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懒】别跟北京人比懒,他们懒得跟你比

IT高管会2022-04-09 13:48:17



IT高管会(ITGGH13----与一群浪漫而有思想的IT高管同行,一同分享那些有价值、有意思的观点和事!不一样的人生,不一样的事业,咱们的IT高管社区。合作联系:caocy@yeah.net


来源:有意思网


第一次来北京,我的内心是崩溃的。在这个本地语就是普通话的城市,我竟然完全听不懂北京人在说什么。


“套吃(特好吃)”或“抱吃(不好吃)”是评价饭菜,“裂裂裂裂(厉害厉害厉害)”是夸人,“尿尿尿(你好你好你好)”是跟人打招呼……十几个字一秒钟就说完了,一不留神整句话就像泥鳅似的滑过去了——北京人说话也太懒了吧! 


最可怕的是赶上售票员人工报站,他们的舌头里就好像卷着一汪香油:“王五井儿(王府井)到了……下一站德儿门(德胜门)……冤谭(玉渊潭)有下的没有?”听得人一头雾水。


呆的时间长了,勉强能听出来“装垫儿台”和“胸是炒鸡蛋”,但接个电话又懵了:“你好我是歪家维修的”……大哥你就是打死我,我也猜不出来你是“我爱我家维修的”啊!


别说我了,甚至北京人也会嫌同伴说话太懒太快:“你先把嘴里塞的袜子掏出来咱俩再说话行吗?”

鹿哥你以为所有人跟你们北京人说话那么快嘛


后来我发现,“懒”可以概括为北京人的一个显著特点。这种懒绝不是游手好闲,也绝不是好逸恶劳,而是一种骨子里的真性情。这种让人忍俊不禁的懒劲儿,就渗透在北京人日常的方方面面。


最为人熟知的就是“北京瘫”。以葛大爷为模板,这种半瘫半躺的慵懒坐姿被后辈们深得精髓。


冯导、鹿晗、张一山等北京爷们儿都曾亲身演绎过这种蜜汁坐姿,尤其是二十年专业无骨的大张伟,其生动形象无出其右者。



如果一群人坐在工位上,单看坐姿就知道哪个是北京人。个头差不多,椅子一样高的情况下,北京人总比其他人要矮一截儿,甚至干脆溜到桌子底下见不到人……他们实在懒得好好坐着!


不仅是坐姿慵懒,京腔闲懒,北京人穿衣服的风格也是既简单又偷懒。


走在夏天的北京街头,你会发现北京大爷的标配是跨栏背心+大裤衩,脚上还趿拉着一双懒汉鞋。这种鞋俗称“片儿懒”,一脚蹬进去,走路只需踩着后脚跟儿,就这么在胡同里溜溜达达。


小伙子也不爱捯饬,一件短袖一条运动裤就出门了,姑娘一件T恤往裙子或短裤里一扎,来到簋街脏摊儿上吃麻小。这种懒洋洋又灵活的劲儿,透着舒坦、洒脱和自在,有点垮又有点飒,玩笑话说“混不吝”。


北京美食多多少少也跟懒沾边儿。吃饺子要擀皮儿,麻烦;吃包子要捏褶,麻烦;吃馅饼也要一张张去做,费那个事儿干嘛?干脆蒸一条“懒龙”不就得了!


大概只有图省事儿的北京人,才能发明出这么名至实归的特色美食。“懒龙”本质上就是长条形的猪肉或牛肉大葱包子,但是做起来最省事儿,只需要把肉馅摊在一块大面皮儿上卷起来,蒸熟后切成几块就可以吃了。


不仅如此,没有复杂工序、不用掌握时辰和火候的美食都深得北京人的心。炸酱面配一根脆生生的黄瓜就可以唏哩呼噜开吃,而冬天涮羊肉就更简单了,这些都是“懒人最爱”的吃法。


与其费劲巴拉地做一桌满汉全席,北京人更乐意把生活简化成一碟鲜美的羊肉,一碗有滋味的面。


对待生活也是一样的道理:懒得搞大排场,不如过过滋润的小日子。


东北人的饭局能从一桌人吃到两桌人,呼朋唤友,豪饮三千。在北京呢,约上四五个老友铁瓷儿足够了,滋溜一口小酒吧嗒一口小菜,就很美。


酒局是小,话头可大。如果你在北京人的酒桌旁走一圈,从国家大事到民俗百态都能听全了,聊炒肝儿里的肠子要用香菇水泡,也谈中东局势究竟谁是赢家。聊天的内容包罗万象,总有你问都想不起来问的内容。

 


或许是听多了人情世故,北京人自有一套办法应付生活中的鸡毛蒜皮。一人追着另一人骂,他一扭头一摆手“我懒得跟他生气”“我懒得跟他掰扯”。最高明的吵架就是:你看我搭理你吗?


