,按在穴位上有酸胀感,酸爽感。而且他单身阳气重能把人体内的寒气阴气逼出来。我也去过其它地方价格贵又按得刺疼。所以我成了他的老顾客。他一看见我来了就笑着说,真巧,我昨晚喝了茶睡不着看了你的云南米线店老板娘三觉得特有意思,我还在想这个顾客为什么还不来按摩,来了我要问这个文章一和二再哪里?果然你今天就来了,真是神奇的事情。我说可能我跟你有缘吧。


(三戒近照


(三戒相册首页)



        开始按摩,我舒服极了,我问他去年你不是名字叫“不抱怨”吗?怎么又叫三戒了,他说抱不抱怨都没用,我说因为考医生证的事情吗?他说是呀,这个操蛋的国家直接在压制中医,根本不会给我们这些人任何机会,我以前这个门面叫汪式中医馆,生意好的不行,我治好了很多人,后来政府相关部门来让改名字,说我没这个证那个证。我后来想考医师证,结果学历必须是本科医学毕业的才行。我小时候家穷只上到高中,怎么可能有本科医学学历,这不是把我限制死了吗? 我有个亲戚他得了痴呆,去大医院看,医生直接说没得办法,治不好。回家后我一个月守在他身边,做针灸,做按摩,最后他好了,你说他们不是什么证都有吗?干嘛不治好呀?(说到这里时他一激动用力过猛差点点破了我的穴位疼得我啊啊只叫,我说你轻点,别激动别激动) 中医不是证件能说明一切的呀!还有现在,这个房价这么涨这么高!不知道这些当官的屎吃多了把脑子撑坏了还是咋的!这个政策怎么制定的,炒房的人这么多,如果像美国那样能竞选让我当了州长,我来制定政策,一句话:买了房不能出售,除非自己住,看还有谁再炒房,你说有没有打在点子上。我说是呀。

        我问你以前没有找过女人结婚吗?他说:找了个然后要我的全部钱上交,离过婚的我肯定不愿意啊。我说你可以圆滑点,挣的钱给她一半说是你挣得全部不就完了吗。他说我没那么圆滑呀。我对我们这个社会已经失望了不在乎结婚有没有后代都不重要了。

       其实我知道他还是很着急。

       我想想三戒大师的命运,回想起我爷爷说祖上也是有名的中医,当时他还小记得红卫兵扫牛鬼蛇神把家传的医书全部烧了。只有一块仲景之风的牌匾留在家里,我小时候也亲眼目睹过。

        说着说着时间过去四十分钟,我全身七经八脉都通了。肩膀也好了许多,给了他四十块钱,然后把文章一、二都发给了他。

       他慢慢看文章我骑上电驴往回家路上跑。回来洗完澡,在老家的同学打电话说我父亲病了,我可能要去看望父亲。我打电话问了父亲,父亲说还好。我知道父亲可能真的病了,心情有点承重。

    

       突然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打开微信我问十九妹:

        

         我是不是你很讨厌又不想得罪那种人?

   

        流氓不可怕,可怕的是还会写故事。

       

          (笑哭表情)x4


          你写个终结

          

      (我思考了片刻)我请你看场电影吧,作为结局。


       别!(笑哭表情)谢谢。

       

       那就没得完了。


      (发狂表情)会完的。


      不,我中了你家素米线的毒,吃死为止。


       加了头疼粉


      真的吗?我就知道。怪不得早上吃完我的头脑里的乌云疙瘩立马消散!原来是头疼粉起作用。还有你那根头发里肯定含有你身体里的“毒素”,现在我已经病入膏肓。

  

     ................



       

             TBW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