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香园江氏兄弟合伙纠纷波澜再起,奋斗二十馀载,光公布出来的不动产就价值3亿多

云南信息报2018-09-10 11:12:18

“清官难断家务事”,用在桥香园江氏兄弟合伙纠纷上,倒也有几分妥帖。从2011年8月26日桥香园创始人之一的哥哥江勇一纸诉状,将弟弟江俊告上法庭后,两兄弟的诉讼马拉松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日前,昆明市中院对涉及3亿多元的不动产纠纷进行了一审判决。该判决书显示:在原告江勇《民事起诉状》中涉及12处、价值3亿多元不动产,只有3处、价值4000多万元的和江勇有关。


在之前的合伙关系诉讼中,江勇的合伙身份得到了确认。当时法院对不动产也有针对性地进行了释明:“江勇明确其在本案中提起的是共有物分割之诉,而非合伙清算之诉,江勇、江俊均认可本案争议房产、土地使用权不涉及合伙财产。”


随后,双方针对不动产的分割协商未果。2016年1月12日,江勇又一纸诉状将江俊告到法院。其在《民事起诉状》中的诉讼请求这样写道:“请求法院将原被告共有的财产分割50%给原告,原告应分财产价值为15026.235万元。”


江勇《民事起诉状》里的“财产清单”

附在该《民事起诉状》后面的“财产清单”显示:所涉及的财产主要是12处不动产,这些不动产主要分布于昆明,包括桥香园金马碧鸡坊等处的商铺,价值高达30052.47万元。


江俊代理人、北京大成(昆明)律师事务所律师代晨指出,这12处不动产,经过多方查询核实了解到,只有3处和江勇有关。


对于这样的结论,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也给予了支持:将位于昆明市金马碧鸡坊商业步行街、昆明市人民中路与东风西路交叉口和蒙自市银河路北段西侧的3处不动产,认定为双方各占50%。



昆明市中院《民事判决书》中的判决


这3处不动产的归属和补偿,在《民事判决书》中也有明晰:第一处归江勇所有,后两处归江俊所有,并要求双方10个工作日内将折价款给予对方。据悉,对于此判决,江勇表示不服,将上诉至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与此同时,两兄弟关于名誉权纠纷、合同纠纷、租赁合同纠纷等诉讼正在进行中。

事件回顾

2011年8月1日,江勇被迫离开了相伴24年的桥香园,而走上了通过诉讼再回桥香园的道路。

2014年12月23日,江勇主动回到别离了3年多的桥香园

2014年的倒数第三周,双方收到了源自云南省高院的终审判决书,判决承认江勇合伙人身份,于是二人平分桥香园成为定局。


2014年12月23日收到判决书后,江勇并没有享受到平分的权利。2014年12月23日上午江勇带人控制了公司的办公区,并宣布接管,还夺走了财务公章;并在当天下午抵达桥香园金马碧鸡店,让其彻底歇业。随后,这样的态势波及小西门等店,但这些店随后在江勇的控制下尽快恢复了营业。


迫于这样以及判决书的压力,江俊最终和江勇走到一块商议。据知情人士透露,就在年初双方便开启商议平分事宜,分三次进行,前两次分别指向店面和商标,最后一次则平分余下所有的。

从第一次平分的结果来看,双方实现了桥香园门店上的平分,两人每人均有8家门店,江俊分到了翠湖等8家店,江勇分到了南屏街等8家店。除了桥香园门店而外的资产要是能单独占有的均作了平分,不能平分的双方以文字的形势明确共同占有。



按照之前的规划,商标平分商讨也有明确的时间,但最终由于双方在之前债务上的问题没有谈妥,而至今搁浅。上述知情人士说:“对于过往的债务,江勇均表示不知情,但一些银行贷款合同上有其本人签字,而且很多平分后江勇占有的财产,均带有‘江俊赔清之前债务’的前提条件。”


在终审判决尚未下达之前,在昆明中级法院和云南省高院的主持下,双方便进行了多轮次的和解谈判,但最终都无果而终,受限的主要因素也便是债务,江俊一方号称有2亿多债务,而江俊一方面表示有确实证据的也就1000多万,其余债务来源证据多为“手写借条”。


尽管如此,桥香园在2015年年初就开启了一个两兄弟各自经营的时代,江勇重回桥香园意在江勇重整桥香园往日雄风,“要找回老百姓熟悉的那个桥香园”,而江俊在遭遇3年多诉讼之累和桥香园被分了一半后得谋划重新出发,甚至考虑来自哥哥的竞争。


对于两人之前对簿公堂根本原因,双方都不避讳是因为经营理念的不和,但双方的具体说辞便停留在两个频道上了。


江勇之前面对媒体曾表示:“一直以来,我坚持桥香园走大众低端路线,将每一个店面做好,由于昆明很多店面的房产均为我们自有,大可在价格上便宜些,但江俊认为要走高端,且急于上市,所以加大了门店铺设的力度,把桥香园几乎耗空。”


对此,江俊给予了辩驳:“我没有坚持要走高端路线。我走的路线是聚大众化和中高端共同发展。而对于上市,桥香园只是将其视为前进的目标,等到了时机成熟之后再来谈此。而双方产生矛盾至对簿公堂的根本原因是在是否要引进职业经理人上。”


随着云南省高院的判决得意落实,双方已经各自在自己店面里按照自己的经营理念来经营着。在2014年12月25日江勇带人控制金马碧鸡店店时,他面对媒体曾坦言:“要找回老百姓熟悉的那个桥香园。”