那些张口就骂“我X你妈”的愣头青会被老北京人教训“没刷牙就出门了吧?不懂礼节,没规矩!”


就算是吐槽发牢骚,北京人特有的幽默感也能让人噗嗤一乐。


高晓松曾把一辆屁股冒黑烟的车开进胡同,北京老太太捂着鼻子说:“小伙子你这车真好哎,烧煤球的。” 


“人老车慢,路窄车多,着急您就飞吧,没辙!” 被汽车多次摁喇叭,开摩的老大爷在车窗上贴了一张纸,黑体,加粗。


乘客屡教不改地把头探出车窗看风景,公交司机急了:“那个伸脑袋在外的把脑袋伸回来,这车厢还放不下你脑袋啊!”


初骑自行车的人大喊对面的路人不要动,结果车轱辘左扭右扭恰好碰在路人小腿上。他悠悠来一句:“你这是在瞄准儿呢?”


生什么气呀,有这功夫还不如逗个闷子呢!懒得生气的北京人,化腐朽为幽默,说说笑笑这事儿过去了。就像汪曾祺的评价,“北京人就是哄自己玩儿。当然,生活也是很好玩的。”



既然都说了是玩,北京人更懒得为了名利累着自己。大张伟在《脱口秀大会》里面坦言:“我就不喜欢拍戏,因为拍戏太累了。我拍戏时候都在想,我有那么缺钱吗?”


对待工作,北京人身上缺乏“爱拼才能赢”的狠劲儿,但也绝不会马虎,而是认真又本分地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很难说是北京人因为看得开才懒,还是因为懒才看得开。


在这个史诗级的城市中,见过了改朝换代的兴衰荣辱,见过了“金满山银满山”,也见过了“转眼乞丐人皆谤”,知足常乐的北京人,把心态打磨得如同长着酸枣的老城墙一样宽厚。



在北京人看来,可以不图风生水起高官厚禄,可以没有鲜衣怒马大红大紫,但滋润的小日子一定要有。


冬天在冒着热气的铜锅里涮羊肉,夏天来一扎燕京撸串直冒火星子,在什刹海约老伙计杀两盘棋,瘾来了去KTV吼两嗓子……生活,不就图个有滋有味吗?


胡同大槐树下的大爷,坐在破竹椅上翘着二郎腿,眯着眼睛摇着蒲扇,懒的舒适自在,懒的气定神闲。也恰恰是北京人的这种“懒”,让他们拥有把生活过成美梦的艺术。


别跟北京人比懒,他们懒得跟你比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有意思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延伸阅读:活在北京的鄙视链上

年幼时,北京给我的印象就是天安门。那红黄相间的天安门自带着金光闪闪的金光,不仅在电影的片头,还在孩子们的歌声里,在大人们的言谈里。能够去北京看看天安门,就是朝圣。


高考时,最想考的就是北京的大学。无奈技穷,最后只能在武汉,向北眺望北京。,是学生时代的舞台,意气风发的议论国事,指点江山,这个舞台就只能在北京。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毕业时,很想分配去北京。但哪有这么容易啊?北京的大学毕业生想留在北京似登天般难,更何况外地的大学毕业生!我的一个同班同学非常幸运地分配至北京首钢集团。那哥们去首钢报到一周,就回学校要求改派,重新分配。我们都错愕不已,浪费一个进京指标。哥们说:去了北京才发现自己活在鄙视链的最下端。那哥们每天看《周易》,那时他说的话,我们全当疯话,根本没在意。


就这样,我一直在南方,眺望着北京,带着羡慕的表情。


人过不惑之年后,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去北京出差,才开始慢慢接触和了解这个首都。了解一个城市,其实就是了解这个城市的人,北京也不例外。去故宫,圆明园就是了解古人,以前的北京人。去后海、听相声、吃烤鸭、杂酱面就是在了解今人,现在的北京人。


老穆,河北籍的北京人。其实年龄比我小些,称呼其老穆,是带着尊敬的意思。老穆是个扎实的学霸,本科在北大,研究生在清华,博士在五道口。他把中国最好的学府都上了个遍,他的炫目的学历让我自惭形秽,虽然我岁年长几岁,但见识和气势上早输掉了几分。


