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面馆老板遭食客杀害过程及反思

汉中百业快报2018-09-19 10:18:00

一桩杀人案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震惊全国。

砍头,武昌火车站,面馆……成为引发国人众议的新闻关键词。


犯罪嫌疑人胡某


有媒体赶到案发地,采访了数位目击案件的附近群众还原现场经过,其中一位75岁李大爷目睹了整个过程的,他是当天在事发面馆与犯罪嫌疑人胡某同一时间就餐的食客,也是他在案发后第一个拨打了110报警。


李大爷数次抹着眼泪,甚至捶打胸口。他说,是店主姚某的一句话“吃不起莫吃,你给老子滚”彻底激怒了犯罪嫌疑人胡某,之后,姚某又率先动手踢打胡某,胡某还两次被姚某掐住脖子,按在墙上。


而犯罪嫌疑人胡某在现场对警方称,杀人原因是“他掐我”。


命案起因:每碗多1元钱的纠纷

吃完标价4元的素宽粉,店主告知涨价了


虽然是第一报警人,但李大爷并不愿意公开接受警方的询问,也不愿透露个人信息,目睹案发过程的他,内心始终难以平静。


2月18日中午11点过,李大爷像往常一样来到死者姚某经营的面馆“武汉名吃炸酱面”。这个炸酱面馆正对武昌火车站,位于一个小山坡上,是一个老旧居民区的入口处,里面有不少小餐馆和小旅馆。


图中箭头处为事发面馆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虽然离武昌火车站东广场仅有一路之隔,但它并不位于进入火车站的主干道上,因此顾客以附近居民为主。李大爷是这里的常客,几乎每天都在这里“过早”(吃早餐)。当天中午,他吃了两碗炸酱面,饭后,李大爷搬了把椅子坐在姚某的店门口,过了一会,3个年轻人进入炸酱面馆,事后得知其中一人就是杀人的犯罪嫌疑人胡某。


据李大爷说,3个人没有任何行李,不像是刚下火车,穿着也很单薄。他们点了最便宜的“素宽粉”,就是只有面汤和简单调料的米粉,并非之前媒体报道的“热干面”,按照面馆的标价,4块钱一碗。


李大爷说,胡某等3人吃完准备付账时,却被店主姚某告知,“粉涨价了,5块钱一碗”。胡某的另两名同伴没有多说什么,准备付钱,胡某却质问店主姚某,为什么标价是4元,而要收他5元。


关于就餐价格的问题,后来询问了面店附近的多名邻居。此前,附近的邻居们在姚某的店里用餐并未听说有涨价。有邻居推测,可能姚某听出对方是外地人,就涨了1块钱。也有街坊称,可能姚某从2月18日开始涨价,没想到涨价第一天就出了事。


店主一句话激怒对方,掐胡某脖子

“吃不起莫吃,你给老子滚”,先动手踢打胡某


说到这里,李大爷用拳头捶着自己,连呼后面发生的事让他想不到。


胡某问店主姚某:“你标价是4块,我只给4块”。姚某没有做任何解释,用蹩脚的武汉话对胡某说:“我说几块钱一碗就几块钱,你吃得起就吃,吃不起你莫(不要)吃,你给老子滚。”


李大爷说,姚某的这一句话激怒了胡某,也是导致他送命的一句话。随后,两人发生口角,姚某冲向胡某,率先打了胡某两巴掌,又踢了一脚。李大爷说,42岁的姚某身高1.7米以上,虽然身材并不十分强壮,但胡某看起来更弱小。


犯罪嫌疑人胡某


据李大爷回忆,在与姚某的争执中,胡某明显处于下风,几乎还不上手。胡某还两次被姚某掐住脖子,按在墙上。与胡某同行的两人也开始在旁边劝说,但未能劝阻住双方的争执。


李大爷说,他正准备帮年轻人补上3元钱,以希望平息这场争端,但这时,之前打输了的胡某转身进入了面馆的内屋。面馆由里外两间房组成,里面一间是厨房。不一会儿,胡某提了一把菜刀出来。


