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香园江氏兄弟平分家产 不是说好一起卖一辈子米线的吗?

春城晚报2018-07-23 06:17:36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江勇等待了3年,终于迎来了终审的胜诉:和弟弟江俊平分桥香园。

受困于3年的诉讼,桥香园已今非昔比。这场兄弟阋墙,虽然媒体报道无数,云南民营企业家协会,一、二审法院多次调解,食客们也不断通过各种渠道表态希望江氏兄弟重归于好,共建桥香园品牌,可现实是,兄弟俩谁也不愿退让。

判决书送达一周后,江勇开启了回园之路,拿走了桥香园财务公章,让桥香园金马碧鸡店停业。江勇说,要是不能和江俊协商好,这只是一个开始。

桥香园将何去何从?依然是个悬而未决的谜。

2011年8月1日,江勇彻底离开桥香园,而今回归,“同心同德 至亲至诚”的牌匾,早已不在。他将目标定格在“找回老百姓喜欢的那个桥香园”。然而,江勇的回归之路似乎不是那么容易,从金马碧鸡店门上的停业理由“内部灶具维修”被江勇换成“因兄弟纠纷”可见一斑。江勇将问题归咎于江俊不愿和他协商。兄弟平分之后,桥香园的未来依旧尴尬。

江勇和弟弟江俊的阋墙之争得从上个世纪80年代说起。当时,由江氏兄弟共同打造的“江氏兄弟桥香园过桥米线”逐渐从街边小吃,发展成为知名企业。2002年4月5日,江勇与江俊订立了《关于我个人财产的几点声明》,明确江氏兄弟桥香园过桥米线连锁店的所有资产,江勇享有50%,江俊享有50%。之后,江氏兄弟共同经营管理“桥香园”,将江氏兄弟桥香园过桥米线连锁店发展成了拥有上亿元资产的著名企业。


然而,就在事业蒸蒸日上之际,曾经白手起家、患难与共的江氏两兄弟,却对簿公堂。诉状上,江勇将江俊列为第一被告,将“昆明江氏兄弟桥香园过桥米线连锁店”列为第二被告。他请求法院确认《关于我个人财产的几点声明》合法有效,并确认两兄弟各占连锁店资产的50%。


2013年8月,昆明市中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兄弟俩合伙经营桥香园连锁店,各占50%的合伙份额。


江俊不服,上诉至省高院。经过一年多等待,日前,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3年官司,消耗了江氏兄弟对于企业的热情,也失去了企业扩张版图的许多时机。如今的米线江湖,已不是当年。官司终结,桥香园能否找回曾经的荣光?


就在这3年,桥香园一直在变。在江勇看来,这种变是向着不好的方向进行。此前,江俊也表达过相同的观点。在一审的《民事答辩状》中,江俊认为:“江勇的行为对连锁店的发展造成了严重影响,主要体现在:产品供给方面、生产经营规模、企业发展速度、社会形象等。”


江俊说,因受诉讼所累,社会大众认为桥香园已分家,甚至以为桥香园已停业或出卖,品牌形象受损。在这3年里,桥香园的省外市场扩张也受到了些影响。


而今,走在昆明的大街小巷,提及桥香园,人们首先联想到的便是兄弟两人之间的纠纷。据代晨透露,之前因为在媒体上露过脸,江俊在外吃饭被人认出来后,首先问及的便是两兄弟纠纷的事儿。


就在这3年中,桥香园整个发展几乎停滞,甚至出现了倒退的现象。据俊的代理律师代晨透露,之前曾有风投考虑进入,但最终因为涉及官司而罢手。


在一审的《民事诉讼状》中,江俊一方曾这样写道:“江勇、江俊之间的纠纷给连锁店的发展造成了巨大打击,若继续要求二人共同经营连锁店,将对连锁店的发展造成极大甚至是致命性的打击,‘桥香园’的名片可能逐渐从云南省餐饮行业消失。”


在接受记者采访的过程中,江勇首先承认兄弟纷争给企业带来了不利的影响,但表示接下来会努力找回那个曾经让人们喜欢的桥香园,以及熟悉的蒙自过桥米线味道。



终审判决下来了,但困扰似乎还在。3天前,处于繁华地段的桥香园金马碧鸡店“因兄弟纠纷”被迫歇业,江勇表示,一定会和江俊死磕到底,直到他享受到合伙人相应的权利。

然而,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江勇“过桥入园”绝非易事。


12月23日晚上10点钟左右,代晨接到了江俊的电话:“12月23日上午,江勇带人控制了公司的办公区,并宣布接管,还夺走了财务的公章;并在当天下午抵达桥香园金马碧鸡店,让其彻底歇业。”


昨日上午11点左右,本报记者看到桥香园金马碧鸡店大门紧锁,门上贴有“内部灶具维修,暂停营业”的字样。该店相关负责人说:“这只是表面理由,而根本原因便是江勇不让正常营业。”


将近12点,江勇等人来到了现场。之前就列队在店门口的员工齐声高喊:“我们要上班!”一遍又一遍,多次掩盖了江勇在店门前接受记者采访的声音。代晨也前往现场询问:“何时才能让这个店恢复营业呢?”


江勇让其叫江俊来找他谈。对于上述情况,本报记者当面向江勇求证,他表示确有此事:“主要是由于判决书已经送达一周之久,一直没联系上江俊,所以采取了这样的做法。”按照江勇昨天的意思,要是没有和江俊就桥香园合伙人的事儿谈好,他可能还会关停其他的桥香园店面。


这样的行为在代晨看来没有道理:“目前桥香园连锁店真正意义上存在的只有小西门店,桥香园其他的大多店面都是桥香园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而这家公司和桥香园连锁店是两家不同的公司。”


桥香园金马碧鸡店的相关负责人在现场拿出了一张营业执照,上面的负责人均不是江氏兄弟,而是“黄锐玲”。据代晨讲述,2012年左右,江俊将自己在餐饮管理公司的股份卖给一个叫黄锐玲的人,自那之后江俊已不是餐饮管理公司的负责人,也不是股东,他目前只是连锁店的负责人,也就是小西门店的负责人。


对这个说法,江勇不认可。“只要是写有桥香园三个字的门店都有我一半的份,因为桥香园的商标是两人共有,而在商标使用过程中,我的名字是被冒签的。”在昨天的现场,江勇多次表示,一定会和江俊死磕到底,直到他享受到合伙人相应的权利。


就在江勇接受记者采访的同时,他带来的人将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股权转让冒签等文件贴到了桥香园金马碧鸡店的门面上。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停止营业的理由这次直白呈现:“因兄弟纠纷”。


2011年8月1日以前,江勇在桥香园主内,而江俊主外。当本报记者问及“目前最想主内,还是主外呢”,他没有直接回答,“要看和我弟弟商议的结果。” 本报记者向代晨求证,江俊是否真的不接江勇的电话,他表示不知道。


3年前,江勇被免除副董事长一职,江俊一方更多将其中原因归结于双方在使用职业经理人上的理念冲突。当昨天本报记者再和江勇谈及职业经理人时,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用制造导弹的人来煮米线,能行么?”


春城晚报综合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进入我方大本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