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钱竟引发血案,四川一男子在武昌砍下面馆老板头颅...

曲靖微资讯2021-01-10 09:40:21

点击关注我关注我哟  

☀ 川流不息的曲靖,流连忘返的岁月,爱上这座城,从这里开始!我们将每天与您一同分享曲靖最新鲜的新闻资讯、美食推荐、游玩攻略、优惠打折等,欢迎关注!



据武汉市公安局通报,昨日武昌区一青年将面馆老板姚某砍死,犯罪嫌疑人被当场抓获。一桩很简单的刑事案件,其中的细节却极不简单,值得世人警醒。

嫌犯


矛盾起因:面馆老板多收一块钱

武昌火车站东广场附近,是一片城中村,叫武南一村,里面开着许多小旅馆,小餐馆,主要为过往的外地旅客服务。姚某是湖北省十堰市陨西县人,一年前来到这儿,在武南一村71号临马路的门面开了一家炸酱面馆。面馆面积不大,十几平方米左右。


姚某出生于1975年,与前妻育有三个子女,几年前夫妻离婚了,姚某带着12岁的幼子在武汉生活。一年前,因为孩子要在武南一村附近的晒湖小学上学,他就把这个店面盘了下来,卖炸酱面和热干面。他做事很能吃苦,虽然下的面条味道一般,但还是可以勉强维持生计。本来他平时还请了一个帮工的,因为刚过完春节不久 ,店里生意有些清淡,帮工暂时还没有来上班,店内只有他一个人。


昨天中午12点左右,有三个年轻人来到店内,点了三碗热干面,坐下狼吞虎咽吃了起来。


据事后附近的街坊邻居们推测,可能当时姚某凭经验,已经判定这三个小伙是外地人,路过这儿的。所以在收面钱的时候,本来招牌上写着四块钱一碗的热干面,他收了五块钱一碗。多收了三元钱。


其实姚某这样做也有出处。春节前有一些坚持营业的小食店理发店等,会把单价适当提高一点,一般情况下顾客也会理解。姚某在春节前就已经把每碗面提高了一元钱。现在已经过了正月十五了,他可能还没来得及把价格跌回原价。


三个人中,有两个人没有言语,只有22岁的胡某用四川话向老板提出了异议,“牌子上写着四块钱一碗,你怎么要多收几块钱索?”


可能心情正好不太爽,姚某用平时习惯了的大嗓门当即把小伙子吼了过去:“我说几块钱一碗就几块钱一碗,吃不起你就不要吃。”胡某与他争执了起来。激烈的时候,姚某一把掐住了胡某的脖子,把他抵在了墙上,被胡某的两个同伴劝扯开了。


不知什么原因,本来已经完了的这件事,又起了高潮。姚某和胡某又开始争执起来,而且越来越激烈,胡某再次被姚某揪住衣领抵在墙上。




行凶:面馆老板被砍掉头颅

再后面发生的事,太突然,太血腥,致使胡某的两个同伴都没有反应过来。


综合现场多个目击者的描述,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胡某冲到店内的案板上提起一把菜刀,挥刀就砍伤了姚某的一只腿,和一条胳膊。姚某瘫软在地。但胡某已经杀红了眼,拎起姚某,往屋外面拖,拖到一辆汽车边上,姚某靠在车上已经动弹不得,胡某对着他的胸口连砍几刀,又一刀削掉了姚某的头顶天灵盖,姚某倒地身亡后,胡某揪着姚某的头发,对着他的脖子连砍十几刀,生生把头颅砍了下来,还砍断了一条胳膊。事后,他还将满是鲜血和脑花的头颅顺手丢进垃圾桶内。


整个暴行过程,只持续了几分钟。


在暴行进行过程中,附近围拢了许多人,但也没能来得及阻挡这一切。一是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大多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二是歹徒已经杀红了眼,手拿带血的菜刀,手无寸铁的群众也没有人敢上前阻止。不过人们也没有站着不动,现场同时有50几人打了报警电话。


据目击者78岁的曹秋彦婆婆介绍,当时听到打斗声后跑出来一看,只见一男子正在砍杀面馆老板。她连劝了半天也没起到效果,只能眼睁睁看着面馆老板被砍伤致死。


警察迅速赶到,将歹徒当场控制。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婆说,“我活了一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凶残的人。人心都是肉长的呀,把人当鸡当鸭一样宰杀,只有禽兽才做得出来,丧尽天良啊……”


死者家属祭奠


警醒:与人为善,控制情绪

面馆老板死了,留下一个12岁的孩子;杀人凶手被抓了,面临重刑。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吗?没有,只是因为他们没有与人为善,没有控制自己的情绪而已。试想一下,如果面馆老板招牌上就写着5块钱,而不是随意加一块钱,如果凶手提出异议的时候,面馆老板能面带笑容地说“春节期间辛苦劳动所以涨了一块钱”,如果凶手能控制下情绪,选择报警处理……都不会有那么严重的后果。


可能有人会说,我脾气就是那么爆,人家就是怕我,那可能你是炸药,只是还没遇到火而已!



