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姐告首次二次公盘10月3日开盘

中缅贸易网2018-05-06 16:12:05

点击关注了解中缅最新贸易资讯每天推送中缅边境贸易第一城——瑞丽贸易信息新闻资讯中草药农产品翡翠矿石等诸多优质相关内容及行情,中缅边境贸易第一微信平台!关注我们妥妥没错!中缅贸易网——您生意的好伙伴好帮手

云南姐告首次二次公盘10月3日开盘


今年翡翠行业的生意几乎折半

尽管坐拥距离原料市场最近地理优势,被誉为“东方珠宝城”的瑞丽经多年发展依旧没将这转化为产业优势。

“这一两年光景每况愈下,从今年的情况来看,较往年直接折半。”从翡翠行业人士的评价可以知道,瑞丽翡翠行业的谋变之心甚切。而之前一直被“纠结”的二次公盘,也成了珠宝商人期待的“赌注”。

据瑞丽市宝玉石协会秘书长旷山透露,首次瑞丽姐告缅甸翡翠玉石毛料二次公盘将于10月3日开盘。之后,每季度争取举办一次,每年拟举办3至4次,每次周期约为1个月左右。后期待运行稳定后,公盘时间视情而定,需要调整时双方再行协商。


姐告二次公盘毛料来源为缅甸首次公盘完税后的玉石毛料。

疯狂”不再

微商成翡翠行业救命稻草?

不管是缅甸政府有意调控,还是中国国内投资者和消费者力不能及的原因,翡翠原石终于停下了一路狂奔的“疯狂”脚步。对于珠宝商来说,煎熬之后,正在寻求转折。

就在微商平台野蛮发展的当下,一些珠宝商将眼光投向了这个平台,但多数珠宝商坦言微商只是个玩小件的平台。然而,较早进入微商平台的珠宝商却不这样认为:尽管眼下微商已进入红海时代,但翡翠微商依旧有蓝海可言。

交易冷清 市场正在理性回归

瑞丽,因毗邻缅甸的翡翠原材料产地,而被冠以“东方珠宝城”的美誉。因此,在外人看来这座城透露着珠光宝气,但当地包括经营翡翠的珠宝商人却不这么看待。

“和其他行业一样,受全球经济疲软影响,在最近这一两年时间里,瑞丽翡翠销量大幅下滑,整个行业多了几分冷清。”旷山在瑞丽经营翡翠行业已有20余年,对于眼下的冷清,他更是坦言:“在我经营的20余年里几乎就没有出现过。”

瑞丽的珠宝行业有着早晚两个市场:早市位于姐告玉城,夜市位于瑞丽市德龙珠宝城。8月末的一个傍晚,本报记者曾前往夜市,只见成排的摊位上稀稀疏疏地分布着一些翡翠毛料和成品,往来的顾客也呈现稀少的态势。据多位商人透露,最近一两年来,生意惨淡,甚至有的晚上一整晚都不会有前来问询的顾客。

本报记者走访位于瑞丽市中心珠宝街的一些店铺,很多珠宝商坦言因为游客减少,以及整个市场行情的不景气,翡翠等珠宝销售从去年到今年都有所下滑,特别是那些高端产品。据旷山透露,进入2015年来,大多珠宝商家卖不动,初步估算瑞丽翡翠这个行业较往年下滑的幅度在半数多。

对此,有媒体报道这个行业正在回归理性,告别暴利。对于暴利一说,旷山不太认可:“举个例子来说,我有3000多万的翡翠摆在铺面里,一年下来也就销售了600万的,这能叫暴利么?当然,在行情好的时候,30%至50%的利润也还是有的,但眼下远远不及此。”

瑞丽市样样好国际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翡翠毛料矿山开采、翡翠公盘、玉雕培训、翡翠赌石、毛料设计雕刻、成品批发零售、玉文化宣传、旅游接待为一体的综合性实体企业。在本报记者就其业绩问及其副总经理方珲时,他用“煎熬”一词来回答。

在方珲看来,和眼下很多行业一样,在经历之前的“疯狂”之后,行业正进入一个整合阶段,确切地说是挤水分阶段,也就是将之前的一些投机分子排除在行业之外,随后市场将回归至理性状态。

尽管从市场层面上来看正在回归理性,但结合瑞丽地理优势,以及翡翠加工、销售来看,很多珠宝商觉得距离理性还很远,因为地理优势未转变成产业优势。

翡翠微商 依旧还有蓝海可言

就在实体店遭遇寒冬之际,一些珠宝商也将目光投向了眼下热火朝天的微商。对此,旷山、方珲等人都不太看好:“中低端走微商渠道到还是可行,但在中高端层面就不见得能够吃得消。”

