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北京琐碎的记忆

未来的纸信2018-11-08 15:47:10

今天畅哥突然发消息来说他工作调去了北京,单位给分了一间颇为宽敞的小居室,让我以后闲来无事从大连飞来北京转转,想必他也是想趁着这难得的机会,要多多的照顾我这个向往远方又拘泥于生活的困顿小弟。哈哈,生活拘泥实属夸张,可我表哥们的疼爱,确是我自小以来一直颇为得意的一种幸福,这样想来,不禁暗自欣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来也是很巧,前些日子国庆节放假的时候,我和好友大黄刚去了一趟北京。大黄是我初一的同桌,到如今,不知觉间已经九年过去了。九年间发生了许多有趣的故事,也正是这些故事的积累和沉淀,成就了今日深厚的友谊。我为这种友谊感到无比幸运。未来是不可预知的,人们因这种未知感到热血沸腾,而这种热血恰恰正是建立在像大黄这种在有限的人生里定义为无限的关系之上,这种关系关乎情义,不关乎距离,不关乎时间,亦不关乎语言,它构筑在独立的人格之上,又因彼此的不同而相互渲染,相互促进。如果你生命中也遇到这样的朋友,那就毫不犹豫的珍惜吧。


我和大黄是抱着乡下人进城的心态去的北京城,这种心态并不是卑微,而是一个热血的底层年轻人对帝都的无限憧憬,这憧憬里包含着二十年来对理想的无限想象,你不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物质,而是一种精神,虽远没有两千多年前那位老乡的“大丈夫生当如是也”来的壮阔,但也是一种极其热烈的个人抱负。只是事后觉着吧,这种憧憬极有可能被国庆的人流淹没了......


我是晚上将近十一点左右到北京站的火车,大黄大约比我早一个小时,因着这么晚的时间,事前便告知志恒君不要来接我们了,可是志恒君却坚持着要来接,并且还一定要请我们吃饭。或许应该想当然的将如此理解为一种礼仪,可我觉着这更应该是一种好友间纯真的契约,正如一句诗中所说:“你走,我不送你;你来,再大风再大雨我都去接你”。我没有和志恒君再做客套,对于真正的朋友来说,客气或者说客套永远是多余的。我们四人(还有志恒君女友)在相会之后第一站便骑单车去了天安门,在这里真要感谢共享单车的创造者们,你们给了一群困顿少年一个更真切的观察另一座城市的办法(行走太累太慢,公交不自由且窗太窄,综合下来骑车简直不要太棒!)夜色下的天安门在灯光和人群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庄严,而不知为何,我这个初次现实的看到天安门的人却总觉着它不如我想像中的大,不过还好,人民英雄纪念碑比我想象中的大......在绕着天安门广场简单骑行一周后,目睹着越来越多的游客涌入的我们准备先去吃饭,保存充沛的体力然后早早的去天安门抢占位置看明天的国庆升旗仪式。由于已是深夜,前门小吃街(印象中叫这个名)的店铺已经关门,饥肠辘辘却又无奈的的我们只能就近选择了一家仍在营业的自称是正宗老北京炸酱面的小面馆就餐,二十五块钱一碗的“正宗老北京炸酱面”的味道如何我就不多言了,我只想非常感谢隔壁仍在营业的小卖店里卖的素食鸡腿和志恒君为其女友准备的零食,是这些吃的,给了我后来熬夜等待的信心,而不是那碗“炸酱面”。


太多了,电脑要没电了,明天继续。

                          2017.11.19    0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