之前,有媒体称,他们的冲突中间曾中止,但不知为何又爆发。李大爷说,从开始口头争执,到最后被胡某警方抓获,大概经历了二三十分钟,冲突一直在升级,并未中途停止。


店主姚某早上磨的刀

成了胡某砍杀他的凶器


李大爷对这把刀并不陌生,他经常在姚某的面馆中看到姚某使用,2月18日早上,姚某还在店里磨过这把刀。


李大爷说,手持菜刀的胡某变得丧心病狂,对着姚某就是一通乱砍,没有一点停顿。由于事发突然,又太过血腥,李大爷及多名目击者并未看清砍伤姚某的部位。据武汉的媒体报道称,胡某砍伤了姚某的一只腿和一条胳膊。


姚某被砍伤后,赶紧朝店外跑,而此时胡某已经杀红了眼。李大爷颇有些自责地说:“我是一个老人,小伙子杀红了眼,我真不敢上前阻拦。”而店里都是女顾客,更是被吓傻了,李大爷赶紧拨打了110。


“惨啊!”李大爷有些不忍回忆。


他说,姚某逃出来几米后被地上的东西绊倒,胡某追上来将姚某按在一辆停靠的汽车上,朝他又连续砍了多刀。李大爷眼睁睁看着胡某把姚某的一条胳膊砍下来,然后又对着姚某一阵乱砍,将姚某的头颅丢在了几米外的垃圾桶里。


这时,在旁边棋牌室打牌的张大妈等多人以及楼上的住户,也被大声的吵闹、呼喊声惊动,他们出来后也看到了凶案现场,纷纷拨打报警电话。据武汉本地媒体报道,当时拨打110报警电话的有50多人。


路过警察抓捕,胡某并未逃跑反抗

菜刀被胡某放回面馆,称杀人因"他掐我"


虽然围了不少人,但胡某当时手持菜刀,正在行凶,没人敢上前阻拦。一位居民在报警后外出求援,遇到了三四名身着警服,路过的警察。据目击者说,率先赶到的警察,由于是办事路过,并未携带枪械、手铐等。几名警察赤手空拳跑了过去,在路边顺手抄起了两根铁棍。


警察赶到时,胡某已经停止了作案,但并未逃跑,站在角落里一动不动。两名警察上前,一左一右控制住了胡某,胡某并未反抗。此时,胡某手上、胳膊上满是血,一滴滴朝地上滴。警察问胡某:“你的刀呢?”胡某指了指面馆,他将姚某杀害后,将菜刀又放回了面馆的桌子上。


据目击者说,警察在现场问胡某:“你知不知道你杀人了,为么事要杀人?”胡某并无什么表情,看起来已经麻木了,只是说:“他掐我。”此后,两名警察驾着胡某的胳膊将其带走,胡某一路没有再回答问题。目击者说,胡某“看起来蛮造孽(可怜),衣服也蛮单薄,看起来也不干净,像在外面打工的。身上、脸上看起来蛮脏,人又黑。”


据武汉警方通报:2月18日中午12时25分,犯罪嫌疑人胡某(男,22岁)因口角纠纷,持面馆菜刀在武昌区武南一村71号一面馆门口,将面馆业主姚某砍死。民警快速出警,现场将犯罪嫌疑人抓获,目前案件正在审查中。


胡某持有残疾证,显示为精神二级残疾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警方同时呼吁,不要转发现场血腥图片,避免观者不适,也体谅受害者家属感受。


红星新闻记者事发后奔赴犯罪嫌疑人胡某老家,发现胡某持有四川省宣汉县残疾人联合会颁发的残疾证,残疾类别为“精神”,残疾等级为“二级”。


嫌犯母亲:没管教好儿子,真心说声对不起 


前天(18日)中午12时25分,在武汉市武昌火车站附近,发生一起恶性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胡某东因每碗面1元钱的差价,与面馆老板发生口角纠纷,随后持面馆菜刀,将面馆老板姚某头颅砍下。


