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云南》

不老海2020-03-26 12:39:01

《魅力云南》

中国不老海《魅力云南》多少年前,我曾有幸在中国边陲-云南工作过一段时间,也正是这个经历,让我有机会读了沈从文先生的《云南看云》,也正是这样的机会,让我对云南的风土人情有所了解,也体味到云南的魅力。

云南,就这个名字来说,就很有特色。云南之所以叫做云南,那是因为它位于一座“众山之中特高大,与云气相连接”的山南部。
对我来说,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云南特色有两个。
一个是云南大众小吃——米线。

米线形状、配料就似北方的面条,那是云南的第一特色美食,也是旅游的名质招牌。米线经过发酵磨制而成。烹调方法有凉、烫、卤、炒、煮。著名的有过桥米线、鳝鱼米线、大锅米线、豆花米线、砂锅米线等。配料更是数不胜数,多数人搭配焖肉、腊肉、三鲜、炸酱、鳝鱼、豆花、绿叶青菜等,特别是鸡汤,带着油花儿……汤汤水水,热热腾腾缠绵在一起。吃起来口感脆嫩筋斗,清甜爽滑。

我刚到云南的时候,当地的同志帮我买了10把儿像北方挂面一样干的米线,并简单告诉了我一下制作方法。由于我不太清楚晾干的米线泡开后的功效,一天中午,我拿了其中一把儿,就浸泡在一个塑料桶里,准备晚上煮米线吃,结果等晚上下班回来,泡开以后的米线,一把儿米线变成了一桶米线,因为周边都是同事,我想扔点,又怕人家说我北京来的人浪费食品,还有自小就知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诗句。明白劳动果实的来之不易,浪费是可耻的。所以,只有捏着鼻子足足吃了三四天上顿下顿的米线。再加上我不会配料,做的米线还不如北方的面条好吃,结果我在以后很长的日子,看到米线就反胃,似乎要呕吐。

后来,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当地的同事,带我吃了正宗的过桥米线,那诱人的味道,才把我从痛苦中解脱出来。

说到过桥米线,还得交待一下“过桥”的意思。



传说云南古时候的一个县城有个南湖风景区,景色优美,常有文人墨客读诗书在于此。有一位杨姓秀才,经常去湖心亭读书,其妻子每每将饭菜送往该处。秀才读书刻苦,往往学而忘食,致使饭菜经常变凉,身体日渐消瘦。其妻子看在眼里,痛在心中,于是把家中母鸡杀了,用砂锅炖熟,给他送去。待她再去收碗筷时,看见送去的食物原封未动,丈夫仍如痴如呆在一旁看书。只好将饭菜取回重热,当她拿砂锅时却发现还热乎乎的,揭开盖子,原来汤表面覆盖着一层鸡油,加上陶土器皿的保温,把热量封存在汤内。以后其妻就用此法保温,另将一些米、蔬菜、肉片放在热鸡汤中烫熟,趁热送给丈夫食用。后来一传十,十传百,不少人都仿效她的这种创新烹制,烹调出来的米线确实鲜美可口,由于杨秀才从家到湖心亭要经过一座小桥,大家就把这种吃法称之"过桥米线"。
由于米线是云南的特产名吃,又曾让我艰难地痛苦地回味过一个多月,所以,留给了我深刻的印象。
另一特色就是云南的彩云。

云是云南的另一个特征,到过云南的人,一般都会对云南天上飘着的云,有所感悟。
云南的云,与其他地方的云不同,云南的云,或许因为水土的缘故,天空总是湛蓝湛蓝的,那云朵儿,就像精灵一样,在天穹之上,自由飘絮,有模有样的。我去云南的时候,还是个热血沸腾的小伙子,到云南后的不久,闲暇之时,就四处闲逛,所到之处,发现云南的云都很美,就与当地人交流,当地人告诉我,云南有“彩云丽天,天开云瑞”的说法。也就是说,天空有能预兆祥瑞吉利的彩云-就是彩云。
所谓的“彩云”,并不是一般看到的朝霞、晚霞而形成的,那是红、绿、黄、黑、白物色具备,有边有缘,边际尤齐,艳丽过日华的神秘色泽。不在云南生活过一段时候,那是很难体味到彩云的。我在云南有几个月的时间,有一次,我随那里的同事,到郊区玩耍,那天天气晴朗,空旷的田野,一望无际。我们坐在田埂上,唱歌、聊天,吃烧烤、喝啤酒,遥望蓝天,看到色彩斑斓的云,飘荡在天空。一片片儿,一朵朵儿的。论色彩的丰富,远比我故乡海滨海面的云要丰富多彩。时而五色相渲,千变万化,天空如展开一张张图案新奇的锦毯;时儿素净纯洁,天空只见一片绿玉,别无它物,看后令人轻快感,温柔感,音乐感油然而生。就仿佛似一幅神奇的图画,有青春的嘘息,煽起人的狂想和梦想。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喜欢上了云南的云。
曾有多少次,在清晨、在午后、在傍晚专心致志地观赏过云南的云。想想离开云南很久了,风风雨雨这么多年,沧桑的岁月,让我遗忘来了许多人和事,惟有云南的“彩云丽空”,依然让我记忆犹新。
云南的云不仅姿态万千,淡云、积云、卷云、团云变幻莫测,而且云量大、云朵厚,种类多,看上去有点立体的感觉,每一朵儿云,似乎都有不同兴情的流动之美。
云南的云,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带着水气,云朵儿所到之处,总是给人弥漫着生命的气息。每当想到云南,一定想到云南米线和云南的云。因为米线与云雾早已滋润了我的心扉。
想到浮云,也想到人生。人这一生,就似漂泊的云,飘逸过,疯狂过,沉寂过,一路匆匆,风风火火,云淡云轻,岁月如歌。
有人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是一种精神境界。让我说,云南是个不可多得的地方,去多少次也不嫌多的地方。那里的气候宜人,美妙的云彩,超越尘世,云卷云舒,虚无缥缈,有中见无,无中生有。我曾多次幻想,有机会一定去云南生活。因为我向往那种逍遥尘外,漫步云端的日子,哪怕是风尘劳碌、奔波万里,只要自由自在,躲避凡尘,就心满意足。也许,很多人像我一样喜欢云南,不仅是那里的风味小吃,更是那飘缈舞动的云朵儿,云就是云南吸引人的天堂。