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杂记

白噪音WhiteNoise2018-09-15 08:21:11

(封面图片,摄于北村韩屋墙上)

为了省钱,我买了中转的航班,不幸的的是,两个航班都有所延误,抵达仁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换外汇的窗口早就下班,能用的ATM机只有两台,迅速换完钱之后,就马上前往酒店。


从机场出来的时候看着韩文,一点也不懂,真真地进入了“外国”,想来去日语里面也有不少汉字,说实话,看日语的时候大体还是懂的。


韩国可能是一个没什么惊喜的国家,但无意中又时常打破我对它的刻板印象。


我时常会有这么一种感觉“哇塞,好棒!但也就这样子”


来这几天,我并没有很投入地去感受这个国家,也没有细细地去体会这个国家,所以写个杂记,写个随想。



雾里看仁川



从住在仁川的酒店出发,我们前一天出在一个岛上,第二天前往仁川市区,经过仁川大桥的时候,可以看见桥两岸建筑轮廓,因为临海的缘故,仁川似乎总是浸在大雾之中。



天气是阴阴沉沉,还透露出一丝凉意。这个天气似乎很适合来到仁川登陆纪念馆。


(⬆️中文的手册,这个纪念馆有四国语言,中英日韩)

(⬆️纪念馆门口)

(⬆️纪念馆的国旗)

(⬆️纪念馆的标语)


(⬆️武器模型陈设)

(⬆️从纪念馆远眺雾中的仁川)

(↕️都是关于仁川登陆战的一些资料)

(⬇️馆内很多麦克阿瑟将军的用品复制品的陈设)

本作战是首尔沦陷后的1950年6月29日,麦克阿瑟将军亲临汉江南岸进行实地考察时,构想出来的作战。在最后的争论上面,一部分人提倡在群山登陆,但麦克阿瑟最后说服其他人最后选择在海上登陆,即仁川登陆。


仁川登陆战役是朝鲜战争上至关重要的一步,正是这一步是联合国军直接打至北部,是朝鲜腹背受敌。同时,联合国军集中攻占汉城而不是切断朝鲜军撤往北方的道路,剩下的3万名朝鲜逃兵逃亡北方越过鸭绿江,在当地变成了重新组成及配备苏式装备的新朝鲜师团之骨干,联合国继续向北进攻鸭绿江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介入战争。


其实关于中国为什么参战这个争议由来已久,由韩国官方的解释是这这样的⬇️

毛泽东在6.25战争爆发前,曾许诺说“若美军参战中国将支持北韩”。后来,根据金正日的请求,毛派中共军队参战,中国参战的目的是,通过维持北韩的共产政权,解除来自韩中边界的威胁,保卫自己国家的安全,另一方面,通过支持北韩,得到苏联的经济和援助,掌握东北亚的政治主导权。


其实关于中国为什么要参战,与台海危机、越南战争都有很大的关系,参战不仅仅是保家卫国,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我打算专门做一期关于朝鲜战争中国为什么要参战的推送,在此便不做过多的叙述。


(战争真实视频)

参观纪念馆的人大部分为韩国上了年纪的人,因为仁川登陆作战是决定性胜利的战役,次纪念馆主要以宣传正面胜利为主,客观性较强,只不过有很多美军色彩,比如大幅度介绍麦克阿瑟将军的生平及个人用品。




其实在仁川还有不少中国人,这其中与韩国炸酱面来源有着不小的关联。1882年,韩国爆发壬午兵变,很多清朝商人随清兵进入韩国,中国饮食也因此被介绍到韩国。朝鲜王朝末期,仁川开埠,大批山东人民进入仁川地区。他们在那里生活、经商,随之产生的中国餐厅开始制作炸酱面。在此过程中,中国人民在本土炸酱面里加入韩国产的洋葱和胡萝卜一起翻炒,还加入春酱作为调料,韩式炸酱面就这样慢慢产生了。


当然说众说纷纭,还有人说是因为中国内战后国民党逃兵除了往台湾走还有往朝鲜半岛走,有些中国人就来到了仁川,直至今天。


很多说法都未经考据,只是道听途说,这倒像是给仁川和中国之间撘上一层桥梁。



无惊喜的景福宫

(⬆️远观景福宫⬇️景福宫介绍)

(⬇️景福宫与现代建筑)

(⬇️雨中的宫殿)


首尔这几天都在下雨,还是一阵一阵的雨,一下子贼大,一下子又不下了,我时常在首尔街上走着,就算拿着伞,和落汤鸡没有区别,这雨说下就下,连掏出伞再打伞的时间都没有。


没有惊喜的景福宫,却有着很多前来穿着韩服拍照的韩国人和外国人,没有惊喜在于大部分建筑物都是日本在占景福宫并将其毁坏之后翻修重建的,另外就是景福宫内部陈设很少,不像故宫,故宫全称故宫博物院,内部的展览有全年的有一个季度甚至短期的,总之故宫内部的展览使其不是一成不变的。景福宫仅仅是外形保留了原貌罢了。


