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往事:中秋节里蒸锅盔

品读延津2018-07-14 16:23:55

      李东方 文友获得了品读延津赠送的价值60元的辉县轿顶山的旅游门票两张。请在10月底前使用。领取电话:17698225871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豫北平原的农村,每年八月十五的前两天,家家户户都要蒸锅盔。

        蒸锅盔,最高兴的是那些孩子们。虽然不能帮上什么忙,但他们依然跑前跑后,叽叽喳喳地围着母亲,看母亲忙着劳作。

        母亲早早就发好了面,又趁间隙从村里的代销点(商店)买来黑糖,那时候白糖比黑糖要贵,因此买得大都是黑糖。

        黑糖、芝麻(自己地里种的,以黄芝麻居多,后来又增添了黑芝麻)、少许面粉,掺杂在一块,在碗里或盆里搅匀;把发好的面垫上面粉揉好,拽成一小团一小团的,用小擀杖把面团擀成大小一样的圆圆的薄饼,把掺好的黑糖芝麻尽量均匀地平摊在上面。

        孩子们站在旁边看着,会一再给母亲说,"多弄点糖,多弄点糖。"有时候甚至会忍不住自己动手,趁母亲不注意,拿起用来舀糖的小勺子,舀一些放进去,母亲见了,就会吵骂"不能再多了,再多了一会儿吃的时候会流出来的"孩子们嘻笑着,趁母亲不注意的时候还是会依然再加点糖进去。

        黑糖芝麻加好以后,在上面需要再盖上一个擀好的面饼,两个饼对齐盖好,母亲就会细心地把两个面饼连接的地方,那些边边角角的,都捏的严严实实的,以免出锅的时候,那些黑糖流出来。黑糖要是流出来,对好吃的孩子们来说,那是多浪费啊,他们是很舍不得的。

        为了防止孩子们捣乱,母亲往往会给他们派一些活计。让他们拿着小酒盅、笼符,在锅盔上面印些图案,孩子们是念念有词,边印边念叨"印个大的是太阳",用小酒盅的正面来印,"印个小的是月亮",用小酒盅的底部,口小的地方来印;"再印几个小星星",则要用笼符来印。

        印月亮的时候,印的有圆的,捺酒盅时要均匀用力;还有大半圆、半圆、小半圆的形状,控制好酒盅不同方位用力的力度即可。笼符除了印星星,还可以把几个绑在一块,印出花朵的模样。孩子们忙的是不亦乐乎。

        锅盔蒸出来以后孩子们会去比看,看谁印的图案好看。比看只是一个理由而已,其实,他们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吃。这些白面馍可不是平常能吃到的,更何况还加了糖,加了芝麻,不仅甜,而且还香。

        可是,这些锅盔要在八月十五的晚上用来圆月,是要敬月奶奶的,有的地方也称“敬月婆婆”。敬月奶奶要在月亮升起后举行,在院子里,摆好八仙桌,供上锅盔,条件好的还会买来几个月饼,再摆上一些水果,含丰年谢神之意。

        民间自古有“男不拜月,女不祭社”的谚语,因此拜月多为妇女及小孩。拜毕,全家围坐桌帝赏月、游戏,直至夜深。

        游戏里,其中记得最深的有一个是溜顺口溜,"月奶奶,明晃晃,里头坐个大姑娘,大姑娘,洗衣裳。洗嘞白,浆嘞光,打发小孩儿上学堂。看书认字写文章, 一考考到大学堂,看看派场不派场!"有东西吃,有游戏玩,这是孩子们乐意做的事情。

         可是,这些都需要等到八月十五的晚上,孩子们可等不及,因此,蒸锅盔的时候,母亲多会额外做几个小一点的,可以提前解解孩子们馋瘾。

         那时经济条件有限,用锅盔拜了月奶奶,孩子们解了馋瘾,剩下的可是不会让随便吃的,那是要用来作为中秋节的礼品,提着走亲戚的。

        回娘家走亲戚带的锅盔一般是会留下的,那是真心让父母、娘家侄儿吃的;走其他亲戚时,有的会留下,有的主家则会让带走,具体如何那是要看每家的经济情况的。

        有时,一个锅盔会走好几家亲戚。记忆里,有一年,我跟着奶奶拿着锅盔走亲戚,锅盔被主家留了下来,可是两三天以后,另外一家亲戚来我们家走亲戚的时候,他拿的锅盔让我奶奶感到面熟,索性仔细辨认,认出正是自己蒸的那个。

       锅盔就这样作为礼品走动,几天下来,锅盔的表层都干裂了,外面一层的面甚至发硬,可熥过以后,我们仍吃的津津有味。

        真是贫穷而快乐的时光。

        如今,经济条件好转,人们可以吃的东西多了,加上为了省事,过八月十五都不再费事巴力的去蒸锅盔了,而是买些月饼、烧鸡什么的,其实,就是蒸了,想来现在的孩子也不见得有多喜欢。

        可我,却忘不了那锅盔,那是我心中的月亮。

 

    

 心中的月亮

 

小时候

妈妈用面粉包着

黑糖 芝麻

做成了

圆圆的锅盔

 

锅盔香啊

一直香在我们的脑海里

锅盔圆啊

圆得就像

中秋夜那

圆圆的明月亮

 

中秋的夜里

妈妈领着我们

祭拜美丽的月神

用的就是

喷香的锅盔

 

我们吃着锅盔

看着月亮

在叽叽喳喳的童音中

不知

天上挂着的月亮

变成了香甜的锅盔

还是香甜的锅盔

飘到天上

变成了那圆圆的月亮

 

现在

望着天上圆圆的月亮

感觉

多像

小时候

妈妈做的锅盔

 

恍惚间

我仿佛又闻到了

浓浓的芝麻桂花的香味

 

       时光逐渐成为记忆,过去逐渐在记忆中消失。

 

        别了,锅盔。

        别了,童年。


       作者简介:李东方,延津县作家协会会员,廪延美文摄影协会会员。好诗歌,喜旅游。代表作《丢失的故乡》《六月,想念父亲》。文观:发现生活之美,展现生活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