旷山将其原因归咎于:“像在微商平台上做个面膜都出现良莠不齐的现象,而对于价值更高的翡翠,因为其本身价值不低,而在微商平台上其质量便不会得到保障。从这个层面来说,在微信平台上流通的充其量也就是万元以内的小料。”

然而,翡翠网购品牌“翡翠王朝”创始人杨牧仁不这样认为:他仍旧看好微商市场,尽管微商已经进入红海时代,眼下微商竞争加剧,利润直线下滑,但对于一些注重品牌打造、把握住了机遇的商家依旧有蓝海可言,翡翠也不例外。

杨牧仁解释说:“对于业内以实体店为主的传统经营者,本身人工成本,店面租金就是一大笔开销,随着客源由实体店购买的单一渠道逐步向互联网、朋友圈等多渠道消化,‘低利润’时代的确给传统经营者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但是,早在创立之初,翡翠王朝就注意到了时代未来的风向标——网购翡翠必然是未来趋势。”

作为较早在微商平台上试水的翡翠企业,翡翠王朝一直注重用户体验,为了迎合网民的消费心理,翡翠王朝所有销售的翡翠玉雕作品都施行一口价;为了增强消费者的信任度,首推客户所购货品均可7天无理由退换。

在杨牧仁看来,和其他行业一样,处在这个互联网时代,翡翠行业也应该主动去拥抱互联网,绝对不能因噎废食,特别是在微商进入红海时代,尽管面临着信任等诸多不确定因素,但只要冲破阻拦,蓝海也不是天方夜谭的事儿。

在微商处于红海时代,翡翠微商一定得摒弃传统微商中的囤货、中介等环节。今年5月,翡翠王朝开始打造微商分销系统珠宝乐园,加盟的微商不需要囤货,也无需任何代理费,就可以代理翡翠王朝以及旗下品牌的货品。

“传统微商代理模式中,层层分级的‘传销’式代理模式导致处于金字塔底端的微商们大量囤货,无利可图。珠宝乐园则是从工厂供货直接对接微商,去除‘中介’,保障微商的利润,让他们有继续经营下去的动力,实现经营的良性循环。”杨牧仁说。

不当“过手米线”

瑞丽欲藉二次公盘实现产业升级

瑞丽,正向“过手米线”的经济模式动刀,翡翠便是指向之一。

尽管坐拥距离原料市场最近地理优势,瑞丽经多年发展依旧没将这转化为产业优势。这都是瑞丽多年来沉淀下来的“过手米线”经济模式决定的,但伴随着国内产业转型升级的浪潮袭来,瑞丽翡翠行业也在谋求改变,这次将赌注压在二次公盘上。

10月3日,瑞丽首次二次公盘将在姐告开盘,从本报记者的多方采访来看,本次公盘可谓是历史任务艰巨:一方面要扼住原料外流的趋势,另一方面是藉此来减少和消除翡翠毛料走私,还有最为重要的一方面是多方要藉此来实现产业升级。

然而,这些还得看开盘后翡翠毛料数量、质量,以及投标率和提标率。

地理优势 未转变成产业优势

尽管互联网消除了地理上间隔,但翡翠原料主要来自于缅甸,地理也在一定程度上左右着这个行业的发展,而瑞丽便坐拥这样的优势。

瑞丽位于中国西南部,紧邻缅甸,是翡翠原石进入中国市场最主要通道。也就是坐拥这样近水楼台的优势,让其得以以“东方珠宝城”而闻名。据旷山介绍,瑞丽的总人口不足20万,但在瑞丽从事翡翠等珠宝行业人士达到了6万之多。

据多位珠宝商透露,这6万人大多数是从事销售。“这样一来,就直接导致这个产业无法在当地发展壮大。”旷山指出,“从原料、加工和销售三个层面来看,瑞丽只是在销售层面还占据着一定的优势。”

旷山将销售优势定格于近年来这个市场对“背包客”式的销售模式的打压以及完善的检测系统,让假货无法在市场上流通。在方珲看来:“瑞丽翡翠市场在销售环节确实具有一定优势,但更多是在零售环节,在批发上根本不能和广东四会、揭阳等地相提并论。”

一直以来,人们都习惯性用德宏州阿昌族特有的“过手米线”来形容瑞丽的经济。因为瑞丽毗邻缅甸,源自缅甸的矿产、木材等原料源源不断从此进入国内,而后再经过加工销往国内其他城市。对于瑞丽的经济模式还有“两头”的说法,其一方面指向石头(翡翠)和木头(红木),另一方面指向原料和市场两头在外。