事后了解,砍人嫌犯系四川宣汉人,现年22岁。死者为湖北十堰人,现年42岁,在此经营面馆一年左右。


昨晚(19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赶到胡某东一家人的现居地大竹县牌坊乡太平桥,胡某东的母亲冉某在家,父亲胡某华在西宁打工。面对记者的采访,冉某掉下了眼泪,真心对死者的家人说声“对不起”,给他们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冉某表示,后面将积极配合警方的调查。


冉女士和她为儿子买来治病的药。


事发前一天曾求助母亲和堂兄


据胡某东的母亲冉某介绍,今年正月初十,胡某东选择不与父亲一起外出打工,而是自己独自一人外出,到了湖北武汉。


上周五(17日)下午三点,胡某东在武汉宏基汽车站出现,穿着拖鞋,流着鼻涕,向在汽车站外的小摊贩蔡先生求助,请求蔡先生帮忙给自己的母亲和堂兄打电话。


蔡先生在电话中告诉了冉某,她儿子的惨样。蔡先生回忆称,胡某东打电话回去主要是想向家里借点钱。蔡先生看到他那个惨样,正准备给他找点吃的,“结果他一个人又迅速离开了,跑到车站里面去了。”


胡某东。


病史:去年在当地精神病院住院


据有关知情人士透露,胡某东曾于2016年上半年在宣汉县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一段时间后情况有所好转,于2016年6月25日出院。宣汉县精神病医院对胡某东的精神检查给出的结论是:意识清楚,定向力完整,计算力差,衣着整洁,接触交谈尚差,问话部分切题,易激怒,坐立不安,未引出幻听症状;思维逻辑障碍,情感不协调,自知力缺失,社会功能明显受损。诊断意见是:精神发育迟滞伴精神障碍。


在宣汉县精神病医院治疗出院后,胡某东的家人于2016年10月向宣汉县残疾人联合会提出了精神残疾申请。宣汉县残联根据宣汉县精神病医院给出的精神检查结论和诊断意见,确定胡某东精神残疾二级,“一切都是合理合法,按照程序办的。”


同时,据知情人士介绍,精神残疾分为四级,一级为最严重,二级次严重,四级为精神最轻残疾。但精神残疾的定级,和刑事案件的相关鉴定还有区别。


胡某东位于大竹县牌坊乡太平桥的家就在5楼。


母亲:常年在外打工脾气暴躁


此前据媒体报道,冉某称,胡某东性格不好,脾气暴躁。在宣汉县三墩中学念的初中,但由于成绩不好,初中没有毕业便辍学,十六七岁开始外出打工。此前与堂兄一起在外面修铁路。


冉某说,今年春节,胡某东回家过年,但是没有挣到钱,要求家里给他买了个新手机,还充了三百元话费。正月初十,在西宁承包铁路工地的堂兄,给胡某东及其父亲胡某华买好了返回西宁的车票,但胡某东拒绝跟父亲同行,自己跑回了宣汉三墩老家。此后,胡某东与家人便很少联系。


家里被胡某东砸坏的凳子。


堂兄:以前犯病时将父亲打伤


“只要他一回家,整个家里就不得安宁,连父母都敢打。”胡某东的堂兄胡先生说,因为担心胡某东在家里惹事,他曾刻意将其带到工地上两年多。胡某东这些年来谁都不怕,唯一有所顾忌的就是堂兄。据胡先生讲,但他也都经常不服管教,这两年来跟我打过几次架。前年在福建的工地上时,他还把他父亲打伤,养伤就是好几个月。


据胡某东的堂兄介绍,去年在工地上,胡某东不但动不动就跟别人吵闹打架,而且在工地上搞破坏,行为举止越来越离谱。去年下半年,胡某东在一位亲戚家玩耍时,与一位同辈的表亲打了一架,但他没打赢。今年春节,胡某东再去亲戚家拜年时,居然悄悄带了两把菜刀。幸好被人及时发现夺了下来。


法官:

嫌疑人持残疾证无关是否承担刑罚



据红星新闻,武汉“砍头事件”犯罪嫌疑人胡某,虽持有二级精神残疾证,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免于刑罚的追究。