比较有意思的是,一直往北走,走出神武门,一出来,我乍一看,感觉对面的建筑很像青瓦台,回头一查资料,果然如此,青瓦台果然就在景福宫后面。


说起来,穿着韩服在景福宫拍照的人真多,乍一看还挺美的。

(⬆️⬇️穿着韩服拍照的年轻人)




深夜跑东大门看倒卖衣服

当时在住的酒店门口和一个做中韩贸易的大叔唠起嗑来,他三年前是国际导游,带团来韩国,后来干起中韩贸易,以奢侈品买卖为主,他和我谈起来萨德前后他本人月收入大概损失4万人民币,但他仍然做着中韩贸易,哪怕有的时候被身边一些人所误解,他仍然做下去,毕竟“要挣钱啊”。


大叔说,晚上10点之后到凌晨4、5点是东大门买卖衣服的最热闹的时候,本来我就对东大门就没有过多的兴趣尤其是衣服之类的,但听大叔这么一说,我很好奇这个市场深夜是怎样的,于是我们便前往东大门。


按照大叔的说法,东大门这市场和北京“动物园”(也有服装批发市场)是类似的。


(⬇️⬆️全是来自国内外的订单,店铺都是格子铺)

(⬇️中国似乎是最大的市场,随处可见商家的微信二维码,连电梯里都有专门为中国人设立的接待处)

(⬇️在东大门附近有好多这些物流公司,负责打包货物)


大概午夜12点,在东大门之外的几条街人烟都慢慢少了起来,但在东大门这块,却刚刚开始,与我们擦街而过的很多人里面冒着中文的却是大多数。


话说回来,这个大叔每个月从北京飞韩国2~3次,一来就是好几十万的单子,那天他还给我看了他专门换的乐天商品券,这个券是等值韩币的,但只能在乐天消费,通过人民币换成乐天商品券中间的汇率价格使他获益不少。



从他做什么贸易到中国海关如何给韩国商品限制等等,我似乎通过一个中国商人的几个月的感想了解了萨德后的中韩之间变化。


说起萨德这事,当时印象最深的是学校附近一家很小的乐天玛特的韩国商品进口店铺,它一夜之间把乐天二字拆掉,只剩下“玛特”两个字,再过一周,“玛特”也拆掉,改成了“进口商品专卖店”。我又想起了在我家东莞那边(东莞很多日商),在我初中那会有段时间特别流行反日,有次举行群众游行活动,我眼睁睁看着百姓砸了我最爱吃的一家日料的玻璃窗,那家日料还挂着“老板是中国人不是日本人,我爱中国”的条幅,然而条幅也被人剪烂了。


但是这些事情,尽管一度和我生活挨的很近,哪怕就是在我眼前发生的事情,我还是没有很大的感触,想来只有置身其中,比如是中韩、中日商业贸易琏的其中一人,可能才有更多的感触。




惊喜之处

万万没想到,于我而言,所谓的惊喜之处竟然是服务态度。可能这和我预想的不太一样,可能我会用一种演绎法的思路去想问题,先给出一个假设,再根据假设来观察问题,在我的假设里,我会认为韩国人素质不会太高,他们民族自豪感和自尊心极强,会在某方面看不起中国人。


然而我却惊讶地发现,无论我是去一些无名小店还是去一些APP上推荐的餐厅,服务员态度都特别好,有些服务员不会讲英文但是他会给我们比划这个菜是怎样的。


好几次我们在问路,餐厅的服务员很积极用韩语帮忙指路,尽管听不懂她们讲的韩语但是她们一直很积极地帮忙。


无论是住的酒店还是交通吃饭饮食等遇到的所有人都是非常地友好。还记在仁川去一家餐厅吃饭,阿姨多给了我们一些小菜(是一叠海蜇)我当时和她用手比划“很好”,她马上想给我们再来点,我马上用手和她说“够了够了,不需要啦”。





杂记其实没有什么特别核心的地方,不像我之前在其他国家,一个角度可以写一篇,在韩国我的确没有观察太多,且我一心期待的是明天去板门店&DMZ(非军事化)的行程。


于是下一篇推送应该就是站在板门店两侧看对方的感受了,今天我一个人走了好多小巷子,像是我之前在越南走小巷子一般,总是能发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当然了,来这边第四天,还是有很多人问我,“你来买什么?”每次我都无法回答,若是老实回答,我这签证5月份就办好了(三个月单次有效),当时办的目的是想来看韩国大选(虽然听起来很幼稚),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去成,就拖到了期末考后。今天我和住的旅店老板讲起我这事,他一激动,我们就聊了一小时的中国政府与政治。


所以让我定下下期写什么,我真的很想聊了海外华人与中国政治。


关注“白噪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