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母爱:吃遍全世最好吃的老北京炸酱面在这里

饭饭而谈2019-06-26 21:00:36


炸酱面
zhajiangmian

北京人吃面条不仅限于炸酱面,打卤面、各式汆儿面、芝麻酱面等众多口味,可唯独“炸酱面”多被冠以“老北京”的名号满布大街小巷。

炸酱面的酱,源于努尔哈赤提出的“以酱带菜”的治军政策,满清入关后的宫廷内自然也顿顿少不了生菜沾酱。后到了晚清,春日里“炒黄瓜酱”,伏天“炒豌豆酱”,立秋“炒胡萝卜酱”,冬天里头“炒榛子酱”,这宫廷四大酱虽不是用于拌面条,但皇帝老子都爱吃酱,自然也会影响臣民百姓的口味。炸酱面也就成为北京城的一道名吃了。




虽都是号称老北京炸酱面,各家却在炸酱配方和材料上有所区别,甚至面条、菜码更是……更是……惨不忍睹。奇葩的老北京饸饹炸酱面。配上这可怜的面码,跟“光屁股”也没什么区别了。


(这碗老北京炸酱拉面,我更是无力吐槽。面条能再糊弄点么?)
(这炸酱面看着就算中规中矩,小三十的价格有点不亲民了,而吃着仍旧觉得差那么点意思。)

吃来吃去,总觉得跟记忆中好吃的炸酱面有差距。好吃的老北京炸酱面究竟在哪?直到那天……才恍然大悟!


全世界最好吃的炸酱面,原来就是麻麻做的那一碗。纯手工的切面,面擀成薄片儿,洒上薄面,叠成几层,仔细用刀切了。麻麻在和面时还特意加了鸡蛋,面条筋道又营养。


老北京炸酱面讲究“全码儿”:嫩豆芽、小水萝卜丝、小水萝卜缨,黄瓜丝、青豆、黄豆、半寸来长的韭菜段儿、芹菜末、青蒜、鲜豌豆、黄瓜丝、扁豆丝等时令蔬菜。可咱家里吃,就凑不了那么齐全,黄瓜、青蒜、豆芽、胡萝卜、白菜……麻麻利用冰箱里的一切食材,让我这每天唯一能吃到新鲜的蔬菜一餐尽可能的丰富。


炸酱是费工费时的活儿,虽说五花肉丁炸酱油汪汪那才香,但考虑到我这三高的底子,麻麻还是用了瘦肉。肉丁必须有嚼头儿,不能太小,酱不能太咸,要不然吃不到几口肉丁就齁了……总之一切都是照着我的口味仔细斟酌,用心搭配。

下班回到家无论多晚,一进门看到的都是麻麻在厨房忙碌的身影。让我进门就能吃上热乎顺口的饭菜,是麻麻最平凡也最伟大的母爱。没有百年名店的名号,没有大饭店的排场,有的只是浓浓的亲情味道。而就是这融入了满满母爱的一碗炸酱面,却胜过这世间任何。原来,世界上最好吃的炸酱面是这个味道,只属于母爱的味道……


认真吃完碗中最后一根黄瓜丝,舔舔嘴边挂着的酱汁,突然就又想起了姥姥。是的,麻麻做的这碗炸酱面里有姥姥手艺的味道。我想这就是传承吧,姥姥做给麻麻吃,麻麻就记住这种味道,后来麻麻做给我吃,我也就记住了这种味道,一种专属于家的味道,一种只属于母爱的味道……谨以此文先给天下辛劳慈祥的妈妈们,祝您们母亲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