然而,在翡翠行业已形成不止两头在外,甚至已铸成了三头在外的格局:不仅原料和市场在外,加工也在外。“近年来,瑞丽根本就没有将资源优势的红利落实到当地。”据旷山介绍,“进入中国的翡翠毛料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是通过瑞丽,但这其中的大部分又流向了广东四会、揭阳等地。”

由于原材料的大量外流,便直接制约了加工环节的发展。“就算是有巧妇,也将面临着‘无米’的尴尬处境,何况还没有巧妇。”据方珲介绍,“在瑞丽经营翡翠的,大多以家庭式的作坊为主,真正意义上以企业运作的少之又少。”

另一个现象也说明了这一切。近些年来,要是有媒体到瑞丽,向当地宣传部门提及要采访珠宝企业,他们都会将推介的采访对象指向瑞丽市样样好国际珠宝有限公司,而该公司的成立时间是2008年。

事实上,1995年成立的瑞丽市宝玉石协会也曾多次谋划翡翠在瑞丽实现全产业链,并进一步强化产业发展。旷山将最终无法落实的原因归咎于:“除了人才瓶颈而外,另一个主要原因便是翡翠毛料的不断外流。”

二次公盘 今年押金规则有所调整

缅甸公盘,缅甸政府组织的翡翠原料石拍卖与交易会,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翡翠交易会,同时也是全球翡翠市场的风向标。

据悉,中国国内约90%以上的翡翠毛料是从缅甸进口,其中公盘竞投部分占全年进口量的80%。自2010年后,缅甸政府对翡翠资源管理严格,只有通过“公盘”才可交易出境,其他一律视为走私。因此,缅甸翡翠公盘成为了国内不少翡翠商们囤积原料的不二之选。

在正式公盘之前,所有翡翠毛料都编好号,注明了件数、重量和底价。但在缅甸公盘中,这种“拍卖”分为两种形式,即暗标与明标。暗标是指竞买商在竞标单上填写好组委会核发给竞买商的编号、竞买商姓名、竞买物编号及竞买价,并投入标有竞买物编号标箱的一种竞买方式。每次缅甸公盘的翡翠玉石毛料,暗标物占4/5以上。

据悉,在之前几年的公盘中,很多中标人没有提货,对缅甸政府造成了很大损失。在2014年缅甸玉石公盘中,有超过65%的中标人没有提货,这对卖方市场、国家税收以及消费者都是一个极大的伤害。为此,今年在公盘的押金规则上有所调整。

尽管如此,加之翡翠市场形势不明朗等因素的影响,今年的缅甸公盘与往年相比,出现了大幅“缩水”态势,而且近年来出现投标率居高不下,而提标率却出现了节节下滑的态势,这让瑞丽看到了机会:为什么不能在瑞丽弄一个二次公盘呢?

然而,近些年来当瑞丽提及类似的想法之时,缅方相关部门表现得很“纠结”,所以导致类似的想法迟迟未能落实。据旷山透露:“缅甸一方主要纠结的问题是作为自己的资源,如何才能保护好自身的利益。”

目前国内有影响力的两个公盘,分别在广州平洲和云南盈江,而这两个公盘都属于从缅甸内比都公盘(原仰光公盘)拍卖回来后的二次公盘,而作为翡翠毛料进入中国第一站的瑞丽至今没有毛料公盘,在此之前瑞丽也就是样样好国际珠宝有限公司每年会举办类似公盘,相较于国内的两个公盘,影响力有限,近年来明显受到翡翠毛料数量和质量影响。

经过瑞丽宝玉石协会以及瑞丽市政府与缅甸玉石珠宝协会多次接洽,双方达成了在瑞丽姐告开展二次公盘。对于双方合作意向,《合作协议书》这样写道:“姐告二次公盘是对缅甸内比都首次公盘的延伸和补充,公盘毛料来源为缅甸首次公盘完税后的玉石毛料。”

玉石贸易 得进一步阳光化

尽管缅甸公盘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避免玉石走私出境,但据瑞丽当地一些珠宝商透露,由于翡翠属于奢侈品的范畴,无论从缅甸出口,还是进口到中国均面临高昂的税负,因而走私难以避免。

就翡翠毛料的进出口关税以及所得税等税率,旷山算了一笔账:“在缅甸一侧,国家和地方政府征收的税率在50%左右,在中国进口关税、地方税、所得税等综合算下来税率在37%左右,尽管其中涉及退税,但由于瑞丽从事翡翠行业的大多是家庭式作坊而无法退税。”