今日,记者了解到,犯罪嫌疑人胡某是达州宣汉县三墩土家族乡龙虎村一组人。三墩土家族乡与重庆万州接壤,属于喀斯特地貌山区,当地青壮年农民大多外出务工。胡某东家已于多年前迁居至大竹县牌坊乡,在此买房定居。


据胡某东母亲冉小芳(化名)介绍,胡某性格不好,脾气暴躁。在三墩乡中学念的初中 ,但由于成绩不好,初中没有毕业便辍学,十六、七岁开始外出打工。此前与堂兄一起在外面修铁路。在红星新闻记者获取的一份应聘登记表上,胡某写的应聘工种为汽修工。但冉小芳说,胡某并不会修车,也没有其它任何技术。


冉小芳告诉记者,今年春节,胡某回家过年。但是没有挣到钱,要求家里给他买了个新手机,还充了三百元话费。正月初十,在西宁承包了铁路工地的堂哥,给胡某及其父亲胡大平(化名)买好了返回西宁的车票,但胡某拒绝跟父亲同行,自己跑回了三墩乡老家。此后,胡某与家人失很少联系。


冉小芳说,胡某今年虚岁已经23岁,其还有个妹妹,不到九岁。“我在家里带 小女儿读书,他们父子俩外常年在外打工挣钱。”冉小芳称,因为父子俩都没有文化和技术,所以挣钱并不多。而且胡某脑子不好使,而且性格暴躁,经常从工地上跑掉。六七天前胡某曾给母亲打电话,这两日电话一直打不通。


堂兄:犯病时将父亲打伤 躺了几个月


由于迁离三墩乡龙虎村较早,当地人对胡家的情况知之甚少。但接近胡家的乡邻们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胡家那个儿子脑壳有问题。


远在西宁的胡大平这几天一直比较着急,自从他离家后,儿子的电话基本打不通,胡某也不曾主动跟他联系。“听说他是跟老家几个年轻人出门的,但具体是谁 并不清楚,他不会说实话。”胡大平告诉红星新闻,胡某经常一个人往外跑,有时说在外面修车,有时说在发廊理发。“一时说在襄阳、一时说在武汉,还曾说在东北,完全没谱。”


红星新闻记者在宣汉县三墩乡龙虎村采访时,当地村组干部提供的胡某残疾证复印件显示:2010年10月25日,宣汉县残疾人联合会向胡某东颁发了残疾人证,其残疾类别为“精神”,残疾等极为“二级”,其监护人正是父亲胡大平。“他的病时好时坏,发作起来就没法管。”胡大平说。



“只要他一回家,整个家里就不得安宁,连父母都敢打。”胡某的堂兄胡先生说,因为担心胡某东在家里惹事,他曾刻意将其带到工地上两年多。胡某这些年来谁都不怕,唯一有所顾忌的就是堂兄。但“也都经常不服管教,这两年来跟我打过几次架。”胡先生说,前年在福建的工地上时,胡某打他父亲致伤,光养伤就是好几个月。


堂哥胡先生说,去年在工地上,胡某不但动不动就跟别人吵闹打架,而且在工地上搞破坏,行为举止越来越离谱。“他好歹还读过初中,但是经常发些让人莫名其妙的短信息。”堂哥说,记得有次出门,他们前脚刚走,胡某就发来短信:“不会吧jhjjj过了。”问他什么意思,胡某回复说:“你说呢你自己家就这几句。”


据胡某叔叔介绍,去年下半年,胡某在一位亲戚家玩耍时,与一位同辈的表亲打了一架,但身高只有1.60米的胡某没打赢。今年春节,胡某再去亲戚家拜年时,居然悄悄带了两把菜刀。“幸好被人及时发现夺了下来。”其叔叔现在想来,也觉得后怕。



去年12月份,胡某被家人送到了宣汉县的精神病医院住了一个多月,花了好几千块钱,感觉有所好转。但此后胡某拒绝与父亲、堂兄一起外出打工。


直到今(19)日红星新闻记者找上门之前,胡大平夫妇仍不知道儿子在武汉犯下杀人大案。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之中。


什么是精神残疾二级


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法医胡志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精神残疾是指各类精神障碍持续一年以上未痊愈,存在认知、情感和行为障碍,影响日常生活和活动参与的状况。在精神残疾中,精神分裂症所占比例最大。


精神残疾二级的表现为:适应行为重度障碍;生活大部分不能自理,基本不与人交往,只与照顾者简单交往,能理解照顾者的简单指令,有一定学习能力。在监护下能从事简单劳动。能表达自己的基本需求,偶尔被动参与社交活动;需要环境提供广泛的支持,大部分生活仍需他人照料。

▍图文来源:红星新闻

▍图文编辑:曲靖微资讯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即可免费发布广告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