老穆在大学就开始在北京生活,已经是实实在在的北京人了。娶了北京媳妇,生了北京闺女。前些年,跟老穆还有一些合作。这几年,再去北京找老穆,老穆嘴里说的都是区块链、大健康之类我听不太懂的项目。老穆跟我说:“来北京吧,这里空间大很多,我挑几个好的上市公司的供应链来做。你看,我跟你说的没错吧,去年我布局了海南,你看现在海南的发展。这个政策上面早有安排。你现在做的那些,太LOW,没戏。赶紧转型。”


大黄,湖南籍的北京人。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女朋友考到北京读研究生。女朋友下了最后通牒,不去北京,就分手。哥们毕竟是湖南伢子,是块读书的料,居然考取了清华的研究生。清华毕业后直接进入国资系统,成为一个北京人。


有一次,和大黄一起考察完项目回程,谈到教育问题。这哥们忿忿不平的说:“中国教育的最大问题就是教师。你看考大学的学生,成绩不好的才考师范大学,这样的学生毕业了来教书,怎么能够教出好学生?”我对于这个言论极为不满,跟他争论起来,最后差点红了脸。其实,我不仅反对他的观点,更反感他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罡子,北漂。我的新疆发小,一个上了年纪还是单身的北漂。前些年来北京出差,罡子不知怎么得到了我的电话,忽然打电话给我,说聚一聚。毕竟是发小,感情基础还在。但自少年时就分开,彼此都没啥印象了。


于是,我们在东四九条胡同的一个涮肉店见面了。


罡子,依稀还是少年时的样子。板寸,一身黑夹克。身材精干,只是脸上的肌肉僵硬,有点凶神恶煞的样子。相互彼此聊了起来,得知罡子初中毕业后就去四川当了三年兵,退伍没回新疆,就回到父母的原籍——河北。在河北也找不到事做,凭着一身功夫和当兵积累的素质,就来到北京给老板做保镖了。


罡子的北漂生活不同于常人,他的经历充满坎坷和曲折。给老板卖命,背了命案的案底,,出来后老板给安排平常在前门一带看场子,有业务就去追债。他的这些生活对我来说那样惊心动魄,但在他的言语里描述起来确实那么风轻云淡。


我和他就像生活在两个世界,唯一可以谈的话题就是童年的回忆了。罡子对于童年的记忆,比我的记忆还要完整和清晰。很多我已经忘却的事情,罡子还能很清楚的说来。假如你事先知道,你的交谈对象是一个Black 社会的小头目,满脸横肉,一身杀气,你还敢赴约吗?


就是这么一个生活在北京底层社会的北漂哥们。说起我们童年的记忆,还是感受到他对过往深深的怀念。我们喝着二锅头,在北京的寒冬的涮肉店里涮着肉,感受的是真诚。这感觉比挨一个北京精英的教训或跟一个北京精英吵架好得多。


喜欢看马未都先生的《观复》和高晓松的《晓说》,尤其他们都说过活在北京的鄙视链条上的故事。譬如王朔他们早年不带着冯小刚玩,由于出身不同。又譬如出生清华高知家庭的高晓松如何退学、搞音乐、创业。每个故事里面都带着深深的情怀,也有人生的反省,但这反省也是浓浓的优越感。


鄙视链的存在,不单单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些城市谁也别说谁白。但鄙视链的存在北京为什么最受关注呢?谁让你是首都,是近代几朝的古都呢?你有鄙视和被鄙视的资格和条件。


鄙视链条上的鄙视是相互的,排列是呈金字塔堆积的。站在金字塔端的如高晓松、马未都者,生活在金字塔底部的如我的发小—罡子之辈。两个阶层遥不可及,但也相互有精神和言语的伤害。


鄙视链的语境中,低级的语境是怒骂,高级的语境是呵呵,如此而已。


【会议报名】2018年中国IT互联网产品创新论坛将在6月举行,欢迎报名和赞助,请点击文末的“阅读原文”!


【服务】IT高管会和北虹桥商务区合作为您提供整个大上海最优惠的工商注册、办公场地、税收减免等服务!欢迎联系邮箱:caocy@yeah.net,微信号:15810819897


【残保金】IT高管会和残联合作,帮您做百万残保金减免!业务合作请加微信:15810819897


【投融资项目征集】商业计划书请发送到IT高管会邮箱:caocy@yeah.net,内容包括:项目名称、项目简介、行业分析、市场痛点、功能介绍、团队介绍、竞争对手、盈利方式、融资计划等。



【会议报名】2018年中国IT互联网产品创新论坛将在6月举行,欢迎报名和赞助,请点击文末的“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