记者对此采访了长期从事刑事公诉和审判的检察官和法官。据介绍,鉴定专家会根据案发时的精神状况、犯罪行为及精神病史等综合因素,作出一个针对案发当时的精神状态和行为能力的鉴定。


胡某虽然持有二级精神残疾证,但他在案发时是否处于发病状态,是否具有刑事责任能力,还需要法医学专家重新进行鉴定。




法律对不怕死的人无解,待人和气一点其实对你自己也有好处



不要以为武昌火车站这样冲动杀人的事情只是个例。其实只要随便在百度上用关键词“X分钱 杀人”,“X块钱 命案”搜索,都能搜到一大堆结果。


比如有因为别人抢了红包没再发,争吵杀人的。


比如有口角就开车撞人的。


看过一篇科学报道,说人类情绪的强烈程度的,令人意外的是,委屈甚至高过愤怒,是人类最强烈的情绪。而当你和一个极度委屈愤怒的人打交道的时候,你不会知道他在什么时候会丧失人性,彻底变成一只动物。对这样状态下的他们来说,所有法律,道德都毫无意义,所以为了你的安全考虑,尽量不要让自己面对这样一头野兽。


因为你根本不知道这头野兽,在下一秒会遵从本性,做出什么事情来。


古人常教导我们要与人为善,和气生财。现代也有人教育我们,要闷声发大财。


你可以理解成怂一点,但我更希望你能理解成保全自身的一种手段,明白这是让我们所有人可以友好共存的一种妥协。


一个事实是,这所有案例里,突然杀人的都不是罪犯,不是恐怖分子,而是最平凡,最普通的人。


另一个事实是,你平时每天都会遇到这些人,你无法分辨,避无可避。


3,在世界没有变得理想之前,不要太理想的活着


“告诉罪犯不要犯罪,不要教育我们。”


这是理想主义者们喜欢喊的一套口号,但其实这种口号毫无操作空间,毫无意义。


如果教育罪犯不犯罪就可以消灭犯罪的话,那还要刑法,监狱,法庭,警察做什么?全部让你们这些口号学家喊喊口号就好了呀。


事实上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犯罪,这是没有任何方法可以杜绝的,我们能做的只有自己不犯罪,让犯罪者付出应有的代价,以及增强警惕,减少自己被犯罪者侵害的几率。


“让我们多防范就相当于说:我有很多钱,炫富没有任何错,但还是不应该炫富,否则被偷就是活该。”


没有人说是活该。


事实上即使你把钱就拿手上,在黑社会老大眼皮子底下炫富,被抢了。破案后黑社会该坐多久牢还是坐多久牢。


只是如果你不这样做,你被抢的风险就会比现在要低,你就会更安全。一个是事前预防,一个是事后追责,这是完完全全独立的两个系统。


在小偷多的地方,人要看好自己的钱包,这并不影响我们打击小偷。


在暴乱的地方,人不要出门,这并不影响我们制止暴乱。


同样的,让女孩子有防范意识,减少自己被侵害的几率。这也并不影响我们打击针对女性的犯罪。让你与人为善,尽量不要太暴躁。这也并不影响我们惩罚犯罪分子。


请不要有受害妄想症,没有人会因为“你没防范”就不惩罚施暴的人,我们至少在这方面是个法制国家。


“可是我这样没有错啊...”


确实没有错。是这个世界错了。

这个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是这样,充满了罪恶,充满了有悖于常理的犯罪。

没有任何人能想出任何解决的办法,除非给每个人脑子里都装上一个芯片控制他们的行为。

我想这可比偷窃,抢劫,强奸杀人可怕多了,你觉得呢?


如果你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人,那你确实没有错,是这个世界对不起你,是世界错了。我是认真的。


但你如果有点良心,就告诉别人:

“保护自己是必要的,人不能有恃无恐。人没有资本信任任何一个他人”


理性一点对谁都没有坏处,毕竟不是每个看起来是人的人真的就是人。



源自:红星新闻、雷斯林

向原作者致敬,若有问题

我们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