综合算下来,翡翠毛料从缅甸进入中国市场,光税率就要支付80%多,这也成了无法彻底根治走私的根本原因,而双方的合作也将对此形成利好条件。旷山指出,缅方玉石毛料在完税后可公开从陆地边境口岸出境,使中缅双方玉石贸易步入正规化轨道,有效减少和避免缅方玉石走私出境现象的发生。

方珲也持有相同的观点:一旦通过二次公盘,让翡翠毛料通过阳光化通道进入瑞丽,走私的现象自然而然会减少和得到遏制。同时,这也有利于打击一些珠宝商的投机,以及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对市场长远发展将有着推动作用。

按照瑞丽和缅甸签订的合作协议来看,这一次又将姐告的特殊功能给用上了:姐告边境贸易区是经中国政府批准实施“境内关外”特殊监管模式的自由贸易区,也是中国西南地区最大的边境保税区。

“也就是说,中国海关对姐告实行特殊管理,海关从边境口岸一线后撤至姐告大桥西侧二线联检中心,缅方货物进入姐告不视为进口,成为中国西南地区最大的边境保税区。”旷山解释说,“在姐告举办玉石毛料二次公盘,缅方玉石毛料可自由进入姐告参与公盘交易,无需缴纳中国关税。公盘后的玉石毛料需要进入中国内地的,才需办理报关手续和缴纳关税。”

“这样一来,此举可极大地降低玉石毛料成本。”旷山说,尽管形成了诸多利好,但通过缅甸珠宝商的诸多表现可以看出,缅甸一方更多的是在拿此次姐告二次公盘来作为试水,看看其成效如何,毕竟这是商业行为也无可厚非,至于瑞丽一方,一直寄希望于此,让玉再回瑞丽,以帮助整个产业升级,从而真正意义上实现“玉回云南”。

产业升级 还得看公盘成色

而今,广东已经成为玉石的主要聚散地,而非更靠近毛料产地的云南,究其原因还是云南加工链的不成熟。就在姐告二次公盘落实后,有很多珠宝商就喊出了“玉回云南”的口号。

与“玉回云南”对应的一个概念是“玉出云南”。在很多人看来,这两个概念前者成了一种夙愿,后者是一个历史概念。一度时期很多人前往瑞丽,只是为了在这个更靠近原材料产地的集散地买到上乘且心仪的翡翠,“玉出云南”曾名噪一时,云南也成了云南一张响当当的名片。

然而,伴随着广东翡翠行业的批量加工,而瑞丽依旧不改之前的小作坊加工,“玉出云南”开始变味。旷山说,而今的“玉出云南”更多表示的是从缅甸进入中国的毛料大多是从云南出去到广州等地,“在云南本地没有真正意义上让毛料增值,便进行了售卖”。

在多位珠宝商看来,瑞丽开启二次公盘实质便是翡翠毛料的留下,在瑞丽、云南进行加工。方珲举了个例子:“这就像蔬菜与经过餐馆加工后形成的菜一样,二者的价值是不可比拟的。”

然而,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便是瑞丽翡翠加工的短板,尽管玉雕工人规模突破千人,但大师级别的可谓是凤毛麟角,但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有了毛料便可促成倒逼翡翠加工技术提升,以及整个产业的升级。

这与翡翠网购品牌“翡翠王朝”创始人杨牧仁的看法不谋而合:“瑞丽乃至云南的珠宝产业要发展,玉雕必先行,而发展玉雕首先要有强劲的毛料供应,此举势必极大的扩宽毛料入境渠道,瑞丽势必强化中国陆路毛料第一通道的地位,这是重大利好。公盘一旦落地,将给瑞丽带来极大发展机遇。”

眼下的当务之急便是应对好10月3日的首次公盘。在杨牧仁看来,做好二次公盘,首先要选好二次公盘的地址,通过宣传引导,让二次公盘成为瑞丽的一张名片。其次,相关方要参考缅甸公盘模式、广东民间公盘模式,制定公正的、便于执行的投标政策。

在方珲看来,要想实现瑞丽珠宝产业的升级,还得看看本次二次公盘的成色,具体来看便是毛料数量和质量,以及投标率和提标率。对此,旷山表示,此次公盘的毛料数量有几千份,像缅甸7月上旬刚结束的缅甸翡翠毛料公盘毛料数量也就8000多份,毕竟这次缅甸珠宝商人更多是试水。


您看此文用 · 秒,转发只需1秒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