就在江勇离开桥香园之后,桥香园职业经理人步伐进一步加大了。据多家媒体的信息综合来看,在江勇尚未出走前,桥香园职业经理人在管理人员中的占比尚不足50%,但在2014年底的占比已经超过了70%。


据知情人士透露:“伴随着江勇、江俊二人平分的格局,在江俊一方的职业经理人开始出现辞职,因为在这些职业经理人看来,兄弟平分之后桥香园元气大伤,无论是从眼下的经营可能还要继续受累于平分带来的矛盾,还是从长远的规模扩张也无法偏安一隅而不受此影响。”


与此同时,江俊一端一已出现资金紧张。

20年铸就米线王朝

江勇之所以如此在乎桥香园,就在于其是云南米线的“王朝”,而今很多人来到云南品尝一碗地道的桥香园过桥米线已成为一道必备节目。伴随着桥香园的声名鹊起,也伴随着两兄弟命运沉浮以及矛盾不休。

1983年,江氏兄弟父亲给了二人2000元钱,两人就在蒙自火车站旁搭建了一个20平方米的临时铺面,专卖过桥米线和炒菜,店名取为“铁路小吃”。也就是这2000千元彻底改变了江勇和江俊的命运。

“那时,我和江勇没事做,为了生活,我们经常去打零工。老父亲见这样下去难有出息,就从银行贷了2000元,让我们自谋出路。”如今,坐在自家别墅的院子里,背对着小桥流水,身为桥香园的掌舵人,江俊提起当年的创业历程仍不免心生惆怅。


由于铁路小吃临近火车站和客运站,地理位置不错,人流量也比较大,生意好时兄弟俩都忙不过来,就放弃卖过桥米线,只做炒菜。没过几年,兄弟俩发财了,成了当时他人羡慕的“万元户”,江俊还买了当时在蒙自城里唯一的本田摩托车,没事的时候就骑出去显摆,成了他的“业余爱好”。那时,江俊才20岁出头。


“然而,好景不长,1987年,由于蒙自火车站改建,兄弟俩的铺面没了。”江俊说,“我和江勇第一次经商就这样结束了,但却积累了做生意的经验。”在此后一年,江俊前往昆明发展,随后江勇也跟了上来。


据江俊回忆,当时尽管昆明已有了建新园、福华园等米线店,“但竞争压力不大,经过半年多的磨砺,我们的生意开始好转”。生意越来越红火,因江勇不善与人交际,两人决定,哥哥主内,弟弟主外。


这也成了兄弟二人随后在桥香园掌权格局,时而今日,桥香园的老员工在称呼两兄弟时,依旧将江勇称为“副董事长”,将江俊称作“董事长”。当记者问及“两兄弟诉讼之后,称谓是不是该改变一下”时,一位在桥香园已呆了10年之久员工坦言:“我们一直就这样称呼,亲切!”

桥香园的前身位于艺术剧院附近,当时取名为“正宗蒙自过桥米线店”,但随着生意日益见好,两兄弟开始谋划去工商局注册,在“正宗蒙自过桥米线店”的店名中,蒙自是个地名,工商局不让注册。


就在两兄弟冥思苦想之际,一天兄弟俩骑三轮车买菜途经东站附近的“华侨宾馆”,忽然注意到其中的“侨”字,再联想到过桥米线的传说,“侨”的谐音便是“桥”;过桥米线味道鲜美,就加个“香”字;而在云南,昆明那些老店都叫什么园、什么园的。于是,“桥香园”便横空出世。


尽管“桥香园”的名号成型,但让其名满天下依旧成了困扰两兄弟的难题。就在两兄弟抓耳搔脑之际,云南一家电视台的广告策划人员找到江俊:如果只强调米线如何如何好吃就过时了,比较俗气,因为当时很多家店都是这样标榜自己的,还不如讲讲兄弟情谊。


就这样“江氏兄弟”成了每家新开的桥香园门店必备字眼,同时直接揭示兄弟情谊的“同心同德,至亲至诚”的字样也从不落场。


1996年,江氏兄弟开始着手运作,并注册了“江氏兄弟”、“桥香园”商标,在工商局正式注册了“昆明江氏兄弟桥香园过桥米线连锁店”,开始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的品牌。桥香园,这一被誉为“云南麦当劳”的品牌开始展现在世人面前。


随后故事正如大家所知的那样,20余年后桥香园成为了云南的米线王朝,而今店面已辐射到北上广,甚至澳大利亚墨尔本,在云南店面数量已经超过20余家。


与此同时,江氏兄弟因为志趣以及经营理念等不相投,前后曾发生过多次分道扬镳,从之前媒体的报道合计下来不低于4次,但在“同心同德,至亲至诚”的感召下,这在2011年8月之前很少被世人知晓。


(来源:本报记者 黄超)


安宁市第六届螳川文化艺术节“秀美螳川 和谐青龙”系列活动本周末揭幕】2月25日至27日,安宁市第六届螳川文化艺术节之“秀美螳川 和谐青龙”系列活动,将在安宁市青龙街道正式揭幕,上千亩的油菜花盛开正旺,除了赏美景外,市民还可以进农家、品美食、购土产,还有多种多样的展览和互动活动等你参加。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



说点什么呗

粉丝们,尽情留言吧,小云云期待和你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